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我走后明君成了邪神[穿书] > 第40章 暴露了?

第40章 暴露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钟叙忙抬头看去, 然后就看到原本插在终虚之头发上的收容物‘长发公主的发簪’被冀望给摘了下来。

    没有宿主的发簪当即金光大作,即使整座大殿都遮挡不住,它的目的便是吸引人来拥有它, 对于这情况将早有准备, 他摘下发簪后直接戴到了自己头上。

    等被重新佩戴,散发着金光的发簪才渐渐收敛起了光芒。

    钟叙看着冀望的动作,心念一动, 他也立刻转头看向了没有再佩戴发簪的终虚之身上。

    如果说之前需要‘长发公主的发簪’这个收容物来吸收生机来维持终虚之的身体,那现在已经产生异常的这具尸体已经不需要别的异常,单就自己就已经能保持尸身不坏了。

    猜测着冀望的打算,钟叙在一旁也就没有作声。

    这时候突然的冀望又抬头看向了他, 眼里满是惊疑,皱着眉又似有什么问题想不通。

    看到冀望那看向自己的眼神, 钟叙疑惑,这又怎么了?

    3039这时感知到了什么, 忙提醒了他一句:“叙哥, 你身上还残留着发簪的特性, 现在可能被冀望感觉到了。”

    钟叙听着这才想起来,因为之前附身的缘故, 发簪的特性也是会顺着灵魂在他身上产生同样效应的,现在发簪被冀望拿走, 宿主虽换了人, 但那之前施加在他身上的特性可不会消散得那么快, 至少还会维持一年, 这也是为什么发簪会收容会说十年换一次人的另一个原因。

    冀望动作太快,他也一时间没想起这一茬!

    “你身上怎么也有着发簪的特性?”冀望看着钟叙问。

    怎么就那么多难题给他呢?他就算再机灵也不可能每个问题都想出面面俱到的借口啊,有了之前那一次的不找借口, 钟叙现在也是懒得找了,索性一问三不知。

    “我也想知道啊,该不会是刚才那怪事的后遗症吧?”钟叙让自己也是一脸的迷茫。

    这话并不是没有可能,所以在钟叙这么回答后,冀望没有接过话尾,而是一直看着他,眼里满是探究。

    看着冀望的表情,钟叙心里有些没底,冀望这突然拿掉终虚之身上的‘长发公主发簪’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他不知道,按照他自己的猜测,冀望可能是想看看没了发簪供应生机,终虚之变得异常的身体会有什么反应,但现在钟叙看来,冀望的打算似乎没这么简单。

    但让他烦躁的是,他想不出来冀望到底要做什么。

    难道‘长发公主的发簪’这个收容物上面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功效不成?

    钟叙心想回头让3039把发簪的收容档案巨细无遗地都给他调出来看一遍才行,不然不知道冀望想做什么,实在是让他有些心不安。

    寝殿内的沉默让钟叙压力有些大,他想走了:“没事的话,我想先走了。”

    “嗯。”沉默了一下后,冀望终于答应了钟叙的提议。

    这声轻嗯在钟叙耳边如同仙乐般悦耳,“那我先走了,君上回见。”

    说完钟叙就忙不迭地转身离开,步履匆匆,似乎恨不得多长两条腿来一样。

    等钟叙的背影消失在寝殿外,冀望才把目光收回并转而看向一直被他搂在怀里的终虚之身上。

    他定睛看了终虚之许久,终虚之的面容这些年来都不知道被他用手指、用眼睛甚至用心来描绘过多少次了,他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最熟悉终虚之的人。

    此时他回想着刚才那异常情况发生时钟叙那被拉出身体的灵魂,那些在他眼里跟终虚之相似的眉眼在他现在回想起来,并不只是单纯的相似而已。

    都说世界上没有一模一样的两片树叶,也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就算是双胞胎或者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再相似那都只是相似而已。

    但现在在冀望的回想里,钟叙灵魂里终虚之的那部分模样是完全一模一样的。

    别人看到或许不能保证,但终虚之的面容他多熟悉啊,他能确信。

    但现在问题就来了,为什么钟叙的灵魂会有着终虚之的模样?

