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我走后明君成了邪神[穿书] > 第54章 涩诱

第54章 涩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感觉到钟叙的疑问, 3039有些感慨地解释道:“这次进行逻辑修复和进化后,我感知到我本身多了一种能力,你要问我这能力具体是怎么来的, 我自己也不知道, 但对我们来说会很管用就是了。”

    这还是钟叙第一次从系统嘴里听到这么含糊的回答,不过既然系统自己也弄不明白,钟叙也没有再继续去追问,毕竟系统的存在就已经很不科学了。

    “那我现在想弄清楚我们取到的那幅画的特性, 需要怎么做?”钟叙把话题转到当前的问题上。

    3039也没回答,片刻后钟叙眼前的系统面板上的右上方就多出了一个新的界面。

    钟叙连忙点开, 然后就看到这个界面十分的简单,除了空旷的显示区域外就只有一个蓝色的按钮和一个标注为‘源质’的说明。

    此时源质后面显示为10。

    钟叙询问后也从3039那得到了答案, 这所谓的源质就是他完成系统发布的任务后得到的世界反馈能量。

    想要用系统的逻辑接入异常物,并分析异常物的逻辑, 就需要用到源质。

    “从前完成任务后没有得到源质吗?”钟叙问。

    3039:“有是有,但从前的源质就够维持我的存在和进化, 现在的这些是多出来的。”

    听着3039的说法,钟叙不由地沉思起来, 按照3039说的, 从前完成任务得到的源质不过是刚好满足他自己而已,但这次它进化后却得到了更多的源质?

    这源质到底从哪来的?又是什么?

    但他的这疑问, 3039却闭口不言, 似乎不能对他言明一样。

    “我需要怎么分析那幅画?”

    “宿主你先用感知感应那幅画的存在。”

    钟叙照做,在他感知到被他们收在箱子里的画作时, 他眼前的界面上也同样地显示出这幅画作的名字。

    【丹·希斯特2875年所绘画作】

    钟叙点击了画作,然后弹出了一个选项:‘需要消耗10点源质进行接驳分析,确认分析吗?’

    当然。

    钟叙选择了确定。

    然后就看到界面上画作名称后面多了一个时间的进度条, 钟叙仔细一看,分析时长需要3天。

    “这也太久了吧?”钟叙吃惊。

    3039这时候回了一句:“能分析出来3天不算久了,许多异常物研究员们连蒙带猜的测试了好几天不也是一头雾水吗?”

    钟叙听了想想也是,系统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是很厉害了,他这个坐享其成的人没资格去嫌弃。

    “一次就把我完成任务的源质给用完了?看来以后要多多做任务才行。”钟叙说。

    “提醒宿主,这次的异常物只是普通异常级别,10点源质的分析也只能分析到他的表层逻辑,底层逻辑需要100源质,而其他更危险的异常物分析需要的源质也就越多。”3039讷讷的补充道。

    钟叙:“……”

    原以为10点源质分析一次是定性了,没想竟只是最便宜的那个?还只是对异常级别的收容物分析的价格?那想要分析恐慌甚至灾难的收容物,他得花多少源质才够?

    最重要的是,没有那么多任务给他完成并获得源质啊。

    “宿主放心,介于目前的情况,从明天开始系统会自动生成相应的日常任务,每完成一个日常任务就能获得一点源质,随机或者支线任务的完成会根据完成情况获得相应的源质,主线任务完成会获得大量的源质。”3039连忙把它的打算说了出来。

    钟叙听完没忍住捏了捏眉心,看来从今往后,他又要不停地为完成任务奔波了。

    旁边一直留意着钟叙状态的冀望看着他面色变换的模样,心脏不禁跟着提了起来,这会儿又看到他叹气的捏着眉心,冀望还是没忍住的问出声。

    “怎么了?”

