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我走后明君成了邪神[穿书] > 第41章 新的身份

第41章 新的身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钟叙按着游戏手柄的动作明显顿了下, 这一瞬间他甚至感觉自己后颈露出的那片皮肤上起了一层细小的鸡皮疙瘩,仿佛被天敌盯上颈项一样。

    缩了缩脖子,钟叙故作镇定地转过头来朝冀望打招呼。

    “君上也来啦?”

    “我已经退位了, 这君上还是不要叫了。”

    边说着,冀望边走到沙发旁边, 看了眼钟叙身边还空着的位置,他直接坐了过去。

    钟叙:“……”

    明明旁边有单人沙发, 为什么不坐非要跟着他挤?

    钟叙心中一跳,心里立刻就想了许多来,面上钟叙用上了两辈子来最佳的演技保持着绝对的平静,就连心律呼吸这些,他都用自己现在极限的身体素质来调整到心平气和的状态。

    但有时候太过寻常也就是不正常了。

    感觉着身边钟叙多余的反应都没有, 冀望眸里闪过一丝异色。

    “林立也在这吧?”冀望坐下后开口问道。

    一不出声就会被人忽略的林立这会儿被点名,他立刻举起了手, 颤声说:“在、在这。”

    林立不出声的情况下, 即使跟他同处一屋子, 冀望也没注意到他在那里,这会儿他出声了,冀望才注意到他就坐在钟叙的另一边, 明明刚才他坐下来时也意识到钟叙旁边已经坐了人, 但诡异的是他就忽略了这个坐在钟叙另一边的人就是林立。

    侧头看了林立好一会儿, 冀望才感叹说:“你身上的异常比我想象的还要夸张。”

    林立讷讷的回了句:“检测我的存在感时,我可以做到只要不出声, 就是有人想起我这么个人也会忽略我存在的地步。”

    “你这样的异常能力,只做一个研究员是真的有些可惜了。”冀望说。

    林立推了推眼镜,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也不是他不想做收容人员, 而是最初的考核他都没能坚持下来,连着试了三次,所以他放弃了。

    “这次我的行动你跟着一起吧。”冀望提议。

    林立猛地睁大了双眼,眼里有着不可置信。

    对于冀望的话钟叙听在耳里也有些吃惊,不过他自己也觉得在某些时候,林立其他方面的能力不足也没什么,单就他这个极低的存在感,就能让一些事情做起来方便许多。

    “可、可以吗?”林立惊讶。

    冀望点头,然后就见他朝钟叙随口问了句:“你觉得呢?”

    “可以,你决定。”钟叙也觉得可以。

    冀望听着钟叙的回答,放在身边的手攥紧了下,他又听到了自己想听到的东西。

    骆谴的特殊棺材这会儿也正立在一旁,瞧着他们说话暂时告一段落后,她才出声插嘴道。

    “今天是来商量任务的?”

    在她出声询问后,小屋内的所有人目光都朝冀望看去,他是这次行动的主导者,一切都是他说了算。

    冀望收敛好起伏的心绪,说:“嗯。”

    这时候巫歧站起身,“我想起来我昨天在外面种的果子还没浇水,我先出去了。”

    冀望行动的细节骆缪能听,但他不适合,找了个借口,巫歧就躲了开去。

    骆谴看着巫歧离开,沉默了下后也用精神力操纵着她自己的黑色棺材漂浮了起来。

    “我也不听了,你们聊。”

    等巫歧跟骆谴一前一后的离开后,冀望才继续说道:“今天我来这里就是要通知你们三天后开始行动,褚天干那边可以开始准备了,身份我也都安排好了。”

    说完,几个身份资料就被冀望发到了他们各自的智脑上。

    钟叙跟褚天干各自打开收到的信息看了下去,褚天干那边的身份倒没什么特别的,反而是钟叙手上的那份身份资料让钟叙微微变了脸色。

    度蜜月的新婚夫夫???

    这他妈的在跟他开什么玩笑???

    看着冀望给自己准备的身份,钟叙整个人都傻了。

    “这身份我不接受!”

