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我走后明君成了邪神[穿书] > 第83章 抵死亲吻

第83章 抵死亲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就在这时候, 冀望脸色一沉,说:“他要引爆世界各地的收容物!”

    钟叙一听,这他妈还得了?

    想也没想的就冲到了复制体的冀望面前, 然后显出实体的把人抱住并大声道。

    “我来了,你不是想要我吗?我在这!你快住手!”

    另一边冀望怎么也没想到钟叙会这么做,当即就变了脸色喝令钟叙回来。

    “钟叙!你做什么??给我回来!!”

    但这会儿可不是钟叙想回来就能回来的,他直接被复制体的冀望搂住了腰身,并带着他快速后退。

    这一幕看得冀望目眦欲裂。

    钟叙此时正不停地沟通手中的戒指, 想要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告知冀望,尝试了两次后他成功了。

    “我来稳住他, 你趁现在快些找到他的弱点,你最好快点, 不然我怕是真的要以身喂狼了。”

    钟叙的声音出现在冀望耳里, 让冀望脸色变了变, 别说上钟叙来做钳制, 就是这么看着钟叙被别人搂在怀里, 冀望就得疯。

    他没有按照钟叙想的去找什么复制体的弱点, 原本想要和平收复的想法在这一刻也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冀望直接引爆了整个卜家隐藏区域内的所有收容物。

    响彻云霄的警报声这一刻凄厉地叫了起来, 甚至好些地方地底的建筑物直接被可怕的异常物给破坏了, 露出了下方完全不受控制的收容物本体来。

    钟叙也是没想到自己有所行动后冀望的选择会这么极端,这会儿就连他们所处的这片森林里也都有收容物失控了。

    那是一个能够无限增殖的藤蔓,只要有阳光存在,它可以吸收把一切当作肥料来供养自己,增殖速度极快。

    可怕的藤蔓这时候也朝着他们缠了过来, 复制体冀望原本是能够带着钟叙避开点,但不知怎么他突然身体一颤。

    站在原地整个人散发着盛怒气息的冀望,眼神一瞬不瞬的一直盯着复制体跟钟叙, 这时冀望危险的笑了起来。

    “原来你在这。”冀望笑着道。

    复制体也猛地抬头看向冀望,对上冀望危险的眼神时,他脸上却没有半点惊慌。

    他跟冀望是一模一样的人,所以对于冀望的举动他是一点都不意外,他了解冀望,但冀望却不了解他。

    他们其实有着一模一样的心思,他冀望在钟叙面前不可能毁掉世界,那他这个跟冀望一模一样的复制体又怎么可能这么做?

    其实在冀望来找他时,他就知道他不可能再继续活下去,但身为跟冀望有着一模一样心思的复制体,在死之前,不能见一见这个同样被身为复制体的他爱到心坎里的人,他怎么甘心呢?

    被藤蔓缠住,复制体冀望搂着钟叙的腰身又捏着钟叙的下颌,然后狠狠地吻了上去。

    用尽了生命中最后的力气,绝望、思念、挚爱、所有的情感这一瞬间都朝着怀里的钟叙涌去。

    熟悉的气息、情感、味道,把钟叙团团围住,甚至比起冀望更深沉得多的绝望让钟叙抵抗了下后就怔愣住了,任由复制体就那么亲吻着自己,任由对方的舌头在自己嘴里纠缠着他。

    钟叙能够感觉到对方想要借着这吻告诉他的心情。

    很爱很爱他,明知道是死,也想亲吻他一次。

    另一边,看着自己的伴侣被另一个人抵死亲吻,冀望瞬间就炸了,制造出复制体的主体这一刻被冀望杀死了无数次!

    “你该死!!!”

    复制体冀望这一瞬间直接崩毁成了砂砾,然后飘散在空中。

    钟叙感觉到自己脸上被落下一滴泪水,钟叙下意识抬手摸了摸。

    腰间的藤蔓这时候也直接枯萎破碎,因为同样的,那藤蔓异常物在这瞬间也被迁怒地杀死了无数次收容物逻辑。

    在把钟叙给抢回来的时候,冀望二话不说地就吻了上去,他要把刚才钟叙被别人吻的这件事覆盖掉!

    感受着冀望那怒火腾腾的吻,钟叙顿时有些尴尬,然后赶忙地给出回应,小舌头乖巧又讨好的安抚着盛怒的暴君。

    但那讨好的举动非但没让冀望熄火,反倒是被吸着狠狠地欺负了一遍,只把人吻到嘴巴酸软得盛不住口水,冀望才不甘心的放过了钟叙。

    “你竟然敢让他吻你,还吻那么久!你就不知道虚化吗!!”冀望酸到爆炸的低骂道。

    钟叙想说,他其实就是你啊,但这话到了嘴边就被他咽了下去,转念了下,钟叙才说道:“他只是想告诉我你很爱很爱我。”

    “我自己会说!我需要他?”冀望气恼地哼了声:“煦煦你等着我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竟然让别人吻你?还不知道错!”