    “没事,就是想到了一些头疼的问题而已。”

    见钟叙不想说,冀望沉默的抿起了嘴,心中有些烦躁。

    两人就这么一路沉默的回到了酒店,还是情侣套房,进了屋钟叙第一件事就是往卧室里方向走去,只是走到门口时钟叙脚步顿了顿。

    “对了,昨晚上让你睡外面了,今晚我睡吧,房间让你。”钟叙转头对冀望说。

    冀望摇摇头:“不用。”

    比起沙发当然是床更舒服,所以冀望一说不用,钟叙就点头答应了:“行,那房间归我,客厅归你。”

    他是一点都不客气,冀望听着心里不由得想到,不过这种不客气,冀望心里是非常高兴的,他甚至想让钟叙对他更放肆些。

    眼看着钟叙进屋关门,冀望才惋惜地收回视线,他在考虑,下次还是不要订套房了,这面墙让他没法看着钟叙入睡,着实讨厌。

    这一夜钟叙一觉好眠,而在客厅沙发上躺了一晚的冀望,如他自己所想的,彻底失眠了。

    原本他就是没有在终虚之的身体边就难以入睡的状况,现在更是严重,如果可以,他恨不得破门而入;加之今晚上在希斯特画廊里跟钟叙亲密接触的回忆,不停地在他脑海里浮现一遍又一遍。

    在这种夜深人静的时候,当时压抑的□□变得更汹涌了。

    因为回忆而身体起了反应,这一次冀望没有忍耐,他窝在沙发上,边极力回忆着当时钟叙的所有神态的和反应,边手动的自行解决。

    房间里也还没有入睡的钟叙竟也隐隐听到客厅里传来的动静。

    钟叙傻了。

    那一声声如蚊蝇声般细小的喘息声,压抑着传入他耳中。

    钟叙也终于知道了隔着一个房间他喝醉那晚冀望是怎么听到的了,倒不是说房间的隔音不好,而是他们的听觉太敏锐。

    原本什么都没想的钟叙也被冀望的声音引得浮想联翩。

    “煦……”

    除了那低沉的呼吸声外,钟叙还能听到冀望在喊着谁的名字。

    听不太清,但他第一时间就猜到冀望喊的是谁。

    虚之,他从前的名字。

    这下也把一墙之隔的钟叙也弄得心跳加速面红耳赤,只能拿起被子把耳朵遮住,把冀望的声音全都阻隔在外,许久,钟叙才艰难地睡过去。

    所以第二天一早钟叙打着哈欠从卧室里走出来时,看到的就是冀望满脸带着疲色的神态。

    “昨晚干嘛了?”钟叙明知故问。

    冀望在心里回答了一句:‘想你去了。’

    边想着冀望边抬眸贪婪地看了钟叙一眼,只是一晚上不见而已,冀望竟觉得有些难以忍受,这只是他确认钟叙身份后的第二晚,但也让他下定了决心,昨晚这种分房睡的事情,绝对不能再发生了。

    然后才闭起了眼睛,把所有直白的目光都收敛到眼皮后方。

    知道冀望不可能回答,钟叙得逞后有些小开心,他就是想怼冀望一下,让他昨晚也搞得自己难以入睡。

    还是选了个离冀望最远的单人沙发上坐下,钟叙指了指昨晚被他们带回来后就没动过的画作。

    “这东西打算怎么办?”钟叙问:“总不能带着走吧?”

    “我已经联系人来拿了,想来很快就到。”冀望边说边从沙发上站起身。

    钟叙收拾妥当,他可没有。

    冀望直接走进客厅里的卫生间,简单地冲洗了下,然后在腰上围了条浴巾就走了出来。

    钟叙听到声响瞥了眼看去,原本不经意的视线蓦地瞪大了。

    他咽了咽口水道:“你、干嘛?”

    冀望理所当然地说:“洗澡,没拿衣服进去。”

    说着他自然地走到自己行李箱边,然后开箱取衣。

    即使昨晚拍摄,冀望也只不过是湿了衬衫解了扣子而已,远没有现在的大尺度。

    上一次看冀望这样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自从冀望成为了国君后,他就再没有看过冀望不穿衣服的样子。

