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我走后明君成了邪神[穿书] > 第55章 你喜欢我?

第55章 你喜欢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帐篷很小, 看起来就是个单人帐篷而已。

    在看清这个帐篷大小后,钟叙立刻转身回到车里再次翻找了一遍,既然是单人帐篷, 那怎么也应该有两个才对吧?

    但钟叙明显失望了, 他翻遍车子什么也没找到。

    “也就一个晚上,将就将就?”

    冀望看着钟叙翻找不到另一个单人帐篷,他心想,当然是找不到的, 因为在租车前检查车中物品时,另一个单人帐篷早就被他丢掉了, 钟叙能找到才有鬼。

    任何能够跟钟叙拉近距离相处的机会,冀望是一个都不会放过了, 没有机会他也能创造机会不是?

    “看来是就一个帐篷了,那你睡帐篷我去车里睡。”钟叙叹了口气地说。

    冀望:“?”

    然后他就看到钟叙动作利落地把副驾驶上的椅子平躺了下来, 三两下地就弄成了个单人床。

    看着自己收拾的车子,钟叙满意地点头:“这样一来怎么也好过两个人挤一个单人帐篷了。”

    冀望:“……”真是失策了。

    夜色降临时, 钟叙跟冀望两人用着电磁锅给随便弄了些吃食,等做好, 一人端着一碗的各自吃了起来。

    在他们解决了晚饭的时候, 同样在这个露营地点搭帐篷的其他人也开始了他们的晚餐,但比起钟叙他们的简陋, 这些专程来露营的人吃得可就丰盛得多了。

    一阵阵烤肉的香味从不远处传来, 即使对吃食不怎么上心的钟叙都觉得嘴里的泡面突然就不香了。

    好在似乎老天是站在钟叙这边的,就在那些人正烤得开心时, 晴朗且有着漫天星辰的天色顿时骤变,不知从哪飘来的乌云顿时把他们头顶上空的星辰瞬间遮蔽,顷刻间豆大的雨滴就从高空中落下。

    这天是说变就变。

    这种天气待在帐篷里那是受罪, 钟叙直接回了车子,并招呼冀望也一起过来。

    “你也别住帐篷了,这雨不知道多大呢,那小帐篷可支撑不住。”

    “好。”

    冀望当然乐得答应。

    等他们上车不久,那雨更大了,滴滴哒哒的声音敲击在车顶上仿佛是被人用石头砸响的一样,从车里看向车外,这一片旷野都被雨幕遮蔽,车外的三米距离都看不清了,好似突然间这整个世界就剩下他们这个车子和车子里他们两人。

    “这雨也太大了。”钟叙看着车窗外发出感慨。

    钟叙看着外面的雨,而冀望则是在看着他,对于他的感慨,冀望只是应了声。

    冀望也没想到自己对于露营的小心思,在波折后又朝他预想的方向实现了,也不知道这天是不是也在帮他。

    钟叙可不知道冀望的这些心思,他此时注意着夜空的高处,感知里隐隐感觉到的东西让钟叙不由得更加专注起来,因为他竟然感觉到天空之中传来异常事物的气息。

    本以为今天的日常是没法做了,没想到在午夜临近之前,竟然还有这种转折?

    下一刻他感觉到天空高处上酝酿的异常气息以极快的速度落到了几百米之外。

    钟叙想都没想地直接推开车门就冲了出去。

    他这突然的动作把一直注意着他的冀望给吓了一跳。

    “钟叙!”

    冀望喊着钟叙的名字也推开门跟了上去,大雨瞬间就把他们两人给彻底浇了个透,好在现在布恩比只是初秋的天气,即使被雨水淋得全身湿透也不会让人觉得很冷。

    钟叙听到冀望的声音转头看向他,说:“你别来了,我感觉到一些气息,我去前面看看。”

    但冀望怎么可能听他的,直接就追到了钟叙身边,说:“一起去。”

    感知里那异常气息似乎要远离,钟叙也顾不上别的点点头就朝着感知到的方向快速跑去。

    他们两人的身体素质都是S级,全力奔跑起来速度还是很快的。

    在大雨之中的旷野里一路跑出去百多米,钟叙终于停下了脚步,因为这时候钟叙已经能够看见他感受到的异常气息是什么了。

    那是一团球形闪电,它此时正在大雨之中疯狂地形成着,因为大雨的关系,那一丝丝从它身上扯出的电光遍布百米的距离。

    这种模样的球形闪电,钟叙还是第一次见。

    “原来球状闪电也是异常吗?”钟叙惊叹地说。

    就连冀望也是很吃惊,球状闪电一直以来都被认为是自然现象,没想到它竟是异常物?

