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红楼之幸福人生 > 第50章 贾元春4

第50章 贾元春4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九阿哥囧, 准备夸她的话全被噎回去了,谁家姑娘跟她似的大大咧咧,什么话都敢往外秃噜。

    十阿哥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贾女官好身手, 你练过武?”元春挠了挠头:“从小偷练的算不?我从小就力气大, 呃, 我娘说不许告诉任何人, 要不然人家都会笑我野小子。, ”

    十阿哥一听有些好奇:“那你力气究竟有多大?”元春托着下巴想了想:“力拔千斤有点儿夸张,不过五百斤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就你这样的我一只手能抱起来仨……哎呦……九爷你干嘛打我?”

    九阿哥拍了拍她的脑袋:“胡闹,谁家姑娘跟你似的?抱什么抱?没受伤吧你?”元春撇了撇嘴,没搭理他。

    十阿哥一脸好奇:“你的武功是偷学的?跟谁啊?”元春顺嘴胡诌:“我们家以前来过一僧一道,要渡我幼弟出家。

    我祖母不同意,把他们撵走了,他们就问我愿不愿意做他们徒弟, 我肯定不愿意。后来他们忽悠我学武功,我看挺好玩,就跟着学了。”

    九阿哥眉头一皱:“一僧一道?”元春点点头:“后来我听说,他们去了敏姑姑家里, 要渡黛玉表妹出家。还去了金陵薛家, 给了药方子,叫什么冷香丸。

    最搞笑的是我幼弟出生时带了一块玉,上面刻着莫失莫忘, 仙寿恒昌。这一僧一道就说薛宝钗得有个金锁来配, 还给了八个字,不离不弃,芳龄永继。”

    九阿哥懒洋洋的问:“也就是说你弟衔玉而生是真的了?”

    元春呵呵两声:“你信?假的,那一僧一道干的, 他们说我弟不该沾惹些尘世,应该跟他们出家,故意用一块玉迷惑人的。

    他们这种手段也就骗骗我娘和我祖母,就连我爹那么愚笨的人都说什么通灵宝玉?不过是块祸根顽石罢了。”

    九阿哥有些意外:“人家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你倒是坦率!”

    元春叹了口气:“我们家的爷们,我这么跟你说吧,都是妥妥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吃喝玩乐数第一,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

    你让我夸,我都找不出他们的一丝丝优点。我什么都不求,只要他们一个个待在家里,别在外面惹是生非就行了。我每天在宫里都是提心吊胆的,唯恐他们又做作了什么死。”

    九阿哥大包大揽:“多大点儿事儿啊,值得你这么紧张,以后爷罩着你。”

    元春摆摆手:“可别,你这话要传出去,我家那群猪队友立马蹬鼻子上脸。九爷,咱们这也算是同生共死一回,能不能帮帮我?找人时不时的吓唬吓唬我爹我大伯还有珍大哥?”

    九阿哥还没吭声,十阿哥说话了:“这事儿爷在行啊,贾女官放心,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保准把他们吓得屁滚尿流……呃,九哥你疯了,打我干嘛?”

    九阿哥恨不能一脚把他踢出去,真是没眼力见儿。八阿哥指挥侍卫们拾来树枝干柴点起火堆。

    元春也站起来帮着拾干柴,还偷摸的把空间里她攒的干树枝掺进来。他们都挤在一起,点了一圈火堆,把他们围在中间,夜晚的大草原狼群是的天下,谁敢保证那些狼群不会去而复还?

    元春坐的离九阿哥最近,几个阿哥中,九阿哥的伤最重。胤禟从小就娇生惯养没吃过苦,加上又累又饿,晚上草原气温低,凉风一刮他就有些发烧。

    头本来晕晕乎乎的,闻到元春身上似有若无的幽香,心猿意马脸更红了,头晕的也更厉害。

    元春现在也算是刘御医的半个徒弟,觉得他倚在自己肩膀上的额头有点烫,一摸他果然是发烧了。

    元春觉得现代被狗咬了还得打狂犬疫苗,胤禟被狼抓伤再加上发烧,现在可没什么疫苗,万一伤口上带病毒就糟了。她就悄悄的在空间商城里买了解毒丹给他吃了。

    胤禟已经烧的有些迷糊了,天黑元春把他搂到怀里也不会被他们发现自己喂药的事情。

    退烧药不敢喂,她跑出来随身带治疗外伤的药丸还有法解释是怕受伤,退烧药没法解释。

    胤禟觉得元春身上冰凉倚在她怀里也不老实,搂着她腰恨不能贴她身上。元春真想一巴掌把他呼出去,但十阿哥在旁边看着呢,她只能忍着。

    十阿哥有些担心:“九哥这是烧迷糊了,四哥怎么还不回来?路上不会出什么事吧?”

    元春:“应该不会吧?估计现在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元春看着怀里烧的迷迷糊糊的九阿哥,忍不住渡了一丝灵力过去,别真给烧傻了,那就太可惜了这张倾国倾城的脸。

    要说众阿哥里谁长得最好看,那绝对是九阿哥。他的额娘宜妃艳若桃李宠冠六宫,九阿哥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漂亮的很。

    元春这家伙是颜狗,对长得好看的人容忍度很高。这要是换成五大三粗的十阿哥占她便宜,她非一巴掌呼死他。

    元春话刚说完没一会儿就听见原处传来一阵马蹄声,一群人顿时来了精神。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打头的正是四阿哥,后面领着全身铠甲,背着弓弩的侍卫。

    四阿哥看见他们都安然无恙,忍不住松了一口气。翻身下马,捶了捶八阿哥的肩膀:“还好吗?”

