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谢家金堂(嫡幼子) > 第一百零四章 谢嫦番外(慎买)

第一百零四章 谢嫦番外(慎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谢嫦的人生细论来, 要分为三段。

    第一段,是在家中做姑娘的时候,她是父母的掌上明珠, 千娇万宠,每日里愁的,只有今天要穿什么衣裳, 戴什么首饰,花钿要用什么模样的,丹寇的颜色合不合心意。

    第二段, 则是第一次出嫁。她嫁进刘家,做了大少夫人, 丈夫是未来的家主。她和丈夫算得上相敬如宾, 但上头两重婆婆,后院姬妾成群, 她嫁进刘家也没半个子嗣, 反而听信叔母的话, 一个正妻越活越像个妾室。

    在守寡后, 她被父亲二叔送到了颍州。在祖母教导下, 才开启了她第三段人生。

    “嫦姨, 你在想什么呢,”骏达见谢嫦眼神怔怔的, 不由问了一句, 又很快继续看外头的热闹。

    忽然, 他坐直了,有些兴奋的喊身后的谢嫦与长平, “来了来了, 舅公在前几个!”

    谢嫦两个顺着骏达指出的方向看去, 果然瞧见金堂一身华服,头戴鲜花,从远处慢慢骑马而来。

    “呦呵,还真是小舅舅,”长平笑了起来,又见骏达已经等不及蹿出马车,要站在车辕上看了,不由摇头,“这皮小子。”

    “男孩子小时候皮实些好,”谢嫦说了一句,也忍不住将车窗往外推了推,盼着能看得更分明些。

    两人说话间,金堂也看见了骏达父子,又见了长平两个,不由得眼前一亮,朝着这边挥了挥手。

    不多时候,墨书就走了过来,先和骏达父子打过招呼,又来到马车边:“见过公主、表小姐,您二位接下来可有什么安排没有?”

    “等送了表妹回府,我就递帖子进宫去,”长平答道。

    墨书便又问有什么是他帮得上忙的没有。

    长平想了想,索性叫他先去谢家报信。他们在这里看了一阵,耽搁了不少时间,如今也不会马上就走,送个信去,也免得朱氏久候。

    等墨书领命去了,外头又传来骏达的惊呼声。

    长平忙问:“怎么了?”

    “不妨事,”驸马笑道,“是小舅舅把骏达抱走,一道游街去了,反正咱们一会儿也要进宫,小舅舅一道带走也没事儿。”

    谢嫦听了,和长平笑道:“四叔和骏达关系还是这么好。”

    “任性妄为,也不怕还没进宫就被御史参上一本,”长平虽这么说着,脸上的笑容却半点没下去,显见金堂的骏达毫无隔阂的亲密关系,是她所乐见的。

    谢嫦勾了勾唇角,也没拆穿她。等今天等人走了,才伸手去关车窗。

    她敏锐的察觉到似乎有谁在看她,皱了皱眉头,拿起一旁团扇,半遮了脸往那个方向看去,不想正对上一个熟悉的视线。

    临街二楼雅间的窗口处,正站着已经沉稳许多的李钺。

    谢嫦先是有些惊讶的睁大了眼,又很快向着他轻轻点头致意,而后毫不留情的关上了车窗。

    雅间里,李钺轻笑一声,心情如同窗外春光般明媚。

    李铮才安抚下吵着也要金堂抱着骑马的李琅,有些疑惑的看向弟弟。

    李钺眨了眨眼道:“小舅舅今儿可是出了大风头了。”

    “这有什么,”李铮道,“只要不是直接把骏达带进宫,都不算出格。刚好咱们都要回宫,半道上叫人把骏达接了来就是。”

    李钺点了点头,催促道:“那我们快走吧!”

