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谁要和你复婚 > 第九十六章

第九十六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沈安瑜心中一紧, 连声音都不自觉的沉了下,“外婆怎么了?”

    “外婆看到了网上说我们离婚的事,气晕过去了。”靳择琛深吸了一口气, 像是身上压上了什么, 过了几秒才轻轻捏了下她的肩, “我回去一趟, 你先去休息。”

    “我和你一起去。”

    靳择琛目光下移,定在了某种, “不是不舒服么。”

    “没事。”沈安瑜脸有些发烫,她其实就是想那么矫情撒娇一下, 哪有那么严重。

    靳择琛抬起眸子, 和她对视着, “你确定?”

    沈安瑜愈发的窘迫, 轻点着头道:“快走吧。”

    两个人也不再多耽搁, 下电梯坐上车直奔临城。

    这条城际高速两人已经走过无数次,可是没有哪一次心情是这样焦灼与自责的。车里的气压明显有些低,前面的司机大约是感觉到,贴心的放起了舒缓的轻音乐。

    外婆前段时间就查出心脏不好,这样一下也不知道情况到底怎么样。两个人手交握着, 像是在互相安慰。

    路程走过大半,靳择琛的电话忽然再次响起。沈安瑜看着他接起电话, 眼睛微眯了下,让她本就不安的心更加紧张起来。

    只听靳择琛“嗯”了声便挂了电话, 脸上竟然闪过一片肃杀之意。

    沈安瑜忙问, “外婆……”

    靳择琛收回视线,脸上有些紧绷,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开口, 他张了张嘴才说:“网上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夏思淼做的。抱歉,是我没处理好。”

    如果是她做的,那说明她从头到尾都在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生气的同时,沈安瑜更觉得有些恶寒。

    “就是觉得挺可怕的。”她打了个冷颤轻轻摇了下头,对着靳择琛半认真半调侃的说:“你道什么歉呢,谁叫你人见人爱,把人整的都疯魔了呢。你总不能把自己毁容或者把人抓起来吧,人家喜欢你又没犯法。”

    说到最后,那声音里的怨气已经有些压不住。

    如果换做是以前,靳择琛一定会臭屁的说一句“是的呢,我这么让人喜欢,可是我只喜欢你”这种话。

    可是这次他只是轻轻的握住她的手,指腹在她手背上轻轻摩挲着,像是在安抚。声音有些沉哑的说:“她散步虚假消息,转发超过五百,这次可以抓起来了。”

    狗男人大概心里也不好受,尤其是外婆现在还因为这件事病倒。沈安瑜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应该稍微善解人意一点。

    她曲起手指,不轻不重的用指甲扣了他一下,全当解气。

    没过多久,车子在城北别墅区停下。

    门被管家打开,两个人便直奔主卧,一边走一边问现在的情况。管家乌拉乌拉说了一大堆,像是打太极似的也没说明白。

    靳择琛一阵烦躁,也隐约明白大概是外公故意不让别人告诉他,让他干着急。

    这时人也走到了卧室,门正开着,里面的情况情况看的一清二楚。

    只见外婆躺在床上吸着氧,脸色是不正常的白。沈安瑜鼻子一酸,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她大步走了过去,声音都带上了哭腔,“外婆……”

    靳择琛跟在后面,眉头紧皱着表情也有些难看。

    外婆一见到她来,忙对着她招手,嘴上念着,“快让外婆看看。”

    沈安瑜坐过去,让她看个仔细。明明之前见还硬朗的人,就这么虚弱的躺在这,她心里难受极了。

    眼泪说什么也忍不住,很不争气的开始往外掉。外婆看着急忙想坐起来,被沈安瑜扶住,声音还带着鼻音的问,“外婆你要干什么,我帮你。”

    外婆半靠在床上,伸着手去摸她的脸,有些急了可是气力却跟不上,说起话来都是虚的,“你现在可不能哭啊。”

    靳择琛在一旁看着心里也不好受,刚想走过去只不过这迈出去的一步还没踩实,就被温老爷子叫住,“你跟我过来。”

