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古代架空 > 宫女上位记 > 第167章 番外③

第167章 番外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长安城西,洛侯府在这儿也另有别院。

    洛韫曾和七公主一同来过,所以在听谨玉说起七公主和越王去城西时,洛韫就猜到二人去了何处。

    她忽然要去城西,侯夫人着实惊讶了番:

    “是京中待得烦闷?那就去吧,多带些人,注意安全。”

    洛韫看着娘亲细心叮嘱的模样,心中忽然生了丝丝麻麻的酸涩和一丝退却。

    她不知晓,这又是在作甚。

    每每听到那人的消息,总是这般,明知道不该的。

    但最终,洛韫敛下眸,依旧低低地应声:“娘亲放心,女儿会仔细着的。”

    再多的心理建设都是枉然,还是抵不住那丝冲动。

    城西,七公主得知洛韫也来了别院之后,眼露讶然,随后就是惊喜:

    “当真?快快请过来!”

    她这别院中,有一处活温泉,这次来,就是奔着这温泉来的,和着两位皇兄一起,但她着实受不了这二人。

    一盘棋子,叫两人下了半日。

    七公主得宠,和几位皇兄都说得上话,也因其是女子,身份无害,众皇子平日也颇为宠她。

    七公主的动静算不得小,封煜掀了掀眼皮子,朝身侧杨德看去:

    “何事?”

    杨德出去了一趟,很快又走进来,低声说:“是洛侯府之女来了。”

    话音甫落,持着棋子的二人都是微微蹙眉。

    封祐稍有些惊讶,轻笑出声:“洛侯居然会让她出府。”还是到这儿来。

    这般看来,洛侯是有了选择了吗?

    他想着,不免多看了对面人一眼。

    封煜有些不耐,和封祐不同的是,他知晓洛韫为何而来。

    正因为知晓,才会觉得不耐。

    这些子世家女,着实没眼力劲,周家那位女子是,洛侯府这位也一样。

    他们兄妹三人单独出行,摆明了不想让旁人跟着,居然还舔着脸跟来。

    封煜扔了棋子,站起身,冷淡地说:“我去泡温泉。”

    封祐诧异:“来客,身为主人不去接待,未免有些失礼。”

    “本王也是客。”

    冷冷地丢下这句话,封煜直接转身离开。

    封祐失笑,和身边人说:“也不知道他这脾气怎得养出来的。”

    身边人不敢接话,只讪笑了两声,问:“那主子出去吗?”

    封祐摇头:“男女有别,终究是个姑娘家,本王去后山走走,公主若是问起,你直说就是。”

    “那奴才给王爷备马。”

    “不必了。”

    从别院上后山,算不得远,如今正值初春,远远瞧去,还有一片虞美人,皆是七公主府上种下的,甚美。

    此时的前院,七公主也接到了洛韫:“你今日怎么出来了?”

    洛韫不着痕迹地扫了眼四周,含笑说:“娘亲让我出来散散心。”

    七公主有些了然地点头,她这几日应是过得也不顺遂。

    她刚欲领洛韫去泡温泉,就被下人告知,崇安王已经去了。

    七公主一愣:“那二皇兄呢?”

    “越王去了后山。”

    洛韫抿唇,不经意朝后山的方向看了眼,她身侧的七公主没注意到这些,翻了个白眼,气鼓鼓地:

    “他们现在倒是舍得离开那屋子了?”

    自到了这别院,两人就在屋子里下棋,将七公主憋得甚是难受。

    洛韫从她的三言两语中大致猜到情况,她抿唇捏紧了帕子。

    她不似七公主那般心宽,听至此,哪里还不知晓,这二人是在避嫌。

    谁叫她不请自来,洛韫掩下心中那抹情绪。

    因此,在七公主说“咱们也去后山”时,洛韫拉住了她:

    “越王许是想独自待着,我们这般过去,未免有些唐突。”

    七公主愣了下,终于想起男女大防,轻声嘀咕:“怎就唐突了,明明是我的院子……”

    洛韫若无!其事地笑着:“我刚下马车,院子里都还未收拾好,给公主请安后,这就回去了。”

    七公主虽觉无聊,但念在她车马劳顿,终究是放了她离开。

    直到她走后,七公主才拧起眉:“皇兄他们究竟在作甚!”