    长平一家直把谢嫦送到府中才走,因要急着进宫,也没留下来用饭。

    谢嫦以为自己回到谢宅会很不适应,可等到真正看见朱氏和谢洛的那一刻,心中爱怨交织,她竟忍不住鼻酸,眼泪如豆子一样往下滚:“爹娘,不孝女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朱氏早忍不住把女儿搂进怀里,谢洛也忍不住偏了头,不叫人看到自己的表情。

    这一刻,谢嫦觉得,当初送她去颍州时,爹娘到底抱着哪些想法,都已经不重要了。至少在现在这时候,爹娘是真心为她这个做女儿的回家而高兴。

    入夜,谢嫦坐在绣楼里,看着身边丝毫未变的陈设布置,一时就像是回到了数年前,未曾出嫁时的日子。闲适而惬意。

    “小姐,您明儿想穿什么衣裳?”丫鬟问道。

    见谢嫦晃神,那丫鬟又让捧了几盘子衣裳过来:“这几样都是如今京城里最时兴的花样,知道您要回来,老夫人特意叫做的,怕您不喜欢,还特意留了不少缎子,到时候好做新的。”

    谢嫦这才搭着丫鬟的手,起身看了几眼,随意指了一身织金桃粉色衣裳:“就这个吧,再把那套芙蓉石的首饰找出来,明儿用那个。”

    谢嫦一连几日,都懒洋洋的不想出门,直到宫里设宴,还特意叫人给她传了话,她才让准备起来。

    如今李恪登基一年有余,谢洛也早被起复还做了吏部尚书,可谓是大权在握。谢泽虽身无差事,宫里年节却也不会忘了他。又兼金堂一向和皇家亲近,如今更是中了探花。

    作为谢家难得的女孩,谢嫦那些事便是还有不少人记得,却也没几个人敢说了。谁叫她家如今势大,而刘家人已经在皇孙谋逆案中被清算流放,甚至砍头了呢。

    何况,如今各家都有人是被从流放甚至发卖边缘被家人拉回来的,又有几个还能理直气壮的指责谢嫦呢。

    是以这日谢嫦进宫,几乎人人都待她十分友好和善,甚至京中贵女,还隐隐以她为首。

    若是换了从前的谢嫦,说不得这会儿尾巴已经骄傲的翘上天了。但她毕竟是如今被徐氏教导过的谢嫦,便是受到各种优待,也不骄不躁,大方得体。

    长平见状,拉了她一道说话:“我方才可是看见了,不知道多少老王妃、老夫人看着你眼睛发亮呢。”

    “随她们看去,”谢嫦兴致缺缺,“若我不姓谢,你瞧她们可还有这样的好兴致?”

    “也不能这么想,”长平笑道,“毕竟你姓谢,只要谢家荣宠依旧,你这辈子,都是要被她们给供起来的。”

    现在的皇帝是姑父,下一任皇帝必定是表兄弟,再往下数,无非不过是自家表侄。谢嫦也笑了起来,赞同道:“你说的是,我何必庸人自扰,没得坏了自己的兴致。”

    长平这才点头,起身拉了她一下:“我要看花去,你去不去?”

    “去呀,”谢嫦起身同长平一道,两人说笑着转进□□深处去了。

    去年国丧,今年才算是李恪登基后头一个正经春宴,又邀请了那许多大家小姐,摆明了是要为李钺选妃。

    谢嫦从来觉得自己和李钺没什么可能,此刻与长平玩得自是毫无负担。

    春日百花争妍,牡丹雍容,芍药多姿,玫瑰娇美各据一方。她俩走的这个方向,却是牡丹更多的。

    “这朵赵粉开得好,”长平才叫摘了一朵姚黄,转头又看上了一朵好的,“粉色最衬你,又合你今日打扮,不如与我一道重新梳妆去。”

    谢嫦推拖不得,被长平一道拉走,两人重新拆了收拾钗环,将娇嫩欲滴的牡丹用在了发髻之上,才开始重新戴首饰。

    谢嫦梳完头,站在水银镜前,镜中霎时便映出一身姿曼妙、气质卓绝的佳人。她伸手轻轻摸了摸头上赵粉:“还是长平你挑的好,可真衬我。”

    “那是自然,”长平也走了过来,和谢嫦并排站着,左右看了看,才满意的挽了她的手,“这下子,咱们俩才像是一对姐妹花。”

    两人重新出现在众人眼中,果然因头上戴的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甚至还有个女孩子凑上前恭维:“长平公主和谢小姐关系真好。”

    长平睨她一眼,道:“那可不?不然怎么说是表姐妹呢。”

    谢嫦唇角带笑,在一旁安安静静的站着。这个女孩子她认得,刘家老夫人的侄孙女。从前每回去刘家做客的时候,都想着要压过刘府的姑娘、少夫人们,何曾有过如此小心谨慎赔笑的时候。

