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退休审神者如何泡到港黑首领 > 第85章

第85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番外——检察厅的双黑

    从一名检察事务官成为一名检事之后,中原中也梦到了自己真正接手的第一起案子。

    “蛞蝓,你不会是怕了吧~”太宰治无精打采的甩着手里的一沓文件,整个人咸鱼一样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

    他的右眼包括额头都被绷带缠的严严实实,别有一份独特的柔弱感。

    不过和以前没事缠绷带不一样,这次的太宰治是真的被打了。

    先是算计了武装侦探社,然后利用了异能特务科,最后连自己亲爱的老师都算计进去了的太宰治毫无疑问遭受了来自三方的暴打。

    一开始太宰治还想找当初一起搞事情的小伙伴与谢野晶子给他治疗。但是他浪大了,彻底忘了自己的异能力人间失格可以免疫一切异能力。

    一切异能力,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对太宰治都不起效。

    搞事情搞到飘的太宰治在寻求帮助的时候不仅没有得到治疗,甚至还被隔壁的福泽谕吉甩了一刀鞘。

    甚至就连现在留在武装侦探社蹭吃蹭喝成为团宠的小老虎也耀武扬威的对他亮爪子。

    这日子是彻底没法过了。

    为了避免杯具的发生,太宰治只能夹起尾巴做人。好在他在之前通过了法考,现在好歹还有检察厅可以躲。

    在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检察官之后,三方势力的行动都有所收敛,最多是试图给他套麻袋,不然太宰治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不过作为代价,逃脱了追杀的太宰治不得不工作了。

    而且还是和中原中也一起。

    作为新手检察官,他们刚刚接手了一起案子。

    检察厅的办事原则是除非证据确凿,不然不会贸然起诉。一旦进行起诉处理,那检察厅会想方设法证明自己的观点无误。

    交给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两个新人手里的就是案情确凿的谋杀案。

    一般来说只要不是能力太有问题的检察官,一般都能胜诉。

    然而问题就在于对方的辩护律师。

    被告人的辩护律师是一个叫古美门研介的男人。

    自从这个男人成为律师以来就从未有过败绩。据说只要是能够出得起律师费,他连死的都能说成活的,有罪都能说成无罪,是一个相当棘手的对手。

    太宰治觉得自己有理由相信,面对这样一个强劲的对手,中原中也肯定是怕了。

    太宰治的表情上分明写着“蛞蝓你怕了,是不是怕的就要哭了”。对着太宰治这样欠揍的表情,中原中也捏紧了自己的拳头。

    就算在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对手竟然是这样的人时他的确有点紧张,但是他中原中也的词典里有“怕”这个字么?没有!就算有也要抠掉。

    “谁会怕啊!别是你这条青花鱼怕了吧!”

    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中也越想越觉得肯定是太宰治怕了。

    哼哼,他可是要成为横滨正义之光的男人,不就是一个古美门研介么,谁怕谁是狗。

    “蛞蝓到时候可别吓得躲在被窝里不敢出门。”

    中原中也觉得太宰治实在是太讨厌了。不就是一个律师么?大不了到时候法庭上说不过,他就跑去对方家里静坐。

    当然,是那种带重力的静坐。

    他不会威胁对方的,绝对一个字都不会威胁,甚至一根手指头都不会动。他只是在对方家门口坐了一会,对方家门口的地就凹进去了一块,难道还是他的错么?

    古美门研介,一个律师,刚刚为了钱接了一起刑事诉讼的辩护。

    如果只是一般的刑事诉讼案件是没有多少油水可以捞的,但是委托人本人比较有钱,愿意出天价的辩护费让他为其脱罪,所以捡钱眼看的古美门研介什么都没想,手就有着自己的意志动了起来。

    当然,在支票上添零一时爽,添完之后发现自己好像揽了个麻烦上身的时候,古美门研介就开始觉得牙疼了。

    “所以让古美门律师你不要随便接委托啊!”在古美门研介接下委托的时候,他雇佣的助理律师黛真知子看着委托人的资料,整个人都无语了。

    案件发生在横滨那个让人头疼的地方,看文书被告人有罪这点几乎可以说是板上钉钉。虽然接手这起案件的两名检察官都是监察厅的新人,但是就算是这样这场官司也不好打。

    她绝望的揉乱了自己的头发,现在已经恨不得暴打自己的老板。

    一开始就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为什么古美门律师在接委托的时候总是会被钱迷花了眼。

    她依旧记得上次打输了官司的时候,古美门律师在家里的温室里装植物的模样,现在她觉得历史要重演了。

    “服部叔,现在我们和委托人说合约终止还来得及么?”黛真知子欲哭无泪的看着事务所的事务员兼古美门研介的保镖和管家。

    她真的好绝望啊。

    头发已经有一半花白了的服部先生:“对不起黛律师,我觉得可能不行了。”

