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见鬼日常 > 第048章 画皮衣(19)

第048章 画皮衣(19)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盛珏醒来的时候, 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

    一片雪白的病房,萦绕在鼻腔的消毒水味道,都似乎在昭示着他已经离开了那个诡异的地方。

    可他是怎么离开的呢?

    薛祁司呢?

    其他的人呢?

    盛珏从床上惊坐而起, 翻身下床,双脚刚一落地就趔趄了一下, 差点跌倒。

    “珏少!”恰好助理小秦进来, 连忙将蹲在床头的盛珏扶了起来,“你怎么突然下床了, 身体都还没好呢。”

    盛珏一把抓住他的手, 焦急道:“薛老师呢?还有其他几个和我差不多年纪的人呢?”

    “薛先生没事, 其他人都在隔壁病房。”小秦道。

    盛珏道:“他们有没有受伤?”

    小秦道:“都是轻伤, 检查结果出来没问题就能出院了。”

    停顿了一下,继续哭丧着脸道:“珏少, 你还是先告诉我你这些天都去哪里了吧?我只记得之前除了车祸, 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被送到医院了,但你却失踪了, 我都快吓死了好吗!结果你昨天又突然出现,被薛先生抱着, 还昏迷不醒,要是让粉丝知道了, 我简直要以死谢罪了!”

    “这不是他们不知道嘛。”盛珏讪笑着安抚他, “那薛老师现在在哪里?”

    小秦道:“他半个小时前还在的,后来忽然出去了, 具体做什么我也不知道。还有啊, 你明明昨天刚入的院,不知道消息被谁走漏了,现在医院外面都围满了记者, 潘哥现在正在焦头烂额呢。”

    盛珏纳闷道:“我只是进个医院,那些记者有什么好打鸡血的?”

    小秦道:“听说是你被薛先生抱着的照片流传出去了。”

    盛珏:“……”

    小秦道:“但这也是小道消息,我到现在都没见到那张照片。”

    照片盛珏毫不关心,就算真的闹大了,他也不打算压下去。毕竟他和其他混娱乐圈的艺人不同,他又盛家这个庞大的后盾,也不是单靠颜值和流量细粉,如果有人因为他谈恋爱而脱粉,那这种粉丝不要也罢。

    他是艺人,不是粉丝们的所有物,他有自己的自由。

    盛珏醒来的时候差不多十点,吃过午饭,薛祁司就风尘仆仆地回来了,身后还跟着化了人形的柴廷卓。柴廷卓一进屋就瘫坐在椅子上,一副精疲力尽生无可恋的狗样子。

    “你们干嘛去了?”盛珏迫不及待。

    当然了,主要问的还是薛祁司:“薛老师,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只记得我昏过去了,最后只看到历峰他们在和什么东西对抗,那个东西已经解决了吗?我们是怎么回来的?”

    “我刚才就是去解决后续的。”薛祁司顿了顿,“还记得把你抓走的那只画皮衣吗?这次的事情他也有份。”

    盛珏大吃一惊:“他不是逃走了吗?”

    薛祁司道:“那里是他的老巢,他不会跑太远的。”

    原来,画皮衣已经在那座村子附近的山头占山为王许久了,虽然村子交通十分不便利,但由于村子里青壮年男性比较多,画皮衣滋润的日子过了十好几年。后来村子里的人逐渐走出去,留下的都是些老弱病残,画皮衣便开始将狩猎范围扩大,近几年才来到了盛珏所在的城市。

    若非盛珏小时候有幸得到了薛祁司所赠的玉佩,恐怕早就成了画皮衣的囊中物了。

    而画皮衣这次之所以会盯上盛珏,则是通过林晓琪。

    只可惜中途被历峰狂殴了一通,元气大伤。

    临撤退前,趁着薛祁司不在身边,画皮衣将回家路上的盛珏掳走,打算准备充分后再行夺舍,却不想历峰再次出现,画皮衣不仅被打成重伤,还被盛珏口中含有的薛祁司的气息打击得伤上加伤,狼狈逃窜。

    至于这次穿越时空一事,也与他脱不开关系。

    本来么,这是钱少爷和张管家之间的恩怨。但当初张管家被钱少爷处决,怀恨在心,成了怨灵,但将钱少爷害死后又因为自身罪孽过多,灵体根本打不过钱少爷。私下逃窜之际,误入了画皮衣的洞府,成为了他的小弟,获得了历练,回去与钱少爷抗衡。

    钱少爷察觉到了张管家的图谋不轨。

    但他终究是没什么修为的鬼魂,之前能压制住他也是因为上过战场,魂魄中有战气,经年累月,战气消耗得差不多了,他就被张管家魂魄中的邪气给侵蚀了。

    恰逢玄英会要在下水村举办,钱少爷便利用了这个机会,将比赛中优秀的天师召唤回过去,希望他们能够消灭张管家。

    那天晚上的动荡,就是薛祁司在和画皮衣博弈。

    “所以现在张管家已经完了,画皮衣也被你解决了,那钱少爷呢?”盛珏好奇。

    薛祁司道:“仇人消失了,钱少爷对人间没了留恋,自然就去地府投胎了。”

    盛珏道:“那他身上的怨气呢?不会有影响吧。”

    薛祁司道:“我已经替他祛除了。”

    虽然对外只是说盛珏身体不适,所以休息了几天。

    但盛玘却是知道自家小弟被妖怪给绑架了,就算检查结果出来一切正常,他还是勒令盛珏回老宅住一段时间,剧组那边也再请一段时间的假。

    ——只能说这个剧组多灾多难。

    当然了,薛祁司也被一同请了回去,不仅仅是因为盛玘觉得弟弟需要他的保护,也是间接承认了他的身份。

    盛珏就这样在家里咸鱼了好几天。

    不过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自在,毕竟刚刚劫后余生,他并不是把工作看得比命还重要的人,还是需要适当的休养的。

    再之后的日子,就开始往出乎意料的顺利的方向发展。

    盛珏回归剧组后按部就班地拍摄,居然也没再遇到稀奇古怪的事件,顺顺利利地将剩下的戏份拍完,参加了剧组的杀青宴。随后电影后期制作,发布,首映,成功让盛珏原本就不小的名气持续高涨。

    他和薛祁司还是住在那间小公寓中,关系也在逐日的相处下从二垒进展到了本垒。

    或许是因为浑身上下都沾染过了薛祁司的气息——包括内部——盛珏见鬼的几率越来越少,不论是鬼怪还是妖邪,见着他都是能躲就躲,俨然将他当成了薛祁司2.0。

    柴廷卓和胡锦的交往也一如既往。

    两人一狗,偶尔再加一只狐狸的生活别提有多滋润了。

    而多年后的某一天,盛珏在娱乐圈玩够了,便是一张十指相扣的照片发上微博,并宣布息影,不顾粉丝们和经纪人的哀嚎,快快活活地牵着自家老公做单子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撒花!

    【小萌段】

    连打三个喷嚏是你想我了, 看时钟恰好11:11是你想我了, 望向路灯的时候它突然亮起,也是你想我了。 我谨小慎微的窃喜—— 看呀,世间万物都替你给了回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