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我走后明君成了邪神[穿书] > 第68章 杀死收容物

第68章 杀死收容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等钟叙稍微恢复了一点力气后从床上起来, 瀑布般的黑发直接散落在他身后,这起身时一不小心就压到了头发,疼得钟叙嘶了声。

    抬起手, 钟叙胡乱的地所有长发都拨到身前来, 看着那如丝缎般大黑发钟叙伤脑筋的蹙着眉,

    两辈子了钟叙还从来没有留过这么长的头发, 这一头终虚之沉睡时留下来的长发真是让钟叙感到不适应。

    再想起这三天来,自己这头发还让冀望玩出了花样来, 钟叙这会儿第一个念头就是把它给剪了。

    想了就做,钟叙披着睡袍起身, 在卧室里转了一圈想找剪刀,然后他就在卧室的梳妆台上找到了一把剪子。

    但在拿起这把剪刀后钟叙的动作就停住了。

    因为他在这剪刀身上感觉到了异常气息, 这感知让钟叙一怔,明明刚才他还没感觉到的?

    钟叙闭上眼,认真地开始感知, 然后他发现了这三天来一直被他忽略掉的事情。

    因为整座城堡就是异常事物,以至于身在其中的他忽略掉了城堡内其他存在的异常气息, 因为其他的异常气息都跟城堡的异常气息混在一起,让钟叙不仔细分辨都分辨不出来。

    直到现在把剪刀拿在手上,钟叙才感觉到了它身上的异常气息。

    等钟叙现在开始认真探查后, 他竟然发现整个城堡里,不知道存在了多少种异常物品。

    就在钟叙拿着剪刀闭着眼睛感知的时候,他被人从身后抱住了。

    “煦煦拿着剪刀是想做什么?”

    耳边的声音和背后的触感让钟叙睁开眼,想回答身后男人的问题, 然后他就看到了面前梳妆镜里的倒影。

    原本能把人映照出来的梳妆镜,此时钟叙看去却只瞧到一个白骨骷髅在自己身后拥抱着自己。

    钟叙:“……”

    钟叙下意识紧绷的身体,也立刻就让把他拥在怀里的男人发现了, 男人抬眸看向面前的镜子,眉头一皱,直接就让镜子直接破碎开来。

    噼里啪啦的裂痕从镜子的最顶端开始蔓延,直到让这正面镜子变得四分五裂。

    那碎裂的声音听在钟叙耳里格外像可怜兮兮的悲鸣声。

    “没事,这镜子就只能恶作剧而已。”边说着,男人边伸手把钟叙手里的剪刀拿掉:“煦煦还没说你拿剪刀是干嘛呢?”

    钟叙回过神,然后侧着脸斜睨了身后的冀望一眼,气不顺地问:“我拿剪刀还能干嘛?”

    冀望没忍住轻笑起来,然后用手指卷着钟叙背后的发丝把玩着说:“是想剪掉这头发丝吗?”

    “你说呢?”见冀望明知故问,钟叙丢给他一个白眼。

    “可明明很好看,剪掉会不会太可惜?”冀望不舍地说。

    钟叙嘴角抽了抽,把发丝从冀望手中抽回来,然后说:“没什么可惜的,我一个大男人,头发这么长真的很不习惯。”

    “那我帮你剪?”冀望虽然可惜,但钟叙坚持下他就这么提议了句。

    钟叙的目光移到冀望手上的剪刀上,沉吟了下然后问:“这剪刀是收容物吧?它的特性是什么?”

    “这小东西特性倒是简单,能让剪下来的东西带上活着的特性。”冀望解释了句。

    钟叙心中一凛,然后表情僵了下,指着这把剪刀说道:“你该不会是想用这东西给我剪头发吧?”

    “它还有个别人不知道的特性,剪下来的东西在特定时刻可以回到原身身上,然后活性解除。”冀望说:“用他可以把你的这长发保留下来,等以后哪天想恢复长发了,接上就行了。”

    钟叙:“……”我可真是谢谢你替我着想了啊。

    然后钟叙强烈地表示拒绝:“我不需要,也不想恢复长发,换个正常的剪刀就行。”

    他怎么觉得冀望这把异常物当正常物品来用的架势,真的是有邪神的感觉了,钟叙看着冀望的目光闪了闪。

    冀望这才可惜地放下手中的剪刀,然后说:“那我带你出去理发?”

    这提议,钟叙接受。

    等钟叙洗漱完毕又换了身衣服跟冀望外出时,钟叙才问起了他刚才心里的疑惑。

    “这城堡里似乎有很多收容物?他们都不需要进行收容的吗?就像那梳妆台跟剪刀……”

    冀望捏了捏钟叙的手心答非所问地说:“你会觉得可怕吗?”

    “???”这突然得没有逻辑的话是什么意思?

