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红楼之幸福人生 > 第8章 史湘云7

第8章 史湘云7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弘昀坐着马车还没进城,就被人拦住了。他刚要掀开帘子看个究竟,四贝勒胤禛就掀开帘子进来了,弘昀看见胤禛眼泪就掉下来了:“阿玛......”

    胤禛摸摸他的头:“没事就好,这件事阿玛一定会一查到底,绝不姑息任何要害我儿子的幕后黑手。弘昀,你年纪也不小了,再你额娘住,也不太合适,回去之后就搬到前院跟阿玛一起住吧?”

    弘昀扯了扯嘴角:“额娘要照顾弘时,确实有些分身乏术,能跟阿玛一起住,儿子很高兴。”胤禛把弘昀搂进怀里,心里酸酸的,对李氏的反感越发的深了。

    他自己尝过被生母不待见,被皇阿玛冷落的苦,有了孩子之后不管是弘晖还是弘昀他都尽量一碗水端平。甚至因为弘昀从小身体不好,对他更加怜惜几分,连带着对李氏也高看了几分。

    没想到她作为一个母亲能如此心狠,明知道有人要害弘昀不但不阻止还推波助澜,用弘昀的命去给弘时铺路。

    弘昀现在可不是傻白甜,他恰当的表现出对李氏的失望,让胤禛对他更加的怜惜。不但让苏培盛亲自带人去给他收拾院子,还去了一趟那拉氏的院子。那拉氏看见胤禛过来有些喜出望外,这些年她们家爷宠李氏,一个月也就初一十五会来她的院子。

    胤禛把弘昀的事情说了一下,李氏和乌雅氏做的那些事儿也没瞒着她,那拉氏自己经历过丧子之痛,对李氏的做法那是深恶痛绝:“怎么会有这样的母亲,李氏的心难道是石头做的?弘昀这孩子要是知道了,该有多难过?”

    胤禛拍拍那拉氏的手:“看他提起李氏的态度,这孩子应该已经知道了。以后还得辛苦福晋多照看一下这个孩子,乌雅氏那边因为牵扯着额娘,爷来解决。”

    那拉氏笑的很温婉:“爷说的这是哪里话,您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毕竟弘昀还是要喊我一声嫡额娘的。我不敢说像对弘晖那样对弘昀,但是我会尽量对孩子好的。”

    胤禛有些感叹自己以前识人不清,福晋其实跟他性子很像,说的少做得多。而且她做人从来不说一套做一套,就像现在她不会说为了让自己高兴就说我会把孩子当做秦生孩子看待。

    人啊,总要经历一些事情,才能真正明白,谁才是最适合自己的。就像四贝勒胤禛,他此刻非常庆幸自己能娶到那拉氏这样的福晋。

    说完了话就到了晚饭时间,他顺理成章的留下吃了饭,然后晚上搂着福晋红浪翻滚一夜恩爱到天亮。

    早上胤禛走后,那拉氏身边的顾嬷嬷一脸喜气洋洋:“爷终于能看到福晋的好了,往后看那些贱皮子谁还跟您叫板?”

    那拉氏笑了笑:“嬷嬷这话在我屋里说说倒也罢了,出去可千万别说,你又不是不知道爷是最重规矩的人?”

    顾嬷嬷讪笑:“老奴一时乐昏了头,嘴上没了把门的,福晋放心,出去老奴绝对把嘴闭得紧紧的。”

    那拉氏对顾嬷嬷说道:“等会儿我写个请帖,过两天咱办个赏花宴,你亲自跑一趟,请保龄侯府的夫人来赴宴,让她带上,呃,那个小姑娘叫什么来着?是她的侄女。”

    顾嬷嬷应了一声,那拉氏叮嘱她:“嬷嬷去了之后,态度一定要好一点儿,那个小姑娘可是咱们二阿哥的救命恩人呢。”顾嬷嬷点点头:“福晋放心,老奴肯定会把这件事给办好。”

    四贝勒福晋身边的顾嬷嬷亲自来拜访送请帖把柳氏都给搞晕了,她跟顾嬷嬷打哈哈聊了一会儿,顾嬷嬷提出要见见她的侄女,柳氏就更糊涂了。

    但还是派人把湘云给喊了过来,湘云一看屋里有人,特别乖巧给柳氏请了安。柳氏冲她招招手:“云儿来,这是四福晋身边的顾嬷嬷。”湘云眨眨眼,乖萌的给顾嬷嬷行了礼。

    顾嬷嬷赶紧还礼:“老奴可当不起姑娘的大礼,夫人好福气,姑娘长得可真好看。老奴来的时候福晋特意让老奴给姑娘送来一套头面,粉色的珍珠正正适合您这样的年纪。”

    湘云看了一眼柳氏,才接过顾嬷嬷手里的匣子:“谢谢四福晋,有劳嬷嬷了。”顾嬷嬷又跟柳氏聊了几句,就告辞离开了。

    湘云抱着匣子就想跑,被柳氏给拽回来了:“为什么四福晋会突然派人来请我赴宴,还指名要带着你?还有这头面可价值不菲,如果我没看错,这可是东珠,粉色的东珠更难得。”

    湘云讪笑:“可能是因为我前几天救了四贝勒府的二阿哥弘昀。”柳氏皱了皱眉头:“你救了二阿哥弘昀?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就你这小身板还能救人?你别说了,我不相信你的话。红玉把春华和秋实叫来。”

    湘云赶紧给她捶腿:“其实也没啥,我自己坦白就行了,不用那么麻烦......”柳氏根本就不搭理她,等春华和秋实来了,问清楚原因之后,柳氏直接把她摁到腿上啪啪啪就是一顿揍,打的湘云的屁股都肿了。

    湘云自知理亏,连敢叫都不敢叫,只敢默默地抹眼泪。柳氏被她哭的到底心软了:“你个死丫头,与其你胆大妄为把自己的小命给搭上,还不如我直接打死你呢。

    你个混账,那水潭里不知道淹死了多少人了,你还没个烧火棍高呢,就敢跳下去救人?那个水潭里的水大夏天也是刺骨的凉。

    以前李侍郎家的姑娘掉进那个潭水里,后来虽然救出来了,但是却烙下宫寒的毛病。嫁了人好多年都没有孩子。你个傻孩子,你要气死我啊?