    想都没想,钟叙直接对冀望准备的身份表达了反对,他坚决不同意。

    对于钟叙的反对冀望好似早有准备,他语气平淡地说出自己的理由。

    “友人还是兄弟,或者是合作伙伴,倒也不是不行,但这我记得布恩比联盟国里有一些地方是伴侣之间才可以进入的,万一我们需要的东西存在于那些地方呢?”

    钟叙被噎了下,他连忙开始在智脑上查询布恩比联盟国的信息。

    很快他就查到冀望所说的那些,和冀望说的一样,布恩比联盟国里,有许多的地方想要进入需要伴侣两人才可以,也因为这样,这个国家被许多人戏称为蜜月之国,单身狗不配去的地方。

    而这项规定是在近十年才开始落成的,说是为了发展特色旅游,一挣就挣双份钱?

    之前他怎么就没有注意到这个情况?钟叙暗骂。

    “褚爷呢?他怎么就自己单独一个人?”钟叙挣扎地说道。

    冀望侧头看着钟叙,眼里满是无奈:“是你有探知能力还是褚天干有?要他有就是我跟他了。”

    褚天干:“……”

    钟叙:“……”

    话说得很有道理,可真要跟冀望装夫夫,钟叙是一百个不愿意,他躲都来不及的,这要天天对着朝夕相处,他还隐瞒个寂寞?

    “其实这任务也不用麻烦君上你的,让褚爷或者林立来配合我也行。”如果非要这么做,钟叙觉得他可以换个人选。

    “别找我,我是谴谴的。”褚天干第一个开口拒绝。

    林立看着钟叙选他,他就想说他可以,没意见,但没等他说呢,一个尖利如刀的眼神就朝他射了过来,直把他扎得话都说不出口。

    瞧着钟叙那对自己避之唯恐不及的样子,跟别人可以,跟自己不行,这让冀望心里想的就更多了,也更让他坚定了接下来跟钟叙朝夕相处的想法,也只有时时刻刻能够靠近观察,他才有机会看穿钟叙遮掩的东西。

    “林立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就我跟你了。”打断了钟叙的提议,冀望接着说:“怎么,跟我假扮夫夫很委屈你吗?”

    钟叙脸上满是为难的表情,然后他一脸犹豫地开口:“你、你不是喜欢老师吗?你这样我感觉我很对不起我老师一样。”

    “我想你老师应该不会介意的。”冀望若有所指的说道。

    钟叙听到这话立刻转头看向了冀望,然后他就撞上了冀望那深邃得似不见底的眸子。

    ‘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这一刻,钟叙心里闪过这么个念头,心中一惊,钟叙忙故作镇定地收回视线,知道改变不了冀望的决定,钟叙叹息地说:“好吧,你决定。”

    又是这样的回答。

    冀望敛起眼帘,遮住了自己眸子里的异色。

    在心里冀望想着,他跟终虚之的相处,在讨论问题结束后,只要那决定跟他心中所想相悖或者无所谓时,他都会说‘你决定’。

    现在他听到两次了。

    或许这么一点小习惯,终虚之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但冀望却是把终虚之的一点一滴都几乎篆刻在心尖上。

    但,这还不够。

    冀望在心里这么跟自己说道。

    定下各自的身份后,冀望接下来又说了明天进入布恩比联盟国后他们的目标行程,对于这些钟叙都没有意见,他心思此时也不在冀望说的事情上,他正暗地里跟3039商量着事情。

    “上次你调出的那个复活收容物的绝密资料里没有写相关的收容地点,你能查得到吗?”

    “不行,只有上次调取出来的那些,收容地点并没有记录在网络中,我查询不到。”

    难道真的要一个一个地方去找?这得找到什么时候?更有可能这么神异的复活收容物,它可能都没有收容在布恩比联盟国内呢?世界这么大,这得怎么找?

    “叙哥,你需要提升一下你异常感知的等级,在我计算里,异常感知等级提升后可以通过他的副产品上留存的气息来感知他本体所在的。”

    这个办法倒是让钟叙眼前一亮,异常感知这项技能提升等级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但提升后竟然会有那样的效果,这才是钟叙没想到的。

    这就是查找收容物最好的狗鼻子啊,只要闻到残留气息就能找到本体,正是他最需要的。

    “怎么提升异常感知的等级??”钟叙忙问。

    “钟叙?”才把自己的计划说完,冀望就看到旁边的钟叙似乎在出神,他喊了声钟叙的名字,但钟叙并没有立刻回神,冀望心中一动,他想尝试叫钟叙终虚之的名字看看出神时的人会有什么反应?会不会以为自己在喊他就答应了?

