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我走后明君成了邪神[穿书] > 第57章 挑明身份

第57章 挑明身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冀望瞬间侧身避开, 但钟叙速度极快,瞬间变招朝着冀望心口就是一个肘击。

    要是被击中,怕是能让冀望呼吸停滞一瞬, 冀望连忙用手臂招架。

    那手臂上传来的酥麻滋味让冀望知道钟叙是一点都没留力的,他也不敢再做小瞧。

    两人在这间不算大的双人间里你来我往地交手, 要不是刻意避让房间里的家具,此时这些看起来精良的家具怕是早已在他们的交手中化为废物。

    比起上一次同样在酒店里的交手, 这一次两人手中的招式可是半点都没有收力的。

    钟叙从系统那里得到的格斗技巧, 并不是他自己一招一式练来的,所以即使有一段时间的练习, 一开始用得也不是很顺手,这会儿跟冀望不留情的交手,倒是给了他一个快速融会贯通的机会,比起巫歧那样的陪练, 冀望这个要让他更有危机感多了。

    两人速度越来越快,最终冀望被钟叙瞄到空处实打实地踹了一脚。

    嘭!

    看着冀望狠狠地撞到墙壁上,还为了不让后面的墙壁遭罪直接用自己身体来承受, 半点不敢把钟叙脚踹的力道泄开, 钟叙也停了手。

    钟叙喘了口粗气,看着冀望硬生生承受他的重击而皱眉的样子,倒是想张口询问冀望有没有事, 但才张嘴就被钟叙自己给忍住了,这小子太让他生气了。

    冀望这时候也抬头死死地看着他。

    钟叙毫不客气的回视着, 并说道:“你喜欢我,可以,但我跟终虚之之间你只能选一个,这样你还要喜欢我吗?”

    给出这个选择时钟叙心想着, 他倒是要看看冀望会怎么选。

    冀望本就难看的表情此时因为钟叙抛出的这个选择直接就变得扭曲,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就像是钟叙无论如何都想要拒绝他的感情,明明就是同一个人,什么二选一,不过是想要彻底拒绝他的借口罢了。

    此时的冀望满脑子都被怒意充斥着,钟叙的话更是火上浇油,把他仅有的理智都烧得几乎不剩。

    “你就这么想躲开我?我的喜欢就这么让你接受不了吗?”冀望哑声地问出。

    说着这话时,冀望再次迈步朝钟叙接近,脸色阴沉至极,危险的光芒在他眼里渐渐积蓄。

    钟叙皱眉,他感觉冀望此时的状态有些不对,但对于冀望的问话他还是回答道。

    “你的喜欢?你那朝三暮四朝秦暮楚的喜欢?我还真是消受不起。”

    这话宛如一把剪子,直接把冀望仅有的那根名为理智的弦给剪断了。

    冀望在墓地时展现过的模样此时再次出现,他周身隐隐的黑气正在散发,让他整个人变得冷厉无情。

    看着冀望这突变的模样,钟叙刹那间就愣住了,但他愣住,冀望可没有。

    眨眼之间,之前还距离他半个卧室的冀望突然就来到了钟叙面前,在钟叙即使有着顶级的反射神经也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冀望给压制住了。

    天旋地转间,钟叙被冀望死死地压在了绵软的床上。

    “我的喜欢由始至终就你一个,煦煦,不对,是应该叫你虚之吗?”

    钟叙原本听着冀望还对自己说着喜欢,钟叙心底再次升腾起怒意,但到了话末,听到冀望喊他虚之时,钟叙愣住了。

    “你、叫我什么?”钟叙艰难地开口。

    “我叫你虚之,钟叙你不就是终虚之吗?你们本就是一个人,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冀望又说。

    钟叙听清这话后,是真的傻了,冀望知道了?还是之前就知道了?可为什么——

    “为了逃避我的喜欢,你竟连那些话都说得出口,是我太放纵你了吗?”冀望一手轻轻的划过钟叙的脸颊,然后紧紧的捏着钟叙的下颌把他的脸微微抬起,然后不给钟叙说话的机会,狠狠的吻了下去。

