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沙雕炮灰和霸总的千层套路 > 第94章 最终章

第94章 最终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沐小风给哥哥送的礼物是发挥自己专长, 给沐小溪和夏岑剪辑的一个小短片,包括他们婚礼前的各种准备。

    妹妹小小的礼物是一幅她自己的画。沐小溪把这幅画加上画框,摆在书房里。

    收拾五花八门的礼物,将它们分门别类整理好。沐小溪又想了一件很久以前的事。

    那是高中时候, 他和夏岑还没在一起时候, 夏岑第一次陪他过生日, 送给他一件奇怪的小礼物——一只精致的小盒子。

    沐小溪到现在都不知道那只木头盒子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一直收藏着它, 偶尔想过可以拿它装些小杂物,但那盒子大小尴尬, 于是一直空着。

    现在想起来, 沐小溪又把那只盒子翻出来。

    “你那时候想的是什么?给我这不大不小的盒子, 是想装什么?”他问夏岑。

    夏岑也生出些感慨:“那可能是我在故弄玄虚,完全不记得怎么回事。你觉得它应该装什么?”

    沐小溪拿着盒子左看右看,忽然觉得它的大小尺寸有点眼熟。他比划了一下, 从抽屉里找出了前两天刚刚领的结婚证。

    他拉开盒子的暗格, 把结婚证放进去,发现正正好。不大不小, 完美匹配, 仿佛这盒子是为结婚证量身定做的一般。

    沐小溪很惊喜:“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夏岑学他的语调:“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沐小溪又怀疑地看了一眼身边人:“怎么感觉你早就知道了?”

    夏岑抱住他的腰:“你这意思是觉得我在高二的时候已经决定和你结婚了?”

    沐小溪一时无语:“呃……”

    他觉得这有点夸张。

    夏岑抓过他亲亲:“犹豫什么?你应该再自信点, 我就是高中的时候就想和你结婚了。”

    两个人说着说着就在地板上闹起来。这时候是下午三点多, 阳光正好。客厅的纱帘拉着,只有一层朦胧的光透入, 阳台上浓密的绿植在白色纱帘上映出淡绿色的影子。

    沐小溪躺在地板上休息。夏岑去端了两杯冰镇饮料过来。两个人一边喝饮料,一边听一张老唱片。

    唱片也是收到的礼物之一。

    沐小溪又回想起昨天婚礼的许多细节。到处精心布置的鲜花, 华美的灯光设计, 拍照留念的背景墙,宣誓时候夏岑一直温柔地注视着他……

    “在想什么?”夏岑用手指抚了抚小溪的额头。

    沐小溪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害羞起来, 说:“我在想昨天的菜品做得真不错,得找个时间去谢谢徐经理和主厨。”

    夏岑很赞同:“我会和你一起去。”

    昨天的婚礼完美又顺利。夏岑的父亲夏煦也来了。随着时间过去,夏煦最终向儿子低头。婚礼之前,夏煦主动联系他们,希望来参加婚礼。当天夏煦很低调,没有发感言,只是静静观礼,之后聚餐也没有逗留太久。

    沐小溪和夏煦几乎没有对话。他也不在乎夏岑的父亲怎么看待他。散席时,他都没注意夏煦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他在和离开的同学们聊天。

    赵信走的时候喝得半醉,和沐小溪絮叨了五分钟才和大家一起走。

    他说沐小溪一点都没变,还和以前一样,所以大家玩得特别开心。

    沐小溪说:“真的吗?我还以为自己这几年变了很多。”

    赵信挥着装手信的袋子:“但你本质没有变!”

    “那你还记得我高一时候是什么样子吗?”

    “高一?不就是后来的那样吗?爱学习,人缘好,不过那时候夏岑还没来,你看起来对谈恋爱一点兴趣都没有……挺安静的,哈哈哈,夏岑一来,把你给激活了。”

    沐小溪微笑着挥挥手和赵信道别。

    他不想再问更多。

    只是现在回忆起来,他在婚礼上甚至会为太过幸福感到一丝心痛。

    他们的蜜月旅行选在北极圈,与家乡截然不同的风景。他们乘船看冰山,参观当地环保项目,等待极光,泡桑拿,去当地华人朋友家做客。沐小溪玩得很开心,夏岑是最佳的旅途伴侣——方向感极佳,脑内自带攻略,摄影技术佳。

    回程前一天晚上,沐小溪拥着夏岑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在站在无尽的看不到尽头的冰原上。远处冰山沉默矗立,天空与冰山的颜色不染一丝杂质,整个世界异常清净,只有风声呼啸而过。