    “煦煦,你说你是邪神的新娘,这话或许真不是开玩笑的,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称谓并不是世人给我的蔑称,而是一个事实,你能接受吗?”冀望语气淡淡地说着。

    钟叙却能清楚地听到冀望话里的忐忑,这三天他们该做不该做的都做了,这时候才来问他这个?这让钟叙心里不禁来了气。

    “我说过的话你真当我是放屁吗?”钟叙生气。

    冀望忙转声哄道:“当然没有。”

    “没有就不要问这些屁话。”钟叙皱了皱鼻子。

    对于钟叙这气急的样子,冀望非但没有半点不高兴,反而十分地开心。

    “我发现在我感知到那些收容物跟我之间的联系后,我除了可以暴力破解他们的逻辑外,我还可以对它们进行威胁,然后我就发现了,这一招似乎对那些收容物来说挺有用,至少他们在城堡里都十分乖巧,就算没有相应的收容措施,也能乖乖呆着。”

    钟叙听完觉得十分的不可思议,异常物还能被威胁而听话的?

    但他转念一想,这件事要由冀望来做,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这是恶人自有恶人磨的收容物版吗?

    3039也在钟叙的脑海中发出吸气的声音。

    “叙哥!我建议你让我接驳一下冀望,我实在是太好奇他身上的特性了,就算是资料库里我也从来没见过像他这样的存在,如果真如他所说,那他还真就是名副其实的收容物的神了,也是绝佳收容存在。”

    钟叙自己也想要了解清楚冀望的情况,所以在听到3039的提议后,钟叙就对冀望问道。

    “你介意我探知你身上的情况吗?”

    钟叙能够得知收容物情况的事情,一年前冀望已经领教过了,所以他也并不吃惊。

    “当然不介意,其实我对自己能力的认知也都是这一年里慢慢摸索出来的,如果煦煦你能够探知清楚,我还真的得麻烦下你呢。”

    冀望这么坦然地想要告知自己,钟叙突然想到自己身上还对冀望隐藏着的秘密,这一对比,让钟叙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抿着嘴唇,钟叙点开系统面板,在探知的界面里找到了冀望的选项,然后他被冀望名字后面需要的源质给吓到了。

    一万点。

    钟叙没忍住低骂出声。

    “操。”

    冀望:“???”

    钟叙暂时放弃了探知冀望具体情况的想法,这一万点根本不是短期内能够凑齐的。

    “暂时查探不了,需要一些时间,以后再说吧。”钟叙抬头对冀望解释了一句。

    冀望倒是无所谓:“没事,反正不急。”

    两人说话间,也走出了这座怀特教堂变成的城堡。

    比起那天他进城堡的时候,外面大排长龙的人流,此时城堡外的空地上变得空荡荡地没有一个人。

    钟叙眨眨眼,这才想起来询问这些人的情况。

    “对了,那些被你召过来的人呢?”

    “当然是让他们哪来回哪去,我也顺便让他们给我带了句话回他们的国家。”

    突然间,钟叙心里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他咽了咽口水朝冀望问道:“你让他们带了什么话回去?”

    冀望眼睛眯了眯脸上挂着笑意地说:“我让他们把所有的收容物都给我统计好,过阵子我就要过去接收了。”

    钟叙:“……!”

    这么直白的吗?

    感觉到钟叙的吃惊,冀望笑了笑问:“煦煦似乎很吃惊?”

    “你自己也做过一国之君,你觉得让他们交出来他们就能乖乖地交出来吗?不可能吧?”钟叙觉得冀望简直是想当然。

    说着话,钟叙被冀望拉着来到城堡的墙壁边,就见他抬手敲了敲墙壁,然后石墙裂开,里面的一辆黄色跑车自动地开了出来。

    钟叙又感觉到了,这辆车子同样是一件收容物。

    一时间他竟有些说不出话来,现在冀望身边的许多东西都是收容物不成?

    “这车子的特性是行驶了就停不下来,但我可以威胁它行驶得慢一些,它也还算听话,是个不错的代步工具。”

    边说着,冀望边拉开副驾驶的门,让钟叙坐进去,然后他才走到另一边的驾驶席上坐下。

    在他们坐上这辆黄色跑车后,跑车的控制屏上一阵流水声响起,然后一道浑厚的机械音才跟着响起来。

    “父神,您想去哪?”

    钟叙:“!!!”这对既往的称呼是什么鬼?

    “去最近的城市吧,我要带煦煦去理发。”冀望回了句。

    机械音回道:“好的父神。”

    说完,车子加速地朝前跑去,根本就不用冀望操控。

    原本只是听冀望述说,钟叙还没有那么强烈的认知,但这会儿异常级别的跑车心甘情愿的载着冀望离开不说,还称呼他为父神???钟叙只觉得心里是一百万个问号。

    “它、为什么叫你父神?”钟叙懵然地问。

    冀望又拉过钟叙的手牵着,然后才说:“我说过吧?我能感知到异常事物是因为我才出现的,虽然具体怎么出现我还没有弄明白。”

    这抬轿车这时候竟也插嘴道:“父神创造了我们,他自然就是我们的父神啊。”

    钟叙:“……”你竟然还会插嘴???

    这让钟叙不由地把注意力转到了这台超跑身上,他斟酌了一下才继续问道。

    “你身为收容物,为什么那么听你父神的话?他还能杀死你们不成?”

    超跑沉默了一下,似乎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但冀望在这时候手指在车把上点了点,催促他说:“回答问题。”

    超跑的机械音这才委委屈屈地继续开口:“父神能杀死我们的逻辑意识啊。”

    钟叙茫然,这话是什么意思?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两天应该都只有一更了,抱歉,过两天会恢复双更。感谢在2020-09-12 23:35:41~2020-09-13 21:44: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鹤鹤、星星星星星涵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