    等身边人群散了,谢嫦才悄声同长平说了这事:“果然这世上,权势地位是不能缺的。”

    “权势地位,人人争相求之,就可见它的好了,”长平想起旧年进京,处处遭受冷落排挤,甚至还有人当面取笑的旧事,也懒得再和那些贵女做堆,“咱们才换了穿戴,也让母后瞧瞧去。”

    谢斓如今贵为皇后,在这样的场合自然不能如从前一般,和小辈戏耍,只能坐镇高处。见了长平两个过来,自然欢喜。

    经过之前的事,李恪和谢洛关系好,谢斓与他的关系也被修补了不少,又兼谢嫦在徐氏膝下养了三年,每每写信,徐氏也多有夸赞之语,谢斓对这个侄女的印象,自然也渐渐变好。

    不过因着李钺的执拗,她对谢嫦很有些复杂之心,对待她的一举一动,也难免带上审视之心。

    谢斓拉着两人看了一阵,满意的点头:“女孩子就该这样好好打扮起来才是。”

    秦山大长公主这才插嘴道:“娘娘说的是,这样的年纪,鲜活靓丽些才好。”

    听见这位开口,谢斓方拍了拍两人的手,笑着和秦山大长公主说起话来。

    谢嫦与长平对视一眼,正想出去,就听见通传,说是皇上驾到。

    李恪身后领着李铮兄弟,还坠了个小尾巴金堂。

    瞧见李恪进门,众人都起身行礼。

    上头李恪随意问了几句,就和谢斓说起话来,谢嫦两个这会儿倒是不走了,毕竟她俩也好些日子没见金堂。

    “四叔,”谢嫦瞥见李钺眼中的惊艳,偏了偏头,只和金堂说话,“可有好些时候没见你了。”

    “这几日事忙,我便没过去,”金堂看着两个侄女笑道,“你们今儿打扮得好看。”

    随后,又压低了声音:“我新得了些海贝,叫人打磨了配着珍珠、水晶做了几套首饰,赶明儿叫人给你们送去。”

    “小舅舅你也自己留些,”长平道,“赶明儿舅母过门看了账本儿,怕是都要看不惯我们了。”

    谢嫦也忍不住道:“长平说得是,四叔你什么好的都想着给我们送来,等过些日子你定亲,看你拿什么给叔母去。”

    “不怕不怕,旧年的都还用不完呢,到时候自然还有新的送来,”金堂眉眼弯弯,“你们是我侄女,我不多给你们些,还给谁去?”

    谢嫦看他一眼,拆台道:“还有表嫂和侄女们呢?”

    “都有都有,”金堂道,“谁的都缺不了。”

    说完这几句,金堂也没多留,去了李铮兄弟身边。到这会儿,李钺才没一直往这边看。

    谢嫦心里升起了一个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念头,但看了上头的李恪谢斓一眼,又自个儿压了回去。

    不可能的,姑姑姑父是不会允许的。

    春日宴后,谢嫦也不能一直在家里躲懒,也自己办了一场宴会,便也知道皇后一连召见了数位贵女,其中就有那日座位离得最近的秦山大长公主的小孙女和外孙女。

    人人都觉得亲王妃是要从秦山大长公主的小辈里出了,没想到却等来了给皇后幼弟谢闲的赐婚。

    此时才有人马后炮的说亲王原配的丧期还没过呢,若真要守足一年,只怕得最早也得夏宴过后,出了丧期才有结果。

    这一回,不少人都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个个忙着打首饰做衣裳,想要在夏宴上拔得头筹。就连裴家,也‘热心’的从旁支寻了姑娘出来,常带着进宫拜见皇后。

    京城夏日炎热,谢嫦在颍州待得久了,竟不太能适应。金堂来时知道了,隔日便让人直接送了个京郊庄子的红契给谢嫦,落了她的名字,随她什么时候去避暑都成。

    谢嫦也不和金堂客气,同父母说过,又送了信去长平的公主府,便收拾了往庄子上去。

    “姑娘来了,”庄子上留着的管事,还是金堂从前的旧人,预备着等谢嫦手底下的人成熟手了,他再离开,所以如今来迎接谢嫦的人,倒没半点变化。

    谢嫦进了别苑,就没再戴帏帽:“方才我看东边庄子上喧闹,可是出了什么事?”

