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谁要和你复婚 > 第九十七章 正文完

第九十七章 正文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沈安瑜觉得人家在一起一天都能同居, 他们在一起怎么也有半个月了,都算迟的了,同居就同居吧。

    但是她还是在津城多留了一周, 先是把那个和IHIJ的联铭品全部画完——这让靳择琛有点不开心, 没想到最后还把自己坑了一把, 早知道就选个在临城的子公司办这个事了, 人还能早回来一个星期。

    之后沈安瑜又去AKOIO办理了离职手续,大家虽然舍不得她但是都表示理解, 毕竟一个总裁夫人天天留在别的人手底下打工也不合适。

    这样孔总的压力得多大啊。

    第二天晚上,大家又给她举办了个送别会。席会上苗苗甚至哭了, 这姑娘实习期和沈安瑜一起办的入职, 感情格外的深。

    抱着她一直不撒手, 喊着, “安瑜姐我真的好舍不得你。”

    沈安瑜被她哭的没办法, 又是觉得好笑又是有点难过的,拍着她背说:“临城离这里又不远,我有时间会经常回来看你们的,你也可以过去找我玩啊。”

    苗苗边哭边问,“那有没有豪华轮船可以坐。”

    沈安瑜隐约记得靳择琛大概是有吧, 但他好像从来没坐过。就算是没有那就临时置办吧,她被这姑娘哭的实在是头疼, 忙说着,“有的, 还有猛男当门侍。”

    听到这, 苗苗终于破涕而笑。

    殷娅姝的情绪似乎不太高,两个人聊了几句沈安瑜便转过去找到了孔斯栖。

    这次说是送别会,也是个公司大型团建。前段时间大家都忙得晕头转向的, 终于缓过劲来后也一直没时间正经的庆祝一下。

    现在就着这个机会,一起办了。

    孔斯栖还在那边被人拉着喝酒,见她过来大家和她纷纷打招呼调侃了几句才走。

    孔斯栖将杯中还有一半的红酒喝完,对着她轻眨着眼睫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沈设计师,你这一走AKOIO的损失可太大了。”

    “啊。”沈安瑜故意将调子拖长了些,“这样啊,刚好人事部经理就在那,我和她说一声我不走了。”

    “可别。”孔斯栖忙拉住她,“要是被靳总知道,我这小本买卖给经不住他打击报复。”

    市值几百亿的公司,真的好意思说自己小本买卖?要不是她知道公司水平,这言真意切的说的她差点都信了。

    沈安瑜轻笑着,对着殷娅姝的方向轻扬了扬下巴,“你这不是已经有个优秀设计师了么,做人不要这么贪心。”

    她这话说的一语双关,孔斯栖倒是听懂了,眸子都变得柔和有着耀眼的光在流转。

    沈安瑜眼睛微微睁大,心中一喜道:“你们……”

    孔斯栖收回了视线,转着手里的空瓶,嘴角轻扯着勾了下,“在等一两个月,请你喝喜酒。”

    沈安瑜终于放心下来,轻挑了下眉毛,“那你动作可要快一点了,我做月子可来不了。”

    孔斯栖看着她高挺的小腹,声音轻了轻,“放心吧,一定赶在我干儿子出生前的。”

    “啧。”沈安瑜笑骂道:“我都不知道是男孩女孩你倒是先给定性了,你这么重男轻女殷娅姝知道么。”

    孔斯栖斜睨了她一眼,“别乱给人戴高帽 。”

    一个小时后 ,靳择琛过来接她 。

    孔斯栖冲着他扬了扬下巴 ,靳择琛从来回走动的举着托盘的侍从手里拿了杯酒,和他碰了个杯 。

    眉尖轻挑的说了声 ,“谢了 。”

    说完便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

    孔斯栖眉毛一扬,嘴角勾了勾,也将杯中的酒喝尽。

    沈安瑜和人打完招呼便走了过来,就见两个男人还交谈上了,看着眉宇间似乎还挺愉快 。

    她差异的问,“你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这话说起来可就话长了 。”孔斯栖大有要进行长篇大论的架势 。

    靳择琛眉毛一扬,牵着沈安瑜的手说:“走了 。”

    沈安瑜回头对着孔斯栖笑了笑,“那下次再说。”

