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阳气重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 第84章 后记

第84章 后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之后, 安陵容,莫子轩夫妇等一众阴阳界成员也来探望祁夏阳,在得知他没什么大碍之后集体松了一口气, 至于当初他们看到的神剑出鞘的震撼场景也旁敲侧击地问了祁夏阳,这次整个事件阴阳界一头雾水, 红狐狸白狐狸的计谋他们全然不知, 更不知道这其中还牵扯着彼岸花组织。祁夏阳也没有什么隐瞒,把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和从红狐狸那里探听到的消息都告诉了他们, 也告诉了他们, 自己偶然间找到了太一神剑, 但隐瞒了自己曾经灵魂出窍的事实, 直觉告诉他,这件事情并不应该让更多阳间的人知道。

    知道这些消息之后, 整个阴阳界像上了马达的机器一样快速运转了起来, 这次彼岸花的幕后者红狐狸死了,原本被大妖的手段耍的团团转的阴阳界总算能找回主场, 拿出国家的顶尖实力顺藤摸瓜迅速破获了彼岸花组织。

    这个组织的高层是实力不凡的大妖,好在红白狐狸都已经伏法, 梦魇大妖也被撕成了碎片,剩下的那些成员不成气候, 令他们震惊的是, 这个组织的底层人员竟然都是人类,其中成员甚至包括分子公司的懂事。彼岸花组织就像一个小型的社会, 实力出众的成员才会被打上妖奴印记, 直接服务于大妖,而底层的人类听从中层人类调遣。

    中层被打上妖奴印记的那些人已经随着红衣女人一起去另一个世界了,抛开这些或许自愿或许被逼无奈的人不谈, 那些底层成员身上没有印记竟然也是“忠心耿耿”,也不知道彼岸花给他们灌了什么迷魂汤,大约是利益驱使吧。

    等慢慢拔出彼岸花的根基,才意识到这是个多么庞大的组织,策划的灵异事件甚至超过百起,像碟仙游戏,监狱里的诅咒人偶都只是其中的冰山一角,其中涉及的人命更是数不胜数。犯下的罪行简直罄竹难书,该说妖最擅长利用人类本身的恶与欲望,而这些助纣为虐的人类也是罪恶滔天。

    这些还活着的人没有了大妖非自然的手段庇护,自然也逃不脱阴阳界全力的搜捕,该判刑的判刑。战斗的当天,两个大妖之间的战斗动静有点大,好在是凌晨,醒着的人不多,阴阳界行动的也很快,一个大事件在公众眼里连个水花都没掀起来。

    小祁霖受凉之后感冒了,不过经过精心的救治,没留下别的毛病,现在就和张秋月住在医院里,享受着豪华的治疗和坐月子待遇,那待遇看得祁渊心惊肉跳,生怕有一天突然有人问他要一比巨款。不过这些都是祁夏阳的福利,阴阳界在普通人之间的地位还是很高的。

    这件事之后,十八岁的祁夏阳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经过半个月的调养,在他的身体恢复得差不多,陆玄鳞的伤也恢复了大半时,他就带着陆玄鳞回到了东陵,这时候已经五月份了,他们整整在昆云待了一个月,莫子轩他们帮忙给学校请了病假。

    回学校的时候,莫子凡长吁短叹地慰问了他好久,期间还夹杂着对玩手机摔成脑震荡的舍友的不可置信,“平常你也不怎么玩手机,怎么还能摔成这样?”显然,这成了他最近病假的统一借口,说服度惊人的高。

    祁夏阳:风评受害……

    莫子凡知道了,那就意味着大概全班人都知道了,全班人知道了估计计算机学院的也都知道了,他大概会成为学校很多届的反面教材,默默捂脸。

    在这次事件之后,祁夏阳也不再执着于计算机这个专业,反而将精力更多放在体能锻炼和符箓术上。彼岸花事件的跟踪情报发布在阴阳界的工作app上,他的权限又是最高等级,自然能看到所有的调查结果,那一排排的数字令人触目惊心,这不仅仅是一个个数字,而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祁夏阳的本性的是善良的,也是因为这样的特性让他无法袖手旁观,虽然阴阳界和国家都没有强制他全职加入阴阳界,但以他的能力本可以不费任何代价解决的事件,却可能让很多成员丧命,会产生更多受害者。