    这次的吻没有了之前那般温柔,带着狠绝和嗜血,不一会儿钟叙跟冀望的唇瓣间就染满了鲜血。

    挣脱不开,钟叙只能狠咬冀望,但是哪怕被他咬出血来,冀望也没有退缩半步。

    然后钟叙就感觉到冀望的另一只手开始在他身上游走着,轻而易举地就钻进了他的短袖里,他□□更是被冀望强硬地挤了进来,只片刻他就被摆成了任人宰割的模样。

    钟叙慌了,现在模样的冀望确实跟他想象中知晓了他身份秘密的冀望重叠了,可一想到这样的冀望是被他自己给逼出来的时,钟叙就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冀望放开了钟叙的嘴唇,然后朝下而去,钟叙的短袖轻而易举就被冀望给卷了起来。

    “不、不要,冀望你停下!”

    “我早就该这样的,让你只能接受我,让你想都不要想从我身边逃开。”

    对比起冀望刚才的吻,冀望接下来的动作却轻柔了许多,但冀望这样却更让钟叙慌张了,他感觉得到此时冀望的势在必得,他不会停下的。

    “我们好好谈谈!”钟叙急切地说。

    “没什么好谈的,从今往后你乖乖待在我身边,哪也不许去,我的感情不管你能不能接受,你都得给我受着,你只能是我的,钟叙。”冀望边捻动手中的可爱,又亲又舔地说着。

    “呃!停、停下!”陌生的感觉升起,钟叙脸上身体,因为冀望的动作肉眼可见地转红着。

    “叙哥!虚化啊!虚化就能走啦!!!”3039的声音如同救命稻草一般在钟叙耳畔响起。

    想也没想,钟叙直接动用了虚化的能力,让自己整个身体变成了虚幻的状态。

    冀望身下和手中当即就是一空,钟叙直接在他眼前变成了幻影,让他不再能触碰到。

    这也让冀望僵了下身体,他抬头看着沉入床铺又躲到了远处墙边的钟叙,整个人周身的气息更加的阴郁了。

    “煦煦,听话,乖乖回到我身边来。”冀望说。

    钟叙狠狠地摇头,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乖乖回去,这要回去了,下一刻就得被吃干抹净了。

    看着钟叙摇头,冀望身上本就散发着的黑色气息更加的浓烈了,那双浅褐色的眸子此时都变得赤红一片。

    “我真该给你打一条专门的链子,把你牢牢的锁着,让你哪也去不了。”冀望阴沉的说。

    眼前的冀望让钟叙有些害怕,他强自镇定,深吸了一口气对冀望说道:“你先冷静冷静,我们再好好谈谈好吗?事情没必要发展成这样啊!”

    “我不想谈,我现在只想要你,你乖乖回到我身边,你回来了我们再谈。”冀望摇头。

    钟叙呼吸一滞,他算是明白了,现在这样状态的冀望,可不是能谈条件的人。

    “煦煦,我能感觉到下面有着收容物的存在,你想让它们失控吗?”这话是明晃晃的威胁。

    钟叙瞪大眼地看着冀望,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不要这么看我,在你离开的这些年,比这过分的事情我都做过,没你在这个世界的我早就疯了。”冀望淡淡地说。

    这些天跟冀望的相处,钟叙感觉不到冀望心底的黑暗,对冀望的感觉就还是他离开前的模样,甚至要成熟上许多,这些天他从来没觉得冀望是个疯子。

    但今天,他感觉到了,被他接二连三地刺激,冀望爆发了他疯狂的一面。

    想到这是因为自己,钟叙就有些懊恼,为什么他竟然一直觉得冀望其实没有认出他呢?他又为什么要对冀望喜欢上钟叙这件事冒那么大的火,甚至说出让他二选一的事情??