    两人一路牵着手,在一群同事含笑目送中走了出去 。

    沈安瑜的行李早就在她答应回家的那天 ,就被靳择琛找人收拾好,那速度快的像是生怕她反悔一样。

    车子行驶到源锡公寓,沈安瑜看了好久 。

    到底也生活了小半年 ,竟然生出了感情 。

    这时 ,她手一紧 。靳择琛轻垂着眸子捏着她的手指说:“要是舍不得我们隔段时间就回来小住 。”

    反正那两套房他已经买下了 。

    舍不得么 。

    沈安瑜看着窗外闪烁的霓虹灯 ,轻笑了下 。

    和他在一起 ,哪里都好 。

    -

    她怀孕第七个月的时候 ,靳择琛又去了一趟法国 。

    三天后两个人终于签下来了合同,晚宴上两个人已经喝的七七八八 ,李总这才问出了自己这段时间的疑虑,“老弟 ,当初我们就要谈成了,你说你这忽然回去这么两个月,前后得差了有小十个亿吧,图什么啊?”

    靳择琛又轻抿了口酒,因为喝了酒眼中多了些轻狂与张扬,他嘴角微勾哑声道:“这十个亿没白丢,挺值 。”

    -

    靳择琛这趟回去之后减少了工作时间 ,等到沈安瑜怀孕八个月的时候他停止了全部工作,每天在家里陪着她 ,只有重要的文件才会让蒋楠给他送到家里 。

    两个人没事就去散散步,或者是去外婆家蹭顿饭。沈安瑜时常觉得现在的生活美好宁静的让人觉得不真实,除了她现在每天开始有些睡不好觉。

    刘媛香同志哪怕在不喜欢城市生活也搬了过来,花钱请人再怎么照顾也不如自己的亲妈用心 。

    这期间沈安瑜还是不放心外婆的身体 ,带着外婆去医院做了个全面检查 。没什么具体的毛病 ,但到底是年纪大了总会有大大小小的问题,他们终于放下心来。

    等电梯的时候 ,竟然遇到了靳承泽。

    他们难得的平心静气的聊了会儿,曾佩佩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是到现在还没醒,对于她来说也不知是成全还是惩罚 。

    沈安瑜怀孕第九个月的时候 ,她听到蒋楠有一次来电话 ,在说完公司情况以后忽然说到了夏思淼。夏思淼入狱了,除了之前网络转发和蓄意伤害未遂意外 ,还涉及了偷税漏税以及挪用公款的问题,被判十年 。

    等她出来以后 ,春秋变化时间都走过了无数次轮回 。

    时间飞速的走过 ,年头年尾的交替 ,转眼又到了一年新年 。今年过年难得热闹 ,外婆舍不得沈安瑜放心不下 ,刘媛香同志呢也放不开手 。靳择琛一想 ,干脆把人都接到自己这里 ,谁也不要挣谁也不要抢 。

    外婆带着做饭的阿姨过来 ,刘媛香带着纯天然的蔬菜肉过来 ,一顿饭吃的热热闹闹,久违的年味 。

    这个时候老年人就爱讲些以前的故事 ,讲着讲着便不经意的聊起了温婷,聊的自己和别人眼眶都有点红 。

    靳择琛竟然神色如常还笑了笑说:“她现在指不定又在哪里快活了,人家过得好着呢 。”

    是这个理 ,死去完事空 ,唯有活着的人痛苦 。

    两人吃完饭沿着路边散步 ——本来是不想的 ,但是刘媛香同志最近盯着她实在是太紧了 ,每天不出去就恨不得从华夏五千年讲到畅想未来 ,这谁受得了 。

    其实大家都过来不是没有原因的,虽然人嘴上没说 ,可是一股隐约却又不明显的紧张感在他们之间蔓延着 。

    沈安瑜的预产期快到了 。

    大年初七 ,刚好是情人节 ,沈安瑜和邓洁设计的联名款衣服开始销售 。到底是自己的作品总是会关注一下的 ,沈安瑜拿着手机看着销量 ,一抬头就见靳择琛在那没事人一样的给她柚子 。

    沈安瑜抬脚轻踹了他一下,笑骂着问 ,"怎么也是你的公司,你怎么都不关注一下"

    "我对我老婆的业务能力还是信得过的 。"说着 ,便又扔了一块柚子存在沈安瑜面前的碗里.