    八阿哥笑了笑:“四哥,我们没事,就是老九发烧了,咱们还是尽快赶回去。”

    九阿哥执拗的很,烧的迷迷糊糊也要搂着元春的腰不撒手。元春喊了一声大黑,搂着九阿哥一起翻身上马:“四爷,先回去再说,九爷烧的太厉害。狼群不知道会不会回来报复,咱们还是赶紧离开吧。”

    四阿哥点头,侍卫们把他们围在中间,一起往回走。刚走没多远,狼群果然回来报复来了,以前元春总听说狼是报复心最强的动物,这回总算是领教了。

    亏得四阿哥回来的及时,要不然他们非得被这群狼给撕吃了不可。估计整个狼群都出动了,好在四阿哥带的侍卫多又都是精锐之师,虽然废了一番功夫,倒却把狼群给彻底歼灭了。

    回到营地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营帐里,康熙和太后都一夜未睡焦急的等着呢。看见他们几个虽然都挂了彩,但都活着回来了松了一口气。

    元春身上可不是一星半点儿的脏,她蹭到太后身边讪笑:“都是奴婢的错,让太后你们担心了。”

    太后看见毫发无损的元春,摸了摸她的脑袋:“没事就好,哀家刚才听皇上说了,你救了老四小九他们。你这孩子胆子也太大了,往后可不许吓唬跑了。”

    元春赶紧保证:“往后奴婢哪都不去,就守着您。太后啊,您这一夜没合眼,怎么顶得住啊,奴婢陪您回去睡会儿吧?我这身上有点儿脏,让桂嬷嬷扶您。”

    元春回了营帐,衣服脱了直接就让人扔了,上面都是狼血。洗了个热水澡,换了干净的衣服去了太后的营帐。

    太后歪在暖榻上,看见元春有些担心:“没受伤吧?”元春摇摇头:“没有,我机灵着呢,本来就是随便走走,结果我和大黑都不认路,越走越偏,就给迷路了。劳您担心了。”

    太后招招手:“哀家没事,就怕你和几个阿哥出事。你呀憨大胆。”

    元春跪坐在太后旁边,轻轻的给她按脑袋:“您别担心,我这不是好好的嘛?您忘了自己一紧张容易头疼?”

    元春给太后按脑袋上的穴位时慢慢渡过去一丝灵力,很快就让太后有了睡意,没过多久就倚在软榻上睡着了。元春等太后睡熟了之后停了下来,给太后盖上厚毯,悄悄地走了出去。

    桂嬷嬷和惠嬷嬷拉着元春上上下下好好的打量了一番,直到确认她真的没有受伤才松了一口气。

    桂嬷嬷拉着元春的手:“你不知道昨天四阿哥回到营地时,听说你们遇上了狼群,太后娘娘急的都哭了。往后可不敢再这么莽撞了,你要是真有个好歹,还不得要了娘娘的命!”

    元春有些后悔,赶紧点头:“嬷嬷放心,往后我肯定不瞎跑。我力气大,昨天杀了好几只狼,也算是没拖几位阿哥的后腿。”

    昨天他们挤在一起时九阿哥他们都答应元春了,不跟人说她力气特别大的事情。再说了要是传出去是元春美救英雄,九阿哥他们不要面子的?

    元春不想出风头,几位阿哥也不想被人当怂包,一拍即合,至于那些侍卫,谁也不敢出去瞎说。

    元春打算的是挺好,却忘了回来的时候她和九阿哥共乘一匹马的事儿,虽然知道的人不多,但还是多多少少传出去点儿。

    ,

    跟真相差别还蛮大的,都说九阿哥英雄救美,救了骑马迷路的元春,甚至还越传越离谱,有的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都看到了,他们孤男寡女在外面待了一整夜。

    元春听到这种流言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不是扯呢嘛。哦,我们俩孤男寡女在草原上待了一整夜,你看到了?敢问你是有千里眼啊?还是就在现场啊?更扯的是,明明一听就知道是瞎胡扯,竟然还有人相信“……”

    桂嬷嬷跟惠嬷嬷是少数知道真相的人,她们俩担心元春会被指给九阿哥,不是九阿哥不好。而是九阿哥是出了名的生冷不忌,听说他府里养嗯还有扬州瘦马,她们怕元春受委屈。

    其实康熙有来问过太后的意思,还躺在床上养伤的九阿哥求康熙,说自己喜欢元春,愿意以侧福晋迎娶回府。太后没点头,只是说自己离不了元春,想多留她几年。

    康熙人精儿似的,太后这话什么意思再明白不过了,不想让元春进九阿哥府呗。

    康熙领着李德全出了慈宁宫,路上李德全低声说道:“皇上,刚才奴才跟桂嬷嬷聊了两句,太后娘娘是真把贾氏当女儿疼爱的……”

    康熙有些了然,自己这个嫡母一生无子,她既然是把那贾氏当女儿疼,自然就想给她找个好的归宿。老九府里太乱,太后不愿意就说的通了。

    回去看着眼巴巴的九阿哥,康熙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到底是亲儿子,康熙有些替老九委屈,自己亲祖母胳膊肘往外拐:“不就一个宫女嘛,值当你这副作态?回头大选时朕给你选俩好的侧福晋。”

    九阿哥一听有些失望:“皇玛嬷没同意?皇阿玛,您就没替儿子说说情?虽然元春进府是侧福晋,可儿子一定对她好……”

    康熙摸摸鼻子:“你皇玛嬷的脾气看着很随和,其实执拗着呢。她都说了离不了那贾氏,想多留几年,朕能说什么?”

    九阿哥耷拉着脑袋,长吁短叹,康熙懒得看他没出息的样,扭头就走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