    “我数到三,煦煦,乖乖回来我怀里,否则我不保证下一刻这整个鲜花镇会乱成什么样?”冀望说着对钟叙张开了双手。

    “不、不可以,我们还要拿复活收容物——”钟叙说。

    “只要彻底乱了,自然也就有机会拿,煦煦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发生意外的。”冀望回答。

    钟叙张张嘴,他知道冀望说的是认真的,比起他们偷偷地盗取,冀望真的不介意用混乱来暴力夺取,只是这之后会发生多少麻烦冀望似乎都不在意。

    冀望开始倒数。

    “三。”

    “二。”

    钟叙心下念头急转,怎么办?怎么办?但是顷刻间却怎么也想不出好办法来,冀望一副明显可以不管不顾的样子,但钟叙却做不到。

    整个鲜花镇的安宁祥和,他今天可都是看在眼里的,如果因为他而让这座小镇变成断壁残垣,钟叙做不到。

    他心下松动了。

    躲在墙壁和衣柜里的他慢慢的走出来,一步一步的朝冀望走去。

    瞧着钟叙离自己越来越近,冀望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开始露出笑意,他朝钟叙举着的双手一直没有放下。

    眼见钟叙在快来到他的面前时脚步慢了下来,冀望那才扬起的笑意又淡了两分。

    他继续张口吐露:“一。”

    听见冀望数到一,钟叙心中一跳,忙显露出实体,两步来到冀望面前,抓上了冀望的手腕。

    “你别——”

    下一刻,钟叙就被拉入冀望怀里,整个人被他抱得很紧很紧,像是要把他嵌入身体中一样。

    “煦煦,没有下一次。”冀望边吻着他耳畔边说道。

    钟叙绷紧了身子,听着冀望的话没有回答,任由他抱着自己。

    冀望这才稍微放开了他一些,然后抬起头来正面直视着钟叙,看他低着头,冀望再次捏着他的下巴把钟叙的脸抬起,他摩挲着钟叙的嘴唇,然后声音低低地说。

    “煦煦,我只有你了。”

    这话让钟叙眼中闪动了一下,下一刻又再一次地被动承受起冀望的吻来,这一次又比起之前那一次要温柔得多,只是吻着他,手上也没有多余的动作。

    钟叙任由他吻着,在彻底放弃抵触的心思后,钟叙恍惚觉得冀望的吻似乎也没有他以为的那么不可接受。

    这个长达几分钟的吻结束后,冀望还是紧紧地抱着他,手掌轻顺着他的后脑勺到背脊轻抚,像是在给他缓气,也像是在安抚他。

    轻而易举地就能感觉到冀望对他的体贴,但这样的感觉让钟叙十分别扭,他是被胁迫的呀。

    他推了推冀望,说:“可以放开我了吗?”

    “我要说不可以呢?”冀望又把他抱紧了几分。

    胸膛贴着胸膛,钟叙清晰地感觉到冀望此时的心跳声是有多剧烈,而他自己的也弱不上多少。

    “你想这么谈,那我们就这么谈好了。”钟叙抽抽嘴角说道。

    “呵呵。”然后钟叙就听到冀望的闷笑声,笑声里有着显而易见的开心,“我要早知道煦煦你这么容易听话,我早就该逼迫你的。”

    钟叙:“……”这是人话吗?

    就在钟叙刚要生气时,他就被冀望抱起,在冀望坐到床上后,他直接坐在了冀望腿上。

    这姿势可比刚才站着相拥都要亲密得多。

    钟叙下意识地想起身,但马上就被冀望放在他腰间的手箍住了。

    “别动。”冀望说。“你想谈,那我们就这么谈,否则免谈。”

    钟叙扬眉:“你——”

    冀望:“我怎么了?煦煦,现在是你在受我威胁。”

    钟叙哑然:“……”

    见钟叙不挣扎了,冀望才把下巴磕在钟叙的肩窝上,能够把钟叙紧紧抱坐在腿上,这是他肖想已久的姿势。

    “其实我跟你来布恩比之前就已经在怀疑你的身份了,你都不知道,你平日里泄露了多少你作为终虚之时才有的习惯。”冀望说。

    钟叙心惊,有这种事??他一直都有好好隐藏啊?

    “只是我一直没能确定你就是虚之,直到那次我们在霍尔兄弟的酒吧回来,你夜晚梦境里,把所有的秘密都吐露出来。”冀望继续说。

    钟叙:“!!!”

    怎么还有这种事情???他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怎么可能???”钟叙惊疑。

    这时冀望才给他解释了S级身体素质在没经受过特殊训练前喝酒喝太多后会有的反应。

    钟叙听完彻底傻眼了,怎么还有这样的事情??系统没跟他说啊!