    他忍不住俯下身去看脚下的冰块,被它们的颜色深深吸引。

    “太漂亮了。”夏岑拉着他的手,要他一起躺在冰原上。

    因为在梦里,所以不怕冻死和野生动物。沐小溪欣然与夏岑一起躺下。夏岑的孩子气从不对外人流露,只有在他面前,才会偶尔这样幼稚。沐小溪很欢喜。

    两个人像小孩一样,在冰原上打滚玩闹,最终牵着手静静听风声。

    “真好,”夏岑说,“感觉全世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沐小溪说:“我们和我们的影子。”

    “影子?”夏岑顺着他的所指,看了一眼冰上两个人的影子,他神色忽变。

    只需一眼,仿佛足以令这个完美的二人世界毁灭。沐小溪只听到身下咔嚓一声响,冰层崩开,大地断裂。他和夏岑之间突然裂开一个大口,他瞬间失重。

    “啊!”沐小溪惊呼一声,惊醒过来。

    床另一边的夏岑迷迷糊糊抚了抚沐小溪的后背:“怎么了?”

    沐小溪知道这只是一个噩梦,他不说话,只是紧紧抱住夏岑。

    夏岑感受到沐小溪不同寻常的体温,很快彻底醒了。他打开灯,起身倒杯水,就着床头灯温柔的光递过来时,看到沐小溪脸色很苍白。

    “我去叫医生。”他果断说。

    沐小溪在睁眼的一瞬间已经感觉好多了。他拉住夏岑:“不用,我只是做了个噩梦。”

    夏岑抱着他:“什么噩梦?”

    沐小溪说:“我们在冰原遇上地震,我掉到裂缝里了。”

    梦里的画面此刻有点模糊,只留下冰山轰然坍塌的画面,和突然的失重感。

    此刻房间里温暖馨香,夏岑握着他的手,越发显得刚刚的梦完全不真实。被一个噩梦吓成这样,像还没上学的幼童。

    沐小溪呼出一口气,他现在已经不心慌了,重复梦里的情形,更像是在求安慰,想听夏岑说几句暖心的话。

    夏岑把沐小溪抱在怀中,用手掌试着他的体温,沉声问:“在梦里,我有没有拉住你?”

    沐小溪含糊地“嗯”了一声:“我记不清了,好像没有?”

    夏岑说:“那就不是我,我不会让你一个人掉下去。所以那只是梦。”

    他这样郑重其事,沐小溪忍不住笑了,反过来要安慰他:“当然只是梦。”

    夏岑的手顺着沐小溪的脖子渐渐向下:“……没有发烧。”

    沐小溪被他摩挲得心痒。

    两个人的姿势渐渐不再是单纯的安抚。夏岑低声说:“小溪,我可以……吗?”

    沐小溪抬起手臂半遮住脸,微微点了点头。

    婚礼之前,两个人已经商量好——在结婚之后开始备孕,他们这几年工作渐渐安定,可以考虑孩子的事了。

    但可能是出于惯性,蜜月这段时间,他们依然和之前一样。今天是夏岑第一次提出不避孕,沐小溪心里悸动,只能默默点头。

    夏岑轻轻握住沐小溪的手腕,将他的手从脸上拿开:“小溪,看着我。”

    制造宝宝的过程比平时更动情。沐小溪彻底将刚才的噩梦抛之脑后。

    蜜月回来之后两个月。有一天清早沐小溪刷牙时候突然有一种反胃的感觉,他趴在水池边吐了两口清水,心生升腾起一种预感,当天就预约了医生。

    这天晚上,沐小溪和夏岑分享了好消息。两个人激动了一周,完全确定之后,才慢慢告诉双方父母。

    他们特意选了一个周末,邀请沐斯云和纪清平一起吃晚饭,告诉大家这个好消息。沐斯云听了很高兴,急急叮嘱各种注意事项,说得小溪都有点毛躁。

    纪清平表现得还算平静,不过临走时候一直拉着夏岑,再三嘱咐他好好照顾小溪。

    开春之后,孩子的情况很稳定。沐小溪的身形也有了些变化,因为他还在工作,所以很难不被人注意到。于是两个人一起在网上公开了消息。

    这下网上两个人的粉都开心极了。

    “啊啊啊啊啊啊,我一开始就一直默默关注他们这一对。这么多年了,一直这么甜!终于开花结果啦!”

    “不知道小宝宝像谁,不过不管像谁都会很可爱。”

    “我用两个人的照片p出宝宝了,太可爱了。”

    “感觉小溪会是那种把宝宝隐私保护得很好的爸爸。”

    “时间好快啊,我好像昨天才看到他们结婚,今天就说怀孕了?”

    “我老了……我觉得他们上大学公开关系好像还是去年的事。”

    粉丝一回忆当年,不免扯出些陈年八卦。当年夏岑一些蹦得高的粉丝,觉得夏岑高冷男神,沐小溪出身离奇,倒贴上的这个钻石男友。

    不过这几年过去,这样的粉丝已经销声匿迹,再没有人这样看沐小溪。甚至许多新八卦群众考古这一对的恋情会感到十分不可思议——“什么倒贴?这一对难道不是天造地设吗?”

