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当个渣攻真的好难[快穿] > 第601章 番外13.22

第601章 番外13.22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婚礼开始之前, 柏杭没有一天回过家,始终在公司忙碌。

    江姜心疼他,天天带着饭菜去投喂。投喂的次数多了, 柏杭又舍不得江姜这么辛苦, 便让助理联系外面的餐厅、将一日三餐的活接过来。

    就这么腻歪了一个多月, 等到婚礼的那天来临, 江姜和柏杭一起在傍晚的夕阳中先回了家, 把喵喵叫的牛奶揣上后, 才转头去了婚礼现场的后台。

    时间不早, 化妆师等人早已望眼欲穿。

    江姜刚一露面,就被按着鼓捣起来。

    房间里热热闹闹,触目所及之处都是喜庆的大红, 服装师将西装挂在一旁等候, 牛奶就蹲在床上仰头看着。

    柏杭叮嘱了江姜两句,随即一步三回头的出了房间。

    身边的小姐姐们见他离开,当即把江姜围绕,纷纷笑着夸江姜这好那好, 一连串的吉利话不带重复,就连牛奶都得到一声乖巧的评价。

    江姜抿着唇浅浅笑着,等化妆师们意犹未尽的宣布结束, 他才在心里松口气, 来到服装师这里。从对方手中接过西装,江姜在他们全部出门后换上,随即站到镜子前。

    镜中的他穿着合身的衣着, 腰间似乎经过修改,掐的极细,和他半个月前试穿时的模样有着细微的差异。而光滑整洁的皮鞋则是小高跟, 他往门口走了几步,就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使得江姜很想换成拖鞋。

    掐灭这个毁气氛的念头,他将门打开,放出去的人进来。

    那些人眼里亮着灼灼的光,围着江姜夸个不停。虽然都是江姜听惯了的词汇,但因为今天是特殊的日子,所以他眉眼弯弯的谦虚了两句。

    没闲聊多久,工作人员匆匆上来,恭敬道:“底下的宾客都已到齐,柏先生说十分钟后婚礼正式开始。”

    其他人听了,急忙护着江姜往专用电梯处走。

    来到二楼时,外面大厅中的灯光已经熄灭,唯有台上闪烁着耀眼又璀璨的光芒。

    江姜很熟悉走红毯的步骤,大致的听了下注意事项后,便将重心都放在外面。

    透过帷幕间的缝隙,他能清楚的看到柏杭正居于台上,目光定定的看向自己这边。

    柏杭身穿着和他同款的西装,然而和对方的气势十足相比,他怎么看都显得过于无害与纤细。

    江姜难得的有些紧张,不自觉的神游起来,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

    直到司仪的声音陡然拔高,身后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江姜才蓦然回神,在灯光打过来的那一刻迈步出去。

    圆弧形的光圈始终笼罩在他身上,将他脚下的红毯照射的明丽又鲜艳。

    红毯两边是无尽的黑暗,江姜成了这片黑暗中唯一的光明。

    他承载着无数目光,毫不犹豫的走向柏杭。

    站到台上的瞬间,大厅里的灯光纷纷亮起。

    司仪大声说着喜庆的话,台下众人捧场的应和,江姜的关注点却在身边人试探的伸过来的手指。大庭广众之下,柏父柏母还在前排看着,江姜实在不好意思和他手牵手,便脸红的想收回。

    然而下一秒,柏杭突然一改之前的温和,强势的把他手腕攥住。

    江姜睁大眼,紧接着就听司仪在旁道:“好!现在是交换戒指的时刻,请迫不及待的柏先生给我们的江先生戴上婚戒!”

    台下闹出笑声,俨然是被司仪调侃的话逗乐。

    江姜又羞又窘,伯行倒是脸皮厚,毫不在意的拿出钻戒,认真的给江姜戴到底。

    司仪在旁大声说好,又让他们换过来继续。

    江姜学着柏杭的样子,将婚戒为他戴上。

    柏杭唇角勾起,显然极为欢喜,在宣誓结束后,还牵着江姜这只手不放,与他一起下场敬酒。

    柏杭一向不喜欢江姜多喝酒,这种大喜的日子,他也只放宽了一点点的底线,在江姜敬完两位长辈时,便擅自将其他的酒尽数挡下,惹得其他客人笑容促狭。

    转了一圈后,柏杭面色不变,揉了揉江姜的脑袋:“你先回去休息,等这边的事情结束,我再回去找你。”

    江姜乖乖点头:“好,你少喝点酒,记得叫代驾,路上注意安全。”

    柏杭低笑,突然凑到江姜面前吻了吻他的唇,将江姜吓一跳后,他才声音喑哑道:“知道了……老婆。”

    直到回了新房,又被人体贴的卸了妆,江姜还脸红红的晕乎着。

    陪护他的人见他神不守舍,只当他惦记着新郎官,便嘻嘻笑着推搡着离开,不打扰一会的好事。

    门合上,房间里渐渐安静,江姜迟钝的回神,正迷茫的想着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时,门外又响起敲门声。

    有什么东西忘拿了?

