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她的盛世美颜有时限[重生] > 第41章 完结

第41章 完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林乔拖着行李箱朝女寝方向走, 她的行李不多,因此在报到时师兄师姐说要帮忙提行李的时候她说了一句不用,新生报到总是那么忙碌, 因此师兄师姐就没有强行来帮她。

    她拖着行李箱走在校园里, 她是这里面最平凡的一员, “平凡”的定义含括了家世背景性格等等, 以及……脸。因此即使她现在顶着新生这一光鲜可爱的名号,也并没有吸引来多少目光。

    她感觉挺好。

    通向寝室区的路上生长着一棵高大的银杏树, 枝叶繁茂,树冠像伞一样。

    她远远地看着这棵闯进她眼帘的树,想象着从它下面走过去,阳光被巨大伞冠遮挡,树阴落下来, 燥热全部从身上离开的美妙感觉。

    ——她快要被太阳晒化了!

    远远地有个男生走在她前面,走到树荫底下, 被颗从天而降的果子砸中脑袋。

    果子掉在了地上,弹跳两下,不动了。

    男生停住了脚步,抬起头看着上空。

    借由这个角度, 林乔看到了男生的侧脸。

    林乔在鱼岛时看到过无数俊男美女, 而这个男生的脸竟然比她在鱼岛看到的男性鱼族更好看!

    她失神一瞬,手中的行李箱竟然脱手了!

    她面前的这条路直到银杏树底下有一些坡度,她站在坡上,男生站在坡下。行李箱脱手后发出咕噜咕噜的自由的声音, 看样子, 它竟要直直地朝男生撞去!

    林乔大惊,赶紧跑上去追自己的行李箱!

    然而, 行李箱竟像是对那长得好看的男生意图不轨,看到林乔去追它,它溜得越来越快,林乔竟追不上了!

    心里大叹一声“卧槽”,她眼睁睁地看着道路另一边的男生回过头,然后……一抬手轻轻接住了行李箱。

    “对、对不起!”

    跑得气喘吁吁的林乔脸红了个彻底。

    男生神色淡然地将行李箱交还给她:“新生?”

    林乔点头如捣蒜:“是、是的!”

    男生的目光静静落在她身上两秒,两秒后淡淡收回,说:“下次注意,别再这么冒失。”

    林乔乖乖听训。

    这是林乔和男生的初次见面,她并不知道,男生会在这一次之后慢慢加入到她的人生中,成为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第二次见面是在戏剧社里。

    戏剧社是A戏的王牌学生组织之一,比起学生会,人气和声望也差不了多少。

    林乔从鱼岛离开,志在成为一名人气演员,因此她选择了就读A戏的表演系。和所有表演系的新生一样,她对校园里的顶级社团戏剧社抱有强烈的憧憬。

    她报名参加戏剧社的面试了,想成为戏剧社里的一员。

    ……然后她在试戏环节搞砸了。

    她笨拙而夸张的演技逗笑了面试她的人,就在她沮丧不已的退出面试房间时,她碰到了准备进门的男生。

    这个时候她已经从周围人口中得知,这个男生是A戏的校草,是王牌社团的王牌,也知道了他的名字——江景延。

    她并不认为自己的身份可以和这样的明星学生交谈,因此她只是微微侧了侧身,让这位王牌先走。

    可……

    江景延没有走,他停在了她面前。

    “演戏戒骄戒躁,你还年轻,没必要因为一次的失败就灰心丧气。”

    林乔:“……”

    她张大了嘴,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被鼓励,被这个该被她仰望的人鼓励!