    3039:“……”系统要知道也不会自闭到逻辑出问题了啊。

    冀望一手扣在钟叙的腰上,一手趁着钟叙没注意,开始把玩起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来,一个一个粉嫩的指头都被冀望仔仔细细地揉搓了一番,感受着手上的触感,冀望有种把钟叙手指放嘴里**的冲动。

    有机会的,冀望压下这陡然升起的冲动在心里对自己这么说了句。

    好不容易消化了冀望所说的消息,钟叙才整个人木然地开口。

    “所以,你一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但却没来找我质问?”

    “我从不想逼迫你,煦煦,你是我心中唯一的珍宝,我怎么舍得你委屈?我就想慢慢地,慢慢地让你接受我对你的感情。”

    钟叙听着心脏一阵紧缩,他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他知道冀望对他的感情,但是不知道冀望会为他考虑到这种程度,这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样;在他的想象里,冀望在知道他的身份后,对他的态度就像现在的威胁的逼迫才对。

    “可,可你现在不是就在逼迫我吗?”钟叙抿着嘴说。

    “是,因为我发觉,慢慢来你根本不给我机会。”冀望声音一冷,并把他抱得更紧了。

    钟叙沉默,冀望说得没错,如果冀望不挑明,那他肯定想方设法逃得远远的。

    似乎感知到钟叙心中所想,冀望那刚刚收起来的戾气又再一次露了出来,原本搁在冀望肩膀的脑袋更是低下头在钟叙的肩颈处咬了一口,力道重到差点能见血。

    “想都别想,煦煦,我不会让你再从我身边离开的,除非我死。”冀望说。

    钟叙被咬时疼得嘶了一口气,肩膀都不由得跟着抖了下,他是S级身体素质,但被这么咬也还能能感觉到疼的。

    听到钟叙的抽气声,冀望立刻松了牙齿,然后一下一下地舔着自己咬出的牙印,看着自己要出的红色牙印,冀望眼里闪过痛惜和兴奋。

    “疼吗?”

    “你让我咬一口看看疼不疼??”钟叙没好气地说。

    明明是被胁迫的情况,钟叙在面对冀望时却还是下意识地放松了心绪,对冀望这明知故问的问话,他直接翻了一个白眼。

    冀望当即侧过颈项,伸到了钟叙面前。

    “给你咬。”冀望说。

    钟叙说了,可没想过真的咬,但看到冀望真的把脖子伸到他眼前时,钟叙也不客气了,谁让冀望咬他咬得那么疼!

    对着冀望颈项边的白肉咬下去,钟叙是下了狠劲的,比起冀望最后关头停口,钟叙直接把冀望咬出血来。

    但冀望却哼都没哼,反而抱紧了钟叙因为咬他而低垂下的脑袋。

    感觉到嘴里的血腥味,钟叙才放开了牙齿,看着隐隐流血的伤口,钟叙就有些后悔了。

    “你怎么不喊疼?”钟叙抱怨。

    他见冀望一直不吭声,才一直用力咬的。

    “因为我喜欢,这是煦煦第一次主动亲我呢。”冀望笑着说。

    钟叙:“……”你管着大牙印叫亲吗?

    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瞧着钟叙脸上生动的表情,冀望没忍住扣着钟叙的脑袋就又吻了上去,舌尖侵入钟叙的唇瓣,把钟叙嘴里自己的血迹全部舔了个干净。

    “唔——”怎么说着说着又接吻了,钟叙推拒。

    因为是坐着,所以这一次钟叙很明显的就能感觉到冀望身上某处的变化,而且还正正的顶着他。

    这是真的让钟叙慌张了,扭动着身子想要避开,却被冀望扣得更紧。

    “别动。”冀望放开了钟叙的唇瓣,哑着声音地开口。

    “你让我起来!”钟叙尴尬至极地说。

    说话间,钟叙还能感觉到即使隔着布料也能传来的突突跳动。

    “真想立刻就办了你。”冀望咬牙说。

    钟叙被这话惊得下意识就虚化了身体,感觉到怀里的空落,冀望瞳孔一缩,但看到即使虚化了身形却还乖乖的待在他怀里的钟叙时,冀望才稍稍地松了口气,但他还是恼怒的开口。

    “我说的是想!又没真办你!你给我变回来!”