    沈安瑜无语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看向了手机 ,她眼睛忽然睁大 ,对着靳择琛说:"你们家系统是不是改修一下了,怎么才上线就出现bug了,这要是卖的不好可不能怪我 ."

    靳择琛对自己平台的运营系统向来有自信,听到这他抬眸问 ,"怎么了?"

    沈安瑜:"才上线一分钟说售空了,这不是不让人买么,多打击人的购买热情啊."

    她说着还扬了扬手机 ,示意靳择琛不信你自己看 .

    靳择琛眼中闪过些差异 ,侧身过来 .他眸子一深 ,对着沈安瑜含笑道:"可以啊沈设计师, 秒光啊,又可以成为你从业履历中的光辉一笔了 ."

    沈安瑜张了张嘴 ,不敢置信的对着他问 ,"你是说 ,这不是bug"

    靳择琛对着她挑了挑眉,眼中的含笑有着明显的赞许.

    沈安瑜又看了眼手机,真的一上线瞬间秒空啊!

    这可真是——

    沈安瑜忽然觉得自己肚子一紧,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

    幸好刘媛香在家,说:“你这是要生了,得去医院的。”

    沈安瑜觉得有些茫然 ,她还一点痛感都没有 。

    靳择琛看着她垂着头 ,轻渣着眼睛明显有些无措的样子,把人轻轻抱进怀里 ,揉着她头说:“别怕 。”

    沈安瑜终于回过神来,将脸紧埋进他胸口 ,即使早就做好了准备可到底还是怕的 。

    到了医院检查完就等着开指 ,然后再打无痛 。

    一切都算很顺利,沈安瑜被推出来的时候一家人都在门外等着她 。

    靳择琛附身在床边 ,看着一脸没有血色全是虚弱的人,一时间竟然不怎么敢破她 。

    沈安瑜又痛又没力气 ,对着他张了张手,声音虚弱道:“抱 。”

    靳择琛俯身亲吻了下她的额头 ,轻轻把人抱进怀里 ,哑声说:“辛苦了 。”

    沈安瑜在他怀里 ,有些委屈道:“好疼。”

    靳择琛轻闭了下眼 ,全身肌肉都绷紧了 ,过了几秒后扶着她的头将她往怀里更加紧了紧 ,声音哑的不像话 ,“我们再也不生了 。”

    —

    虽然沈安瑜受了疼 ,可还是喜欢自己的女儿喜欢的不要不要的 。

    孩子满月没几天 ,她忽然收到了凯米拉的邀请 ,问她有没有兴趣成为自己服装展的特邀设计师 。

    沈安瑜当时没反应过来 ,满脑子都是懵的 。

    只记得满口说 “好” 。

    靳择琛在一旁斜睨了她一眼 , “你是复读机么?”同时捂住怀里女儿的耳朵 ,轻声说:“别跟你妈妈学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沈安瑜人都疯了 ,靳择琛觉得如果不是女儿在 ,她稍微克制了一下,可能能将房盖挑反 。

    “凯米拉邀请我啊!”沈安瑜拉着他的手,“你知道卡米拉是谁么???她是我一直最最最最喜欢的设计师啊 ,她有将近十年没开过秀展了这次竟然邀请我诶!!!!!”

    靳择琛好不容易把女儿哄着,对着她轻声说:“被邀请了就好好做 。”

    对于她才坐完月子就要开始画稿准备展的这件事 ,全家人竟然没一个人反对 。靳择琛向来是她身体没问题 ,其他的她怎么高兴怎么来就行 。

    可是难得的 ,连刘媛香都没说什么 ,甚至还说:“女孩子有自己喜欢的事业就去做 ,这是好事 。”

    这个展凯米拉从参加完那次比赛后 ,便激发了无数灵感 ,她回到英国就开始准备 ,整整筹备了半年的时间 。而她当评委的时候 ,看到沈安瑜的作品就眼前一亮 。

    因为这次便试着邀请她成为唯一的特邀设计师 。

    服装展在六月份 ,留给沈安瑜的只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 。

    但是她却出色的完成了,展览当天因为来的人太多为了安全起见已经开始限流 。大家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直到全部展出结束 ,展馆瞬间想起如潮的掌声 。

    卡米拉发言完 ,沈安瑜也被邀请上台 。

    她从设计灵感到理念简单的阐述着 ,然后忽然她对着台下某一处 ,好看的眸子微微弯起,“最后还要感谢一个人 ,为我提供了不竭的灵感”