    霎时间她满血复活。

    正要向这位师兄道谢,对方却已经朝着房间走进去了。

    她错过了时机,无声地笑了笑。

    算了,以后再道谢吧。

    如果他们还有再见面的机会的话。

    事实证明他们之间的缘分远不止这样。

    林乔在演戏上并没有太多天赋,但她足够努力,她花了两年时间终于得到了戏剧社的认同,她成了戏剧社的一员。

    在此之前,她在各种各样的巧合偶遇过江景延,他们竟变得有些熟悉了。而加入戏剧社之后,她和江景延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多,最后……他们开始交往了。

    这是所有人都没预料到的结果,社团的前辈更是大跌眼镜。

    林乔也没想到她和江景延之间会发展成这样的关系,但他们的确互相喜欢。原本只是前后辈的关系,但回过神来,他们已经成了彼此间不能舍弃的存在。

    A戏的学生不看好他们,因为江景延过分耀眼,而林乔从头到尾怎么看都很普通,所有人都在计算他们分手的日子,可……他们看走眼了,直到两人先后毕业,他们依然在一起,且看得出甜得不行。

    毕业后江景延便不演戏,他转为幕后做起了导演,而林乔则坚定地走演戏道路。

    两人都很忙,为了能让在一起的时间多一些,他们水到渠成同居了。

    林乔住进了江景延家。

    他们之间没有秘密,江景延的身份,林乔的身份,他们都互相知晓。

    同居后不久,他们有了一个孩子……呃,一颗蛋,一颗比鸵鸟蛋更大的蛋,黑色的,黑中带着金色的火焰纹路。

    林乔是鱼族,鱼族的孩子只会在母亲的身体里待三个月,三个月后就变成体外孵蛋了。但是有一点,林乔觉得这颗从自己肚子里钻出来的蛋不像是鱼族该有的蛋样,他更像是继承了江景延更多的基因。

    江景延没有父母,他是天地灵气诞生,因此对怎么孵蛋没有一点经验。

    林乔是新手妈妈,对育儿一道知晓的也不多,为了能让两人的孩子顺利从蛋壳里出来,两人商量之后决定回鱼岛。

    黑蛋蛋毕竟也有鱼族的基因,或许阅历丰富的鱼族长老们会为他们提供一些帮助。林乔是这么想的。

    林乔快五年没回鱼岛了,回去后发现鱼岛还是老样子,平和,美丽,温柔。

    鱼岛的四季不分明,一年到头都温暖如春,这是大自然的馈赠。

    新手妈妈把黑蛋蛋带到了鱼族长老那里,长老们也没见过夹杂得如此清奇的蛋蛋,研究几日,建议林乔把他当成鱼族后代孵育。

    林乔听从了,当天便把黑蛋蛋放进了鱼族的孵化池。

    所谓的鱼族孵化池就是鱼岛中心的一个温泉坑,鱼族蛋蛋在那池子里待一个月就能孵化。但鱼族蛋蛋并不是只有在孵化池才能孵化,普通温水也能助孵化,只是时间花费较长,长一倍不止。

    林乔把黑蛋蛋放进了孵化池,之后除了盼望他早点破壳之外,时间大多花在了和蛋蛋他鬼混之上——鱼岛那么美,最适合用来度蜜月了!

    林乔是孤儿,还是蛋的时候被鱼族长老从鱼岛沙滩上捡到,大概有这个因由,她最喜欢躺在海边的沙滩上晒太阳了。

    长大了的甚至有了自己的蛋的现在也同样如此。

    江景延不见她人的时候总能在沙滩上找到她,这个时候他并不会劝她离开,只会在她身边坐下,将她的脑袋温柔地放在自己的腿上,如果她醒了,他们会亲吻彼此。

    鱼岛太美了,美得天生缺乏浪费因子的他也忍不住做出些浪漫的举动。

    鱼岛太美了,美得让人相信这里不会发生任何灾难。

    于是,当灾祸降临时,所有鱼族都措手不及。

    一名怎么也怀不上孩子的鱼族终于怀孕了,她生下了一枚普通的蛋,一个月后蛋在孵化池孵化,孩子却一点也不普通,他竟长着黑色鱼尾。

    鱼岛有个从远古流传至今的传言,传说长着黑色鱼尾的鱼族会毁灭鱼岛!