    这不想还好,一想起来许多之前对钟叙的认知和猜测就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在瞧见钟叙那与终虚之相似的灵魂时他按照正常的逻辑想到的就是,钟叙会不会是终虚之的私生子,如果钟叙是的话,那他所疑惑的一切都是说得通的,也因为说得通所以他才会第一时间诞生出了钟叙是终虚之私生子的念头。

    可钟叙否认了,并明确地告诉他可以去检验DNA,这检查很简单,所以钟叙就真的不可能是终虚之的私生子。

    不是私生子了,那冀望心里对钟叙的疑惑也再次没了根脚。

    这时在冀望心里生出了一个近乎荒谬绝伦的念头,但这个念头一起它便像脱缰的野马,再也收不住了。

    越是往这方向深处想,冀望就越是印制不住心灵跟身体的颤抖。

    这一刻的他,双目赤红,整个人都被自己的猜想刺激得激动不已。

    “是你吗?虚之,你的灵魂是否在他身体里?你的沉睡其实就是在钟叙的体内吗?还是说,他就是你?”

    冀望颤抖地对怀里的人问道,当然不可能有答案,但是此时的冀望也不需要回答,他自己整个都陷入了跟钟叙认识以来所有的种种。

    有了这个前提之后,冀望再把他跟钟叙认识后所有并不多的记忆往上面套,别说,还真的是给他套出了一个个十分合理且有根脚的画面。

    第一个让他浑身激动得颤抖的便是他在墓地跟钟叙的第一次见面。

    在那梦境里,终虚之的记忆人影活了,并能跟他进行交互。

    他一直以来都以为是梦魇发生了异变,但之后不管他尝试过多少次,梦魇里的记忆场景再也没有过相同的情况,已知的情况里,能让梦魇记忆场景里的人能够进行交互,那只有梦境的编织者带入梦境里自己的身份才行。

    因为钟叙看起来完全就跟终虚之不是一个人,所以这一点一直被冀望当作是特殊意外。

    可如果钟叙就是终虚之,那这就不是意外了,那完全就是梦魇的寻常逻辑而已!只是之前他一直没有往这么不可思议的角度去猜想而已!

    一个一个回忆地对号入座,到了最后冀望自己都觉得这个猜测必定就是真实!

    得到这个认知后,冀望脸上的喜色再也藏不住了,一定就是那样,一定是的!

    这时候的他心底唯一的念头就是去找钟叙对峙!想从钟叙口中亲口知道答案!

    但这念头刚升起就又被冀望自己给压下了,另一个疑问充斥着他的心间。

    如果钟叙就是终虚之,那为什么那么久了钟叙却不承认?而且还不是不承认那么简单,钟叙在极力否认掩饰着他就是终虚之的这一事情。

    冀望脸色又变,眸光剧烈的闪烁着,心里快速的浮现出各种猜测。

    最后在冀望心里剩下最靠谱的两种猜测。

    一、因为某种特殊原因,终虚之在钟叙身体里休眠,钟叙知晓终虚之的情况但却不是他;

    二、钟叙就是终虚之,但因为他的感情所以不愿承认自己的身份,躲避他。

    前者有可能,但梦魇梦境里的逻辑他过不了,不是终虚之本人就不可能带入到梦境里终虚之的身体,所以钟叙不想承认的原因更大的可能就是后者。

    不愿接受他的感情,躲避他。

    有了这个认知后,冀望焚天的喜悦也被一盆冷水浇灭了不少,脸色在这一瞬间也变得阴晴不定起来。

    他低头看着怀里的终虚之,手指再次无意识地描绘着终虚之的脸庞,冀望脸色阴沉的低语:“你在钟叙身上醒来,却不承认身份,真的是在躲我吧?”