    但犹豫了一下后,冀望收起了这个念头。

    还太早了,不适合,保不齐还会打草惊蛇。

    想完,冀望直接提高了几分声音的再次朝钟叙喊道:“钟叙。”

    这一次,钟叙听到了,刚一回神过来他就看到冀望跟褚天干都在看着他。

    “你有什么意见?”冀望问。

    “没有,就按你说的就好。”钟叙连忙摇头。

    反正他跟3039商量的事情也需要抵达布恩比联盟国泽特市再说,也不急着现在就跟他们说,说出来也不好解释。

    冀望说:“那这些天褚天干你就让你的人先行准备,三天后正式行动。”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自从三天前冀望定下行动日期,并让林立也跟着行动后,这三天里钟叙就再没有见过林立,也不知道他被冀望派去忙活什么了。

    这三天里,钟叙不是找巫歧在训练场对练,就是在房间里看书。

    主线任务获得的奖励他也在这三天里借着跟巫歧的对练融会贯通成了自己的东西,当然实力上钟叙很好地压制着,并没有把自己真正的实力表现出来。

    除了对练,钟叙窝在房间里看得最多的就是这个世界的演技类书籍,为了应对跟冀望的朝夕相处,他也是拼了。

    第三天下午,钟叙接到淳于文的通讯,让他去一趟办公室。

    从演技书海中脱离,钟叙才出了房门,这时已经下午五点,夕阳西下,橘黄色的阳光斜斜地照着,燃烧着每天最后的光和热。

    淳于文的办公室位于主楼的顶层,一路通过电子检查后钟叙才来到淳于文的办公室。

    摁响门铃,不一会儿后紧闭的房门才从里面给他打开。

    “坐沙发吧。”

    刚迈入办公室,钟叙就看到淳于文自他办公桌后面站了起来,并朝他比了个手势地说道。

    钟叙点点头地径自走到沙发前坐下,而淳于文也走到旁边的吧台上倒了两杯奶茶过来。

    接过茶杯,钟叙低头看去,手中奶白色的陶瓷杯里盛放着颜色较深的奶茶,顶端的奶泡上被随手勾勒出一个简单的图案。

    看到这杯奶茶,钟叙沉默了下。

    他记得很清楚,淳于文从来就不爱喝奶茶这种东西,在安夏国奶茶各种风靡的时候,他也是只喝绿茶,还十分讲究的只喝明前茶。

    说什么,奶茶这东西都是没长大的小朋友才爱喝。

    为此,喜欢喝奶茶的自己还跟淳于文瞪过眼,更呛过声说‘有本事你这辈子都别沾奶茶啊’。

    而现在淳于文却端着奶茶在他面前喝得有滋有味。

    看着杯面奶泡上那朵用巧克力勾勒出的图案,钟叙要是没记错的话,那是他当初心血来潮学的拉花图案。

    钟叙虚眯起眼,这是属于他的那部分性格对淳于文的扭曲吗?

    “你也喜欢奶茶吗?还会拉花?”钟叙看着手里的奶茶,故作惊奇的问道。

    喝着奶茶一脸惬意的淳于文在听到钟叙的问话时脸色微微一变,最后还是叹了口气的回答。

    “我从前不喜欢,更是跟一个人打赌说这辈子都不会沾奶茶,只是没想到现在我变得这么彻底。”

    钟叙试探地问:“是因为梦境世界的心灵扭曲?”

    “对。”这一次淳于文倒是承认得痛快:“你老师就是个喜欢奶茶的男人,他不爱吃甜的,但却爱喝奶茶,还是少冰无糖,我都不知道他这么不爱吃甜的他喝什么奶茶呢?一点灵魂都没有。”

    钟叙:“……”他就不爱吃甜的咋了?不爱吃甜的就不能喝奶茶了?