    黑色鱼族的诞生震惊了整个鱼岛,那一天,鱼岛的氛围变了。

    林乔家的黑蛋蛋在孵化池待了两个月都没破壳,眼下黑色鱼族却诞生了,林乔敏感地差距到岛上人心散乱,为避免出事,林乔将黑蛋蛋从孵化池带回,转而在家用温水孵化。

    黑蛋蛋没有出事,林乔变得不爱出门了。

    黑色鱼族的母亲也不太出门了,因为她每次出门都能听到鱼族们的讨论,关于那个自己的孩子的。

    有人觉得应该把黑色鱼族送走,有人觉得应该让黑色鱼族“回归”。

    所谓“回归”就是人道毁灭的意思。

    不管是送走还是“回归”都透露出一个意思——没有鱼族欢迎黑色鱼族。

    黑色鱼族的母亲深爱着自己的孩子,她能察觉到外界的敌意,甚至来自自己丈夫的敌意,她将弦崩得死紧,有点风吹草动就被吓得半死。

    在这种情况下,这位母亲变得神经质起来,她甚至疯了,一个失手害死了自己的孩子。

    那是一个朝阳明媚的早上,黑色鱼族的母亲一早醒来,发现被她紧紧护在怀里的孩子没了气息,她当场懵了,反复试探后……她疯癫大笑。

    “终于……你们终于动手了吗?”

    “你们这些杀人犯,你们杀了我的孩子!”

    因为太过爱惜而失手让自己的孩子窒息在自己怀里的可怜母亲终是疯了。

    或者说当她的孩子以黑色鱼族的模样出生,她的精神状态就不太好了。岛上的确流传着那样的传说,然而鱼族们只是在最初紧张了一下,之后就没在在意这件事,那些风言风语只是这位爱之切的母亲的臆想罢了。

    是她的爱杀了自己的孩子。

    邻居听到她的叫喊慌张跑出来查看情况,却看到黑色浓雾大股大股地朝那个充满怨恨的屋子聚集,聚集再蔓延,不多久,阳光没有了,整个鱼岛浸泡在了浓雾中。

    这些浓雾显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惊慌失措的鱼族们被浓雾入体,竟然开始互相指责猜忌,妻子怀疑丈夫,父母怀疑孩子,邻居互相争吵,吵着吵着大家开始动手……

    一时间,美丽的鱼岛变成人间地狱。

    林乔没有被黑雾所影响,在她的眼中,她眼睁睁看着她所爱的人们互相残杀,她拉不住他们,她绝望又无助。

    就这样,鱼族们厮杀两天之久,林乔看尽了地狱景色。

    沉默许久的江景延抱住了她。

    “我有办法救他们。”他说。

    听到这句话,林乔竟然对自己的爱人滋生了一丝怨念——既然你有办法救人,为什么一开始不提出来呢?

    她卑鄙地想着。

    然而,接下来江景延所说的话让她恨不得甩自己两个耳光。

    江景延说:“我是应天地灵气而生的不死鸟,我的涅槃之火可以焚尽一起黑暗,包括这些黑雾。”

    林乔有种不祥的预感:“涅槃之火?”

    江景延说:“你得杀了我,当我死去,我不会真正死去,会涅槃而生。”

    “我无法自己杀死自己,所以只能由你来做这件事。”

    这是江景延为什么迟迟不肯提出解决办法的原因。

    他不怕死一次,但他不想让自己的爱人杀死自己,因为那对对方来说,何其残忍。

    他不忍心。

    但放任鱼岛毁灭,林乔肯定也受不了。

    他尽量平和地说:“我不会真正死亡,很快就会回来找你。”

    说着,他摸了摸她的头,温柔眷恋。

    林乔:“……”

    她惊骇地摇头:“不,我不到!我做不到……杀死你……”