    钟叙这时候也对这一直被认为是自然现象的球形闪电来了兴趣,他在系统面板上点取了完成日常任务后,就开始了系统升级以来对异常物的第二次分析和接驳。

    第一次是那幅从布莱恩处得到的画作,虽然第二天他就跟画作分别了,但即使分开接驳分析也都能够进行,这一点钟叙虽然惊讶但很快就接受了。

    所以这一次即使球状闪电会很快消失,但钟叙想来系统也能够分析出一二。

    有了这个想法,钟叙在球状闪电消失前,让系统接驳了它,看着界面上‘正在分析’的完成进度条,钟叙有些期待。

    等旷野上发着光的球形闪电快速地消失在远处时,钟叙才转头看向冀望。

    然后就见他噗嗤的一下笑了出来:“哈哈哈。”

    把冀望笑得莫名其妙。

    “我第一次见你被淋成落汤鸡的样子,有点好笑。”钟叙说。

    冀望看着钟叙,说:“你也没好到哪里去,走吧,先回去。”

    雨幕渐小,这场倾盆大雨似乎随着球形闪电的消失也开始渐渐消停。

    等他们回到车边时,只剩下毛毛细雨了。

    钟叙在行李箱里拿了衣服,到他们车旁没有被雨水淋塌的单人帐篷里换了身,随后是冀望。

    两人这一阵折腾,夜更深了。

    重新回到车子里躺下,钟叙的心思都在刚才的球形闪电上。

    他双手垫在脑后,随意的朝冀望问道:“你说这球形闪电出现的时间也有很漫长的历史了,一直以来似乎也没有引发什么异常?”

    “嗯,从前只以为是自然现象,不过这次知道了它是异常,我会让人调查的。”冀望说。

    “也不知道这种异常全世界到底有多少,它就这么毫无防备地出现在人群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触发到它的特性,也只有等到它被触发了特性,才会被人发现,真是有够恶心的。”钟叙感慨着说。

    冀望此时也是平躺着,听着钟叙这话,他侧过头直视着钟叙说道:“现在不是有你了吗?你的能力正好能解决掉这种情况不是?这一路来许多没被发现的异常物,都逃不过你的感知。”

    “可我就只是一个人啊,全世界太大了。”钟叙闷闷的回了句。

    冀望说:“你不是一个人,我会帮你的。”

    钟叙心中一跳,他这时也侧目看去,对上冀望的双眼后他又匆匆的收回了视线,心脏砰砰的跳着。

    是紧张还有一丝别的意味。

    冀望又接着说:“你的能力如果能够开发出来,让其他收容人员都感知到异常事物的气息,那你就不再是一个人了。”

    钟叙听着提起的心脏才松了口气,原来冀望这话是这个意思啊,吓他一跳。

    “好了好了,睡觉吧,很晚了。”钟叙转身侧睡,用后背来面对着冀望。

    冀望看着钟叙的背影叹了口气,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到头?他是不是该进一步的表现了?可要是把人吓到怎么办?但这么一直下去,他自己就先受不了了。

    在第二天一大早跟开着车追上来的雷虎跟林立会和后,一行四人继续开车前往钟叙感知路线上的下一个城市菲利克斯城。

    但他们并没有在这座城市里久留,休整了半天后就又开车启程了。

    一路开车开了三天,期间钟叙跟冀望换了一次位置,让冀望来开,而他坐副驾休息。

    车窗外的景色这时也因为他们的前进而飞快后退着,钟叙很喜欢这种从车内看到的景色,让他觉得平时平静的画面多了抹夺人眼球的动态魅力。

    这一天,钟叙瞥见系统界面上对‘球状闪电’的分析已经完成。

    他立刻就迫不及待地点进去看了起来。

    等看完球状闪电被分析出来的逻辑行为后,钟叙惊呆了。

    “卧槽。”没忍住,钟叙低骂出声。

    冀望转头看向他,看着钟叙一脸仿佛被什么事情惊吓到的模样,他忙问:“怎么了?”