    大家都知道沈安瑜最初获奖的灵感便是源自靳择琛,瞬间起哄吹口哨的喊着“靳总 。”

    沈安瑜再次对着某处轻笑着 。

    -

    下台之后 ,沈安瑜在后台见到了一直等着的靳择琛。一下子跑进他的怀里问,“不是说今天有事来不了么 。”

    靳择琛摸着她的头 , “你的秀展,有事也得没事啊 。”

    沈安瑜在他怀里仰着头看他 ,“那你之前不告诉 ,害我还担心你不来 。”

    靳择琛垂着眸子淡淡的看着她 ,“偷跑出来的 ,开始也不知道会不会成功不是 。”

    沈安瑜愣了下 ,难以想象现在竟然还有靳择琛需要用“偷跑出来”形容的东西 ,于是问 , “那严不严重啊?”

    靳择琛语焉不详,听不出真假 ,只说:“有点 ,你跟我过去吧 ,被人发现就不好了 。”

    沈安瑜似信非信的跟着他 ,没想到车子竟然开到了临城附中。

    没等她问 ,靳择琛便主动解释道:“校友会,激励高考学弟学妹们 ,我不好推 。”

    “哦 ,那赶紧走吧 ,他们时间怪宝贵的 。”

    然而靳择琛拉着她并没有走向大礼堂 ,而是走向了教学楼 。沈安瑜本以为可能这次就是这简单的教室宣讲 ,可是教室里却空空的 ,一个人也没有 。

    沈安瑜还没来得及问 ,便被靳择琛拉着进了一间教室 。这还没完 ,还带着她走到了靠窗第三排的位置坐了下来 。

    她看着有些陌生又熟悉的教室 ,忽然想起这是她曾经的教室曾经的座位啊!

    “你到底搞什么?”

    确实是有动员会的 ,在大礼堂 ,只不过靳择琛露了个脸便走了 。

    此时正是中午阳关正好进来 ,黑板上被照出了小小块反光 。

    岁月没有给靳择琛带来太多的改变 ,却又变了很多 。

    将他的张狂洗去沉淀出一个男人应有的稳重 ,沈安瑜不禁看的有些呆了 。

    她忽然想起第一次见到他时,阳关也是这样照在他的脸上 ,让她看到了前方的光亮 。

    沈安瑜眼眶忽然就有些发酸 ,就在这时靳择琛轻声开口 ,像是带着岁月的追溯与怀恋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么?”

    “……记得。”沈安瑜的心跳有些发快 。

    靳择琛浅色的眸子带着点点光亮 ,“那是我妈妈的祭日,你给了我一只创可贴 ,让我在仇恨与痛苦中看到了善意与美好。沈安瑜 ,是我迟到了 ,白白浪费了这么多年。”

    沈安瑜眸子一瞥,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的桌子上忽然多了一个盒子 ,里面的素戒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夺目的光亮 ,可是却不比靳择琛的眸子 。

    靳择琛嘴角含笑 ,“如果早知道我会这么喜欢你 ,我当时一定会申请转班成为你的同桌 。女朋友 ,你已经考验了我这么久 ,我的表现你还满意么 。如果满意 ,是不是也该让我转正了?”

    他说完 ,便将戒指拿了起来 。

    沈安瑜嗓子有些发干 ,各种记忆如影像带一般快速闪过 。

    她眼睛有些湿润 ,轻笑着摇头哑声说:“那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高一刚开学 ,我把饭菜不小心洒到了你的鞋上 。”

    靳择琛眼睛闪过一丝茫然 ,随后眼睛微睁着 ,哑声道:“原来是你 。”

    沈安瑜慢慢的将无名指伸了进去 ,眼里的笑意越发的浓烈 ,“那次给你创可贴不是偶然的巧合 ,是我为了见到你 ,刻意的去和别人换的值日班次。所以靳先生 ,我比你足足多喜欢了一年的时间 。”

    靳择琛喉咙滑动着 ,原来这么厚重的喜欢从一开始就是她在努力着奔向自己 。原来时间真的没有那么多的巧合 ,只不过是有人在处心积虑的去制造所有两个人能在一起的可能 。

    “我……”靳择琛忽然觉得自己说不出话来 ,任何话在此时都觉得太轻了 。

    沈安瑜牵住他的手 ,和他手指交叉 ,轻声道 :“道歉的话呢 ,就不要说了 。记得下辈子早点找到我 ,然后用尽全力的去爱我 ,去把这一年你欠我的喜欢全补上 。”

