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我走后明君成了邪神[穿书] > 第34章 幕后黑手

第34章 幕后黑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左门镇里, 冀望自己也没想到他改变的计划竟然会引出这么一条大鱼,同时也让他看清楚了这落霞岛到底被渗透成了什么样子。

    在爆炸响彻整个左门镇时,冀望第一时间就冲向了‘深夜书屋’, 但没等他接近就被两个带着面具的人给拦了下来。

    冀望心中一凛,此时他已经冲到了两人近前,再去拿枪也来不及了,就见他手往腰间一抹,一柄泛着寒光的短刃就出现在他手中。

    手腕一抖, 短刃角度刁钻的朝着眼前面具人的喉咙划去。

    冀望的动作很快, 眨眼间短刃就在对方喉咙上划出一道浅浅的痕迹,但冀望看到,这人伤口处流出的不是血, 而是一种无色透明液体。

    而更让冀望没有想到的是,那被他划过喉咙的人竟然不闪不避开, 反而直接让自己喉咙朝着他手上的短刃送来;就在冀望意识到不好想要退走时,那从对方喉咙里喷出的无色液体直接化作气雾的将他包裹了起来。

    冀望看到,液体变成气雾完全是因为他身边另一个面具人的缘故, 两人配合才让他一瞬间的反应都来不及就被笼罩在这气雾之中。

    只稍一闻,冀望就知道这气雾是什么。

    □□、医用麻醉剂。

    冀望立刻闭住了呼吸, 然后迅速后退, 但只是这么一瞬间,冀望就感觉自己眼前有些迷糊;他眼睛微眯, 看着眼前的两个面具人, 冀望冷漠的开口说道。

    “异血人?落霞岛上竟然还被你们这些异种混进来了?”

    两位面具人似乎也没有要接冀望话的意思,一人死死的捂着喉咙,刚才那一下为了达到目的他也是真的差点废掉,但好在目的成功了。

    见这两人没有开口的意思, 冀望也不继续废话。

    对付其他人,冀望可能还要废一番功夫,但是对付身怀异常的人,冀望确是要轻松得多。

    就见他垂放在身边的左手食指轻动,然后面前两人向他走来的脚步当场就顿住了,因为此时他们身上的异常瞬间就不受他们控制。

    异血人那个,此时浑身血液逻辑发生变化,一时间不能替代他体内血液,只是一瞬间,浑身血管里都留着□□的人,直接死到不能再死。

    另一个人的异常是什么冀望不清楚,但此时看着他浑身毛孔喷薄出细微血雾的情况,冀望就知道他好不了。

    解决完这两个人,冀望才在腰带上拿出解毒针剂给自己扎了一针,做完这些,冀望抬眸突然地把手中的注射器朝着一个角落激射而去。

    一个人影为躲避这一击,不得不从角落里闪了出来。

    冀望在看到这个人影后,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是你。”他语气冰冷的开口:“能让异血人无声无息的混进来而没有被发现,能够让整个落霞岛被渗透成筛子,问心石都问不出毛病,也就只有你。”

    火光照耀在来人的脸上,赤红的火光只照亮了来人的半张脸,另外半张脸则被隐藏在了黑暗中。

    “骆缪,唱的这么一出,不全是为了‘深夜书屋’也是为了我吧?”冀望叫出眼前人的名字。

    “呵。”突然眼前的人轻笑了声,然后才抬起头来,把整张脸都露在了火光之下。“难得你这位一国之君什么人都没带的就来到我落霞岛,机会难得啊,我怎么可能舍得放弃?只是我没有想到,你的异常会这么可怕,而有着这样异常的你竟然还是一国之君,你说这安夏国是有多可笑?国家的安危全在你这位国君的一念之间吧?”

    冀望看着她,此时的骆缪跟先前看到的并没有什么变化,一样的英姿飒爽,浑身似乎都带着正气。

    “我真没想到,你说的救世教会卧底竟会是你自己。”冀望感慨:“你就没想过你这么做,你妹妹会面临什么吗?还是说其实你妹妹也是救世教会中的一员?”

    骆缪脸上的笑意瞬间就淡了,她冷冷的看着冀望,说:“你别提我妹妹!这事跟她没有关系!”

    “有没有关系,不是你说的算。”冀望说完也不想再这样进行交流,他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把□□,子弹朝着骆缪激射而去。

    身为落霞岛总教官的骆缪,身手自然也不是盖的,速度已经到达了人体极限,只一瞬就来到了冀望面前。

    冀望在跟骆缪说话时已经尝试过引动他体内异常了,但没有动静,这说明骆缪身体里没有任何异常事物,就连平时收容人员拿来作为位移技能的大大泡泡糖,此时骆缪身上都没有。

    这是看到他的能力后,避免被针对所以都不带在身上了?