    钟叙咽了咽口水,张嘴想说,但一时间又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心念急转,钟叙忙在智脑上搜索球形闪电相关的信息,有了目的再进行检索,果然他从成亿上兆的网络信息中找到了他想要的消息。

    “我一直在网络上查找球形闪电的消息,这么巧的,我在两条不同的新闻里看到了相似的线索。”

    “是什么?”

    钟叙沉吟了下才继续说道:“发生球状闪电的附近,都有男性分化成第三性。”

    冀望:“……”

    突然,冀望把车子开到路边一脚踩停了车子。

    他面色严肃地看向钟叙,脸色有些难看:“你在哪看到的?”

    钟叙立刻把那两则消息发给了冀望。

    冀望认真地从头到尾把这两条新闻看了又看,他皱着眉联系起了国内收容所的人,立刻让他们动用所有力量去查看球状闪电出现的地方历史上是不是都出现过男性分化成为第三性。

    看着冀望紧张到脸色难看的样子,钟叙看了他好一会儿后才突然意识到冀望是在紧张什么。

    钟叙眨眨眼,冀望难道是担心自己被分化成第三性吗?

    他当然知道他们那种情况是不会的,因为系统分析出来的资料里说了,只有在球状闪电爆炸时,距离很近的男人才会被感染并分化,当时他们距离得挺远的,而且球状闪电也没在他们眼前爆炸,所以他们是不会分化的。

    但他知道,却不能够跟冀望讲得那么详细。

    心里恶趣味也陡然的升起,钟叙故作镇定的安慰道:“可能只是两个凑巧的新闻,或许是我想错了呢?你也不用太紧张啦。”

    冀望不紧张才怪,他对第三性没有什么偏见,但是让他突然变成第三性,身体里还多出一个孕囊这种事,他光是想想就要疯。

    钟叙这时候在旁边说起了风凉话,看着冀望紧张的神色,他想要再吓一吓他。

    “其实男性分化成第三性也没什么的啦,身体情况上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改变,就是体内多了一个孕囊而已,就算现在第三性被世人接受了那么多年,不是还有许多隐瞒自己是第三性的男性吗?只要不说谁都不知道不是?”

    对钟叙十分了解的冀望,看着钟叙的微表情,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钟叙现在是在打趣自己,然后他想到了,如果那个球形闪电能让他分化成第三性,那么当时跟他在一起甚至比他更接近球形闪电的钟叙也同样会分化成第三性。

    如果他们两个人一起被分化成第三性,这么一想,冀望竟觉得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

    “说来,要是我会分化的话,你应该也会分化,你说得对只要不说就没人发现,然后你觉得如果我们两人都找了个男性伴侣,这个体内分化出来的孕囊,谁会用得上?”冀望瞥了眼钟叙的肚子,然后说。

    钟叙:“……!”

    钟叙咬牙,冀望这是什么意思?笑他找男人都只能是下面的那一个吗???

    “谁说我要找男人了?我找女人不行吗?”钟叙反驳。“软乎乎的女孩子多好?就算我也被分化了,那也不妨碍我找女孩子不是!”

    原本打趣的冀望眸色顿时沉了下来,他面上还挂着之前的笑意,只是这笑意因为钟叙的话而不达眼底。

    “哦,这么说来煦煦你是一早就这么打算好了吗?还是说心里早就有了心仪的女孩子了?”冀望语调淡淡地问。

    “那当然,我早就打算好了,将来我要跟她结婚,共同组建一个美好的家庭,然后再生两个可爱的宝宝。”钟叙被说得有些生气,直接就反驳着说。

    他说完冀望没有回答他,而是沉默着看着他,他此时也注意到了冀望情绪上的不对劲。

    “干、干嘛不说话?”钟叙不知道为什么竟感觉现在的气氛似乎有些危险。

    在钟叙说话期间,冀望转动着他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等现在钟叙停止了说话,他才举起自己的左手,把戒指露在钟叙面前说:“结婚?你还要跟哪个女人结婚?你不是刚跟我结婚了吗?”