    没有回应,寝殿里安静至极,往日习惯的状态这一刻却让冀望很是焦躁。

    “我会去确认的,如果他就是你,我不会让你躲掉,你也不可能躲开我。我错过你一次了,不会再给你机会离开我身边。”冀望语调低沉的开口。

    说着,冀望描绘终虚之面容的手指改为了轻掐终虚之下颌,把终虚之的脸向着自己抬起后他狠狠的吻了下去。

    这个吻比起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凶狠,那微微敛起的眸子里有着疯狂和势在必得。

    钟叙可不知道自己离开雍虚殿的那么一小会儿,冀望的推测就从务实变成了那般天马行空,更可怕的是猜的竟然如此的贴合实情。

    如果他知道,他一定后悔死了这次提议去见终虚之躯体的事情,简直就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出了雍虚宫,钟叙没有第一时间回盛京收容所,他乘坐地铁直接去了吴东牛杂铺,距离他上一次来吃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上次还是刚进京的时候来的。

    瞥了眼角落那张被长期定下的位置,第一次来的时候对这位置他还没有什么想法,但现在——

    等着牛杂时,钟叙对着老板问道:“老板,定下这位置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看起来似乎也不经常来,为什么要在这长期定位呢?”

    “这个啊,定下位置的人是我们店的老顾客了,在我这店铺刚开没多久时就来了,当时这位顾客是被他一个朋友推着来的,我印象可清晰了,当时这位顾客从一辆黑色轿车上下来,车什么牌子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辆车老贵了,当时还下着雨,那顾客一身看起来贵得要死的西装,沉着脸的来店里买牛杂,看他平时就不是会吃这种东西的模样,我就问了他一句,他说是给他朋友买的,他朋友当时应该就在车上,付钱的时候这顾客还多付了一个零呢。那之后呀,这位顾客跟他朋友就时常来我这里吃……”

    老板的话语渐渐地跟钟叙记忆里的场景对上号,说到后来,钟叙也已经确认了老板说的人是谁了。

    冀望。

    钟叙最开始怎么也没想到在这家店铺里定下他们经常坐的位置的人竟会是冀望,但片刻后想到这些年来冀望为终虚之所做的事情,钟叙又觉得这事确实是冀望会做的。

    从老板手上接过自己点的牛杂,钟叙沉默地坐到了另一边。

    3039见钟叙格外沉默,感知了下他此时的心情后,决定转移钟叙的注意力。

    “叙哥,你不是说想看看‘长发公主的发簪’的详细档案吗?我给你调出来,你边吃边看?”

    “行,你调出来我看看。”

    钟叙当即收拾起有些复杂的心情,把注意力转到了别的方向,毕竟之前冀望的动作还是让他有些疑惑的,能够知己知彼才能更好地隐藏呀。

    边吃边看,略过最初的简略描述,钟叙专门找实验记录来看;这实验记录可就多了,一个个可能性一样样的试验,实验记录极为繁琐。

    看了一两个实验记录后,钟叙直接检索了相关信息,终于在第103次实验记录里看到了他想找的东西。

    【第103次实验记录:新任佩戴者戴上发簪后可以感知到其他还残留着发簪特性的存在,感知状态为一种波动,每个人有着残余特性的人波动都是独一无二的,其中区别新佩戴者能够感知,却描述不出。鉴于这样的状态,开启以下实验——】

    之后的实验文字钟叙没有去看,他已经被最前面的这一段描述给弄得傻眼了。

    天要亡我。

    这是此时钟叙心里唯一的念头,连着现在被他吃到嘴里的牛杂都不香了。

    手中筷子插在碗里,钟叙久久地出起神来。

    他在想,在雍虚殿里冀望看他的眼神那么奇怪,一定就是感知到了他身上参与的发簪特性竟然会跟终虚之身上残留的特性感觉一致。

    完了完了,这下马甲要漏了。

    3039看到这实验资料也是一阵无语,看着钟叙停下吃东西的动作,它连忙出声安慰。

    “其实也不用那么担心啦,毕竟冀望那狗崽子也没有确切证据啊,你都赖到刚才那场突发事件上就好了嘛,毕竟异常事物的效果从来都是那么奇葩,你就一口咬死不承认,他能拿你咋地?你模样跟终虚之完全不同,不咬死不承认他也没辙呀。”