    江姜这么想着,懵懵的跑去开门。

    开到一半,看清门外的几个人后,他顿时吓到炸毛,想也不想的要将门关上时,几只手齐齐伸进来,强行闯进了屋子。

    门再次合上,江姜被他们一把抱起,扔上了婚床。

    在婚床上弹了弹,江姜迅速爬起,缩到墙角警惕道:“你们要干嘛?”

    盛衡熙露出灿烂的笑容:“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给你发了几百条信息,你一条也不回,是想干嘛?赖账吗?”

    江姜忍住心虚,大声逼逼:“那时候已经接近举办婚礼的日期,柏杭天天和我在一起,没时间叫你过来侍寝。”

    “呵。”杜溧川冷笑:“既然这样,那我们只好趁着柏杭不在的时候来找你——比如现在。”

    江姜睁大眼:“你疯了?柏杭马上就回来,你们要是敢在这时候碰我,我第一个就把你们头打飞。”

    曲麟还不知道事情的重要性,被冷落的他满心怨念,直接单膝跪上床,故意道:“他回来又能怎么样,我们不介意和他共享今晚的洞房花烛夜。”

    他话音刚落,房间外陡然响起开门的声音。

    “江姜。”

    柏杭含着几分醉意,低笑着缱绻道:“我回来了。”

    房间里安安静静,只有灯光亮如白昼。

    柏杭扬眉,将正门带上,走入卧室,就见江姜似乎已经做好了准备,都跑上了床。

    吸取了之前的教训,柏杭一早就提前清洗过身体,这会看江姜在床上干笑,当即眯着眼走过去:“饿不饿?”

    江姜摇头,他一路上吃了不少小姐姐塞的零食,半点不饿。

    柏杭坐到床边,对缩在墙角的江姜招手。

    江姜迟疑两秒凑过去,紧接着就被柏杭扣着脑袋吻住。

    “可我很饿。”他放开呼吸急促的江姜,语调缱绻道:“饿了十几年。”

    江姜听出他的潜台词,咬了咬唇,正犹豫间,就被他按倒在床。

    “等等!”想起床下的一堆人,江姜心惊胆战道:“我们能不能换个地方再做?”

    柏杭不明所以:“为什么?”

    江姜张了张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脸都憋的通红。

    柏杭盯着他看了半晌,忽而想到什么,无奈的安抚道:“今晚是新婚夜,我也是第、第一次......我怕伤到你,所以还是在床上吧。等日后你习惯了,你再想去沙发或者是阳台,我都听你的。”

    江姜这回何止是脸红,连脖颈都红成血玉,恼羞成怒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柏杭双手没空,只能摸他脑袋,只好低笑着哄道:“好,你不是这个意思。”

    江姜还想反抗,无奈自己确实找不到理由。

    思索半晌,他认命的咬唇,决定自己等会尽量当个哑巴。

    而当务之急。

    就是给动作生涩的柏杭上一堂课。

    柏杭心情复杂,他沉迷于江姜带给自己的快乐,却又清醒的痛恨对方的游刃有余......以及熟练。

    到底是经历过多少次这样的练习,才会将他的所有反应都包容的彻底?

    柏杭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无可救药的爱恋江姜的每一部分,哪怕心尖已经酸涩的皱成一团,仍会在对方漫不经心的一个触碰中,将所有的一切尽数交付。

    若有若无的喟叹声飘在耳侧,柏杭心神恍惚,几乎以为这是自己无意识发出的声音。

    但是下一秒,在江姜蓦然僵住的动作间,他猛地清醒过来。

    那不是他发出的声音......那特么是从床底下传来的!

    柏杭下意识的将江姜盖进被子里,自己缠上浴袍,下床冷声道:“出来。”

    床底安静了两秒,出来一个人。

    柏杭眼神一沉:“杜溧川,我忍你——”

    话未说完,曲麟跟着出来。

    柏杭的脸色变了又变,最后黑着脸准备开口时,盛衡熙灵活的爬出来,对着他笑嘻嘻道:“侄子,新婚快乐啊。”

    柏杭的脸彻底绿了。

    他死死的盯着面前三人,开口却是对江姜说的:“他们为什么会在这?”