    “不过我现在倒是有些理解了,喝奶茶能让人开心。”淳于文捋了把自己的短寸继续说道:“虽然这没有半点科学依据就是了,说不定这可能是什么没发现的特性。”

    “你现在这样没关系吗?”钟叙有些担心的说,他有些怕淳于文哪天会彻底被扭曲成自己。

    淳于文抬头瞥了他一眼,看到钟叙眼里的担心后,他难得的笑了笑的说:“我的心灵扭曲虽然解除不了,但这些日子以来也不是没能化解一些,你也不用担心。”

    钟叙端着奶茶的手紧了下,忙问:“怎么化解的?”

    “我还是我,只是稍微改变迁就一些喜好而已,我不那么抵触,把那些喜欢动作认知成我自己的,把那些属于终虚之的行为都打上我淳于文的标签,这样一来身份上的认知就不会矛盾了。”淳于文简单的说了下。

    钟叙仔细地听着,这是要尝试融合?可行吗?只是把终虚之的习惯变成自己的?听起来似乎可行?

    “找你来可不是说我的事情的。”在钟叙沉思的时候,淳于文用手指轻轻地弹了下手中的白色陶瓷杯,在杯子发出清脆的响声时,他也把扯到自己身上的话题掰了回来。“林立这段时间跟着你的报告已经交上来了,经过研究,你的危害等级评定下来了。”

    钟叙听着当即收起在散淳于文身上的思绪,认真的听了起来。

    这个危害等级,是专门针对身上出现异常的人的危害评定,向骆缪跟冀望他们,危害等级评定都是S,那代表着极其的危险,如果他们不是殉节者,那么他们面临的也只有被收容这一条路而已。

    “是什么?”钟叙忙问。

    淳于文放下杯子,操作着智脑的给钟叙发了一份文件。

    文件上是的钟叙的评估。

    钟叙连忙看了下自己的危害评定等级,他被评为异常级。

    异常级是最低的等级,这个等级的异常爆发起来也不会发展成群体性危害,代表他是相对安全的。

    “你现在自由了,但没有特殊任务的话你每个月也都必须回到收容所来检测收容意识。”淳于文交代了一句。

    钟叙开心地点点头,“我知道的。”

    “没事了,你可以走了。”淳于文的身体往后倚了下,喝着奶茶的给钟叙下逐客令。

    钟叙一口清光了自己杯里的奶茶,站起身就要离开,但临走前他脚步顿了顿,迟疑了下说道:“淳所长,我觉得你可以参考一下各种演技类书籍,并请一些教表演的老师来学习一下,我觉得心灵扭曲让你像另一个人,那通过表演,你可以表演成从前的自己,如果你能做到入戏太深出不来,那说不定可以对你现在的情况有些帮助。”

    这是最近三天来钟叙一个劲儿研究演技后突然生出的想法。

    淳于文平静的脸上因为钟叙的话微微一愣,随即脸上浮现出了欣喜,紧接着他开始思考起来钟叙说的这话中的可行性。

    没有打扰淳于文的思考,钟叙在说完这句话后就离开了淳于文的办公室。

    他边走边叹了口气,才三天的时间,也就足够他自己看看演技书籍来学习,如果有个十天半个月,钟叙都想请一个老师来教教他才好。

    “明天就要开始任务了,这朝夕相处的,九九我怎么办呐?”

    3039:“……”

    见3039不吭声,钟叙没好气地说道:“你怎么这次回来就只能在收容物方面发威,别的方面啥用没有,你也给我来个演技提升奖励啊。”

    “人家现在是收容人员辅助系统,又不是影帝系统,没有这个功能啊。”3039委屈。

    钟叙也知道自己这话有些强系统所难了,叹了口气,还是舒缓不了即将面对明天情况的山般大的压力。

    等钟叙走到食堂,点了套餐坐在角落开吃时,他一口一块肉排狠狠想着,他不就是担心被拆穿吗?大不了他自曝就是了,就算被拆穿了,冀望那狗崽子还能吃了他不成?他就不信了。

    有了这个心理底线,钟叙终于把那周身的压力都散掉大半,夜晚也终于没再继续熬夜看书,一觉好眠的到了天亮。

    等第二天钟叙在约定的时间前一个小时醒来,洗漱完拉开门口,他就看见一个男人不知道在他门外等了多久了。

    一开门就见一个人影杵在门外,吓了钟叙一跳。

    看清人影的面容时,钟叙先是疑惑,又是皱皱眉。

    “走了。”男人说。

    听到声音,钟叙才确认眼前的人影正是冀望。

    “你的模样……?”