    说到“杀”字,她像是被烫到一般,脸色刷地白了。

    江景延目光温柔,他将她揽进怀里,一只手拍打着她的脊背。

    “不是死,我不会死的。”

    他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刀,他把刀交握到她手中,他在她耳边耳语,“动手吧。”

    “我想早点回来见你。”他说。

    那是极为惨烈的一天,对于林乔来说,也是痛到了极致的一天。她终究不忍看到同族一一死去,她将利刃插|进毫无防备的恋人的腹腔,她看着滴血的双手,看着涅槃之火之火燃烧起来,看到鱼族在大火中痛苦挣扎,看到与暗恋你从鱼族的身体里钻出,又被大火烧灭……最终,她的双眼只有那个男人。

    男人正在看着她,眼神悲戚,他朝她张了张嘴——

    “等我回来。”

    林乔像是被他的目光所灼伤,痛苦地捂住了脑袋。

    “啊啊啊啊!”

    就在她痛喊出声的刹那,画面一转,她回到了A戏校园,站在了新生报到处。

    她按照程序报到完毕朝着女寝方向走,路上她看到了一棵百年银杏树,一个男生从树下走过,被一枚银杏果砸中了脑袋,她突然愣了愣神,一种怀念的情绪油然而生。

    男生注意到她的视线,回头朝她打招呼:“你好。”

    “你也是新生?”男生性格温和,“我也是。我叫申航,是表演系的学生。”

    ***

    “亲爱的小乔,礼物发放完毕,回神吧。”

    世界一号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林乔呆了呆,没有动作。

    她看了看四周,她仍然站在女寝楼的天台上,手还抓着江景延的手。

    她仿佛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梦里她经历了两世人生,有些画面熟悉,有些陌生,但她本能地知道,那都是她的人生。

    “是的,那是你经历过的人生。”

    “第一世你在23岁那年初步觉醒能力,在情绪失控之下无意间使用了时间回流回到了五年前。”

    “我说过时间回流会留下痕迹——第一次的痕迹,你和江景延之间的孩子因为你迫切的希望,所以并没有消失在时间回流中,而是在时间通道中存活了下来,以纯灵体。除此之外,你太过抗拒动手杀了江景延这件事,因此当你重活一世,你疏远了江景延,而对被果子砸中了脑袋的申航寄托了部分思念。”

    “第二次时间回流的痕迹——你对自己失忆一事过于在意,导致第二次回流的时候没有忘记上一世的记忆。”

    “刚刚我送你的礼物是带你们全家来了一次时空旅行,这礼物不错吧?桀桀桀,跟着我好好干,保你……”

    世界一号还在念叨跟着它混的好处,林乔第一次耐心听它讲完,等它不说话了,才郑重地回了一句:“谢谢。”

    谢谢你的礼物,它对她太重要了。

    感觉到有人回握住了她的手,林乔抬头看去,看到江景延正看着她。他的眼神有所变化,林乔知道,他的记忆也在时空旅行中回来了。

    红红懵懵懂懂地从帽子里钻出,看看江景延又看看林乔。

    他似乎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明白。

    他目光怪异地盯了江景延好几秒,最后变成凶狠的一瞪,又缩回了帽子里,睡觉去了。

    啊,他还是个孩子,刚刚他看到的东西也太复杂了,不懂不懂。

    睡觉为大!

    林乔没有搞逼孩子认父的狗血戏码,她放任红红睡去,宠溺笑笑。

    “师兄——”

    “嗯。”

    “刚刚你走太快了,快得我都没时间回复你。”

    “……”

    “我想说……”她注视着江景延,“我也喜欢你。”说到这她顿了顿,又道,“还有……”

    她投身进江景延的怀里,喃喃:“我终于等到了你。”

    江景延眼神柔和了下来,他回抱着她。

    “我回来了。”他说。

    END

    作者有话要说:

    推文时刻,推两本我自己的和本文风格和内容比较类似的文文~

    一是正在连载中的新文《全人类都在等我这个外挂上线》

    穿越后林珂被告知自己成了全人类的救世主,是个外挂般的存在,因为有个一不高兴就会毁灭世界的疯子正在疯狂搞事情,而她是唤回那疯子的理智的唯一存在。

    她诚惶诚恐,自认为自己摁不住那疯子。

    但事实似乎不是这样。

    那疯子非常非常喜欢她!!!