    许多年纪小的小朋友去扒当年沐小溪的小号,更是大吃一惊。因为现在的沐小溪和夏岑关系稳定,很少再在社交媒体上大肆宣扬自己和夏岑如何恩爱。

    这让粉丝吃糖都变费劲了,倒是夏岑那里时不时放出一些照片,总能扒出蛛丝马迹,仿佛在定期告诉大家“我爱小溪,小溪爱我”。

    这让粉丝多少有些怀念当年还不成熟的沐小溪。

    “沐小溪高中毕业快上大学的时候好可爱啊!完全是第一次谈恋爱的纯情小男生表现!”

    “现在小溪越来越成熟了,是不是看到过去觉得很不好意思?”

    “我还是会时不时去看看小溪以前发的照片,然后笑得像个老母亲。”

    ……

    ……

    网上猜对一半。沐小溪看看过去发的那些“爱情宣告”,确实有一种看幼稚“黑历史”的感觉,但他低调并不全部是因为这个。

    当年他刚刚和夏岑在一起,多少有一种“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心态,拼着一股意气,想着能走到哪里算哪里。所以急切想要全世界为他做见证。那时候他只需要被看见,丝毫不在乎外面说什么。

    如今事情变了。他想把长长久久和夏岑一起牢牢握在手中,所以不知不觉间变得倍加珍惜。这么想有点难为情,但他年龄渐长,却比从前玻璃心了。也许这也算一种成熟。

    幸好不论经历什么,夏岑都陪在他身边。

    沐小溪确定怀孕之后,还去过炮灰论坛看看。几年过去,炮灰论坛大变样。从前的炮灰论坛一点进去是一片灰色。如今的颜色变得鲜艳活泼了很多,改成了青翠的绿色。

    对这个改变,炮灰们表示——

    “谢谢,原来的灰色是低调,现在的绿色很内涵。”

    “怎么感觉更讽刺了呢?”

    “绿色炮灰,循环利用,环保节能。”

    除了外观,论坛上还出了许多新规定。还有炮灰流行的昵称从“小泡泡”变成了“灰子”“本灰”,内容风格都变了。

    沐小溪当年的老帖如今看来非常有年代感,因为论坛禁止顶老帖,所以帖子已经很久没有人回复,只有点赞数字默默显示着还有人不断来参观的痕迹。

    尽管有这么多变化,沐小溪看看首页活跃的帖子,却觉得还和当年差不多。

    炮灰们的争论和烦恼和他当年大同小异,有关论坛和系统的许多不满依然每天都有。

    沐小溪想,等再过段时间,或者再过几年,他把有关系统和炮灰经历都彻底消化了,再回论坛上说一说,包括他和夏岑在一起之后的感受。

    这不是为了秀恩爱,而是想告诉在这个系统中的人,只要坚持下去,就会有某一种可能。

    沐小溪的预产期在九月。入夏之后,气温比往年更高,对怀孕的人来说更是酷热难当,时刻不能离空调。

    幸好沐小溪的各项检查结果都不错,所以他还是照常工作,只是会稍微提早下班。

    七月初,夏岑又接到父亲夏煦的联系。夏煦最近身体不是太好,这次发现的情况比较糟糕,要动一个大手术。他希望和夏岑当面谈谈。

    自从结婚之后,夏岑和父亲的关系缓和了一些。他告诉夏煦,会回去探病,只是请夏煦不要想太多,不要一副已经在准备身后事的心态。

    既然是回家探亲,夏岑正好要沐小溪陪他一起回去。他想沐小溪好好休息几天。

    纪清平也知道了夏煦生病的事。他叫夏岑和沐小溪两个先回夏宅探亲,他过几天也会去看看,毕竟是生死大事。

    这是夏岑这么多年之后再回夏家老宅。他从小在这里长大,住了十几年,感情并非不深。只是自从父母离婚,到天城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这次沐小溪陪他一起回来,他的心情才不那么复杂,更多是想让沐小溪在这里放松休息。

    父亲正在住院。老宅里的主人只有夏岑和沐小溪,住起来很舒适。回来第一天,夏岑陪沐小溪在老宅里稍微逛了逛。

    夏家几代经营,老宅无处不用心。即便平时有很多房间不用,依然每日做清洁保养,每个角落都干净整洁。

    沐小溪住在夏岑以前的房间。房间布置和当年夏岑离家的时候一模一样,房间大衣帽间里,甚至还有当年的衣物,一点都看不出主人已经离家十年。

    对夏岑回来,宅子里的管家和工作人员都很高兴。

    管家老谢一直在这里工作,负责管理这座大宅。夏岑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如今老谢已经六十出头。