    钟叙眼睛一亮,对,反正他就是不承认,冀望又能拿他如何?但马上,钟叙又蔫了。

    “可是我承认不承认有什么关系?只要冀望他认定我就是,那我不是也是了啊。”

    “你不承认他就不能确定你就是啊,这样情况下,以他对终虚之的喜欢,他不可能对你做什么的,安心啦。”

    好像有道理?钟叙琢磨着,3039这话说得还挺对,只要自己不承认,只要他不是终虚之,冀望就不能做对不起终虚之的事情。

    这逻辑是对的,但越是琢磨钟叙就越感觉其中有些不对劲,合着到头来他能够躲开冀望的王牌全赖讲对自己的深情不二吗?

    唉……

    这么想着,钟叙心情复杂到了极致,这他妈都是什么事儿啊。

    带着不怎么好的心情,钟叙平时十多分钟就能解决的饭食花了三十分钟才吃完,而且还吃得没滋没味的。

    吃完牛杂钟叙也没地方去了,他拖着不算轻快的步子往盛京收容所走去。

    之后钟叙提心吊胆的在盛京收容所呆了两天,这两天里他就怕冀望突然气势汹汹的出现,然后把他堵在墙边的逼问他是不是终虚之。

    好在这只是他的幻想,两天来冀望都没有出现在他眼前,甚至连盛京收容所都没有踏足。

    然后钟叙就觉得在自己想多了,也是啊,正常逻辑下,谁会想身边的一个人会是死去的一个人重生呢,一点逻辑也没有嘛不是。

    这么想着,钟叙也重新恢复了吃嘛嘛香的状态。

    这两天里钟叙也趁着宅起来的机会把主线任务的奖励领取了。

    跟了冀望组队,他拿到的自然是最顶级的那个奖励,格斗机器,反应神经,学习能力,极限思维,一下子全被系统赋予到了他身上。

    好在他身体原本就被提升到了人体素质极限,承受这些其余的改变倒也不算太难。

    这也是他在房间里宅了两天的另一个原因。

    适应完身体变化后钟叙不由地想,如果没有前面的身体素质提升,这四样能力全部接受对他来说还不一定是好事,没有相匹配的硬件,这些软件也加载不进来。

    这一天,钟叙宅在房间里躲了两天后也终于开始外出了,他出门第一个见到的就是林立。

    脸上挂起笑容,钟叙直接朝坐在他屋外不远处长椅上的林立打了声招呼。

    “坐这干嘛呢?”

    林立看到钟叙出来,眼睛亮了下的同时脸上也满是喜色。

    “叙哥,你终于出来了,这两天你都把自己锁房子里,我都要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哪有什么事,就是折腾了一顿后给自己放个假,锁起来宅两天。”

    跟林立闲聊着,钟叙边一把揽过他的肩膀,带着他就往极光小队所在的地方走去。

    宅了两天,他也想起去看看极光小队现在的情况了,也不知道骆缪被收监后,骆谴这边怎么样,虽然之前他见过了褚天干,但毕竟不是骆谴本人。

    问了林立后钟叙得知极光小队所在的位置是盛景收容所的住宅区深处。

    明明是在盛京市内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但钟叙走到深处时就看到一片范围不小的森林。

    不用林立解释,钟叙的感知里就知道眼前的这片森林并不简单。

    异常事物混乱的气息范围庞大的出现在钟叙的感知里,这混乱气息不是来自别处,正是他们眼前的这座看起来似乎不小的森林。

    “这森林其实是一件收容物,本体是一件盆景,埋在土里它里面的空间就能展开成为一座小型森林了。”林立对收容所里的东西还是挺了解的,所以也立刻地就给钟叙解释了起来。

    空间异常物?