    说着将整个人微微起身,朝着钟叙那边压了过去。

    “煦煦,你太不乖了。”

    这突然是干嘛啊??钟叙被冀望突然改变的态度给惊到了。

    他退避到了副驾的角落里,但车内的空间本来就不大,钟叙退无可退,只能看着冀望从驾驶席上朝他压了过来。

    “你起开!你想做什么??”边胡乱地找着身后的把手,钟叙边皱眉的质问。

    “我想干什么?当然是想要教训你。”冀望眸色深沉地看着被他逼到角落的钟叙,一手支着副驾的椅背,一手捏上了钟叙的下颌。

    被强迫抬起下颌时,钟叙瞳孔缩了下,在冀望直接亲上他的嘴唇时,钟叙才肯定冀望这是来真的。

    钟叙扭头想要避开,但因为下颌被冀望的手指捏紧了,力道之大让他都感觉到自己下颌上传来的疼痛;车内空间太小,钟叙想要动武的手也很快就被冀望给压制住了。

    两人身体素质上的不分伯仲,让一开始就陷入下风的钟叙根本挣脱不开冀望的钳制。

    以至于他就只能这么被冀望压在副驾的角落里狠狠吻着。

    为什么?冀望为什么要吻他?因为他说了他要找女人?冀望对他有意思?他被冀望发现了???

    这一刻钟叙满脑子里都只有这么个可能。

    即使这么想的时候钟叙也没有放弃挣扎。

    “唔、嗯滚……”

    被封着嘴唇,抵不住冀望舌头的入侵,钟叙只想出声骂人,但每个字在出口时都被冀望搅得破碎。

    只这么一小会儿,车子内就升温了,因为挣扎和钳制,片刻间两人身上也都出了汗。

    就在这时候,他们车窗外被人用指节敲了敲。

    嘚嘚嘚。

    声音的响起让车内两人的动作一顿,直到这时候,冀望也才放开了钟叙。

    说起来从冀望压迫钟叙强迫的亲吻他到现在被人敲窗也不过一分钟不到而已。

    只不过这一分钟在钟叙的感官里被无限拉长了。

    在冀望起身后,钟叙也连忙抹嘴唇地坐起身,转头看去就看到穿着一身警服的男人正站在他们车窗外。

    钟叙干嘛按下窗户,疑惑地看向这位警察。

    “抱歉打扰两位了,刚远远的看到你们在这路边停车,所以我过来看看,只是没想到二位竟这般有兴致?”警察沉着脸。

    钟叙脸蛋直接就红了,这时旁边的冀望伸手抓住了他的手紧握在手心里,然后才抬头对警察道:“请原谅新婚夫夫的火热,但我记得这地方并没有不允许停车?”

    这条道路边有着极为空旷的旷野,时常有开车开累的人把车子停在旷野边上进行休息。

    “二位并没有违规,我这次来也不是追究二位责任的,而是见你们车子停在这里,想询问一下,你们有没有见过这辆车子?”警官在他们面前展现出一个全息影像,那是一辆灰色的车子,看起来并不起眼,放大里还能看到其中开车的人影。