    夏岑带着小溪参观老宅的时候,老谢和他们一起,仔细介绍各处的房间用途。

    沐小溪以前常常听夏岑提到这位老谢。婚礼的时候他们也邀请了老谢。所以现在小溪并不感觉陌生隔阂,反而比较自在。

    说话间,老谢提到自己可能会从老宅退休的事情。

    “我年纪大了,年轻时候一个上午能把宅子角角落落都检查一遍,如今腿脚不利落,比从前吃力多了,是该退休了。”

    夏岑挽留他:“你不用这么辛苦。如今各处都装了摄像头,很多事你可以在办公室里操控。现场让年轻人帮你分担。再者,父亲身边离不开你。”

    老谢听到夏岑提到父亲,连忙说:“我即便不照顾这宅子,还是会照顾老爷。”

    他告诉夏岑,等夏岑父亲做完手术,准备选一处疗养胜地好好休养,他会陪着一起去。到时候这座宅子主人不在此长住,他这个管家也不在,下面人现在都很担心工作。

    所以这次夏岑和沐小溪回来,在这里工作的人才这么高兴。他们盼着年轻的主人能常来住,才能免于被裁员遣散。

    夏岑对老谢没有立刻承诺什么。他和小溪现在工作都在外地,这次回来只是小住。

    等老谢离开,沐小溪回房休息,他问夏岑:“你打算怎么办?看来将来不少事情都由你来决定了。”

    夏岑拉开通向阳台的门,让温暖的晚风吹进来,一边说:“这么大的宅子确实需要人手维护……暂时先保持现状吧。这次回来我想你好好休息,什么都不要操心。”

    沐小溪忽然笑起来。

    夏岑走到他身边,肩并肩坐下:“什么好笑的?”

    沐小溪说:“我再一次切身体会到你是豪门大少爷,才一回来,就要烦恼这些事情。”

    夏岑也好笑。

    不过还是和沐小溪说起这宅子里的一些旧事。

    过了两天,夏岑父亲动手术。夏岑去医院,沐小溪之前去看过一次,手术当天没有去。因为手术时间较长,他有孕在身,不方便一直在医院。

    所以当天,沐小溪在家中,和夏岑保持联系,以免医院那边突然有什么变化或需要。

    管家老谢也留在家里,他可能比沐小溪更紧张。沐小溪在书房时候,看到老谢在楼下一直在走来走去踱步,没平时那么冷静。

    沐小溪于是叫老谢来聊聊天。他早就想和老谢单独聊聊,但因为夏岑一直在,所以没有机会,今天正好,还可以帮老谢缓解下紧张的心情。

    沐小溪问老谢:“夏岑小时候什么样?是不是从小就很聪明成熟?”

    老谢点头:“一点不错。少爷从小方方面面都特别出色,说话和普通小朋友不一样,很有条理有想法。”

    “那他一点都不用家长操心了?像个小大人?”

    “倒也不是。不省心的地方很多,皮起来一样皮,而且因为聪明所以特别会隐瞒。”

    老谢又说了两件夏岑的童年趣事。

    沐小溪听着频频点头,他笑着说:“这些我都是头一次听说。夏岑自己选择性记忆,总说自己从小就很乖。”

    老谢再次感慨说:“要是少爷和夫人能一直住在这里该多好。”这是他的肺腑之言。

    沐小溪开玩笑道:“夏岑要是不去天城,我也不会遇到他。”

    老谢说:“缘分再此,沐先生与少爷注定得是一对。我记得少爷没去天城的时候,已经很喜欢沐先生了。”

    沐小溪来不及收起微笑,表情慢慢凝固在脸上。他竭力不让声音变飘忽。

    “谢伯,你说少爷没去天城的时候,就喜欢我了?”

    老谢连忙补充说:“喜欢只是我的推测。至少少爷那时候已经很看重您了。”

    “怎么说?他从来没告诉我呢。” 沐小溪歪了歪头,看起来像好奇想听故事。只有他自己知道,力气正从他的脊椎和四肢慢慢抽走。

    夏岑怎么能在去天城之前就认识沐小溪?

    那不是他,那是真正的沐小溪。

    沐小溪一动不动,他屏息听老谢说话。

    老谢说:“我记得清楚,少爷出发去天城那一天早上,比平时起床起得晚。我进他房间,叫他起床时,听到他说梦话,一直在叫一个名字。”

    沐小溪缓缓说:“我的名字?”

    老谢点头:“那时候我还不知道那是谁。后来看到少爷在天城的消息,才又想起来。年轻人网恋是常有的事……”

    沐小溪忽然捂住嘴。他想吐。

    老谢还以为他是孕期反应,连忙和保姆一起扶他回房间休息。

    晚间七八点,夏岑从医院回来。父亲的手术挺过去了,只是还需要住院观察。今晚他本应该留在医院附近,但是和沐小溪打电话联系的时候,沐小溪没有接电话。

    他又联系老谢,老谢告诉他,沐先生晚上没有食欲,一直在房间休息。

    虽然家庭医生说没有大碍,只是正常的反应。但夏岑不放心,他还是抽点时间回来看看沐小溪。

    房间里灯都关着,夏岑轻轻推门入内。他走到床边坐下,打开床头小灯,低声问:“小溪,睡了吗?还难受吗?”