    钟叙摸摸鼻子,他心想,这复制人就是另一个一模一样的冀望,就算他心里明知道他就是复制体,但真在面对他时,对面给他的感觉就是冀望,就算那个很爱很爱他,甚至就要死了的冀望。

    这么一想,钟叙就感觉心脏被揪得发疼,看着旁边正怒骂着复制体的男人,钟叙扯着冀望的衣领把人拉过来就又吻了上去,刚才那是冀望对他的气恼惩罚,现在的是钟叙心里迫切的渴求。

    他要向自己证明眼前这男人没死,刚才那个绝望得吻他的男人绝对不会是眼前这个,他的冀望活得好好的,他们想拥吻就能亲吻到对方,想做AI就能拥抱到对方,绝对不是刚才那个带着一腔绝望爱意却只能永别的人。

    “那你还不快点把这里的情况都给解决了??我想看看你等下怎么收拾我。”

    离开冀望的嘴唇,钟叙抓着冀望的后脑勺让他跟自己的额头用力地抵在一起,然后语气迫切地说。

    被钟叙这么一激,冀望只觉得一股热气从脚底下直冲大脑,**跟怒意冲得冀望呼吸一滞,他又狠狠地吻了钟叙一下,说:“钟叙你他妈给我等着,回去老子就把你.干.死在床上!”

    说罢,冀望才不舍的放开手,然后深吸一口气,开始收拾乱局。

    除了那些被他杀死逻辑然后重新生出逻辑的收容物,其失控的收容物开始被冀望特殊的生物场安抚了下来。

    但也因为冀望刚才为了找到复制体的制造物,他引爆这片区域内所有的收容物,现在想要彻底把这片区域内所有失控的收容物安抚下来,需要花上不少的时间。

    冀望引发收容物失控时,他能够距离半个世界都能做到,但想要做到安抚失控的收容物,他就需要走到收容物附近才行。

    钟叙紧跟在冀望身边,就这么跟着他走向所有失控收容物的地界。

    期间,钟叙还用智脑联系了冀苏跟淳于文他们。

    半个小时之前,游船上,冀苏和淳于文两人正处理着卜家的两个一老一少,在刚把这两人安置好,突然间卜家的这整个地界就响起了凄厉的警报声。

    冀苏跟淳于文就是脸色一变。

    等他们两人冲到甲板上的时候,就看到下方卜家地界的各处都出现了收容物失效的场景。

    这样的一幕让两人都脸色大变,同时也第一时间地通报全船,让船上除了留守的收容人员外其他的人都立刻下去查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等下完命令,冀苏跟淳于文都不由得对视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担心。

    之前冀望跟钟叙都下去了,这收容物失控九成的可能是因为冀望的缘故,所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冀望发疯到引发这片地区的收容物失效???

    冀苏说:“你留在船上接应,我下去看看,我不放心。”

    淳于文点点头,冀苏直接踩上卜仲跟卜信然踩上来的落霞云,然后不甚熟练地操纵着落霞云从半空中朝地上落去。

    按照这刚才冀望跟钟叙落下的方向,冀苏很快的也落到了地面。

    凭借着身手,冀苏快速的在树林中穿行,朝着他对冀望智脑的定位追去。

    这定位还是冀望还是安夏国君主时他们各自定下的,一直以来都没用上,倒也没想到这一次竟然就用上了。

    一路追过去,冀苏避开许多失控的收容物地点,吩咐那些被安排下来的收容人员也不要接近,让他们主要负责营救其中的人员就行。

    一直追了二十多分钟,期间冀苏还接到了钟叙的通讯,简单地说了两句后,冀苏才继续往他们这边赶,等冀苏看到冀望跟钟叙的人影时又过去了十分钟。

    这时他也注意到了冀望正在安抚失控收容物的举动,他慢慢地走近,朝钟叙投了一个眼神。

    “来就来了,跟我老婆眉来眼去做什么?”冀望这时候睁开眼睛瞪了冀苏一眼。

    冀苏:“……”妈的怎么吃了枪药一样?

    钟叙也没好气的给了冀望一巴掌,怎么就老婆了?虽然他是叫了冀望老公,但他也是身为老公的人好不好?

    被钟叙拍了一巴掌,冀望才哼了声重新闭上眼。

    “这得走到什么时候去?我叫辆车来。”冀苏说着就立刻联系人。

    他们在原地等了一会儿,车子就被一个收容人员开到了,他有些激动地看了眼钟叙,然后行了个礼的才离开。

    上了车,冀苏瞥了眼收容人员离开的方向说:“从你回来后开了那全球视频会议,国内的这些人就都挺崇拜你的,说你能收容冀望,还拿出了记忆封存装置这种利器。”

    这件事钟叙还是第一次听说,之前他们先去的都是其他国家,那些国家的人里说实话还真是没有多少人是欢迎他们的,但又不得不听从他们的命令。

    钟叙这时候笑道:“是吗?国内很多人崇拜我?”

    “可不是,你不知道你出现在盛京收容所时,多少人想见一见你。”

    冀望那边又啐了声:“我老婆是他们能随便看的?”

    钟叙:“……”叫上瘾是吧?

    叮叮叮。

    系统特殊的提示声这时候响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冀望:说好干.死你就干.死你,煦煦躺好了

    钟叙:……感谢在2020-09-27 23:37:26~2020-09-28 23:03: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云珏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