    靳择琛紧紧的握住她的手 ,喉咙动了动,在开口时声音有些哑 ,“一年怎么够 ,十年吧 。”

    黑暗渺小的我 ,也曾照亮过某个人 。而这个同样活在黑暗中的人也在不经意间 ,照亮了我的全部世界 。

    永远不要去低估自己生命的能量 ,踽踽独行却依旧能够向阳而生 。

    窗外下课铃声响起 ,一波又一波年轻的学生跑去食堂打饭 。嬉笑打闹的 ,是这个年纪独有的青春洋溢 。

    大概又有某个冒失鬼碰洒了饭盘 ,洒到了别人的身上 。

    阳光灿烂明媚 ,出风温柔如旧 。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全部完结啦~

    感谢大家的一路陪伴!

    下一本喜欢的收一下呦

    《荆棘热吻》

    假乖女孩vs老男人,年龄差十岁/追妻火葬场/带球跑/狗血

    放浪不羁游戏人间多年的姜北忽然转了性,每日朝九晚五准时回家。

    坊间传言姜大少怕是玩多了,不行了。

    姜大少在线辟谣,“滚一边去,老子得回家看小孩写作业。”

    过了两年,一群朋友幸灾乐祸,“我说你这都把人培养出国了,该出来玩了吧。”

    姜北压下心中闷痛,“忙着赚钱呢,没空。”

    又过了几年,“你都把公司开国外去了,能出来和哥几个乐乐了吧。”

    姜北一脸春风得意,“没空,回家哄孩子睡觉。”

    “……你家小孩怎么越长越回去了?”

    顾颜有个秘密,谁都不知道

    她在十六岁的时候喜欢上了一个人

    ——她小舅的朋友,一个大她十岁的男人

    “姜北我喜欢你。”顾颜低着头,脸红到了耳根。

    姜北皱了下眉,声音毫无起伏道:“去写作业。”

    顾颜静了两秒抬起头,“我和你开玩笑呢。”

    二十岁时,顾颜一声不响跑到国外做交换生,从此音讯全无。

    再见面时,小丫头长的越发艳丽逼人,对着旁边的男人笑的顾盼生辉。

    姜北走上前,旁若无人的笑道:“小孩,怎么见到我都不知道叫人了。”

    顾颜看了他两秒,毕恭毕敬的叫,“姜先生。”

    姜北额间抽了抽,当他看到旁边那个眉眼有些眼熟的小孩时,更是不可置信,“谁的?”

    顾颜眼眨都没眨,“反正不是你的。”

    向来不羁的姜北眼圈微红,声音哑的不像话,“我家小孩真是越来越会骗人了。”

    下一本《合约结束后我爆红》

    海城的秦放出了名的冷漠不好惹

    有天秦爷不知道怎么发了火,嘴里咬着支烟,也不点。就那样睥睨着众人,周边的人大气都不敢出

    偏偏有个不怕死的,拿起桌上的打火机帮他点上,“哥哥别生气”

    声音软的让人酥了骨头

    秦放还就真就着她的手,吸了一口。吐出了一口烟圈,大手摸着她头说:“月月乖。”

    秦放想着小姑娘没名没分的跟着他五年,又乖又听话不如和她个名分

    陈月月电影上映当天,秦放准备好戒指准备求婚

    谁知一向乖顺的小姑娘笑的一脸明媚,“感谢秦老板这些年的照顾,祝您工作顺利生活幸福,早日找到一个更好的小金丝雀。”

    鬼知道陈月月这些年忍辱负重,不过是因为合约第一年太作了,怕以后没有好资源给她

    现在合约到期,当然赶紧脱身

    秦放收起还没来及拿出的戒指,一脸淡然:“随你”

    看你到时候没有资源的时候怎么回来求我

    秦放每天运筹帷幄的等啊等,没 {Q.n&独&家&整&理}等到小姑娘回头,却等到了狗血的豪门认亲戏码

    他的小金丝雀竟然是豪门金凤凰

    慈善夜再次见面时,秦放哑声红着眼看她,“月月,跟哥哥回家”

    陈月月仰起头,高傲的像是小凤凰,“秦总,别哥哥妹妹的,我们不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