    那管事派人去打听过后来回:“那庄子上才换了新东家,说是正归置东西,才吵闹了些,不过也同我们保证,顶多今儿下午就收拾完,必然不会拖到明日。”

    “这倒是巧了,”谢嫦道,“小舅舅才把庄子给我,这邻居也要换新的了。”

    随口说过两句,谢嫦也没放在心上。哪知道次日下午,身边丫鬟就来回话:“小姐,咱们那新邻居你猜是谁?”

    “瞧你这急匆匆的样,”谢嫦让人拿了茶给她,“莫非是我们家认识的?”

    那丫头慌忙点头:“是二皇子,他上午就带了小郡主到庄子上来,方才还下了帖子,说下午要过来拜访的。”

    “竟然是他,”谢嫦虽非聪明绝顶,却也不是个蠢的,听见新邻居竟是李钺后,她突然惊觉,或许先前觉得李钺对她的过度关注并不是错觉。

    “小姐?”丫鬟轻轻唤了她一声,“您可要回帖子?”

    “回,”谢嫦说着,便让丫鬟研墨。不过这帖子上写的,并不是恭迎大驾,而是婉拒。

    这庄子上只有谢嫦自己在,谁去接待李钺?俩人一个寡妇一个鳏夫,便是在庄子上,也有那么多双眼睛看着,若真叫李钺来了,岂不是什么都说不清了。

    因着这事儿,谢嫦原还想着去庄外山上散步的,也只能无奈取消,改为在庄子里的人工湖上划船。

    谢嫦在庄子里一连呆了好几日没出门,觉得有些腻味,预备回京之时,长平从京中做客来了。

    难得谢嫦没亲自出门去迎,只是在长平进门之时,倚着门框懒懒的问了一句:“你是自个儿想来玩的,还是被人请来的?”

    “就知道瞒不过你,”长平转头打发了丈夫儿子到李钺庄子上住,只自己留在这边,“你对我那个不成器的弟弟可有什么想法没有?”

    “我对他能有什么想法,”谢嫦道,“你若不是真想来玩,该去哪儿去哪儿,我都准备回京了。”

    “你可瞒不住我,”长平拉着不许她走,“不然就白瞎了我们相处这几年了。”

    “我自己都看不明白,你又如何知道,”谢嫦见状,索性和长平一道坐了下来,“他对我的用心,我很感激,可我怎么知道,他是真的喜欢,还是旧年的求而不得?”

    “何况……权势地位虽好,却也该有个最恰当的位置,你说我胆小也罢,可谁也否认不了,若我嫁去别人家,定然事事如意,可若是嫁给他,”谢嫦顿了顿道,“皇家从来没有成婚后再和离的,我也没那么大的胆量。”

    长平听罢,只问:“你到底是怕他用心不够,还是怕你自己动心太过?”

    谢嫦张了张嘴,一时竟无法反驳。

    长平面上显出几分恼怒,可当视线落到谢嫦身上,又浮现出几分怜惜:“旁人我是不知道,但他是我亲弟弟,我自然看得出他的用心。”

    “我可以和你保证,他和你前头那个不一样,我们一家子和刘家也不一样。你好好想想。”

    “你若是介意裴氏,我也可以告诉你,不管是他还是我们一家人,对裴氏都厌烦得厉害。”

    “什么?”谢嫦很是惊讶。

    “总归这事见着的人不少,同你说也无妨,”长平面上带上了几分厌恶,“去年皇孙谋逆,危急关头,裴氏在背后推了明正媳妇一把,若不是明正行知反应快,明正媳妇如今还有没有命在都不一定,偏生她有孕在身,也罚不得她。”

    “那她去世……”谢嫦想了想,还是问出口。

    “这还真是她自己造孽,”长平勾起唇角,“她抱着肚子看谁都要害她,成日在府里闭门养胎,偏偏生了个女儿。咱们家疼女儿,不在意这个,可她却是想要儿子想疯了的,她孕期里胎儿养的太大本就生得艰难,又气得狠了,一时厥过去,紧接着就是血崩。”

    “罢了,不说这些,”长平重新整理了表情,“女人生孩子,就是道鬼门关,可只要好生将养,到底还是顺顺利利的多,出事的少,你可别被我说怕了。”

    谢嫦点了点头道:“你的意思,我知道的,只是这事儿,我还得好好想想。再者,这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定的。”

    长平点头应了,又问:“那你可还急着回京?不如和我们一道出去玩玩,有我在呢,谁也没胆子说你们的坏话。”

    谢嫦咬着下唇,犹豫着不能决定。

    长平见状又笑道:“小舅舅因订婚的事还没回去颍州呢,不如把他和咱们未来舅母也一并请来玩一玩,就当是给他们凑个时机?”

