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我走后明君成了邪神[穿书] > 第72章 妄虚社

第72章 妄虚社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说着钟叙心念一动, 直接从系统里把这个记忆清除装置给领取了出来,那是一个有着能够设定范围时间和特定关键词的声波装置。

    就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时,钟叙直接拿出了这个还没有巴掌大的特殊装置, 对着媒体们的摄像头打开了这装置的开关。

    一道人耳听不到的声波传出,在场中人神情当即恍惚了一下。

    几秒后等他们回过神, 关于收容物的记忆已经全部消失了, 就连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众人是一阵迷糊。

    遭受清洗记忆的不只是在场众人,还有所有通过网络电视收看这场直播的人, 而这场直播至少笼罩了全世界九成以上的人, 这些人关于收容物的记忆, 也全都被清洗掉了。

    在下边人开始莫名地哗然出声时, 钟叙对着那些刚回过神来都没明白发生过什么事的媒体人说道。

    “把摄像机都关了。”

    钟叙的话让那些各国来到媒体都下意识地遵从,在设想都关闭后, 钟叙才再次打开了记忆控制装置的另一段声波, 唤醒了在场众人的记忆。

    又是一阵恍惚,等众人再次回神时, 那失去的记忆又都回来了。

    这下子所有人都彻底变了脸色,如果之前光是听,他们不信钟叙有这样的能力, 但亲身经历一次后,他们都相信钟叙手中东西的强悍, 最主要还是这装置用起来没有任何的副作用。

    这样一来就表示这记忆装置完全用在民众身上。

    “刚才通过视频传出去,我想全世界观看这场直播的人,现在都失去了关于收容物的记忆。”

    在场的各国代表都以为只是他们经历了失去记忆这件事,却没想到这声波通过摄像也能传播出去。

    知道这一点后,在场的各国代表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这个直播开始之前, 冀望他们会吩咐让他们各自收容所相关的收容人员都不能观看直播,原来是一大早就有这个打算???

    这确实是钟叙在跟3039详细了解过记忆清除装置的详细情况后跟冀望定下的计划。

    不然他们这一次谈判还真不会进行什么现场直播,这不过是想把世人的目光都集中过来罢了。

    在钟叙话落之后不久,在场各国代表的通讯立刻像点了炮仗一般响起,要不是只有他们自己才能听到,现在整个被冀望用收容物构建出来的会场上,通讯声肯定此起彼伏。

    “什么?找到摩尔刺客协会的踪迹了?他们的收容物失控了?”

    “国内各个城市引发不同程度的骚乱?那些人都报警了?”

    “追踪到救世教会的人了?立刻进行抓捕!”

    听着他们急切的话语,终于知道,他弄的这个全球直播让不少没有提前得到通知的收容组织也同样遭受到了记忆封存,这关于收容物的记忆被封存,一下子可就引出许多的乱子来。

    对于这次动作可能会引发的情况,钟叙跟冀望心里早就有了准备。

    “各位,现在除了你们和各国的许多人的上层人士没有忘记了收容物这件事外,其余的民众都已经失去对收容物的记忆了,你们从今天开始可以隐向暗处了,我会把封印记忆的声波装置交给你们,有一个月的时间给你们查缺补漏,把这个世界上社会里所有关于收容物信息进行抹除,从今以后只要妄虚社的人员能够保留从前的记忆,而你们也只对妄虚社负责。”

    说着钟叙扫了下面的人一眼,然后说:“明白?”

    在这些人都急切地通着电话时,钟叙的声音也都清楚地传入他们耳中。

    所有接通通讯的人声音都是一顿。

    片刻后匆匆挂断通讯的人都看向了高台上的钟叙。

    “有人反对?”

    见所有人的目光都再次看向自己,钟叙挑眉轻松问道。

    众人面面相觑了一下,然后都无奈地摇了摇头。

    事情发展成现在这样的地步,他们根本没有任何话语权,除了接受没有第二条路能选,在来之前,其实他们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了,只不过没想到会是这么个发展而已。

    两句话的功夫,直接让全世界观看直播的人同时失忆,造成这种后果的还不是收容物,而是一种谁都没想过的可复制的装置。

    “安夏国的收容所,同意并入妄虚社,同意遵从两位社长的主张。”

    最先给出确定回复的是墨铎,不说冀望原本就是他们安夏国的国君,这件事在他听来也是值得履行的。

    见安夏国代表墨铎说话了,有人没忍住的开口。

    “他是你们安夏国的人,你们安夏人当然没意见。”

    这声音不大,只是小声的嘟囔而已,但却也清楚的被高台上的钟叙和冀望听在了耳里。

    “你想反对?”这话是在让钟叙开口后就一直没出声的冀望说的。

    冀望这带着冷意的声音轻轻响起时,就如同一把尖刀一样直扎那嘟囔的人心脏。

    “冀先生,这其实也是我们的不安之处。”有人深吸了口气,鼓起勇气的对高台上斜倚着王座的冀望说道:“钟先生,你说妄虚社是全世界唯一一个能够合理处理和使用收容物的组织,但你们两人又都是安夏人,谁敢保证二位不会公器私用?”

    “从前我们各国都有收容物,而如今只有你们安夏有的话,这世界上谁还敢反抗你们?”在有人提出异议后,又有人跟着搭腔。

    “可就算我真的是这样,你们又有什么资格反对呢?”冀望手指在脸颊边撩着自己略长的发丝,面无表情地说着。

    然后就见他看了眼钟叙,然后笑着说:“你们要反对,那么我就只好让煦煦都把你们关于收容物的记忆都一并清除了,然后再换个肯听话的领导好了,再不行,就像你说的,我怎么说也是安夏人,我大不了把我这妄虚社全都用安夏人来顶替你们,这样的话,你们觉得可好?”