    钟叙说:“我变回来可以,你让我坐旁边去,我不要坐你腿上。”

    刚刚钟叙虚化却没从他怀里逃开的事情明显取悦了冀望,只要钟叙没有想从他身边逃开的意思,冀望自然也能够不那么紧迫盯人。

    “可以,但必须牵手。”冀望说。

    钟叙听着嘴角抽搐,小孩子吗?

    但牵手比起坐大腿可好多了,钟叙立刻点头答应。

    轻飘飘的虚影坐到冀望身边,然后身形才慢慢变回实体,冀望第一时间就攥住了钟叙的手,抓得死紧。

    事情到现在,之前的情况钟叙已经了解了,对自己的蠢样他实在是不想回想,只是以后他跟冀望会怎么样,钟叙自己也不知道,现在他是为威胁了,但他又感觉并没有他自己想象的那么可怕。

    他想不明白,索性也暂时不想了,眼前还有需要他们要考虑的事情。

    “别的先不说了,之前定下的计划还是要执行的吧?时间快到了,我还得去查探一遍吧?”钟叙把话题转回了今晚的事情上。

    冀望抓着他的手更加地用力几分,然后打量着钟叙说:“你该不会想借着今晚的查探,然后逃之夭夭吧?”

    钟叙:“……”

    这时候钟叙有种想锤开冀望脑袋看看里面到底是不是进水了的冲动。

    “我逃什么逃啊我逃?终虚之的身体就在你那里,我能逃去哪里??”钟叙没好气的说。

    冀望虚眯着眼看着钟叙:“最好是这样,煦煦,你再跟我玩消失,我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

    威胁、明晃晃的。

    钟叙心里不爽,但也知道冀望说的不是假话,这威胁他只能受着,这世界真彻底乱了,他系统的绝对主线任务也完不成了,他跟系统都得玩完。

    但话里,钟叙可不想让冀望得逞:“你别老拿这些威胁我,再不济我也能死不是,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呢?”

    冀望瞳孔在这一刻缩了成针尖大小,他的情绪好似立刻就要爆发了,但下一刻却被他很好的压制了下来,然后笑了:“你要死了,我也就陪着你一起去了,生同衾死同穴,挺好的,到了那时也确实管不到这死后的洪水滔天。”

    钟叙被冀望这话噎了一下,合着他连死亡威胁在冀望这里都不管用了?

    好吧,好在他也并不想死,冀望的这些威胁也没有让他难受到想死的地步,所以冀望这不是吃定他了?钟叙心中无奈。

    瞧见钟叙这样子,冀望心里是松了口气,钟叙若真的是以死相逼,他是真的没辙,也只能妥协,但同时他刚才说的也并不是假话,他心里最黑暗的念头也莫过于此,钟叙真的宁可死都不接受他,那么他也陪着钟叙一起死好了。

    在对钟叙的感情上,冀望从来都是这么矛盾的,至于真面临时他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没真到那一步,他自己也不知道。

    “能不能不扯别的,说正事?”拿冀望没辙,钟叙又强行把话题转了回来。

    “你去查探可以,一个小时之内不管你查到什么,都得回来,要是遇到危险回不来,就找个地方躲好,等我去救你。”冀望边玩弄钟叙的手指,边认真地对他说道。

    听冀望允许自己去,钟叙是松了口气的,但想到之前冀望的话,他反嘴了句。

    “不怕我逃之夭夭了?”

    但说完,钟叙就后悔了,逞什么口舌之快呢?

    冀望把玩钟叙手指的动作一顿,然后直接把他的手抬起,放到嘴边轻轻地咬了下。

    “你要敢逃,我拿到复活物,就想办法复活你的身体,然后带着他,满世界的左爱,我倒是要看看你能躲到哪里去。”

    钟叙听着顿时浑身一僵。

    作者有话要说: 坦白啦~写得好开心~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星星星星星涵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磨糖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