    这让他心里很不好受,如果他可以救人却没救,在他心里就好像是他害死的一样,因此他放下了工科的专业,捡起了考前突击大法。住在学校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更多的是跟陆玄鳞住在分配给他的别墅里,都成人了,有些o(*////▽////*)q的事情当然也可以解锁了。在陆玄鳞彻底伤好后,小雏鸡祁夏阳就被吃干抹净了,连骨头都酥了。黑蛇反复品尝着小羊羔的美味,好在大黑蛇阅尽千书,吃法优雅又丰富,第一次弄得祁夏阳是又痛又爽。

    在这之后,两人经常在别墅里腻歪,解锁了更多的姿势,没回都缠得他祁夏阳心肝乱颤,这让他更没有精力在意其他事情,一代学霸就此堕落,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当然,阴阳界有A级危险级以上的事件时,祁夏阳夫夫二人组也会作为王牌会跟着出任务,这种任务通常是阴阳界自己人不付出点惨痛的代价搞不定的,有了太一剑的祁夏阳就像有了杀手锏,但祁夏阳直觉,这个剑不能轻易再用。好在A级危险级的鬼怪即便是恶灵,但也扛不住祁夏阳的阳气拳,最多相当于当时画家别墅里的“缪斯”恶鬼,没有什么事一发阳气拳解决不了的,一发不行就两发,还可以用上他新开发的阳气弹,阳气斩。

    虽然包含了全国的范围,但实际上的A级以上事件并不太多,就算是公费旅游,祁夏阳的生活过得游刃有余,与此同时每个任务的奖金异常的高,留了一些应急之后,祁夏阳给家里开了个存折,在刨除生活费,剩下的钱都捐给他自己和阴阳界共同创办的“玄阳”基金会了。

    小祁霖那边有婴路看着,灰鹦鹉在家里混的是风生水起,特别讨人喜欢,而且灰鹦鹉能活五十年,他可以名正言顺地看护着小祁霖长大。祁夏阳的阳气珠报酬加上小祁霖身边的阴气,让婴路的修为大有长进,这种好事他才不愿意让给别人呢。

    那次灵魂出窍的事件祁夏阳只告诉了陆玄鳞一个人,活了二百多年加上传承记忆的陆玄鳞也摸不清这到底是怎那么回事,按理说只有死人的灵魂才能脱离身体,并且毫无理智,只有执念。这个不寻常的经历像是他们心里的一根刺,一直让他们记挂着。

    大学混毕业之后,祁夏阳正式入职阴阳界,国家本来想让他自己当个局长队长的,但一方面祁夏阳自认没天赋管理而且还要全国飞,另一方面,醋精大黑蛇放他出去干活就已经是极限了,还想让几十个固定的人成天围在阳阳身边晃悠?多方面原因,祁夏阳毕业之后明面上的工作当了个老师,就职明启书院,对,就是小米这种有天赋的孩子上的特殊学校,还挂着公务员的牌子。在外人眼里就是相当有排面的职业了。

    工作非常清闲,经常锻炼的祁夏阳一身漂亮的肌肉,并不是那种大块大块的,而是穿衣显瘦脱衣有料的流线型身材。再加上他阳气重,长大之后的祁夏阳褪去了稚嫩,帅气的外表加上健美的身材,即使只穿着简单的衬衫也显得特别有男人的魅力,异常性感。

    就算收敛了全身的阳气,在大街上也经常看得小姑娘脸红心跳,时不时还有男男女女跑过来加他微信,没错,祁夏阳的外表气质简直男女通吃,小零看了简直把持不住。这让陆玄鳞简直醋到飞起,深知他性格的祁夏阳很克制自己外出的频率,可以说是非常纵容这条大黑蛇了,然而就算这样,每次陆玄鳞醋了,阳阳在床上都会被折腾一番。