    话说到这份上,又有金堂这个长辈在,谢嫦才点了头。

    见谢嫦应了,长平没再提此事,而是拿了其他小女儿的琐事同她谈笑。

    至于去请金堂的事,那还用得着她长平公主亲自去吗?自然是打发个丫鬟去东边庄子上传句话,让李钺自己做去。

    等金堂两个也到了庄子上,一行人才商定去摘杨梅。这会儿初夏,正是杨梅果子红了的时候。

    长平原是和谢嫦一道的,领着她没走几步,就遇上了李钺和驸马。

    “咱们往不同的方向走,竟也能遇上,可见是有缘,”驸马一见了长平,就凑了过来,“让我瞧瞧,你摘了多少了?”

    长平往他篮子里看了一眼道:“没几个,不如你的多。”

    驸马忙把自己篮子里的都倒到长平篮子里,又抢了篮子来自己提着:“还是夫人厉害,我远远不如你摘的多!”

    长平红着脸瞪他一眼,又看了看身边的谢嫦两个,才道:“我们往那边去,行知你可要好好照顾嫦儿,别叫她摔了。”

    这到底是巧遇,还是怎么回事,几人心里都明白,只是谁都没有戳破。

    谢嫦与李钺相对站了一阵,觉得有些尴尬,转身往边上的杨梅树方向走。

    “嫦儿,”李钺压低了嗓音,叫人听着脸红,“我来替你拿篮子吧。”

    “谁许你叫我名字的,”谢嫦又羞又恼的瞪了他一眼,却也没把手里篮子递给他。

    李钺站在谢嫦背后,忍不住露出个笑来,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人,想上前,却又不太敢,只能不远不近的跟着。

    谢家人都生得好看,谢嫦作为她那辈唯一的女孩更是如此。手如柔夷,肤如凝脂,貌比貂蝉,容胜西施,这些话放到她身上,也似乎都不为过。

    这一片的杨梅树结果虽多,却都不太高,恰恰好是人不必弯腰的程度。

    杨梅红得好看,汁水也丰沛,若力气稍微重了些,便能在指尖染上一抹红。

    李钺眼见谢嫦手指上沾了杨梅汁,被衬得更加白皙,一时不由得动了动干渴的喉咙,顺手从自己篮子里摸了个杨梅出来吃了。

    等到要擦手时,李钺才灵机一动,另取了一块干净、没有花纹的绢帕,走近了些:“要不要擦擦手?”

    看着李钺小心的模样,谢嫦心里咚咚咚的,跳的厉害。

    她身上是带了帕子的,可不知道怎么的,她忍不住伸出手,抽走了李钺手里的绢帕,仔仔细细的将自己的手擦了个干净。

    等再抬头看见李钺脸上毫不遮掩的笑,她分明应该气恼的,却不自觉红了脸。

    “等我回去叫人洗干净了再还你,”谢嫦轻声道。

    “不必,”李钺直接抽走了绢帕,不小心碰到了谢嫦的手,他有些慌乱的将绢帕塞进荷包里,婆娑了一下方才碰到谢嫦手指的地方,故作镇定道,“我回去叫人洗就是。”

    谢嫦迅速将手收了回来,转身道:“那我就不和你客气了。”

    谢嫦脸上有些发烧:“日头有些高了,咱们快摘吧,省得过会儿家去,没得吃了。”

    “好,我们快些摘了好家去,”李钺故意将谢嫦的话重新排列组合复述出来,里头的意思,却是完全不太一样了。

    等回到庄子上,吃着洗净的杨梅,谢嫦还忍不住有些脸红:“这么会说话,可真不像是他。”

    “小姐在说谁?”丫鬟捧了个冰碗进来,就听见谢嫦自言自语。

    “没谁,”谢嫦道,“冰碗做好了?”