    许是照顾着外婆的心脏,声音被压低了,可是语气里的愠怒却显而易见。沈安瑜在这里这么久,第一次见外公发这么大的脾气。

    温老爷子走在前面,靳择琛又看了沈安瑜她们一眼,这才跟了上去。

    沈安瑜忽然觉得,这场景很像小孩子做错事,要被家长打的场景。

    她忽然有些不放心,靳择琛不会挨打吧……

    屋里只剩下外婆和她两个人,沈安瑜收回了视线,调整了一下情绪笑着说:“外婆你不要信网上那些,都是骗人的。”

    外婆不吃她这一套,只说:“那你把结婚证给我看看。”

    沈安瑜头皮一麻,脸上却不动声色,“哪有人随身带这个的啊,我改天拿给你好不好。”

    谁知外婆忽然叹了口气,声音变得有些忧愁,“我知道的,你这么久不来看我,网上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其实端午节的时候,你们就出问题了吧。”

    沈安瑜感叹于外婆这么一大把年纪头脑还能这么灵光,观察的细致入微。也不再瞒,轻点了下头低声说:“我们之前是出了些问题,但是现在没事了。”

    外婆看着她半天没说话,虽然已经年逾七旬,眼睛却有着看透一切的清明。她将手慢慢的放在沈安瑜的腹上,手有些微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轻声说了句,“委屈你了,孩子。”

    沈安瑜眼睛轻眨了下,低声说:“我们都有问题,但是现在真的都好了。”

    是她莽莽撞撞的闯进靳择琛的世界里,在还没有明白一切的时候就一腔孤勇的,也不管自己是不是能够承受。

    最初的靳择琛没能给她回应,也是因为她到底还是为自己留有一丝转圜的余地,没有那么明显的表明。

    简单的说就是两个人当时一切都是不同步的。

    回头看,过去大概是有心酸的,可是也有着那么隐秘细微又不经意的快乐。

    如果当初就和和美美,或许也不会有现在经历过分开后的更加珍惜与圆满。

    两个人又聊了会儿,靳择琛还是没有出来。

    沈安瑜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眼门外,对着外婆问,“他们怎么还没出来啊,外公不会……打他吧。”

    “啊,那不能够。我们教育孩子不动手。”外婆本拉着她问最近身体怎么样,孩子有没有太闹她什么的。说的正开心呢,听到这句收敛了些神色。过了几秒又说:“你要是不放心,你就上去看看。”

    沈安瑜收回了视线,脸上带着些不好意思的笑,“我陪外婆。”

    又过了半个小时,靳择琛还是没出来,沈安瑜有点坐不住了。轻咳了一声,“快吃晚饭了,我去叫他们。”

    外婆看着她的样子,终于放心了下来,含笑道:“去吧。”

    沈安瑜轻吐了下舌头,快步走了出去。可是出门以后才后知后觉的不知道两个人去了哪,她下意识的觉得应该是在书房。

    可她才朝着书房走去,便见人已经一前一后的出来了。她眼睛紧盯着靳择琛,从头到尾的打量了一下,倒是没觉得哪里不对。

    等到人走近,沈安瑜先是叫了声,“外公。”

    然后又眼神问靳择琛:没事吧?

    靳择琛摇了下头,这事外公也“嗯”了声,脸色比对着靳择琛好了不少,可以称得上是和颜悦色,“去吃饭吧。”

    外婆不舒服没什么食欲,外公拿了点东西上去陪着吃。而沈安瑜他们也才吃过不久,还不太饿,只随便吃了几口,便又去看外婆。

    外公现在见到靳择琛就没好脸色,要不是因为他混搞出了这事,外婆也不至于一口气没上来气晕过去。

    当时真的把他给吓坏了,自然而然的看靳择琛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还留在这挨人眼,赶紧走!”

    外婆轻瞪了外公一眼,柔声说:“不早了,安瑜先回去休息吧。”

    沈安瑜本想说在这陪,但是看外婆精神还是不太好,只笑着说:“那我明天再过来。”

    “别总跑动了,你身子不方便。”外婆摇头说,“你们都好好的就行了。”

    外公虽然没什么好态度,但是最后还是让人给他们带了不少东西。又给他们的,也有带给沈安瑜父母的。外公自知有愧,人家好好的女儿来到他们家,被他们养成这样。

    两个人走出门,沈安瑜总觉得靳择琛走路比以往慢了许多。不是那种为了照顾她而刻意的慢走,就是走的很慢。

    沈安瑜刚想问,就见蒋楠忽然走了过来。

    这个时候他明明应该已经下班回家,或者在相亲了,忽然出现在这有点奇怪。

    刚才死机看着车要没油了,想着附近有个加油站来回也不过十分钟,便直接去了。

    然后他走远了点去抽了个烟,再回来时便见有人在车旁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做什么。