    身材真尼玛的好。

    这是钟叙看到冀望那肌肉线条分明的上身后心里浮现出的第一个念头。

    冀望感受着背后的视线,嘴角隐隐有着得逞的笑意,□□这种事情不分男女,他就得多跟钟叙展现出他身为男人的一面,打消钟叙心里自己一直是他弟子是个小孩的念头。

    仅仅是被钟叙这么注视,冀望就能感觉到自己的兴奋,或者用血脉喷张来形容更加地合适。

    原本应该第一时间收回视线的,但钟叙竟有些舍不得,因为冀望的身材太好看了。

    他对自己的身材本就很自信和满意,但现在跟冀望的一比,他似乎就纤弱了一些,冀望的身材才是男人最黄金比例的身材。

    同样都是S级的身体素质,怎么差距这么明显?他的身材肌肉线条有,但不是太明显的那种,冀望这个,就真的很男人啊,A到爆炸,钟叙看着心里有些酸酸的。

    看得忘记收回视线,这时冀望边一手拿着衬衫边侧过身看向钟叙,然后原本只能看背面的钟叙,这时候也看全了冀望的正面,结实的胸肌,棱角分明的腹肌,性感的胯骨和人鱼线,再往下——

    钟叙蓦地瞪大了眼,他看到了被高高顶起的浴巾。

    冀望这时候才说道:“看完了吗?我能先换件衣服吗?”

    冀望被钟叙这么盯着看,胸口的心脏跳得快蹦出来了,对于自己的反应,冀望也是完全没有想到的,就这么会儿,钟叙只是用视线看他,就能让他产生那么大的反应。

    但既然已经这样了,他也不介意让钟叙好好看看他的本钱。

    被唤回神的钟叙这才猛地意识到他到底在做什么。

    腾的一下脸蛋彻底的染上了鲜艳的红色,钟叙连忙起身,忙不迭的说:“你换你换。”

    说完钟叙朝着卧室快步走去,进屋后才转身把门关上,房门被他摔得震天响。

    看着落荒而逃的钟叙,冀望终于没忍住低笑出声。

    门外隐隐传来的笑声,让卧室里关上门就抱膝蹲在门后,把整个脑袋都埋在膝盖间的钟叙更觉得想死了。

    “老天爷!我到底在干嘛!”钟叙哀嚎出声。

    在暗谍的人来取走画作后,钟叙跟冀望两人就离开了科莫托市。

    他们按照原定的计划,直接乘坐飞机去了布恩比联盟最北边州区的首府城市。

    从离开科莫托市的酒店,钟叙就意识到跟冀望的相处开始变得超乎他想象之外了,他想了很多,但怎么也想不出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的,

    钟叙对自己进行了深刻的反思,然后他想到的是:自己跟冀望太熟悉了,以至于一直说要绷紧心神,但最后相处起来却是不由自主地放松了神经。

    幸亏他整个人都换了模样,不然说不定早就被冀望认出来了。

    可见死人过了三十年后在他人身上复活过来这种事,就算在这么不靠谱的世界,也是不会有人能想得到的。

    只要确信冀望没认出自己,钟叙也就不在乎;至于他跟冀望现在的相处模式,后面再注意一些就是了。钟叙也想,在后面总不会再有这两天这样让人羞耻的场景了吧?

    接下来的半个月里,钟叙跟冀望两人都在不停地更换城市,下飞机的第一件事就是让钟叙借用项链吊坠来确认复活收容物的地点。

    从最北边的城市里他们确认了一件事,那就是这复活收容物就在这布恩比联盟国内,并没有其他国家,这也让他们两人都松了口气。

    否则在别的国家的话,他们之前的准备就功亏一篑了,又得再花上一段时间进行部署。

    但确认在布恩比国内却也并不是短时间就能确认具体地方的。

    所以这半个月里,钟叙跟冀望两人看似没有头绪地在各个城市之间来去,或坐火车或坐飞机,期间还特意在各个城市之中做出浏览的样子。

    这半个月里,除了他们的情侣套间变成情侣单间这一点让他有些不满之外,他跟冀望的相处倒也顺风顺水,甚至可以说得上舒适。

    他经过这段时间跟冀望的相处,也发现了一件事,冀望这人很会体贴人,别看他整日冷着个脸,许多时候钟叙自己没注意到的情况,冀望竟都帮他看在了眼里。

    从前怎么就没发现这狗崽子这么会照顾人呢?