    你是我一个人的!一边运动一边酸唧唧咬着祁夏阳耳朵的某黑蛇如是说。

    再一次出事是在祁夏阳二十七岁的那一年,这次有个来自花子国的巫术师到华国搞事情,用孩童的身躯养了一个巫蛊,用养蛊的方式挑选了强的恶灵附在□□上,阳气穿不透巫蛊外壳的防护,这东西攻击力伤不到祁夏阳,但就像个缩头乌龟一样缩在里面不出来,防御力和逃跑算是一绝。阴阳界跑了五个地方,让他跑走四次,滑不溜秋,祁夏阳出于无奈动用了太一剑,当时解决了没什么问题,然而当天晚上,他就灵魂出窍了。

    在这之后,祁夏阳明显感觉自己的身体和灵魂不太适应,甚至出现了反应迟钝的的情况,他和陆玄鳞对此毫无办法。直到有一天,他又一次“梦游”,进了一个神秘的大门,里面竟然有数不清的亡灵,奇怪的是,这些在阳间毫无理智的游魂在这里竟然好好地排着队。他后来才知道,这是阴间,也就是华国说的地府,细节上有很多不同但总体功能是相同的。

    地府真的存在!祁夏阳的三观简直又被重塑了一遍!一个分管处的负责人见到他的表情比他还要夸张,再看这人还手持神剑更是不得了,连忙通报了上级。一番兵荒马乱的解释之后,祁夏阳才知道,不是太一剑的问题,而是他极阳体的问题。除了上一代被吓死的极阳体,其实每一个极阳体都不长寿,或者说当时那个极阳体被轻易吓死本来也有他自身灵魂不稳的原因,与其说他是被吓死的,不如说他灵魂出窍回不来了。人类的躯体并不能承受那么多的阳气,虽然平时看着没什么,但实际上这些浓郁的阳气也在一点一点把他的灵魂剥离出来,这也是为什么他经常灵魂离体。相反,太一神剑在他灵魂中不断吸取阳气实际上延缓了这一过程。

    他这才知道,极阳体的阳气能力在于灵魂而不再身体。拥有太一神剑,又能灵活运用阳气,开发了各种阳气招数的祁夏阳在地府也算是个高端战力,于是他受到了诏安,没错,地府也需要公务员办公,比如他见到的那个一惊一乍的分管处负责人就是传说中被“吓死”的上一代极阳体。就算是地府也要逮个恶灵啥的,和他现在做的工作本质上没什么区别,换个地方打工。顺便问了地府公务员小哥,家属是妖的话能不能带进来?

    “如果是人可能难办一点,毕竟神志恢复很麻烦,但是妖的话就方便多了,而且还能帮忙干活,请务必带过来!”小哥这么说的,语气中颇有一种社畜的既视感,祁夏阳总算松了口气。

    虽然很想把他留下,不过地府还是放他回去了,有太一神剑当路引,祁夏阳顺利地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一睁眼就看见满脸绝望的黑蛇张开的血盆大口,颇有一种要死也要融为一体的恐怖浪漫主义,说实在的,这画面比恐怖片还吓人,祁夏阳难得被吓了一跳。

    解释过后,这个困扰了他们好多年的问题终于不再是问题了,一番云雨过后的贤者时间,祁夏阳开始和陆玄鳞聊天,聊聊地府的所见所闻,聊聊上一代被吓死的前辈的八卦,聊聊怎么筹备自己的“身后事”,毕竟反复灵魂出窍已经是个预兆,他没几年阳间公务员时间了。

    “话说,你刚刚想干嘛来着?”

    “如果你死了,我就吃了你的身体。”陆玄鳞微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发,用最温柔的语气语气说着最恐怖的话,祁夏阳一时间无言以对。

    “我们到死也要在一起……”陆玄鳞的下半身变成蛇尾,一圈又一圈地缠绕在祁夏阳的下半身上,把两个人死死地捆在一起。

    看来葬礼不用考虑什么方式了……祁夏阳无奈地想着,在西藏被鹰吃了算天葬,被蛇吃了算什么呢,蛇肚葬?

    刚被折腾了一番的祁夏阳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就这样,磨磨蹭蹭的我终于完结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