    沐小溪肩膀动了一下,他缓缓转过面来看向夏岑,又像畏光似的缩了缩。

    夏岑心里一痛,只不过十二个小时没见面,小溪看起来突然憔悴,脸色像生了病的孩童,青青的泛白,无精打采。

    “饿不饿?吃点东西好不好?”夏岑哄他。

    沐小溪避开夏岑关切怜爱的视线,他的魂全部在想另一件事。

    夏岑想握住小溪的手,这在平时是个再平常不过的亲昵的动作,十指交缠,互相抚慰。但今天沐小溪躲过他的触碰。

    “怎么了……”夏岑看出来,小溪并不是身体不舒服,而是遇上什么事,心里不舒服。

    “不管遇上什么事,都告诉我,小溪,没有什么事是我们两个人不能一起解决的,”夏岑没有再勉强触碰小溪,“只要你告诉我,我来帮你分担。”

    沐小溪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但他和夏岑在一起这么多年,爱这么久,哪怕只是听夏岑的声音,都会让他心情变得平静。不知不觉间,他们之间相互的依赖已经这么深。

    沐小溪慢慢起身,肚子里的孩子好像也知道他在下一个决心,激动地翻了个身。

    他想听听夏岑的亲口解释。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岑是什么时候认识真正的沐小溪的,又为什么要在梦中呼唤他的名字。

    最重要的是,夏岑到底爱的是哪个沐小溪。

    沐小溪喝了一口水,深呼吸一口气,问:“夏岑,我一直觉得你有一个大秘密没有告诉我,而且这个秘密还与我有关。之前我只是有这种感觉,今天我听到了一些旁证。”

    夏岑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目光深邃。

    沐小溪把老谢告诉他的事说了出来,又说:“你不要怪老谢,老谢以为我们早认识”

    他像梦游一样轻声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今天一个下午,沐小溪都在想这个问题。难道夏岑真的和“真沐小溪”在见面之间就网恋了?那为什么夏岑转学过来,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完全表现得像初次见面?为什么之后从来没有提到过?

    这些疑惑像一团乱麻纠缠在一起,紧紧揪住他的心脏。

    夏岑看着沐小溪一脸惶惑不安,他终于下了决心,说:“小溪,我把事情都告诉你。虽然听起来很离奇……但都是真话。”

    沐小溪想,再离奇的事情他都经历了。难道夏岑身上也有一个系统?

    夏岑说:“小溪,你相信人能经历不同的时间和空间维度吗?”

    沐小溪缓缓点头:“你是说时间系统?像科幻片那样?”

    夏岑坦诚:“差不多。十年前,高二时候,对你来说我们是第一次相遇,一点都没错。你没有关于我的记忆很正常。但是对我来说,我其实早就知道你会在那里。因为,我经历过一次。”

    沐小溪眨了眨眼睛。

    夏岑说:“小溪,我们前一世也是同学,慢慢互有好感,虽然过程和这一世有点不一样,但我们还是在一起了……”

    沐小溪胸口发闷。盛夏夜晚,暴风雨来临前的焦灼,让他喘不过气。他抓住夏岑的手臂:“你的意思是,重生?”

    夏岑顺势将沐小溪抱在怀中,他陷入回忆:“是的。我想我是重生了。上天又给我一次机会,回到你身边。”

    他在沐小溪耳边温柔诉说,说他们前一世浪费了多少时间,说他重生的时候觉得有多幸运。

    沐小溪只有一个想法——难怪……

    难怪夏岑对他珍惜包容到不可思议。难怪那些贴心的举动总是恰到好处。难怪夏岑对他以前的生活了如指掌。难怪那只装结婚证的匣子一早就在等着他。

    因为那是属于前一世,真正的沐小溪的。

    他声音颤抖打断夏岑:“那前一世,你和……我也结婚了吗?也有孩子吗?”

    夏岑沉默几秒,才说:“前一世,我向你求婚了,你答应了。但在婚礼前,你出了意外。对不起,小溪,我没有保护好你。”

    沐小溪慌忙说:“不要对我说对不起!”

    夏岑将他抱得越紧:“小溪,不管是哪一世,我都只爱你。只要你在这里,我就……”

    沐小溪木木地站着。只有他听到那些凄凉的声音。

    “我是谁?”