    单凭身手的话,冀望一时间还真拿骆缪没有办法,但对方不能用任何异常物品,他却没有问题,不过冀望暂时压下了动用异常物品的想法,只凭着身手跟骆缪交手。

    骆缪的拳头极重,每一下冀望都感觉自己在承受重型机械的打击一样,他对自己的身手一向自信,大部分的收容人员都不是他的对手,但这一次,还真是遇到棘手的了。

    两人就这么一路交手,位置转而来到了小镇之外。

    这既是骆缪的目的,其中也有着冀望的配合,他想要看看,骆缪到底打算做什么。

    至于安危,冀望倒不是太担心,且不说他想要离开的话,还是有办法离开,就说现在智脑被屏蔽的情况,只要他失联超过一个小时,自然就会有人知道。

    而且冀望想,就算骆缪是落霞岛的总教官,她也做不到屏蔽整个落霞岛的智脑网络,顶多也就屏蔽左门镇附近罢了,有着收容演练做借口,倒也不会有人怀疑。

    只要岛主不是他们这一边的,那落霞岛的情况就不算最差。

    就算现在总教官跟着她手下的一部分人叛变,冀望也不觉得落霞岛就真的失去控制了。

    估计现在收容所那边的人,压根就没有发现左门镇这边的情况,要知道落霞岛整个岛屿范围可是不小的。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让左门镇的事态发展成超出一个收容演练的情况。

    冀望跟骆缪最终在停在了中心湖泊的旁边,骆缪也迅速后退地拉开距离。

    冀望见骆缪停手,他才舒展了下双手的拳头,一路交手过来,冀望算是真的见识到骆缪格斗上的实力了。

    “你身为就是教会的人,却做到了落霞岛的总教官,就为了我放弃这落霞岛的全盘布置,值得?”冀望询问。

    骆缪站在冀望不远处,抬手揉了揉胳膊,同样并不轻松地说:“你也不用套我话,都说反派死于话多,我可不会这么蠢。”

    说着就见她招招手,许多已经早就布置在原地的人迅速围拢了过来。

    看着这些人出现,骆缪脸上紧绷的表情才放松了下来,他朝着冀望笑道:“你乖乖的跟我们走,我保证不会伤你跟钟叙一根汗毛。”

    冀望心中一动,从这句话里他听出了,对方要的不仅是他,还有深夜书屋里的钟叙。

    “我跟钟叙,顶多再加上‘深夜书屋’就值得你放弃整个落霞岛上的布置?”冀望又问。

    骆缪没有再理会他,而是让人上前对冀望进行搜身,把他身上的装备都给收缴了起来,看着冀望手上的大大泡泡糖,骆缪挑眉说。

    “你开始要用这东西,我还真留不住你,可你为什么不用呢?”

    冀望只是看着骆缪,没有回答。

    “现在你是真走不了了。”收了东西,骆缪转过身对着智脑那边在吩咐着什么。

    见骆缪是半点都不想透露给他,冀望索性也不再多问,至于被收缴的装备,他倒是没在意。此时他开始打量起周围包围住他的人,每个人都带着悲天悯人表情的面具,穿着作战服,手中端着枪。

    这些可都是落霞岛培训出的人啊,现在却成了救世教会的门徒。

    冀望心中沉重,这次还真是差点就阴沟里翻船了。

    知道问不出什么,冀望也收敛起所有心思,他微微敛起眼帘,然后把他心里的那股时常被他压抑到心底深处的异常调动了起来,这个异常没有任何形态,就算出现在任何人面前也没有人能感知到它的存在,唯有冀望自己能够清晰地感知到它。

    从它出现在自己身体里时,冀望就没有尝试过全力扩散它,所以冀望自己也不知道这存在于自己心底深处的异常能够扩散到多大,但这一次他要尝试了。

    心念一动,冀望就把心底的那异常扩散出去。

    周边围拢他的人没有任何察觉,他们都是身上没有异常的人,也被告知了不能携带任何收容物,所以他们不会发现。

    冀望感觉自己的思绪跟着扩散开去,这是他从前不曾感受过的,天地万物在这一刻仿佛都直接出现在他心中一样,都不需要他用眼睛去看。

    但在这种情况下,冀望发现自己对时间的概念变得模糊,他也不知道自己思绪跟着扩散了多久,似乎一分钟,又似乎过去了一个小时。

    然后在这样的思绪里冀望发现了自己想要找的东西。

    那是一个被收容在湖底的一件A级收容物,冀望念头一动,他的异常瞬间就涌入了这件收容物之中。

    在冀望收回思绪重新睁开眼时,他脸上多了一抹苍白,原本浅色的眸子在这一刻仿佛变得如墨般漆黑。

    原本安静的湖泊底下也响起了凄厉的警报声。

    湖边围拢着冀望的人跟吩咐着什么的骆缪在听到警报声响起的这一刻时都彻底地变了脸色。

    “不好!”骆缪低呼,然后猛得转头看向冀望,眼中满是惊色:“是你干的???”