    红玉,去请徐嬷嬷过来,她懂医术,让她给姑娘诊诊脉。兔崽子,你可千万别被冰出什么毛病啊!”

    湘云一看柳氏都快急哭了,赶紧搂住她:“我真没事,我身体壮着呢,出来之后春华姐姐让我喝了姜汤,我活蹦乱跳的连受寒都没有。”

    柳氏坚持让徐嬷嬷给诊了脉,就这还不放心,又让人悄悄请来好几个大夫,都给看了,确定湘云啥事儿都没有,这才放了心。

    这要去四贝勒府赴宴,柳氏把湘云的衣服扒拉了一遍,都觉得不太合适。忙活的不可开交,要重新做衣服,湘云拦都拦不住。要不是四福晋派人送的有那套头面,柳氏怕是还得再去买一套头面。

    湘云要庆幸她年纪小,虽然出门要穿旗装,但是柳氏没让她穿花盆底,只说让穿厚底鞋。主要是她知道湘云的性子,穿上花盆底走路怕她再出糗了。

    史湘雅上蹿下跳想跟着一起去,柳氏能带她才怪。人四福晋是指名让湘云去,又没说史湘雅,她才懒得带这个不省心的庶女。尤其是最近史湘雅她姨娘又搞了幺蛾子,柳氏正烦着她呢,怎么可能带史湘雅去。

    史湘雅气的跟她姨娘大吵了一架:“都是你,要不是你惹恼了太太,她也不会不带我。姨娘,求求你不要闹了好不好?爹他就是嘴甜哄哄你,心里真的没把你当回事。你看看你哪回挨罚爹不是一声不吭?这么多年了,他什么时候因为你跟太太叫板过?这个家爹说了不算,太太的话才算数。我真是服了你了......”

    李氏哭的梨花带雨:“我这都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太太是什么样的人我再清楚不过了,就算是我不闹腾,她也不会待见你。”

    史湘雅怒极反笑:“行行行,都是为了我,那我求求你了姨娘,以后别为我着想了行不?”

    这厢史湘雅和李氏母女大战,那厢柳氏带着史湘云和大儿媳妇刘佳氏坐着马车去了四贝勒府。柳氏本来没打算带儿媳妇的,是史湘云说:“咱不如带上大嫂吧,将来咱家肯定得靠大哥二哥,二哥没成亲这没办法,但是大嫂可以带着啊。”

    柳氏一听也是这个理,能去四贝勒府赴宴,那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福气。刘佳氏没想到还有这种意外惊喜,她跟湘云的关系以前其实挺一般的,打这开始,刘佳氏发誓,她绝对会把湘云当做亲妹妹来疼。

    到了四贝勒府,四福晋身边的顾嬷嬷亲自来迎,态度那叫一个好,四福晋见了湘云就觉得欢喜,湘云长得肥嘟嘟的,长得跟个福娃娃似的,是长辈们喜欢的款。

    四福晋搂着湘云那叫一个亲热,湘云也很喜欢四福晋,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来,这是一个非常温柔的女人。四福晋赏了湘云很多东西,湘云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就把自己手腕上的玉牌取下来给四福晋戴上了。

    四福晋什么好东西没有见过,她不知道赏了多少人了,收到回礼真的还是头一回。这块玉牌后来她就一直戴着,从来都没有取下来过。

    四阿哥还曾取笑她:“咱家库房里这样的平安玉牌都堆着落灰也没见你多看一眼,一个小姑娘送的你倒是稀罕上了。”

    四福晋摸了摸平安玉牌:“这人与人得讲缘分,不怕爷笑话,我一见云丫头就觉得亲切,恨不能把小姑娘抢过来养了。我要是有个这样的闺女做梦都要笑醒的,要不是怕给爷惹麻烦,我就收她当养女了。”

    四贝勒笑了笑:“当不成养女,当儿媳妇也是好的。”四福晋有些吃惊:“爷这话我就不懂了?”四贝勒叹了口气:“是弘昀,以前爷请大觉寺的主持了远大师算过,弘昀十岁有道坎儿,八成是渡不过去的。这回我又去请他给卜卦,他说弘昀是遇到了他命中注定的福星,他的命跟史湘云连在一起。”

    四福晋眼圈突然就红了:“当初我们的弘晖若是能有这样的运气该多好!弘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云丫头是个好姑娘......”

    四贝勒也有些难受,他把四福晋搂进怀里:“晖儿是个孝顺的好孩子,他走的时候还说让你别难过,福晋,放下吧!”

    四福晋的眼泪啪嗒啪嗒就落下来了:“那是我十月怀胎生下的儿子,我养了他一遭,怎么说放下就放下啊。我日夜都在向佛祖祈求,哪怕折寿十年我也甘愿,只要能把我的晖儿还回来......”

    四阿哥被她哭的一个头两个大,干脆就把四福晋打横抱起:“那我们就努力再生一个,让晖儿重新成为我们的儿子。”

    作者有话要说: 晚上好呀小天使们,我来啦O(∩_∩)O哈哈~感谢在2020-08-19 21:28:04~2020-08-20 21:08: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轻描、淡写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丫头你好嘛! 4瓶;夏天下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