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我走后明君成了邪神[穿书] > 第67章 邪神的新娘

第67章 邪神的新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冀望捏了捏钟叙的手心说:“我知道林立是被洗脑了, 我就想试试能不能让他被施加的特性失效,尝试了一下后失败了。”

    “你的能力也对林立的情况没有用吗?”钟叙下意识地反问了句。

    “现在他的情况就是我动用过能力后的效果。”冀望回答:“如果是给林立施加特性的异常物本体在的话,我可以直接让那东西的特性失效, 这样一来被它催眠过的东西自然也就没了效果。”

    钟叙若有所思:“你的能力不能直接完好地解除被施加人身上的特性?”

    “异常特性不是有迹可循的巫术和魔法, 他没那么多道理, 我也做不到那么精细的操作。”冀望点头。

    还真是像极了邪神, 掌握的能力也尽是混乱和无序的。

    “那林立现在……”钟叙有些不忍的开口。

    冀望打断钟叙的话问:“你想怎么处置他?”

    沉默了下, 钟叙才叹息说:“我知道他不是自愿的, 这一年他在这里受的折磨也够了吧, 你觉得呢?”

    “听你的。”冀望说。

    之后就见冀望抬手打了一个响指, 林立身处的营养舱里顿时涌出梦幻瑰丽的雾气将他笼罩, 然后钟叙留看到一直身体抽搐的林立似乎钟叙停止了颤抖, 那身上扭曲的青筋血管似乎都消退了下去。

    不用冀望来告知,钟叙感知了一下,就从记忆里翻找出了相应的对象, 因为这东西,他印象深刻。

    “梦世界?它怎么会在这?”钟叙诧异地问。

    冀望说:“我把他从雍虚殿拿过来了, 让他遍布在整个城堡之中, 在我想你想到不行时, 我会让它幻化出你来。”

    钟叙哑然,然后想到曾今冀望也沉迷在这梦境里面过, 但现在这梦境冀望已经能够运用自如了?

    心里有这疑惑, 钟叙就直接问了。

    冀望没有直接回答, 先是让林立所在的房间彻底关闭,然后才让钟叙朝着左手边看去,在那里一团氤氲雾气突然显现,然后一个人影被勾勒了出来。

    突然出现在那里的人表情生动, 活灵活现;让钟叙都要以为自己左边什么时候多了一面镜子了。

    “但哪怕这些梦境再真实,也不能让我沉迷进去了,因为我感受过你的真,所以他们再真也都是假的。”冀望低头在钟叙耳边轻轻地说,然后手又一挥,那近乎真人的幻影直接在钟叙面前消散。

    钟叙感慨:“看来这次不用人来唤醒你了。”

    谁知冀望这时又启唇含住了钟叙的耳尖,说道:“我倒是想过,如果我再次陷入梦环境,你会不会也跟上次一样从终虚之的身体里醒来,把我唤醒,可惜,那梦幻境对我没用了。”

    钟叙耳尖微麻,在听到冀望的话后更是心脏瑟缩了下,只是紧握住了冀望牵着自己的手,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转开了话题。

    “对了,看到梦幻境我想到一件事。”

    钟叙因为自己的吻而轻颤却没有半丝躲开的意思,而是生硬地转开话题,这模样的钟叙实在让冀望想再次把人紧紧搂进怀里,甚至再一次的对思维都不由得往肌肤相亲上面拐了。

    要不是今天醒来一大早钟叙就吵着要来见林立,他这会儿还得把钟叙锁床上呢,只是昨天那么一夜,怎么可能够?

    脑海里思绪分岔,冀望只是随口地回了句:“什么事?”

    “在你去接触1号收容所地下的那个梦幻境之前就有人拿着卜信然的克隆体进去过,所以之后才会闹出了梦幻境分裂的事情。”钟叙说出他很久之前从系统那里得到的消息。

    这话题终于把冀望要拐向跟钟叙肌肤相亲的思绪给拉住了,冀望在听到钟叙的话后也终于停下了含着钟叙耳尖的动作。

    “你说在我去接触梦幻境之前就有人拿着卜信然的克隆体进去过?”冀望声音里难得地带上了一丝吃惊。

    钟叙转过头看向冀望,有些惊讶地说:“这件事你是一点消息都不知道的吗?”

    冀望摇摇头,沉默了片刻后,突然冷笑出声:“看来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身边的人都被渗透成筛子了。”

    心中一动,钟叙猜测:“你说那些人会不会是救世教会呢?”

    “世上有野心有能力的地下组织可不止救世教会一个。”冀望眯着眼说了句。

    钟叙默然无语,说来他对这个世界的收容势力还真是不太了解,要说最熟悉的也就三番两次打交道的‘救世教会’了。

    瞧着钟叙沉默的样子,冀望抬手揉了揉钟叙的发顶,说:“这件事你不用操心,我会让冀苏调查的。”

    但冀望这话说了,钟叙还是眉头紧蹙,心里还是有些烦闷。

    “在想什么?”冀望忙问。

    钟叙沉思着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唤出了系统面板,看着任务栏上的主线任务,然后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他回过神,眼睛发亮地看着冀望,下意识地伸手抓住了冀望的手臂,脸上隐隐地有着一丝兴奋。

    被钟叙的神情戳中心脏,冀望的心跳直接漏跳了一拍。

    “我昨天跟你说的我的情况冀望你还记得吗?”