    “我不是你爱过的那个沐小溪。”

    “我只是炮灰系统里的一个孤魂野鬼。”

    夏岑的话语越温柔,入他耳中越剜心。世上最讽刺的真相,对夏岑来说,这是上穷碧落下黄泉,终于跨越生死重逢的爱情童话,对他来说却是画皮那样的恐怖故事。

    沐小溪没有声音,没有回应,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夏岑察觉到了他不对劲。他说:“我之前没有告诉你,就是因为这事情太离奇,很难接受。但是我们就是我们……”

    “不……不是。”沐小溪说。

    夏岑不解,但他觉得沐小溪的脸色很差,他劝道:“小溪,先吃点东西好不好?这事情我们慢慢谈。”

    他说着习惯性吻吻沐小溪的额头。

    沐小溪瞬间惊醒,他一把推开夏岑。

    两个人愕然相对。

    沐小溪看着夏岑,慢慢向后退后两步,转身离开房间。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他要一个人静静,他暂时不能看到夏岑。此刻汹涌而来的荒谬,羞耻,内疚能把他整个压垮。

    夏岑只看到沐小溪面色苍白,口中呓语,像被吓坏了一样。他完全没想到沐小溪会是这样的反应。

    他不由有些懊悔。他之前设想过许多沐小溪的反应,最大的可能性是沐小溪完全不相信他,当他胡言乱语。

    只有这种情况他不能预料——沐小溪看他的眼神像看到鬼一样。

    “小溪,你冷静点。我就在这里,好好的。你要去哪里?”夏岑跟着沐小溪走出房间。

    现在沐小溪这样,他不敢放他一个人。

    沐小溪在走廊上快步走着,他只想甩开夏岑。他想下楼,马上离开这座豪宅,他想回自己家。

    自己家……沐斯云那里……之前他一直在沐斯云那里扮演着好儿子的角色。他一直在说服自己,他会做个好儿子好哥哥。最值得安慰的是,他和夏岑的感情是真的,夏岑认识的喜欢的都是他……

    今后他怎么面对这些人?

    现在他该去哪里?

    恍惚之中,沐小溪在楼梯上一脚踏空。

    “小溪!”夏岑的声音高而急促。

    沐小溪想喊,但他的嗓子发不出声音,失重的一瞬,脖子像被扼住呼吸都只能从狭窄的一条线通过。

    他无力地挥着手臂,夏岑扑上来抓住了他。

    下一秒,头和背上一痛,他摔下了楼梯,陷入黑暗。

    夏岑和小溪一起摔下来,他尽力护住小溪,不让小溪的身体直接摔到地上。两人落地时,夏岑清楚听到自己的小腿咔嚓一声响,但他来不及分辨那是什么声音,立刻把小溪放平,检查他的状况。

    小溪失去意识,呼吸略急促。夏岑一边大声唤他的名字,一边摸着他的胳膊和腿。

    一片暗红的潮湿染上了夏岑的手。夏岑心猛地一沉。

    闻声而来的保姆看到这一幕吓得叫起来,夏岑冷静地唤人:“叫蒋医生来,叫小于马上准备车。”

    家庭医生马上赶来,简单处理一下,他们迅速赶去医院。

    这天半夜时候,小宝宝提前两个月来到这个世界,然后马上进入保温箱。

    夏岑只看了一眼,他现在对孩子的来临没有多少喜悦,因为小溪手术之后还在昏迷中。

    icu病房不能陪床,夏岑一直坐在外面。这时候他的家庭医生蒋医生小心提醒他:“夏先生,你的腿去拍个片子吧,是不是骨折了?”

    夏岑捂着脸。他现在一刻都不敢离开病房前。

    他沉沉地说:“我去打个电话。”

    他要通知沐斯云和纪清平。

    第二天早上,沐斯云和纪清平两个人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这个城市,直奔医院。

    夏岑还穿着昨晚的衣服,衬衫皱巴巴的。他一夜没合眼,下巴上冒出些胡茬,显出憔悴。他听到脚步声,抬起头看见纪清平从走廊另一侧走过来,他立刻站起来迎接:“爸……”

    纪清平步子迈得又快又大,越走越快。他几乎是风一样冲到夏岑面前,一把揪住夏岑的衣领,一拳砸在夏岑脸上:“你就是这么照顾小溪的?”

    沐斯云气喘吁吁追上来,他无视纪清平的粗暴,只是急切追问夏岑:“小溪现在怎么样?”

    夏岑低声说:“他现在体征稳定很多,但还没有醒。”

    纪清平咬着牙,一言不发。

    他打完夏岑,直接无视他。只和沐斯云以及医护说话。

    他们看过沐小溪,听过医生的治疗方案,然后隔着玻璃看了宝宝。沐斯云刚刚看沐小溪的时候没哭,这下看到趴在保温箱里的宝宝,眼泪没忍住。

    纪清平搂着他,不停安慰:“小溪会没事的。”