    主要是钱已经被古美门研介拿到手了,如果现在拒绝委托的话,他们事务所可能会破产。

    “啊,怎么会这样啊!”黛真知子绝望的抱着头。

    开庭的日子很快就来了。

    作为刚入行的新手检察官,中原中也觉得自己身上的这套西装怎么看怎么不太对劲。

    虽然西装剪裁得当,完全贴合他的身材,是实打实的高级货,但是他总觉得无论是哪里都不太对。

    中也站在镜子面前反复调整自己检察官徽章的位置,但是越是调整他就越感觉哪里不对。

    别在这里好像有点高,那里好像又有点低。这个角度看起来不那么闪亮,那个地方好像有点沾了他的指纹......

    就在中原中也简直就想破罐子破摔,自暴自弃,干脆把秋霜烈日章揣进口袋里出庭的时候,太宰治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

    和打扮的一丝不苟的中原中也不同,太宰治的打扮......往好听里说是非常随性......

    检察厅多怪人,虽然大部分检察官都和中也一样在出庭的时候会打扮的西装革履,表示自己对法律的尊重,但是也有为数不少的检察官徽穿的比较个性化一点。

    不过太宰治的这个打扮显然已经快脱离了个性化的范畴,直接进军到跨性别的地步。

    “青花鱼,你的脑袋是被驴踢了么?”一看到太宰治的这幅扮相,中原中也顿时忘了自己胸口的那枚检察官徽章。

    在即将出庭的现在,太宰治穿着清新脱俗的裙装,毫不扭捏的扭动着腰肢走来走去,看的中原中也根本就想一脚把这条青花鱼踹进横滨湾,让他好好在水里游两圈醒醒脑子。

    如果不是考虑到对方在法庭上将会成为他的搭档,在庭审的时候他也需要对方聪明的小脑袋,中原中也肯定已经飞起一脚让青花鱼哪里来哪里去了。

    这打扮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这条青花鱼会穿成这幅模样啊!

    中原中也的脑袋宕机了。

    他彻底忘记了秋霜烈日章这回事,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太宰治,试图寻找这条青花鱼不知道飞到哪去了的大脑。

    这样出庭,他们真的不会直接被法院拉黑么?

    中原中也在此时此刻觉得太宰治简直是一个可怕的男人。

    在他想用对方聪明的脑子赢得庭审的胜利之前,太宰治就已经可以给自己的队友造成一万点暴击。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杀敌一千、自损三千。

    “蛞蝓,你这是什么表情?我又不是什么变态。”看着搭档恨不得把眼睛瞪出来的表情,太宰治嫌弃的拉了拉自己身上的裙装。

    这不死罪能免,活罪难逃嘛。森先生这些天终于想通了,决定不再找他这个可怜学生的麻烦,但是作为交换,他得穿上裙装招摇过市。

    这个交易还是很划算的。

    一直以来都习惯于作死的太宰治身上的钱包总是会被水冲走,检察事务官的那点工资总是被他贡献给横滨湾,如果一直被这么追杀下去,他真的要沦落到饿死街头了。

    太宰治这么一说,中原中也笑的特别幸灾乐祸。

    比起太宰治来,会有一家之主给自己打钱,还有兰堂老哥时不时给些零花钱的中原中也简直就是个富裕人。

    “青花鱼原来你也有今天!”中原中也现在一点都不紧张了,他甚至想开一瓶帕图斯庆祝。

    因为梦到了开心的事,中原中也在睡梦之中都不由自主的笑出了声。

    当时青花鱼裙装上庭的时候,法院的法官和对面的辩护律师都惊呆了。

    那简直是太宰治成为检察官以来最丢脸的事,没有之一。以后每次和太宰治搭档上庭,中原中也都能记起当年太宰治的一张黑脸。

    只要太宰治不开心,中原中也就很开心,他们之间的搭档情就是这样的塑料。

    至于当年的那起案件?

    当年被告人的律师古美门研介推了委托。

    至于是什么让古美门研介这个号称只要有钱就什么案子都接的律师放弃了他的委托人?

    这不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发现对方在法庭上实在很能说,简直可以把黑的说成白的之后就去古美门研介家门口静坐了么.......

    从那之后,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就得了个称号——检察厅的双黑

    他们真的什么也没干,真的只是去静坐的。

    至于古美门研介家门口那凹进去的马路?大概只是豆腐渣工程吧。

    中也在那里坐了一会地面就裂开了呢。

    黛真知子:“古美门律师,都说了让你不要接这个委托了。你看现在你不仅没有挣到委托费,还得自费修理地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11-01 11:40:21~2020-11-03 04:30: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淡淡茶香、雨落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