    林珂:???

    ***

    ——给我的世界定下最后一条规则,我就要给自己放个假,去享受沙滩阳光浴。

    造物主在封锁掉自己的记忆前如是说。

    然后他便欣然下班,转身化名“苏云洲”,成了自己创造的世界中的一名普通市民。

    超普通的!

    他自认为的。

    所以,他不太高兴人们称他为疯子。

    ================

    二是接档预收《单方面和神分手后我无敌了》

    苏恬发现隔壁住了三个帅哥,看长相帅得有一点点相似,似是三兄弟。

    他们经常偷看出门的自己。

    苏恬:糟糕!好好的兄弟千万不要因为我这个红颜闹什么兄弟阋墙的戏码呀!

    ***

    对于巫闫来说,在主神试炼中成就了神位并不是他最大的收获,他最大的收获是在试炼中遇到了他的爱人,并与之结合获得了二子。

    爱人只是个普通人类,但他愿把自己的神格与其分享。

    他也的确这么做了,但分享过程中似乎出了差错。

    他的爱人不记得他和孩子们了。

    巫闫:唔,先住到隔壁冷静一下吧。

    ==================

    最后推一下我的两本小甜饼预收

    《唐先生今夜独守空房》

    文案:素了二十年的许芮不明白身边的人为什么全都热衷于男女间的那点事,朋友高深莫测地告诉她说这其中的乐趣只要小尝一口就明白了,许芮被说得意动,于是在朋友聚会上拉住了一名看着顺眼的男性。

    许芮:“今夜夜凉,要互相暖个被窝吗?”

    唐逐偶遇几年没见的大学同学,被其邀请参加参加对方的朋友聚会,原本只是想随便待一待,不想接到了一个小姑娘的一夜情邀请,大概是醉了,鬼使神差之下他答应了。

    唐逐:“去哪儿?”

    第二天醒来,许芮托腮思考人生,认为朋友所言果然不假,于是想把一夜情对象变成固定床友,可惜男方兴致了了。

    唐逐:“我很忙。”

    许芮格外豁达,并不纠缠,只说:“那你有没有跟你性能差不多的朋友?如果可以,分享一下。”

    唐逐面部扭曲了一瞬,或许是被刺激到了,他改口了。

    唐逐:“我很忙,所以见面前请电话商量。”

    后来许芮自觉品尝人生已经品尝够了,于是心满意足地提出结束。

    而对此上瘾的唐先生:???

    ==================

    《我怀疑男友只爱我人傻钱多》

    交往第三年,林安笛出席男友的颁奖典礼,听到周围的掌声和祝贺声,她抬头看着台上致辞的清俊男人,忽然间想——

    这个男人是真的爱自己吗?还是说……

    她以为的交往,在这个男人眼里其实只是包养关系?!

    毕竟她追到他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他还是个毫无名气的十八线小新人,而他们交往之后她给他投资了许多许多。

    林安笛:……

    好在意!

    李鸣呈发现自己在拿了最佳男主奖之后他的小女友对他的态度似乎变了,她常常用奇怪的眼神打量他,让他忍不住对她抱抱亲亲摁床上。

    是越来越爱他了吧,他想。

    或许可以带她回家了,正好,他的父母刚刚摘得了首富的头衔,他家应该不会委屈她。

    阅读指南:脑补狂人vs宠妻狂人,轻松欢乐向小甜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