    “半个小时前似乎见过这辆车子从我们旁边急速开过,现在应该已经开远了。”冀望想了一下回答。

    “十分感谢你的配合。”警官朝他们行了一个军礼,然后快步的朝着停在不远处的警车跑去,然后警察速度极快的朝前开去。

    这几分钟里都是冀望在跟警官打交道,钟叙保持着沉默,等警官走了,他才看向冀望,眼里明显有着许多疑问。

    “刚你说那些话时,我注意到警察就在不远处,我身为你新婚丈夫,对你这样的话再没有什么表示,那也太假了。”冀望解释。

    对于这解释,钟叙还保持着狐疑,毕竟刚才冀望那模样可不像是在演戏,他是真感觉到冀望是在生气的。而且警察离得那么远,听得到他们车里的对话才有鬼了。

    “冀望,你不会喜欢上我了吧?”钟叙心中带着忐忑,他不信冀望的那个解释,那瞬间他似乎真的感觉到了冀望对自己的情感,他想要确认一下。

    冀望看着钟叙,心里情绪翻涌,这一瞬间他甚至想直接承认就算了,省得钟叙竟然还有想找女人的心思,做梦!但看着钟叙握成拳头都遮不住的泛白指节,冀望最终也没忍心去逼迫钟叙,心里叹了口气地想着,还是慢慢来吧。

    “怎么可能?”冀望脸上带着嗤讽的笑容:“在我心里你可比不上虚之的一分一毫,别做梦了,我怎么会喜欢你?”

    冀望也看到,因为自己的这话,钟叙泛白的指节恢复了一些血色,他又继续说道:“刚才那真的是意外,我以为我们在亲热那警察就不会过来,雷虎他们的车子就在我们前面,有什么想问的让那警察去问他们就行了,只不过我没想到他明明看到我们在亲热,还敲窗打扰。”

    这一次的解释,逻辑顺畅合理,钟叙思索了半晌后相信了。

    心里大大的松了口气,刚才朝冀望问出那句话时,他自己也快要紧张死了,就怕从冀望嘴里听到承认,就怕接着冀望就说其实早就知道了他的身份。

    虽然在复活终虚之的身体后,他肯定要面对冀望,但能拖一天是一天啊。

    只不过这次后,钟叙对于冀望的心思更加地警惕了一些,隐约的他总觉得事情似乎正往着他不希望的方向发展着。

    接下来车子再次发动,两辆车子四个人继续朝着下一个城市前进,至于钟叙在网络里找到的那两条信息,已经被冀望发回了收容所,让其他的收容人员专门去调查和收集这些年来球状闪电出现后发生的男性分化的现象。

    车子在萨尼卢约州的各个城市之间穿行了五天后,在钟叙的感觉中,那枚从德文霍尔手中得到的吊坠,它的异常气息接连的就是他们即将抵达的这一座小镇。

    从离开安夏国到现在,他们在布恩比联盟花费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在不惊动官方的情况下,他们终于找到了复活收容物所收容的地点。

    他们抵达的这座小镇是一个不大的城镇,小镇并不算繁华,原住人口也不多,但这座城镇却很漂亮,它临近约东山脉,是这座山脉下唯一的人群聚居地。

    小镇里的街道上有着各式各样的花卉,明明是初秋万物开始凋零的季节,这座小镇里却有着许许多多盛放的花朵。

    所以这里也是一座游客喜欢游玩的城镇,所以钟叙他们这一行人结伴来此也并不会引人注目。

    下了车,四人立即去酒店开了房间,这一次,在冀望同样开情侣单间时,钟叙心头一跳,立刻揽上旁边林立的肩膀,然后说:“这两天我可不跟你睡了,我要跟林立睡,我要休息休息!所以你去跟虎哥睡吧。”

    林立没有说话,任由钟叙揽着自己,推了推眼镜,脸上笑容腼腆。

    冀望的视线在钟叙脸上定了定,直到钟叙小声说:“你这些晚上太能折腾了,我想好好休息休息。”

    钟叙这话一出,连旁边给他们办理入住的女士都不由揶揄地笑了笑说:“这位先生今夜就让你伴侣好好休息休息吧,我们小镇景色不错,可以留些气力来游览的,我给两位换成双人间?”

    冀望拿着房卡的手指微微用力,房卡弯了弯,然后他才把情侣房卡退了回去。

    钟叙拿着双人房卡,心里开心得差点欢呼出声。

    等放好了行礼,众人才开始了在这座小镇的第一次勘察。

    作者有话要说: 写了一段冀望坦白说喜欢的剧情,但为了后面的一个剧情点,所以还是改了,为了冀望更好的成邪神~写了30万字,一点都不点题,我实在是太歪了(捂脸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星星星星星涵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梦如人生、晚宁啊啊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