    江姜缩在被子里,小心翼翼道:“我说他们是路过......你信吗?”

    柏杭嘲讽又短促的笑了声,随即一点点收敛笑意,面无表情道:“你说过,你只喜欢我。”

    “你说过,你会和他们断绝关系。”

    “江姜。”柏杭一字一顿道:“这些话,我都当真了。”

    江姜不知如何解释,哀叹道:“我没骗你。”

    “那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柏杭咬着牙,眼神狠戾的如同恶鬼,眼眶却红了:“今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为什么偏偏是今天?!”

    他怒声质问,但又不等江姜开口回答,自己先剧烈的咳出猩红的血液。

    江姜吓一跳,直起身体想去扶他,柏杭余光瞥见,厉声道:“你没穿衣服,不准过来!”

    他不提醒还好,一提醒,其他三个人的目光同时飘来,泛着灼热的光。

    江姜被盯得脸红,凶巴巴道:“看什么看!闭眼!”

    三个人默默闭上眼。

    江姜赤着脚下床,胡乱的抽纸替柏杭擦唇边的血,手伸过去时,却被柏杭一把攥住。柏杭死死的盯着他,胸口起伏不定,含怒又含怨道:“你到底......爱不爱我?”

    江姜毫不犹豫:“当然。”

    柏杭惨笑:“既然爱我,你为什么又能接受其他人?”

    他气火攻心,血液源源不断的从唇边滚下,声音嘶哑又绝望:“你的爱就这么廉价吗?!”

    江姜反手甩了他一巴掌。

    房间里陡然一静。

    “说完了没有?”江姜神色冷淡:“你当我想三妻四妾后宫环绕?”

    柏杭沉默片刻,低声道:“是他们逼你的?”

    “不是他们。”江姜气极反笑:“从头到尾,都是你在逼我!”

    他愤怒的扣住柏杭的脖颈,气呼呼的将过往的所有恼火都发泄出来:“要不是你非得把自己切片,我至于四处回收你吗?你们一个个自哀自怨,天天问我为什么不能专一点,我可不是专一吗?喜欢的人全他.妈是你!”

    江姜恼怒的声音落下,柏杭的瞳孔骤然一缩。

    他的意识突然陷入寂静的黑暗中,于万丈深渊下看到一个男人,对方执着的追随着深渊里唯一的光,直至毫无希望时,毅然决然的将自己的灵魂碎成千上万片。

    那个男人……赫然就是他。

    或者说,是曾经的他。

    在这一刻,柏杭清楚的将过去的所有尽皆想起。

    他记起了自己在数亿年前的末日里、带领着老幼妇孺葬身海啸,记起漫长到几乎停止的时间里、自己始终凝视着小神明的身影,记起那份无望的爱意苦涩的让人绝望、以至于他终有一日堕落成罪孽,自此得偿所愿、将神明囚禁于掌心。

    深渊彻底觉醒的那一刻,不仅柏杭共通了所有碎片的记忆,就连被江姜唤醒的碎片也倏忽明白了这段悠久岁月的始末。

    左斯听与杜溧川等人神色微变,骤然睁眼去看江姜,但他们还是晚了一步,柏杭在想起过去的刹那,便攥住了江姜的手,带着江姜离开了这个世界。

    江姜以为他要带自己回星海。

    然而脱离了小世界后,柏杭却吸取了所有碎片上的神力,硬生生打造出一个......小黑星。

    他搂着江姜的腰进入这片空荡荡的黑暗世界,于漂浮中平静的开口:“我可以不介意你和杜溧川他们偷/情的事情。”

    江姜双眸一亮,还没来得及高兴,柏杭的语气又突然温柔下来:“我也可以不介意你和那几十块碎片所经历过的事情。”

    事出反常必有妖。

    江姜这回不喜反惊,狐疑道:“你想干嘛?”

    柏杭露出微笑,话语却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字一顿:“我只想把你们曾经做过的一切。”

    “再、做、一、遍。”

    作者有话要说: 江姜:哦豁,要完。

    ——

    由于小黑星上发生的事情不能过审,这里就略过了~( ̄▽ ̄~)~

    江姜被柏杭按着,几百年内是出不来了,所以……正文完结!

    感谢在2020-09-11 23:15:08~2020-09-12 22:52: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喂喂喂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喂喂喂 52瓶;颖宝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