    司机把烟一扔,便大步走了过去,本来只是想问问是干什么的。那人也许是做贼心虚,听见动静便慌乱的要跑。

    司机一看,这怎么行,下意识的就开始追。谁知这人胆子不行,体力更是不行,追了没两分钟把把人给制服住了。

    这一看,才发现竟然还是个女的。

    再一看,好像还有点眼熟。过了几秒,反应过来这不是夏思淼么。

    想着车上靳总说的话,一时间觉得这人不能放。但是他又不知道别墅里面是什么情况,于是便给蒋特助打了个电话。

    蒋楠急匆匆过来,一看地上还有螺丝刀什么的。这一看就是要做点什么,反复问了几遍后,夏思淼大概是知道自己也就这样了竟然和盘托出。

    原来她这段时间,不但失去了继承权资格,之前债务上还出了问题。原本对着她奉承的塑料小姐妹知道她出事理都不再理她,甚至还落井下石。

    她临城也呆不下去,自己躲在了一个附近的小县城里。夏大小姐以前过的是什么生活,现在怎么受得了。

    于是便把自己现在的境遇全都怪在了靳择琛和沈安瑜身上,没想到网上这事没打击住他们。还让铭锐集团股票大涨,沈安瑜瞬间成为网上红人,别人嘴里的大设计师。

    夏思淼看着网上对他们幸福生活的描述与想象,凭什么他们幸福美好夫妻恩爱了,还即将会有一个自己的孩子,而她就要在这么鸟不拉屎的小县城生活抬不起头来。

    她顿时升起了一股鱼死网破的念头,她一时间找不到靳择琛,就想着来城北别墅着蹲点。靳择琛一个月总是要过来几次的,没想到今天她才来就真的让她等到了。

    可是她找不到下手的机会,或许是老天有眼司机这时恰好开车出去,给了她动手的机会。

    沈安瑜听完,只觉得她又蠢又毒。

    先不说夏思淼技术怎么样,车子会不会出问题还不会被人即使发现。即使真的坏了,是不是会坏在她和靳择琛都在车上的时候。

    如果不是,那岂不是白白害了司机一命。

    靳择琛听完,眼神越发的冷,只问,“现在人在哪儿?”

    蒋楠:“就在哪没动地方,还没报警,怕破坏了证据。”

    两个人坐着蒋楠的车,一起到了加油站。车还在那里,人被蒋楠带的几个人控制住。

    见到他们来了嘴角还带着冷笑,目光在看到沈安瑜凸起的小腹时变得阴冷又狠毒,“怎么,来看我笑话的,我告诉你——”

    沈安瑜大步走了过去,动作快的靳择琛都没反应过来,大手一挥“啪”的一声阻断了她所有的话。

    只要一想到外婆虚弱的样子,这么大的年纪还要受罪,她就对夏思淼止不住的痛苦。再想想刚刚,如果她真的得手,现在她和靳择琛还有孩子的命可能都没有了。

    听到的时候只有气,可是现在看到停在那里的车子就止不住的后怕。

    她不知道夏思淼到底是怎么还有脸在这里咋咋呼呼的,可能真的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有的人生下来就不知道什么是道德是善良。

    从来就只有自己,只顾自己如愿了就好。这样想没有错,可是用伤害别人的方式来满足自己,那就该死。

    沈安瑜眼睛微眯着,全身的气势敛了起来,一时间竟然和靳择琛生气时的样子别无二致。

    看的夏思淼直嗓子有些发干。

    沈安瑜又走进了一步,靳择琛在旁边轻蹙了下眉,怕夏思淼忽然发疯伤到她,即使现在夏思淼已经被那么多人制住,他还是微微向前,将沈安瑜护住。

    沈安瑜轻扬着下巴,眼神越发的冰冷,“我记得我说过,别在出现在我我面前,不然就不是泼咖啡那么简单了。”

    夏思淼眼睛发红,歇斯底里的吼着,“你不就是仗着现在有他,不然你敢这么对我说话么,你敢么?你算什么东西敢对我动手!”