    钟叙点点头,带着林立在森林外经过检验后才进入到了这座森林中。

    一踏入森林,鼻间的味道立刻就不同起来,草地森林树木的气息扑鼻而来,仿佛他们顷刻间就远离了都市来到了深山老林之中一样。

    “真是神奇。”

    感叹了声,钟叙跟林立两人沿着指定的小路朝着极光小队居住的林间小屋走去。

    盛京收容所的监控室里,有着一位不速之客。

    负责整个收容所监控的主管此时正恭敬的守在一边,保持这笑容的脸此时都快僵住了,突然间的这位爷就蹲他们监控室不走了,两天来把他们之前的监控都看了不少,而且看的都只是一个人的视频,也亏那人在他们盛京收容所里呆的时间不长,所以监控录到的数量并不是太多。

    一直保持这一个姿势查看监控的人,突然调整姿势认真了几分。

    主管知道,一定是那人有了动静,果然等他转眼看去,那紧闭了两天的房门被打开了,宅了两天的青年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主管心想,这人都出门了,这位一直找他身影来看的爷也该走了吧?

    “王爷?”

    “闭嘴。”

    嫌弃主管的出声太吵,男人不耐烦的说了句。

    主管神色间尴尬了下,也不在做声,跟着男人的视线看向监控视频,主管心想,这青年不就是之前解决了梦境世界侵蚀的那个吗?真有问题直接让收容人员管理处的人进行调查就好,怎么还用得上这位爷亲自来查探监视?

    就在主管想着这些有的没的时,他感觉身边的温度似乎降了下来,侧目看去,就看到眼前这位爷冷下来的脸色。

    监控里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了吗?怎么突然脸色就变了?

    男人这时候起身了,说:“把我这两天查看的所有监控收集起来发给我,没看完的分开发。”

    “是,一定给您分仔细了。”主管连忙答应。

    在他话都没说完时,男人已经快步地离开了监控室。

    直到这时候,监控室里的其他留守的人员才敢开口说话。

    “主管,君上他是什么情况啊?就这么在我们这里看了两天的监控录像?他要看其实可以拷贝回去看的不是?”

    “叫王爷,现在这位爷退位了,君上是他弟弟,还有你管那么多做什么?不该问的别问!”主管呵斥了手下员工一声。

    这个在监控室里待了两天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冀望。

    为了解决心中的疑惑,他没有蠢到直接去找人对峙,他决定从细枝末节开始确认这人的身份,他要得到百分百的肯定后再进一步的行动,他可不想给那人再次躲避逃离的机会。

    为此,他就想着先从监控视频里开始确认,在他或者他们面前,钟叙能掩饰,但在他身边没人的时候,他就不信如果钟叙还能掩饰得那么天衣无缝,除非他不是终虚之,否则偶一丝一毫相似冀望都保证自己能够看得出来。

    有了明确的目的,在盛京收容所的监控里,冀望就看到了许多自己想看到的细节。

    对于这些发现,冀望心里是异常激动的,但他知道这些还不够,他需要更多更多。

    他正看得开心,就看到出门的钟叙搂着林立就走了,好在监控视频在现在已经能够把声音也都一起录下来,知道钟叙搂着林立要前往极光小队处时,冀望也打算跟着一起去,反正他也有着十分适合的借口。

    所以,在钟叙跟林立沿着蜿蜒小路来到位于森林深处的林间小屋没多久,冀望也抵达了。

    小屋里,钟叙带着林立刚在沙发上坐下,接过游戏手柄就要跟巫歧打一局游戏时,小屋的木门再次响起了敲击声。

    “今天这里这么热闹吗?”林立头也没回的这么说了声。

    进入小屋的冀望视线直接盯着钟叙的背影,声音意味深长地说:“倒是巧了。”

    作者有话要说: 半露不露,接下来就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试探和交锋啦,不过感觉叙叙子会输得很惨哒

    感谢在2020-08-14 17:36:01~2020-08-15 20:52: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星星星星星涵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雪君白 20瓶;星星星星星涵、晚宁啊啊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