    冀望笑了,抬头看向骆缪:“你猜?”

    看到冀望这样的表情,骆缪怎么会猜不到答案,但即使猜到了,她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但此时也顾不上其他了,这里发生收容失效一定会引得岛上的其他人员赶来,她这里可就再控制不住情况了。

    “把他绑上!在岛主过来之前,所有人带着战利品立刻撤走!”骆缪神色严肃的立刻吩咐了下去。

    冀望自然是战利品之一,他很快就被人给用挣脱不断的绳子给绑了个结实。

    但此时冀望可不想跟他们一起行动,即使被绑着,他也不是没有办法。

    袖扣里的大大泡泡糖射出,粘在远处树干上就直接把冀望带离了原地。

    这倒是所有围拢他的人包括骆缪都没有想到的,队伍中的人转头就想去追,但是一眨眼的时间冀望的人影就消失在了黑暗的森林里。

    “别追了!走!”

    骆缪沉这脸,脸色间满是不甘,但再不甘他也不敢在这边发生了收容失效的情况下还带着留在这里,在岛主来之前不走,他们这一批人就都走不了了。

    冀望双手被捆着,只能凭着感觉的射出大大泡泡糖,他看不到索性直接对着湖泊的斜对岸射去,好在大大泡泡糖没有让他失望,他直接越过湖面脱离了骆缪等人的包围。

    只是落地的姿势很不雅,直接让他整个人都粘在树干上,疼得他不由得咧了咧嘴。

    尝试着挣扎了下,但冀望发现这绳子绑得还真是紧,凭他自己在没有任何工具下还真挣脱不开。

    就在这时候,冀望的智脑‘滴滴滴滴’的传来的信息提示的声音。

    他这是离开了网络屏蔽范围了?

    第一时间,冀望直接联系了落霞岛的岛主。

    落霞岛上凄厉的警报声响彻整个岛屿,但这声音听在钟叙耳里都让他心脏不由得跟着剧烈跳动了起来,对于岛屿里的情况钟叙很好奇,但此时他被困在这书屋里又没法出去。

    “林立,你说玄鲸他们在外面?能说详细一点吗?”

    钟叙不想坐以待毙,云彩能够困住虚化的他,实体的总困不住了吧?

    “我进来时就看到他们也躲到了云层里,现在估计也出不来呢。”说着林立说。

    钟叙:“?”怎么会出不去?

    “云层定型后需要小火慢慢的烤才会再次变形,需要烤上12个小时呢,我们现在就算想拨开云朵出去,也拨不开的。”林立忙对钟叙解释说。

    晚霞云还有这种特性?

    钟叙忙在心里询问起3039来,刚才的档案描述里,他怎么没见到这个解释。

    3039忙说:“这是实验得出的结论,没有记在描述里,不过真的就是这样。”

    这下子让钟叙就有些郁闷了,别人进不来,他也出不去,怎么就被困住了呢?这不就是个乌龟壳吗?

    钟叙想了下,让林立在书店里等着,然后他转身往里屋走去,在那里有着一堆他放倒的人,也有着最初被他绑到床上的书店老板。

    此时书店老板已经挣扎得满身血痕,但即使这样他还在想着怎么挣脱。

    钟叙倒是想把人打晕,但奈何他一靠近,书店老板就一副要咬人的架势,所以钟叙只好作罢。

    这次进来,钟叙是想放人的,手里拿着匕首,钟叙走到床边直接挑断了他身上的绳索。

    挣开绳索的书店老板第一件事要做的并不是攻击钟叙,而是朝着房间门外冲去。

    书店内,林立也被房间里突然冲出来的满身是血的人给吓了一跳,但在看到冲出来的人根本没理会他,直接来到书柜面前,然后迫切地从书柜上取出一本黑色封面的书籍,然后用自己沾满血的手指在书籍的第一页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钟叙走出房间,也看到了书店老板的动作,等他写完名字,钟叙感觉到原本气势爆发状态的书屋,那异常混乱的气息再次变得平和起来。

    因为再次有了宿主吗?钟叙心道。

    这时,原本失去理智的书店老板也渐渐恢复了神智,他看到自己浑身是血的模样时也被吓了一跳,随即想起了什么的又怔愣了起来。

    在一旁看了许久,钟叙才走到书店老板的附近,问。

    “你没事吧?现在感觉怎么样?”

    听到钟叙的声音,书店老板才从怔愣中回过神来,他抬头看向钟叙,然后苦笑着说。

    “还好。”应了一声,书店老板又问:“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会突然失去这家书店?”