    丫鬟忙答道:“是按着管家说的方子做的,不止是加了磨碎的冰沙,还放了炒过的花生、瓜子仁,还放了芝麻和葡萄干,最后才浇了红糖水。听说葡萄干是四老太爷关外的庄子上产的,可好吃了。”

    谢嫦尝了一口,也满意点头:“关外日头大,葡萄比关内的甜得多,做成了葡萄干,也像蜜一样。”

    丫鬟见她喜欢,又说起方才听到的话:“管家说四老太爷来时,还带了一批葡萄酒,小姐若喜欢,可以叫人去取一壶来。”

    “不成不成,”谢嫦道,“咱们出来时没带水晶杯,普通的杯盏可不衬它。”

    这话才出口小半日,就听见有人说那边庄子送了葡萄酒来。

    等送到谢嫦面前,一旁伺候的丫鬟低呼一声:“这可真是……今儿您还说没有水晶杯,不合饮葡萄酒呢,如今就来了。”

    如今摆在桌面上的葡萄酒,还真就是用水晶打磨成的酒器盛的,搁在一旁待用的水晶杯,也凑了一套不同色的。

    只看这质地色泽,就能想象得到,当葡萄美酒盛在不同颜色的杯盏中时,会是怎样一番美景。

    对长平的话,谢嫦还以为自己要思考很久。不想这才第二日,她的心就已经偏了。

    等到回京,和爹娘说起此事开始,一切的进展,顺利的似乎不可思议。

    几乎是一转眼,她也成了常被皇后传召进宫的人之一。甚至到了夏宴那日,皇后亲自为她簪了一朵清莲,而皇帝则赐了她一柄如意。

    这些举动,无疑是在众人面前宣告对她的重视和喜爱。

    夏宴过后,一干贵女们都歇了往宫里奉承的心思,连裴家那个旁支女儿,说是也回自己家住去了。

    谢嫦属于后族,皇家选了她,倒比选中其他人让裴家来得更服气些。

    出了裴氏的孝,太后给她和李钺赐婚的圣旨发了下来,她这未来亲王妃的身份,算是板上钉钉了。

    自此以后,李钺便常常寻了借口往谢嫦这儿送东西,不拘贵重与否,便只是有些有趣的,他也会寻了送来。

    借着从后族娶妇的理由,礼部直接按着娶嫡妻的礼仪给谢嫦安排婚仪。

    裴家便有些怨言,可想到谢嫦的身份,又想到李钺守的那一年妻孝,便有再多的话,也说不出来了,还得笑着送上重礼。

    至于小郡主那边,他们东西送的不少,人却是少去看的。毕竟不是世子,实在不能叫他们放在心上。

    谢嫦穿着一身大红嫁衣坐在镜子前,朱氏这位父母兄弟聚在,儿女双全,子孙满堂的母亲亲自作为全福太太为女儿梳头。

    “一梳梳到尾,二梳梳到白发齐眉……”

    谢嫦听着这些祝福之语,眼里不知不觉,便含了泪。

    “大好的日子,可不能哭,”朱氏快速念完口中词,忙来劝女儿,“便是嫁到皇家,也不怕什么,若你受了欺负,只管回来告状就是。你爹和几个兄弟都在京中呢。”

    “我才不怕呢,”谢嫦抱着朱氏的腰,把脸靠在朱氏身上,“他要是敢欺负我,我自己就能骂他了。我怕就是舍不得爹娘。以后我请娘去庄子上玩,娘可不能拒绝我。”

    “好好好,”朱氏红着眼睛,轻抚着女儿的发顶,“如今你两个嫂子都在家,娘万事不管,只做个老封君,你要想让娘陪你去哪儿玩,娘都去,好不好?”

    “那可说定了,”谢嫦轻轻笑开,泪珠却晕湿了朱氏腰间的衣裳。

    次日上午,金堂作为娘家人,提前到了谢宅中。

    他虽没进来,谢嫦却是听得见金堂帮她拦门的。

    李钺瞧见帮忙守在外头的事金堂,就觉得要遭。果然只金堂一个,就拦出了一夫当关的架势。

    最后李钺无法,只得求金堂:“小舅舅高抬贵手,好歹让我把媳妇娶回家去好不好?”