    就像现在,火车的餐车上,钟叙只是略微嫌恶地瞥了眼餐桌上的一条青鱼料理,冀望就能发现,并直接让侍者端了下去。

    再次被冀望看穿小心思,钟叙微微皱眉地在心里念叨:这将也太关注他了吧。

    但他又万分确信冀望真的是没发现他身份的秘密。

    这样一来就让钟叙感觉怪怪的。

    他右手银刀左手叉子的切割着面前的布恩比特色料理,做出终虚之会做的动作,然后他等来的是。

    冀望说:“你拿餐刀的方式是虚之教你的吧?跟他简直一模一样。”

    “……”钟叙笑笑:“是啊,都是老师教的,小时候我哪有机会吃西餐呢。”

    这种对话不止是这一次了,之前他还想着怎么样去掩饰自己身上跟终虚之相同的小动作,然后在一次他心血来潮的故意试探中,冀望既没有疑惑他跟终虚之相同的动作,甚至还会帮他解释说是不是终虚之教他的。

    连着几次之后,钟叙知道自己作为终虚之弟子这个身份在冀望心里,是彻底稳了。

    这也让他跟冀望的相处少了许多的小心翼翼,反正冀望也不会想到自己其实就是终虚之,只不过这感觉让钟叙感觉心里怪怪的,但怪在哪里,他自己还想不明白。

    这一天,在沙格市停留一晚的钟叙他们决定自行开车前往下一个城市。

    半个月里他们大致确认了复活收容物所在的州区后,今天他们要以沙特市为起点,沿着钟叙对项链的感应一路开车过去。

    而这样的行程也方便钟叙完成系统的日常任务。

    说来系统的日常任务倒是挺简单的,但也因为简单,每次收获的源质也不过两点,不多不少,只要他完成。

    他只需要凭借他对异常事物的感知,去找到那些还在城市里乡野间没有被收容的异常物,并标记在系统提供的地图之中就算完成了,并不需要他进一步地去进行收容。

    这种对他来说简单到迈迈腿就能完成的任务,就算源质少,钟叙也会努力去完成,毕竟积少成多不是。

    这半个月间,除非实在赶时间,那当天的日常任务他只能放弃,就这样他还存了二十多点的源质。

    但从今天开始,钟叙觉得他的日常任务应该有保证了,这个世界上异常事物很多,更多的是那种异常级别,并没有引发太大的异常事故,没能被收容的异常物。

    车子是在沙格市租车行里租的一辆看起来还算新的越野,把行李往车上一放,钟叙就直接坐上了驾驶席。

    这让同样想要走向驾驶席的冀望有些惊讶。

    “你来开?”

    “你说呢?”

    钟叙问了句后,直接就转了钥匙发动车子。

    冀望这才走向副驾并坐了进去。

    “你开车怎么感应?”冀望问。

    “开车又不用时时感应。”钟叙说完,脚下油门一踩,整辆车就冲了出去。

    第一时间系好安全带,冀望紧紧拉着车窗上的把手,他怎么忘记一件事了,钟叙还是终虚之的时候,可是个狂热的飙车选手。

    出城的道路宽广空旷,倒也方便了钟叙提升车子的速度,手扶在方向盘上,他眼里满是兴奋。

    他好久没这么开车了,出入都有司机,忙起来也根本没有时间去飙车。

    这次倒是让钟叙过了把瘾。

    一路开出去二三十公里,钟叙才降下了车速。

    他瞥了眼旁边冀望明显放松下来的肌肉,心情极好地嘲笑了句:“放心啦,你这S级的身体素质,就算车祸也能活下来的。”

    “这话听起来还真是不错的安慰。”冀望抽了抽嘴角地说。

    他转头看了眼钟叙心想,这车他自己开多快他都没事,但换做是钟叙来开,还真是让他有些提心吊胆,这是还没练成S级身体素质之前的心理阴影。

    “你师父从前也喜欢飙车,开起车来就像疯子,没想到你这一点也学他学得十足十。”冀望单手撑在车窗上,淡笑的侧目看着钟叙。

    这话听在钟叙耳里,让钟叙心里又升起了一阵懊恼,他又得意忘形了。

    许久没开车,拿到车时竟然没忍住,幸亏冀望这崽子能够自己脑补,免得他想办法找借口。

    悄悄地松了口气,钟叙才回答道:“是啊是啊,我这车技都全是师父教的。”