    这要怎么解释?总不能说因为他们想钓大鱼吧?想到这里,钟叙只能把话题转到叛变这件大事上。

    “书店出了意外,玄鲸教官叛变了,在书店无主后他带着人来争夺这家书店。”钟叙说。

    说完钟叙就看着书店老板的反应,想看看他跟玄鲸有没有关系。

    然后他就看见了书店店主听完本就不好看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脸上的表情都满是震惊。

    钟叙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除了震惊外并没有看出其他来。

    “反叛?玄教官?怎么会??”书店老板惊疑地问。

    钟叙摇摇头,他也想知道为什么,“玄鲸是救世教会的人,至于为什么,说不定从一开始他就是卧底。”

    这个消息明显把书店老板给震住了,半天都没能回过神来。

    钟叙过了片刻又问道:“你在岛屿上呆了不少时间吧?你觉得玄鲸教官是个什么样的人?”

    书店老板神色不好的摇摇头:“玄鲸教官我不熟悉,也没机会跟他接触,你要是问我骆缪总教官,我倒是能说出个一二三来。”

    “骆缪总教官?”钟叙说:“那你说说她吧。”书店老板此时明显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思绪有些恍惚的跟钟叙说起骆缪的事情来:“骆缪教官她是个很好的人,她总能体贴我们这些身负异常人的心情,或许是因为她的妹妹也是这样的吧,身为异常的收容者,很多时候我们的心理都会或多或少的出现一些问题,她虽然是总教官,也是落霞岛里高明的心理医生,跟她谈话后总能让人轻松很多。”

    说着书店老板顿了顿,想到什么的又说:“说起来,我听说过一个八卦,玄教官这人很是桀骜不驯,整个落霞岛里,他也就能听骆总教官的话,都说玄教官喜欢骆总教官呢,不过也就道听途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钟叙听着却皱起了眉头,谁的话头不听的玄鲸却只听骆缪的话?喜欢骆缪?

    但等钟叙回想起他见到的玄鲸跟骆缪的相处,那给他的感觉可不是喜欢仰慕。

    虽然说钟叙自己连冀望这么些年来对他的喜欢都没有察觉到,但那是因为冀望掩藏得太深,甚至连一点都没暴露,不能怪他没发现。

    毕竟当初卜信然跟墨铎两人的爱情他还做了月老和最佳推手的,暗恋明恋都全程跟踪。

    所以钟叙自认为一个人是不是暗恋另一个人他还是看得出来的。

    就玄鲸看骆缪的眼神,就不是喜欢和憧憬。

    他仔细回想,玄鲸的眼神里面更多的是下级对于上级的尊敬和崇拜。

    这眼神玄鲸用来看骆缪倒也没错,毕竟玄鲸就是骆缪的下级嘛。

    但马上一声惊雷在钟叙脑海中炸响,一个念头突兀的在他心里升起。

    钟叙怔愣着喃喃道:“难道是……不会吧——”

    心中升起这个念头后,钟叙也没心思再跟书店老板继续闲聊了。

    然后书店内还醒着的两人就看到钟叙一脸神色凝重地在书店里来回踱步,林立跟书店老板都不知道此时钟叙到底想到了什么。

    钟叙低垂着头,一手交叠在胸前,一手架起手指捻弄着自己的耳珠。

    没一会儿钟叙的耳珠子就被他自己捏成了粉色。

    只要每次钟叙遇到什么难题的时候,钟叙在思考时都会下意识的做这个动作,那耳珠子每到这种时候就格外的受罪了。

    在心里钟叙对3039说:“之前我在盛京收容所里离不开的时候,你不是也可以帮我查看外面的情况吗?你现在也帮我看看?”

    3039无奈地说:“之前可以看是因为盛京收容所虽然隔绝,但还隔绝不了我,但这个落霞云朵,我的意识也出不去,真真是怪事。”

    钟叙听完也没了办法,“我刚才听了书店老板的说法,我心里突然有一个想法——”

    “你是说你觉得玄鲸可能不是这次事件的主要黑手,骆缪才是?”3039能够感知到钟叙的想法,所以在他没说出口之前就先一步的说了出来。

    钟叙说:“对,如果这次的事情玄鲸只是其中之一,骆缪才是真正的主导者,那情况就要比我们想象的都要复杂的多了。”

    3039沉默着,没有接过钟叙的话尾,但钟叙知道它这是又去计算什么去了。

    在3039想着办法时,钟叙也自己想着解决的办法,他的视线在书屋内看了又看,最后他的视线停在了书店老板身上。

    眼睛眯着看了书店老板好一会儿后,钟叙睁大了双眼,眼里满是想到办法的喜色。

    “九九!我想到办法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晚有事要出去,我先把保底六千更了,完全赶得出来的话就再更四千mua~感谢在2020-08-07 22:14:03~2020-08-08 18:52: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星星星星星涵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晚宁啊啊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