    大胆开口的两个代表脸色当即惨白一片,嘴唇颤颤,却半个字也反驳不了。

    其他人再次对视了一眼,然后都无奈地认了。

    冀望的特殊真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就算全世界各国的人都联手起来,冀望只需要让那几件被收容在几个国家里的灭世级收容物收容失效,那他们都得玩完。

    至于联手对付安夏国逼冀望就范,这想法不是没有过,可根据他们的判断,冀望并不吃这一套。

    唯一能够牵动冀望心神的就只有现在同样站在高台上的钟叙了——

    一时间许多人心里都不由的升起这么个念头,从前这个对冀望来说很重要的人没人知道他在哪里就算了,想要借此威胁都根本找不到人,但现在钟叙现身了,只要他们能够控制钟叙,那么用钟叙的性命来做威胁,那肯定能让这冀望乖乖听话吧?如果人在他们手上,冀望也不会想钟叙死的对不对?

    有着这个想法的人不是一个两个,他们悄悄的对视了一眼,然后很快的就收回了视线。

    “奈狮国收容组织同意加入妄虚社。”

    “布恩比联盟国收容组织同意加入妄虚社。”

    “布尔特贝王国收容组织同意加入妄虚社。”

    ……

    “阿尔及米合众国收容组织同意加入妄虚社。”

    随后接二连三的,众人都纷纷对加入妄虚社这件事进行了表态,至少所有来参与这次会议的人无一遗漏,都表示同意加入这个今天才成立的妄虚社。

    得到所有人的应承,钟叙很开心,这第一步总算是踏出去了,即使下面的人大多数都是不情不愿,但没关系,反正他们也反抗不了。

    “很好。”钟叙点点头:“现在你们可以走了,你们可以先去处理各自国家因为失去收容物记忆而造成的混乱,两日后,我跟冀望会从布恩比开始,一个一个地去走一趟,希望到时候诸位能够把网络上所有关于收容物的消息和痕迹都抹掉。”

    “不知这封印记忆的装置,能否发放给我们?有了这个,我们可以更好的处理痕迹。”

    “两天后,诸位会收到我的礼物的。”钟叙朝他们笑笑地说。

    钟叙说完这话,下面的人还有人想问什么,但王座上的冀望这会让已经起身了,他伸手搂在钟叙腰间,把人拉回了自己怀里,然后冷冷瞥了下方的众人一眼,然后才说。

    “废话不用再多说了,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办的。”

    说完,冀望手一挥,他跟钟叙所在的高台瞬间就化为细沙,然后他们两人就被卷入细沙中消失不见。

    随着他们离开,整个古代宫廷一样的精致建筑也都一同化作尘埃,瞬间崩坍。

    好在这些细沙都没有沾染到下方的各国代表,而是十分有序地钻入地底恢复成了之前未变成建筑时的样子。

    日中的太阳照耀下来,炎热而刺眼,对于冀望跟钟叙这种出场跟消失的方法,在众人心里再一次形成了无形的压力。

    就连其中好些动了不好心思的人,都再一次被冷水浇泼得清醒了一分。

    他们真的想要从冀望身边把这钟叙抢过来做人质,这种事情真的能够办到吗?收容物在冀望面前根本就没用,冀望甚至还能完全无视收容物逻辑地进行操纵,他们又怎么从冀望手中抢人?

    一时间,这想法在这些人心中就变得淡了些。

    被冀望用这种特殊方法带回城堡里的钟叙,感觉又惊讶又好玩。

    “我一直都没得空问你,这沙雕是你操纵的?”

    听着钟叙的称呼,冀望一脸的无奈:“什么沙雕……这收容物我称之为土行。”

    “土行?五行中的土行?难不成还有水行火行之类的不成?”钟叙讶异。

    “自然是有的。”冀望看着钟叙那感兴趣的样子,就见他伸手搭上钟叙的脸颊,然后摩挲了下钟叙的嘴唇后说:“煦煦今晚主动一点的话,我明天就给你见识见识。”

    “那我就懒得见了。”钟叙听了莞尔一笑,他才不上这个当。

    拿开冀望不作乱的手,钟叙神色一正把话题拐回了正事上。

    “你这切断会议带我回来肯定有事对不对?说说看,你发现了什么?”

    说回正事,冀望那直达眼底的笑意就变成了冷笑,然后就见他说:“煦煦,那些人里面还真有不少人似乎动了坏心思,就是想等他们散了,我带你去会会他们。”

    钟叙听着心中一动,然后也虚眯起了双眼。

    “他们还敢动坏心思?他们哪来的胆量和手段?”

    冀望这会儿又牵上了钟叙的手,边拉着他往城堡里走边说:“或许是他们真的接受不了收容权利被从自己国家里取缔?收容物坏处多,好处也不少,怕是实在舍不得吧。”

    钟叙听着也叹了口气,要不是有冀望这个让人没有办法的存在,怕是他这个提议一出就被那些人给无情拒绝了。

    “先带你去一个地方。”冀望说:“对了,你的记忆封存装置,不是收容物,是可以复制的对吧?”

    钟叙点头:“当然。”

    作者有话要说: mua~感谢在2020-09-16 23:47:11~2020-09-17 23:05: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星星星星星涵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从从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