    冀望忍笑地看着直视前方的钟叙,这些天在他刻意的引导下,钟叙是越来越相信他的说法了,钟叙自己在他面前也越来越放肆,许多从前的习惯一个接一个地漏出来,这也是冀望所希望的。

    他不想让钟叙伪装自己,把自己扮作另一个人,毕竟他看得出来,在他面前想要时时刻刻伪装自己的钟叙,还是挺辛苦的。

    冀望舍不得。

    所以在钟叙很多表现太明目张胆时,他就会用这种方法来让钟叙相信他并没有通过这些行为动作发现钟叙的秘密;当然最初他是有些担心的,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钟叙轻而易举就相信了他的话。

    这样的钟叙在冀望眼里简直可爱到不行,可爱到他想狠狠把人抱在怀里。

    特别是每次自己帮他圆谎时,钟叙那眼里都藏不住的开心,让冀望是又开心又郁闷。

    开心的是只要他说的,钟叙就下意识地相信他,郁闷的是,不被自己发现秘密,钟叙就这么开心吗?

    单手支着脑袋,冀望朝钟叙伸出左手,替他把因为风吹而凌乱的鬓角发丝撩到了耳后。

    将近一个月没剪头发,钟叙的头发变长了些许,让他本就美丽的模样更多了些许雌雄莫辩。

    发丝被风吹得凌乱地打在耳朵颈脖上,被冀望这么一拨,钟叙就觉得耳朵旁清爽很多,他确定前方没有任何车辆和异物后就转过头跟冀望道了声谢。

    “谢谢啊——”

    只不过因为冀望的手指收得太慢,钟叙转头又太快,一下子,钟叙是嘴唇就划过了冀望的指尖。

    那瞬间的柔软,让冀望从指尖泛起一阵酥麻。

    这酥麻沿着指尖、手臂一路钻进他心里,带起了一阵汹涌的战栗。

    钟叙也是一愣,这一刹那间钟叙在对上冀望双眸时似乎撞进了一个充满浓□□望的漩涡。

    冀望收回手,也转回头,语调平淡地说:“不用谢。”

    等冀望移开了视线,钟叙也连忙转回头,他想着刚才对上的双眸,又觉得是自己看错了,摇了摇头。

    冀望意识到自己刚才或许没有收住眼中的情绪,他还不想让钟叙进行怀疑,还不到时候,现在难得钟叙已经跟他相处得这么轻松了,需要再多一些时间。

    他边搓着自己左手还有些酥麻的指尖,边开口闲聊道:“对了,忘记跟你说,我让林立跟雷虎两人也启程来了沙格市,想来现在也应该是跟在我们后面了。”

    “林立和虎哥?”钟叙的注意力果然被这个话题吸引。

    “如果途中我们休整一下的话,说不定他们还能追上我们。”冀望道。

    钟叙想想,“我看了下地图,前面有个露营地点,我觉得我们今晚可以在这营地露个营,正好也能等他们追来了会和。”

    “行,就这么办吧,我一会儿给雷虎发消息。”冀望点头。

    这其实也是他所希望的,因为他还真有事需要跟雷虎面谈一番,他可不想自己当初跟雷虎说的话,又传回钟叙耳里,虽然他当时也没说什么怀疑钟叙的话,但雷虎这暗谍的好手,肯定知道自己已经八成怀疑了,当时只不过苦于没有证据而已。

    露营地点距离他们的车程并不远,十多分钟后就到了。

    在那里有着零星几个帐篷早已搭好,钟叙他们停下车,也开始准备自己的露营帐篷。

    等帐篷搭好,钟叙看着眼前的帐篷有些狐疑,他们定的帐篷不是很大的么?为什么眼前这个搭起来竟这么小?

    作者有话要说: 每天都满脑子的有色废料,我面壁(捂脸)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星星星星星涵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晚宁啊啊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