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综红楼之重生之后 > 第405章 史鼐篇后世番外二

第405章 史鼐篇后世番外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某大学教室

    “号外, 号外,《穿越之昭武情缘》有新的投资方注资。”

    一石激起千层浪。

    一群小女生迅速聚拢了过来,将爆出这个惊天秘密的短头发女孩儿团团围住。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不是说夏粉儿抗议声太大,总菊不让拍了吗?”

    “是啊。这部小说虽然狗血无脑, 却是好多人的青春回忆呀!”

    “话说, 当年我看的都是些什么玩意?这会儿想想, 好羞耻。”

    “是啊, 羞耻。不过,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昭武帝好苏!”

    “我觉得还是为了女主威胁昭武帝的史侯更苏。”

    “暗恋女主的贾将军好让人心疼啊。”

    “还有严尚书……”

    …………

    徒晸拿出课本遮住脸,眉毛一挑, 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苏?让你们苏。

    朕就给你们个机会, 让你们好好看看, 你们心目中又苏又霸的男神们, 都是什么德行!

    没错, 《穿越之昭武情缘》的新投资方, 就是他们家。

    而剧本, 则是他亲自操刀突的人设, 把玛丽苏原著改的面目全非的那种。

    至于原作者同不同意?

    呵呵哒,资本会让她同意的。

    要不是忍不住看了那个给史鼐吹彩虹屁的帖子, 他因为不会因为好奇而看了这本小说;

    要不是因为好奇看了这本小说, 他也不会被恶心的三天吃不下饭, 全靠水续命。

    特么的, 那都什么玩意儿?

    什么叫史侯为博美人一笑, 造出了最绚烂的万紫千红的烟花?还彻夜燃放?

    就史鼐那个老抠, 让他花五两银子给那女的买根簪子试试,你看他干不干?

    还为了女主顶撞朕,他从来都是忽悠朕的好不好?

    可怜朕当年单纯、弱小又无助, 上了他多少恶当?

    还有,烟花这东西,不是早就有的吗?什么时候成史鼐造的了?

    还有严津。

    那位宁愿不要儿子也不纳妾的,怎么会婚内出轨为女主跑东跑西?

    还为了护送女主请求调回京城?

    朕要不是被他死磨硬泡,怎么可能同意他一辈子在广州、福州、珠海来回串?

    女主能有生鱼烩对他的吸引力更大?

    对了,还有贾敬那个为了家族连自己都敢称斤论两卖了的狠人,女主算老几呀?

    最过分的是,朕英明神武、文治武功、贤明有度、气度雍容、雅量高致、威仪天成、威武霸气、任人唯贤…………(此处省略五百字)百官摄服、天下称颂,怎么可能是个恋爱脑?

    朕的皇后她不够贤惠吗?

    朕的后宫嫔妃她们不够漂亮吗?

    朕就那么没有见识,看见个女的就走不动道了?

    总之,徒晸看完之后,觉得自己被深深地伤害了。

    他决定投资这本小说,但只有一个要求。

    ——剧本得改,得按照他的要求改,大改!

    半年之后。

    同一所大学,同一个教室。

    “喂,你们……看了吗?”

    “看了。”

    “话说,这剧真的是根据那本小说改编的吗?”

    “是……是吧?”

    “你可以自信点儿,把那个‘吧’字去掉。据说是投资方亲自操刀改的剧本。”

    “怪不得呢,把我的青春回忆改的面目全非。”

    这群小姑娘的神情都是恍惚的。

    过了许久,不知道是谁先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我只要想到昨天播的那一集,我就好想笑怎么办?”

    “哦,那你就笑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史侯本来准备给女主买簪子,一问价钱五两,居然嫌贵不买了。最骚的是,他还一本正经地教育女主要勤俭持家。”

    “莫名觉得抠门的史侯好萌怎么回事?”

    “相信我,你不是一个人。”

    “还有在给皇帝的奏折里卖萌耍赖,死活不肯调回京城的严尚书。哎哟哟,快来麻麻怀里,麻麻带你去吃三文鱼刺身。”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人狠话不多的贾将军最酷吗?”

    “不,还有我。”

    “话说,看了那一集之后,我都觉得女主真是命大,竟然能从贾敬手里超生。”

    “女主也就剩这点儿光环了。”

    “我喜欢贾敬和史侯的对手戏,这两个也太有默契了。我宣布,这对CP锁死了!”

    “你把我昭武帝放在哪里了?明明就是腹黑侯爷X傲娇帝王!”

    “话说,这剧的编辑是昭武帝粉儿吧?怎么感觉他才是男主?”

    “胡说,我史侯男主光环永不掉落!”

    “诶诶,别吵,别吵,都是一家人。君臣CP一生推。”

    “谁跟你一家人?我史侯明明独自美丽,请不要捆绑吸血好吗?”

    “到底是谁吸谁的血?我昭武帝粉丝无数,需要吸一个手下的血?”

    “要不是我史侯教的好,昭武帝能有历史上的成就?”

    “咦咦咦?你们不说我还忘了些,史侯还是帝师呀!嗷嗷嗷,师徒年上我可以!”

    “我觉得是年下。”

    “小狼狗皇帝,温和包容帝师也很萌啊!”

    …………

    话题逐渐转向了不可描述的方向。

    脸藏在课本后面的徒晸:“…………”

    ——生无可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