    “啪——”

    沈安瑜眼睛眨都没眨的,抬手对着她的脸又是一巴掌。那力度实打实的,在这有些空旷的加油站里,甚至都出现了回音。

    靳择琛看着她垂下来的手,眉头又皱紧了些。

    夏思淼被打的懵了,一时间竟然没说话。她现在头发凌乱的,再也没有半点夏家大小姐原本的高贵冷艳,活像是个疯婆子。

    沈安瑜忽然觉得她很可悲,可是气势却依旧拿捏的十足。她从上到下的打量着夏思淼,带着十足的蔑视,然后说:“离别人的丈夫远一点,贱不贱呐。”

    这句话,她从第一眼,见到夏思淼旁若无人的和靳择琛说话时就想说。现在她终于可以理直气壮的说出来,简直爽呆了。

    靳择琛见她胸口还在一起一伏的,刚刚还动了手,生怕她身体受不了。在一旁低声问着,“回家?”

    沈安瑜觉得自己气也出了,在这也没什么事便点了点头。

    蒋楠在一旁低声问着,“靳总,她要怎么处理。”

    靳择琛视线仍在沈安瑜手上,听到后只是轻描淡写的说:“报警吧。”

    “靳择琛——!”夏思淼看着眼前男人的背影,听着他说出这句话,她仍是不敢相信的,发出了一声堪称凄厉的叫声。

    靳择琛终于停下来转过身,对她投出了第一次目光。只不过那眼神很冷淡,甚至厌恶的。

    夏思淼被那个眼神看的心直疼。

    然后就听靳择琛淡淡的却带着些警告的说:“滚。”

    说完,便拉起沈安瑜的手走,边走还边问着,“手疼不疼?”

    沈安瑜头靠在他肩上,语气有些夸张又矫揉造作的说:“疼死了,现在都还在发麻,你给我揉揉。”

    靳择琛一边轻轻揉着她的掌心,一边说:“以后打人这种卖力的事留给我,你在旁边看着就好了。”

    沈安瑜眼睛转了转,“你会动手么?”

    靳择琛看着她白皙的手掌此时掌心都红了,眉头皱的更深了些,给她揉着手时还用嘴吹了吹,像是她受了多重的伤一样。

    然后不在意的说:“虽然对女人动手很失礼,但是为了你可以破例。”

    “对女人动手”,在靳择琛眼中她和路上的甲乙丙丁没有任何区别。沈安瑜听到这,终于忍不住笑了。她侧头再次对上了夏思淼的眼睛,定格了一秒。

    然后回头,靠在靳择琛肩上越走越远。从此之后,这个人在她的世界里和任何一个路人也不会再有任何的区别。

    两个人淡淡的交谈声一字不差的落去夏思淼的耳中,靳择琛的话以及沈安瑜最后那个眼神,就像是在说:我就是仗着他,他就是毫无条件毫无原则的站在我这边,又怎么样?

    那炫耀的眼神,和靳择琛从到到尾从没正眼看过她的绝情,终于让她发出一声崩溃的喊声,“啊——”

    -

    靳择琛这个车子也留在这里暂时成为证据,况且也不敢再开需要带去检查一下,万一夏思淼那个疯子真的做成了什么,谁也不敢保证。

    蒋楠想要用自己的车送他们,但是沈安瑜却忽然良心发现觉得自己今天吃的有点多,虽然来之前已经和刘媛香说了情况,但她还是觉得自己应该走走。

    哪怕没有一万步,走一千步也是好的。

    于是两个人就慢慢的往前走,什么时候累了什么时候在打车。

    走着走着,沈安瑜忽然说:“靳择琛你怎么回事,怎么走的比蜗牛还慢?”

    靳择琛牵着她的手,拖腔带调道:“这不是照顾你嘛。”

    “噢,可是你比走的慢多了。”

    靳择琛垂眸看她,脸上带着轻笑,“那我们就走快一点。”

    他话虽然这么说着,可是仍维持着原来的速度,慢慢的走着。

    沈安瑜看着他的眼睛,嘴角有些不自觉的下垂,“外公是不是打你了?”