    真真是恼死人了。

    偏生她这两位皇兄倒好,一个比一个跑得快。

    她气得翻了个白眼,若非知晓洛韫身份特殊,父皇绝不会叫她嫁入旁人家,谁会在他们身上使劲。

    七公主抚了抚额,一边好友,一边兄长,她自是希望促成一段佳话的,可若双方皆无意,她独自着急也无用。

    这般想着,她泄了口气。

    谨竺扶着她,将这些都看在眼底,只平静地说:“男女有别,两位王爷做法并无不妥。”

    在谨竺看来,两位王爷的确人中龙凤,其他皇子都想着和小姐偶遇,唯独这二位,偏偏是避着。

    若说这二位皇子对那个没有想法,必然是不可能的。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即使没有小姐,他们对那个位置依旧势在必得。

    洛韫别过脸,淡淡地说:“我知道。”

    知晓归知晓,但若说不在意,又怎么可能。

    这人世间的情爱二字,一旦沾染上,哪能那么容易就挣脱了去。

    谨竺没再说话,在她看来,若小姐当真喜欢越王,何不争取一下?

    即使没有希望,至少努力过了。

    既早早地就放弃了,又何苦这般折磨自己。

    她侧头,看见路过的虞美人几欲开花,低声说:“快进四月了。”

    六月就是选秀,到那时,小姐的归属必然就定下来了。

    再纠结,也总有结束的时候。

    翌日,七公主早早地就派人去请了洛韫,同时叫住两位皇兄,瞪圆了眸子:

    “你们今日可不许再躲着了,说好了带我出来玩,却我丢在了一边,哪有你们这般当兄长的!”

    封祐捧着一册书,温和笑着没说话。

    封煜刚要离开的步子顿住,轻嗤:“随你。”

    封煜掩住眸子底一闪而过的轻讽。

    七公主欢喜,待听见脚步声时,她以为是洛韫到了,结果抬头看去,却见只是个下人:

    “公主,周姑娘在外求见。”

    七公主稍有些不自然,撇了撇嘴,刚准备拒绝,就听身后的二皇兄说:“秋儿,莫要失礼。”

    她蹙了下鼻尖,稍有不满,前半句话是揶揄越王,后半句就显然是对下人说的了。

    七公主心大,没瞧见越王将一直捧在手中书册放了下来,还稍站直了身子,但一侧的封煜却将此都看在眼底。

    不由得眯了眯眸子,他朝身后的位置靠去,手中随意把玩着杯盏,眼底掠过一丝玩味。

    周茜兮被下人领着进来,越走近,待看清想见的那人正好生坐在那时,眸子稍亮,她盈盈一弯腰:

    “臣女见过崇安王、越王和公主。”

    按理说,长幼有别,见礼时,大多是先向越王请安,再同崇安王请安的。

    可周茜兮心底藏着事,说话间,就不由得带出了分自己的心思。

    封煜这人,若他看上的人,任其怎样闹腾都觉得不为过,若他没看上,再多示好,那也是媚眼抛给瞎子看。

    如今储位之争,足够叫他心烦意乱,哪还有些心思放在男女之情上。

    因此,对追上门来的两位女子,他都觉得有些厌烦。

    幸好他素来都冷着一张脸,如今也没叫人看出他的心思。

    待封煜回过神来时,恰好听见皇兄说的那句:“周姑娘孤身一人,难免觉得无聊,不若同我们!一起吧。”

    周茜兮本就为此而来,闻言,自然欣喜地应下。

    一侧的七公主都快笑不出来了,她是给好友洛韫搭的线,这周家姑娘怎得这般没眼色。

    但邀请的话是皇兄亲自递出去的,七公主自然不好说什么。

    她怔了下,不自觉轻捏住帕子,她精心挑选的红稠缎子裙,又白白浪费了。

    说是出去游玩,但也不过是去后山罢了。

    上山的路上种满了虞美人,几人说着话,倒也没叫气氛冷淡下来。

    只不过,洛韫稍有些心不在焉的,刚刚七公主已经告诉了她,周氏女是越王亲自邀请的。

    “周姑娘也喜欢虞美人?”

    封祐见周茜兮已经采了几朵虞美人,才稍有些惊讶地问。

    周茜兮手持着花,娇花衬美人,叫她越发显眼,她低头觑了眼,只说了句:“我还是喜欢红梅,孤而自傲。”

    她余光一直看向前方径直走着的男人,根本没留意自己何时摘了花,她随手扔了花。

    封祐话音中透着浅浅的笑意:“周姑娘所言极是。”

    洛韫眼睫轻颤,她轻抿紧唇,发髻上那支耀眼的红梅玉簪仿若也黯淡了下来。

    一侧的七公主翻了个白眼,不满道:“是是是,知晓你们都喜欢红梅,就我一个俗人,爱这些俗花,行了吧?”

    不过一种花罢了,还捧踩起来了,虞美人哪里不如红梅?

    她还想说什么,余光瞥见好友发髻上的红梅花簪,顿时讪讪地闭上嘴。

    她险些忘了,自家好友也喜欢红梅。

    她看向不知何时加快了步子,如今离他们已经有些距离的三皇兄,忙说:

    “还好有三皇兄陪我,三皇兄府中那一院子的桃林,可比我要俗气。”

    封煜懒得搭理,甚至有些后悔和他们一同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