    第二天,小溪从icu病房转了出来。

    医生认为他的情况稳定,接下来就是看什么时候能醒。

    夏岑终于休息了几小时,医生给他骨折的右腿打上石膏,他这段时间只能拄拐行走。

    沐斯云把病房布置得尽量舒适。他还带来了一些小溪的衣服和用物。虽然他知道这边不会缺,但是还是带来了。

    沐斯云从袋子里取出一件蓝色的卫衣,像自言自语,又像和儿子聊天:“这件衣服你以前特别喜欢,虽然很旧了,但一直没扔……正好带过来,旧衣服穿起来舒服。”

    夏岑看着那件衣服,突然有几个画面从他脑海中闪现。

    压抑的葬礼,悲痛欲绝的沐斯云,许多沐小溪的旧物被烧掉……

    这些上一世的记忆他一直竭力封存,只要回想一次,都像是一把尖刀直劈心脏。他现在唯一的支撑是眼前的小溪还活着,一定能慢慢恢复。

    沐斯云为沐小溪掖了掖被子,抬头看到夏岑,面色苍白,不知道又多久没合眼睡觉。

    “夏岑,去休息下吧。这里有我陪着,还有护工。”

    夏岑低声说:“我只想在小溪身边。”

    他深深地看着躺在床上的沐小溪,沉睡的神色安宁,甚至还有些天真,仿佛在做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他又低声唤了一声:“小溪。”

    床上的人没有动,没有回应,只有窗外的虫鸣从郁郁葱葱的树木中传来。

    沐小溪一直在睡。

    他不知道自己的意识是什么时候慢慢凝成一股,然后他想起来了……

    他听了夏岑的坦白,然后吓得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摔下去的那一瞬,他听到夏岑在叫他的名字,随即陷入黑暗。

    现在,他感觉自己的意识在脑内很清醒,但仿佛被关在了一个空白明亮的房间里,周围什么都没有,他听不到外面的声音。

    “我这是在濒死状态吗?”沐小溪在这个大脑的囚笼里和自己对话。

    “更像是昏迷了吧。”他想。

    也不知道外面现在怎么样了。宝宝……平安吗?夏岑……一想到夏岑,沐小溪又想到那件可怕的事实。

    夏岑是重生的。夏岑是因为前一世的沐小溪,所以才在一开始就盯着他。

    沐小溪在自己的意识世界里蜷成小小的一团。他又回想起夏岑和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那么多甜蜜和快乐。他其实并不是为自己难过,偷来这么多幸福,是他赚到了。

    他更为夏岑心痛,夏岑心心念念以为弥补了遗憾,其实换了一个人。所以他不敢面对夏岑。

    意识空间里只是一片温柔的纯白,没有温度。但在意识里漂浮的沐小溪却感到一丝寒意。

    他忍不住抱住自己喃喃:“夏岑……”

    为什么他还是会忍不住想见夏岑。

    这时候有雪花从他头顶飘落。洁白的雪花纷纷扬扬,沐小溪惊讶地抬起头,他的意识空间里怎么会下雪?

    他看向上面,有一个人影闪现,出现在他面前。

    沐小溪认出来,来的人是“朗裕年”,他之前见过的系统管理员。

    “沐小溪,我们又见面了。”这一次管理员脸上带着一丝无奈。

    沐小溪这时候反而很平静,他问:“我要死了吗?”

    管理员抬头看看意识空间中的雪花:“没有。你的肉体还活着,但意识正在一个很模糊的界限。一边是你所处的世界,一边是系统。”

    沐小溪有点恍惚,他问:“你来带走我?”

    管理员说:“我并不是死神。但如果你愿意重回系统,我不会拒绝你。”

    他又向空中看了一眼,仿佛在看并不存在的时钟,催促沐小溪:“时间不多了。你快点做决定,是永远留在这个世界,还是和我回炮灰系统。”

    沐小溪闭了闭眼,他做了决定。

    他说:“管理员,你以前和我说过,选择的自由一样会有痛苦,我那时候还不太明白。现在我知道了……我选择醒来留在这个世界。”

    他选择了做沐小溪。哪怕明知道夏岑爱的来源,他依然要做沐小溪。

    管理员的身影渐渐淡去:“沐小溪,你与炮灰系统正式解绑。系统会将你所有剩余积分全部兑换,将你寄存在系统的东西还给你。”

    “什么?”沐小溪话音刚落,顿时狂风大作,雪花漫天飞舞。他抬手挡住眼睛和脸。

    这一阵风雪肆虐之后,意识空间恢复平静。沐小溪慢慢睁开眼睛,管理员消失了,这里又只剩他一人。只是与之前不同,地面上铺着一层洁白的雪,他被一股不可描述的力量吸引着,忍不住向雪地深处走去。