    “今儿别套近乎,”金堂没好气道,“我这会儿可是娘家人,要这么轻易的叫你把新娘子接走了,怎么能显出新娘子的贵重来?”

    “贵重贵重,再没比她更贵重的了,”李钺都快被他小舅舅给急坏了。

    金堂这才慢悠悠的道:“成吧,反正我是看得见的,要是你敢欺负我侄女儿,我可是要打上门去的。”

    “小舅舅你就放心吧,要是我敢欺负她,不用你上门,我自个上家里来等着你揍好不好,”李钺说着,又凑近了金堂,许诺日后必然把掌家、财政大权都交到谢嫦手中,自个儿绝对不藏半分,才让金堂勉强点头,让开了路。

    谢嫦听见门开了,微微偏了偏头,在喜嬷嬷的指导下被大哥背着一步步送上了千工轿。

    轿子一路平平稳稳,直接进了宫。

    为了显示对这门婚事的看重,李恪直接点了从前皇子们常住的重华宫作为谢嫦和李钺的婚房。还特许他们在重华宫住到三天回门后,再回亲王府去。

    虽然李钺念念叨叨,觉得在宫里还不如在王府方便,可不得不承认,这是给他俩做脸呢,拒绝不得。有了这么一遭,日后不管是谁,都不能质疑谢嫦这个王妃的尊贵了。

    挑开喜帕、结发、合卺。

    谢嫦觉得,自己怕是都被对面李钺脸上的喜气熏得醉了,不然怎么看着李钺眼中的自己,眼角眉梢,都是抹不去的温和笑意呢。

    等到屋里的人都退了下去,李钺才笑着把谢嫦抱起来转了两圈:“嫦儿,你终于是我的妻子了!”

    “是,我是,你快放我下来,我头晕,”谢嫦紧紧地搂着李钺,难得笑得明媚张扬。

    次日早上,谢嫦早早起身,和李钺一道换了衣裳,便去给李恪夫妻请安,随后又去了太后宫里磕头。

    谢嫦原还担心郑氏不好相处,没想到郑氏对她极为和善,她也投桃报李,处处以郑氏为尊,并不掐尖。时日久了,便是李恪也夸她好。

    日子过得顺心,便像是流水一般,根本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谢嫦的长子是在婚后第二年降生的,其后修养两年,又生了第二子。

    裴家原本还撺掇着小郡主特地在孕期和她这个后娘过不去,奈何郡主年纪虽小,却心明眼亮,知道谁真心待她,倒把裴家那边卖了个干净。不止亲王府中裴家势力被彻底铲除,就连朝堂上,裴家也被寻了由头,受到不少训斥。

    裴家彻底乖顺下来,谢嫦的生活过得更加如意。小郡主虽没在她名下,她却也是当亲女儿疼的。除了裴氏原本的嫁妆,她还慢慢给小郡主寻摸了不少好东西,又把自己嫁妆里的好料子拿出来给她打头面。

    到了小郡主长大出阁,临到被兄弟背出门前,还抱着谢嫦哭得不愿意撒手,还是被李钺骂了两句,才不情不愿的松了,盖上盖头,一步三回头的被背上千工轿。

    经过这一桩,京中才知谢嫦疼小郡主,做得还真不是表面功夫。

    小郡主出嫁后,两个儿子接连娶亲,府里也不算没人照料,谢嫦和李钺便商量着要回颍州去住。

    李铮看得眼馋,耍赖不想放人,兄弟两个还好一番斗智斗勇,才最终成行。

    颍州的日子比京城过得更快,两人今儿跑马,明儿登西山,一转眼,就在颍州住了一辈子。

    李钺去后,谢嫦坚持将他葬在了西山,她也从此没再回京,就在颍州宅子里住着。

    慢慢的,她等到了李钺来接她,回首间,两人倒都成了初见时的模样。

    李钺一身锦衣,英俊挺拔,谢嫦华服美饰,恍若天人。

    ※※※※※※※※※※※※※※※※※※※※

    再解释一下,小甜甜番外是专门为不喜欢吕婵的小可爱准备的。

    刀雨番外就是原定大纲女主吕婵是绝对不会变的,此番外从皇孙宫变开头,和正文结尾不太一样。

    大家购买前请一定看准标题,不喜欢吕婵的小可爱可以在小甜甜番外止步,到时候作话会再次提醒的,比心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