    “哪能啊——”

    没等他说完,沈安瑜便幽幽的打断他,“你走路都一瘸一拐的了。”

    靳择琛自然知道自己没有,却也轻眨了下眼睛,有些惊讶的说:“这么明显啊。”

    沈安瑜停下来不动了,她微微弯腰,做事便要掀他裤。

    这个动作她现在做起来有点费力,所以也只是做做样子。

    果然下一秒靳择琛便扶住她的腰,语气没正经的道:“哎,你注意点,这么多人呢。怎么说你现在也算是个红人了,不想再上热搜吧。热搜名字‘沈设计师当街扒人裤子’,这多不像话啊。”

    这里有些偏僻,又正是晚高峰,哪有什么人呢。

    沈安瑜也将他的不要脸学的七七八八,学着他的语气,“没关系呢,我也算是见过大风浪的人了,别人怎么说我不在乎呢。”

    靳择琛:“……”

    靳择琛见她这架势,不说看来是走不了了,太阳慢慢落了,一会就会凉下来。怕她冻着只能妥协道:“真没打,就是之前一个不小心,上楼的时候把腿劈了一下。”

    沈安瑜一脸“我看你怎么编”的表情看着他,同时语气中没有任何情绪的说:“噢,你劈腿了。”

    “……”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呢?

    靳择琛觉得这个误会有点大,在丢人和维护清白中他几乎没有任何思考的选择了清白。

    他摸了下鼻子,然后说:“那什么,就是被外公叫过去,对着我妈的灵牌跪了一个小时。”

    沈安瑜听得心里一揪,“为什么?”

    靳择琛脸上带着笑,看上去有些不正经。可是嗓子却有些哑的说:“觉得我混蛋,应该对着我妈反思反思呗。”

    毕竟温婷算是间接被男人害死的,身为她的儿子却伤害了另一个女人,这在外公眼里没用拐杖打死他都算是轻饶的。

    沈安瑜压着心中的情绪,又问,“那怎么让你起来了。”

    靳择琛语气间带着玩笑,似乎故意想让她放松,“因为我和他说,在跪下去我站不起来了,就不能给我老婆做宵夜了。”

    沈安瑜目光一直盯着的膝盖,垂着眸子只说:“你自己把裤腿挽起来。”

    靳择琛刚想说几句“这样不好吧”什么的搪塞过去,便见沈安瑜抬起头,眼眶微红的看着他。

    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照做。

    裤子被他挽起,露出膝盖。

    沈安瑜看着他膝盖前的淤青甚至已经开始有些泛紫,嗓子有些哑的说:“左腿也要。”

    靳择琛一一照做,过了一会见沈安瑜不出声,眼里都开始有些湿润。他轻笑着问,“心疼了啊。”

    沈安瑜抬眸看向他,没说话,但是眼底的水光足够说明一切。

    靳择琛将裤子放下去免得让她看的心烦,然后轻揽着她的肩有些没正经的说:“那能不能回家疼疼我?”

    太阳西垂还有最后一点光辉,大片的火烧云印在天上,形成了大片大片的粉。

    沈安瑜呼吸一滞,看着靳择琛清淡含笑的眼睛,忽然明白了他这句话的画外音。

    她嗓子有些发干,试探着问,“一般情侣什么时候开始同居的?”

    靳择琛眼中有着一闪而过的惊喜,很快顺着话题接过,“一般半个月吧,快的一周,像是董旻皓那种的一天。”

    “这样啊……”沈安瑜轻眨着眼睛,然后又问,“腿真的很疼啊?真的一瘸一拐了?”

    靳择琛点头,眼中有着真诚和强忍痛苦的虚弱。

    沈安瑜眼中忽然划过一丝狡黠,然后说:“好啊,你追上我,我就和你回去。”

    然而她还没走两步,腰间便是一紧,同时身体落入一个有力却温暖的怀抱里。

    她诧异的回过头,靳择琛便已从后面贴近,绕过她的脖颈在她的脸上蹭了蹭。

    靳择琛低哑悦耳的声音带着撩人的醉意,“就算是这两条腿断了,用爬的,也能追到你。”

    太阳最后一丝光辉打到了他们脸上,将他们脸上的笑意映衬的更加温柔灿烂,背后成片的火烧云像是幕布,画面像是就此定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