    冥冥之中,他觉得那里有什么。

    不一会儿,雪地上出现了猛然刹车时的车辙痕迹,还有斑斑点点的血迹。

    他无意识地顺着血迹向前走去……

    一辆车撞在路边,黯淡的路灯下,损坏严重,车的前半部分变形,惨不忍睹。这时候沐小溪听到副驾驶上传来微弱的呻吟声。

    那声音沐小溪无比熟悉。他跑过去,果然副驾驶上是夏岑,他额头上正在流血,在半昏迷中。

    “夏岑,夏岑!”沐小溪急忙解开他的安全带,想把他从车里拖出来。

    “夏岑醒醒!我帮你!”沐小溪几乎要哭出来。

    夏岑慢慢睁开眼睛,他看着沐小溪,猛地握住沐小溪的手腕:“别动,小溪。不要动。”他的声音轻而坚定。

    沐小溪愕然,他突然发现自己正坐在这辆车的驾驶座上,不知什么时候成了这个场景中的经历者。他顺着夏岑的目光,慢慢低头,向自己胸口看去——血在涌出,蓝色的衬衫上深紫色的血迹迅速扩大,短短十几秒,他的胸前已被鲜血浸润。

    “小溪,小溪。”夏岑的声音听起来太过绝望。他胡乱地拿着外套想为小溪止血,然而只是

    沐小溪想说句话,但他只觉得冷。

    他张了张口,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这究竟是谁的回忆?别人的回忆会这么真实吗?

    他想抬起手,再触碰一次夏岑,再吻一次夏岑,他还有很多话想告诉夏岑,但是他已经没有力气。

    夏岑陷入狂乱,他赤红着眼睛,紧紧按着沐小溪的伤处:“小溪,不要睡着,不要闭眼,和我说话!”

    沐小溪翕动嘴唇,他只说出了三个字。

    “忘掉我……”

    忘掉我,好好生活。

    这就是他前一世对夏岑说的最后一句话,对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句话。

    他就是沐小溪。沐小溪就是他。

    那一天下着雪,他们出了车祸。

    他从没想到和夏岑的告别会如此突然。虽然不像样,但是他想夏岑一定明白他的意思。

    宁静的白色再次吞噬一切,一道强光闪过。

    沐小溪像坠入了一条深深的隧道。无数画面在隧道中闪过。他明白了,这全是他的记忆,上一世的记忆。最后记忆的终点,就是那场车祸。

    他在车祸中濒临死亡的一瞬间,被拉入了系统。

    有一个声音告诉他:“沐小溪,跟我来。”

    “你是死神吗?”

    “ 我不是死神。这里是炮灰受系统。根据你的临终遗言‘忘掉我’,你的记忆将被暂时由系统保存管理。”

    “什么……?等等!”

    ……

    ……

    “沐小溪,你与炮灰系统正式解绑。系统会将你所有剩余积分全部兑换,将你寄存在系统的东西还给你。”

    ……

    ……

    长长的记忆隧道结束,沐小溪重重落地,他拼命呼吸着空气,猛然睁开眼睛。

    沐小溪终于有了回到真实世界的实际感受。房间里窗帘拉着,光线很暗,他的眼睛马上适应了,病房洁白的墙壁,茶几上摆放着鲜花……

    他躺在床上,微微侧过头,看见夏岑正趴在他床边。刚刚大量前世的记忆一下子重新回到脑中,他的脑子发烫,还晕晕乎乎,但他忍不住想大声叫夏岑。

    他伸出手,碰了碰夏岑的头发。

    “夏……岑……”不知道他昏迷了多久,嗓子变得暗哑,声音有气无力。

    夏岑一下子惊醒,他怔怔地看着沐小溪。

    他以为自己在做梦。

    “我睡了……多久?”小溪慢慢问。

    夏岑终于长长叹气,他握住小溪的手贴在自己脸上,感受彼此的体温:“八十一天。”

    他按下遥控器打开窗帘。

    早晨亮而清透的阳光洒进来,沐小溪看到窗边的树顶,已经泛出好看的金色,是秋天成熟的样子。

    “宝宝很好,上周回家了。现在有爸爸和保姆照顾她。我妈也来了,她天天给宝宝做音乐早教……”

    “家里一切都好。公司的事情你也不用担心。”

    夏岑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都急着告诉小溪。

    小溪只是默默听着。

    夏岑说完了,他察觉到小溪的沉默,知道自己绕不过出事当晚的话题。

    他问:“小溪,如果你不能接受那天晚上我说的事。就当它是我的一场梦,只要你遵从自己的内心,和我在一起。”

    小溪问:“我刚刚也做了一场梦……梦到了车祸。”

    夏岑目光一颤。

    小溪握住夏岑的手指:“车祸之后,我最后对你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夏岑垂下头,吻着小溪的手,哽咽道:“你说,‘忘掉我’。”

    沐小溪也忍不住,眼泪从眼角一直滑到发鬓:“为什么没有……”

    夏岑终于说出了这漫长的告白:“我怎么可能忘了你,还好好生活?我做不到。”

    沐小溪又哭又笑。

    原来是这样,他忘掉了自己,夏岑却帮他记住了所有。

    他再一次对夏岑承诺:“夏岑,我回来了,我不会离开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