    “记得。”

    “我觉得我们可以做一件事,以你现在的身份,最适合不过了。”

    钟叙兴致勃勃地开口。

    冀望猜不到钟叙想做什么,但无所谓,只要是钟叙想做的,那么他就一定会帮钟叙做到。

    “你说,想要我做什么?”冀望问。

    钟叙笑得眯起了眼,然后扒着冀望的肩膀,凑到他耳边小声地说出自己的主意。

    明明这个地下房间里就只有他们两人,也不知道钟叙为什么凑那么近还非得小声地说。

    但冀望听完钟叙的主意,眼里先是惊讶,然后再是恍然,最后十分地认同。

    瞧着冀望表情的变化,钟叙有些兴奋地说:“你也觉得可行对不对?”

    “还真可行,但你确定你真的有消除他人记忆的东西?”冀望问出最关键的东西。

    钟叙点点头,只要他完成这个史诗级主线任务的第一阶段,自然就能获得这个任务奖励,所以这就不是事。

    冀望沉吟了一会儿,然后点头说:“没问题,这坏人我来当,邪神就邪神吧,反正现在外面已经都这么称呼我了。”

    这时候钟叙的兴奋才消散了些,他也想到,要是他的这个想法开始实施,冀望肯定就会成为众矢之的,甚至不知道被多少人针对,这名声,怕是真的不用要了。

    想到这里,钟叙又有些犹豫起来。这个任务是他要完成的,但现在却需要冀望来作为主要实施人,那所有的指责和坏名声也就全都需要冀望来承担了。

    看到钟叙兴奋的表情消失然后变得迟疑犹豫,冀望立刻就知道钟叙想的是什么了,他伸手捏住钟叙的下颌,抬起钟叙低下的脑袋,让钟叙看向自己后,冀望才说道。

    “这件事我来做最合适,而且你不是需要完成任务吗?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把所有收容物都归到我手底下进行收容,并且让群众们都意识不到收容物的存在,只要能做到这个,你就不会有事对不对?我可不想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还要再次失去你,事不过三,别折腾我了。”

    冀望话说到最后时,声音都轻颤了起来。

    “可是——”钟叙想说,这明明就是他的事情,但冀望已经说了自己的事就是他的事,以至于让钟叙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似乎看出了钟叙心中的想法,冀望笑着亲吻上钟叙的唇,说:“你只要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呆在我身边就好,只要有你在,其他人我半点不在乎,如果这样你还觉得过意不去,那么……”

    说着冀望的声音低了下来,变成悄悄话的在钟叙耳边说。

    “煦煦只要多给我亲亲抱抱就好。”

    等钟叙听完冀望的这一句悄悄话,表情先是一僵,然后又肉眼可见地红了起来。

    但马上钟叙转念一想,在他决定跟冀望在一起之后,这种事情本就是情之所至的东西,说起来压根就不算什么补偿。

    钟叙主动地按着讲的后脑勺吻了上去,然后才哑着声音说:“你以后被称作邪神的话,那我便是你邪神的新娘。”

    这是表明跟他共进退了啊。

    冀望听完就是心头一热,反客为主地把钟叙压在了旁边的墙壁上,狠狠地掠夺着钟叙的呼吸。

    “煦煦,我的新娘,记住你说的这些话。”

    在钟叙回来的往后三天里,钟叙终于醒悟过来,他这邪神的新娘可不好当啊,那第一天时的那两次对比这三天根本就不算什么。

    在他彻底跟冀望表明了心意后,这男人才算是彻底的放开了**,整整三天,钟叙就没离开过绵软的大床,被冀望折腾得他差点以为要死在这床上。

    他感觉凭着他这S级体质都快承受不住了。

    这三天里也是他第一次在冀望面前丢脸地哭出声,这不哭还好,一哭冀望就更不当人了;钟叙是真的体会到了什么叫生生被做晕过去的感觉。

    这一天,从浑身酸疼中醒来,冀望终于没有在折腾他而,而且这还是这三天里第一次没有从冀望的怀里醒来。

    钟叙伸手摸了摸旁边的位置,早已经凉了,似乎躺在他身边的人已经起来了很久。

    钟叙只是这么动弹了一下,又缩回了手,他侧躺着,睁眼看着床铺远处出神。

    3039的声音这时候才十分合适地想起来。

    “叙哥,你这是把升级冒险剧本,硬生生玩成了恋爱攻略模式啊?还直接完成了最高成就‘邪神的新娘’,这会儿史诗级任务完成起来也不困难了呀。”

    钟叙:“…………”

    嘴角抽抽,钟叙心说,虽然嘲讽满分,但这他妈的还真就是这么一回事!

    瞬间,钟叙拉起被子把自己埋得更深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我短小了,捂脸感谢在2020-09-11 22:42:29~2020-09-12 23:35: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星星星星星涵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