    “我要不换张脸,还没抵达布恩比联盟国就被发现了。”

    冀望随口解释了一句,然后招呼着钟叙走到他身边来。

    钟叙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了上去,走着走着他又忍不住地侧目看向冀望,看着他变得不一样的脸。

    这张脸还是帅的,似乎只是调整了脸上的一些五官,然后就让冀望的整张脸变得跟原来的全然不同。

    “现在的易容术都这么厉害的吗?”钟叙感叹。

    “高端易容在二十多年来不都这么厉害吗?”冀望反问。

    钟叙噎了下,没法接话,二十多年来发生的事情他又怎么会知道,他还在这个世界时,也完全没有这种高端易容术啊。

    见钟叙不说话,冀望眼里有着一丝藏得极深的喜悦。

    大意了,钟叙心想,他悄悄地吸了口气,再吐出时,钟叙让自己进入了表演状态。

    凭着顶级的学习能力,反应能力,和极限的身体素质,对于表演,钟叙三天里也摸索出了一些心得,他给自己设计了一个人设,而这人设就是冀望给自己的新身份,他决定了,在跟冀望相处的时候,我都要把自己当成新身份里的那个人。

    为了表演好这人物,这三天里钟叙还特地给他的这个身份写了人物小传。

    一路跟着冀望离开盛京收容所,然后坐车前往机场,一上车钟叙就闭目假寐,脑海里不停地复习着自己的人设。

    旁边冀望看着钟叙这上车就闭眼的架势,让他一些早就想好的试探无计可施,索性暂时都忍耐了下来,反正这次的任务时间会很长,他有的是机会进行试探。

    从盛京市内到机场需要花40分钟的时间,直到抵达了机场钟叙才睁开眼睛,此时他整个人的状态都发生了变化。

    “下车吧。”冀望说。

    钟叙把手举过头顶伸了一个懒腰,然后才跟着冀望下车,见冀望戴着墨镜的站在车前,钟叙走过去伸手推了他一把。

    “你去拿行李啊,想什么呢?难不成你还想等我来拿吗?”

    钟叙的这动作自然亲昵,反倒是被他推了一把的冀望有些吃惊。

    冀望:“?”

    “我有些渴了,我去买柠檬茶,你要喝什么?”钟叙左右看了眼,看到不远处有间奶茶店的说道。

    冀望皱眉,柠檬茶?终虚之爱喝奶茶才对,心里这么想着,冀望回应了句:“我要奶茶。”

    “行,那你拿好行李了过来找我,我先去排队。”说完钟叙就朝奶茶店小跑而去。

    从车后箱拿出他们两人的行李,冀望才一手一个行李箱地拖着往奶茶店走去,远远的,他看着钟叙等待的身影,眉头越皱越紧。

    钟叙现在身上表现出的状态和气质,都跟他认识或者想象的不一样,仿佛变了个人一样。

    冀望在距离钟叙不远的地方站定,他危险地眯起了眼睛,只片刻他就看出了钟叙的打算,钟叙是打算跟他重头演到尾了吗?不过他倒是要看看这日日夜夜的,钟叙能演到什么时候。

    钟叙越是遮掩,那就表示他内里的东西越不想给他发现,对此冀望就越是开心。

    想着,他走到钟叙身后,一手放开拉着的行李箱,伸手轻轻搭上钟叙的肩膀,然后弯腰低头地在钟叙耳边说道:“我的奶茶要少冰无糖,你没忘了帮我说吧?”

    作者有话要说: 见招拆招~感谢在2020-08-15 20:52:53~2020-08-16 22:11: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玉兔、星星星星星涵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墨染没有墨 20瓶;玉兔 12瓶;晚宁啊啊啊 2瓶;洛尊、星星星星星涵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