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古代架空 > 农家科举之路 > 第800章 .大结局

第800章 .大结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又做梦了。

    一片混沌下,苏琉玉梦见一条鱼。

    长着翅膀的鱼!

    如鲲鹏般巨大,叫声如鸾,鳞身更是霞光万丈,如赤凤般灿灿生辉!

    ‘好大!’

    ‘看起来好好吃!’

    ‘想清蒸!不糖醋!’

    大魏天子嘴馋了。

    这想法一出来,文鳐遨游混沌的鲲鹏之姿明显顿了一下。

    然后......

    “砰——”

    一声炸响,苏琉玉眼睛一瞪。

    刚才还肥美的大鱼一瞬间扁了!

    漏气一般,变成巴掌大小,从空中掉下来,巴拉巴拉扇着翅膀在地上扑腾。

    干!柴!瘦!丑!

    一看就是刺多没肉那种。

    “!!!”

    这场面太过BUG。

    BUG到苏琉玉一下子在梦里醒了。

    文鳐在地上扑腾扑腾求怜爱,还没蹦跶完,就被一只羊蹄子踩了一脚。

    接下来,一只狼爪子把它拍飞老远,鸟爪子把它按在地上锤,龙爪子更是嫌弃的一把丢飞。

    兽兽:让你装逼。

    苏琉玉:好凶残!

    这想法一出,兽兽们揍人的动作一顿,可怜巴巴的蹭过来,一脸无辜乖巧。

    变脸变的好快!

    苏琉玉一愣。

    又被一顿狂舔。

    仿佛八百年没见面一样热情。

    特别是那只狼!

    又长大不少,如同巍峨的山,那舌头又腥又臭,没把苏琉玉臭晕过去。

    这崽子到底吃什么长的这么大的。

    “给朕止住!”

    苏琉玉把断了角的羊崽子拎起来。

    “你能说话。”

    白泽,龙也,通人言,晓万物,知天下。

    小羊崽子可怜巴巴点点头。

    一副做错事情的样子。

    “主人,回去吗?”

    它又问了一遍。

    “回去哪里。”

    等等。

    苏琉玉立马捂住它的嘴。

    别想再把她迷晕。

    白泽:!!!

    却不想,一条干柴瘦丑的鱼又扑腾回来,一个鲤鱼扫尾,直接拍在她脑门上。

    苏琉玉:“......”

    给!朕!等!着!

    昏迷的那一刻。

    苏琉玉把这仇给记下了。

    ......

    和一片混沌不同。

    周遭的一切,霞光万丈,如仙如谪。

    一位穿着龙袍的天子走了过来。

    苏琉玉一愣。

    这是文鳐的记忆。

    眼前人,是老祖宗?

    一声龙吟响起,一只羊蹄子蹦过来蹭了蹭天子的脚。

    和梦境中的小羊崽子不同。

    这只羊脚踏祥云,身姿斑斓,惊艳绝伦。

    魏长宁仰起头,摸了摸它的角。

    “你们成天除了吃吃吃,还有点本事没有?”

    空灵的声音透着云层雾霭传到苏琉玉耳朵里。

    “!!!”

    好真实。

    好像除了求宠腻歪就没别的用了。

    羊崽子急了。

    就算是变好看了也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

    魏长宁叹了一口气。

    “朕......”她话音顿了顿:“朕想重活一次,弥补过往不足,了却此生大憾。”

    重活一次!

    苏琉玉心下剧震,却发现周遭又变了。

    眼前幕幕飞旋。

    弥留之际只看到白泽缓缓吐出一字。

    “好——”

    周遭一下子就变了。

    皇宫大殿宫灯长明。

    她眼前,是御案,案前放着一方瑞兽国玺。

    国玺厚重,沾着朱印,上篆大周奉天字样。

    旁边垒满了折子,似乎比自己往日批复的都要多。

    这是老祖宗的旧忆.......

    她稳了稳心神,又往下看。

    砚台墨迹晕染开来。

    一张御纸上缓缓下笔。

    朕即位以来,所为狂悖。

    一统天下,野心昭昭,使百姓愁苦,不可追悔。

    朕德不类,悔思晚矣,遂下罪诏,以身平天下民怨。

    苏琉玉心口一震。

    以身,平天下!

    所以老祖宗自戕是因为......

    不对!

    场面又变了。

    她看到御案前,摆着的一个匣子。

    这个匣子!

    苏琉玉眼睛一瞪!

    这个匣子,她见过!

    尘封的一切,将破土!

    罪诏封在盒子里,递给一名穿着素衫道袍的老道。

    “朕要走了,万一失败,这罪诏便昭告天下吧。”

    失败!

    苏琉玉盯着那盒子。

    老祖宗嘴里说的失败,是白泽答应,助老祖宗重生!

    这!

    这实属荒谬!

    所以老祖宗自戕是为了平天下之愤,顺便重生!

    苏琉玉眼前瞬间一黑。

    又被拉回了梦境。

    梦境里。

    干瘦瘦的鱼被揍的奄奄的。

    白泽过来蹭了蹭她。

    “主人,还要回去吗?”

    苏琉玉吓的心口一烫。

    “回哪里?”

    “重生啊。”

    轰——

    似一道惊雷直贯双耳。

    苏琉玉猛的睁开眼。

    大口喘气。

    院子里,暖阳当空。

    斑驳的树影下,少年正在煮药。

    她倚在院子的竹椅上,不过小寐了一会......

    “醒了?”

    少年摇着芭蕉扇,空气里全是药香。

    “嗯。”

    苏琉玉活动活动僵硬的身子,拍了拍龙袍,走了过去。

    她搂住云崖儿消瘦的身子,安神香淡淡,让她心跳声微微息了不少。

    “别动。”

    少年耳朵一红,推了推她。

    苏琉玉笑了笑。

    “别煮药了。”

    她嗓音还带着刚刚起来的慵懒的沙哑。

    云崖儿美目瞪了她一眼。

    被他这样看着。

    大魏天子尴尬的咳了咳。

    “朕说真的。”苏琉玉把他手中的扇子抢了过来:“把药停了,也为我大魏,绵延万世,代代永昌。”

    苏琉玉是文人,端着三分风骨。

    说这种话来,也是正经得体,没有丝毫狎昵。

    夜深。

    小院烛火摇曳。

    少年气息微喘,腰部又被一只爪子揽住。

    他一把拍开她。

    “死远点。”

    “......”

    好凶。

    苏琉玉捏了捏他纤细的腰。

    云崖儿有点痒,稍稍动了动。

    苏琉玉透着月色帷幔看向他的脸。

    少年脸庞干净,一双眸更揽尽世间一切美色,惊艳绝伦。

    她突然笑了。

    往事不可追。

    仅求今生无憾罢了。

    云崖儿被看的微微脸红。

    “苏琉玉,你起开。”

    “再来一次。”

    “你!”

    ......

    长白书斋又有新的话本子了。

    顾八爷的农家科举之路因为断更被骂惨了之后,又开了一本。

    这位爷,也不知道从哪里看的野史。

    写的是大魏开国元祖,这下子,长白书斋前,又有人议论了。

    “我听八爷说,这野史,是有人匿名编纂给他的。”

    “可不是,写的跟真的似的,我差点就信了。”

    “谁匿名的?”

    “这我哪知道。”

    老百姓磕着瓜子,在书斋前翻开新买的话本子。

    上面赫然三个大字。

    《小文魁》

    ——全文完。(庚子年丁亥月甲子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