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红楼之幸福人生 > 第67章 庶女2

第67章 庶女2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虽然婚期赶得急, 但该走的流程一个不少,要么说有钱有权好办事呢,乾元帝一道圣旨, 礼部和内务府的官员忙成狗。

    贾妧什么都不需要做, 十来个顶级绣娘彻夜赶工, 给她绣嫁衣和盖头, 她只需要试穿就行了。

    贾妧出嫁时也是十里红妆, 史氏都快气疯了,老太太竟然把自己的大半私房都给贾妧这个贱丫头当陪嫁。而且明着说了,敏儿有亲娘疼爱,她这个祖母就不喧宾夺主了。

    她找贾代善闹,一个庶女凭什么给这么多嫁妆时,贾代善一句话把她噎得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妧妧是庶女不假,可她嫁的是靖王, 她是堂堂亲王妃,嫁妆自然不能浅薄了。”

    她现在真是后悔莫及,当初怎么就昏了头把贾妧那个贱丫头的生辰八字送到慈宁宫了呢?

    史氏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嫁妆再多又有什么用?还不是嫁过去就是守寡的命?等到靖王死后, 太后一准儿迁怒于她, 到时候这个贱丫头绝对生不如死。

    贾妧顶着盖头坐在轿子里,摇摇晃晃走了很长时间,轿子终于落地。又等了许久轿帘被人掀了起来, 一只羸弱苍白的手伸了进来, 贾妧犹豫了很久,还是把自己的手搭到了上面。

    等她出了轿子,就听见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旁边有人小声劝:“王爷, 您别犟了,身体要紧,要不还是先回新房休息吧?”

    靖王司徒景咳了一阵,才缓过来,有些有气无力的说:“嫁给我这个病秧子已经是委屈了王妃,这拜堂成亲当然得我自己来了,跟只公鸡拜堂算怎么回事?行礼吧。”

    贾妧听了这话忍不住给靖王点了个赞,她虽然想守寡,但也不愿意跟一只公鸡拜堂成亲。

    为了不让靖王在拜堂时倒下,贾妧顺着两个人交握的手,偷偷的给他渡过去一丝灵力。真的就一丝丝,多了不行,万一把人给救好了,她守不了寡那就不妙了。

    司徒景翘了翘嘴角,小姑娘果然是吃软不吃硬,他这辈子绝对不会再口是心非把人推开了。

    做着当有权有钱的寡妇美梦的贾妧怎么都没想到,她嫁的这个司徒景是重生的。上辈子她嫁过来后,司徒景虽然一直病歪歪的,却也活了好几年。当然这也跟贾妧有关系,她贾妧虽然嘴上总盼着司徒景死,但照顾他却很尽心尽力。在相处的过程中,他和贾妧渐渐互生情愫,但因为之后一些误会。贾妧再也不肯接受他,之后一对有情人做了半辈子有名无实的夫妻。

    直到他闭上眼的那一刻才知道其实贾妧也是喜欢他的,后悔的他再睁开眼竟然回到了成亲前。

    欣喜若狂的司徒景发誓,他一定要好好弥补上一辈子的缺憾,跟贾妧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贾妧可不知道司徒景心里的想法,拜了天地入了洞房,掀了盖头。看着脸色苍白的司徒景,她忍不住有点儿替他可惜。长得那么好看,竟然是个短命鬼,哎,暴殄天物啊!

    不过转念一想他不死,自己怎么过逍遥自在的丧夫生活啊?等靖王府彻底掌控在她手上之后,闷了也是可以养俩小奶狗解解闷嘛。咳咳......就算是不那啥,看着养养眼也是好的。

    司徒景端起两个小酒杯,两人喝了合卺酒。丫鬟婆子都退了出去,司徒景忍不住咳了起来,最后都咳出血了。

    贾妧赶紧给他拍拍背,给他倒了一杯热茶,往里面掺了一些灵泉水。司徒景喝完,觉得胸口好受一些了。

    贾妧把床上的桂圆、花生、莲子都给抖到地下,扶他在床上躺下,给他盖上了被子:“王爷歇歇吧。”

    司徒景看了她一眼:“那王妃也早点休息,我往里面挪挪,王妃就躺在外面吧。”

    贾妧看了看他给自己留的位置,只能放弃睡在外间暖炕上的想法,让丫鬟给自己卸妆,把喜服给换了之后,穿着寝衣睡在了他外面。

    贾妧今天天不亮就被折腾起来了,一整天都没消停,早就累坏了,头粘住枕头就睡了。

    司徒景等她睡着,慢慢的用胳膊揽住她,贾妧睡得正香,下意识的往温暖的地方拱了拱。司徒景搂着她,心满意足的叹了口气,闭上眼慢慢的睡着了。

    贾妧一睁开眼看见近在咫尺的一张俊脸,吓得连滚带爬的下了床。司徒景听见动静睁开眼:“王妃这是怎么了?”

    贾妧尴尬的打哈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头一天不习惯,一睁开眼看见王爷,没想起来自己成亲了,心里有些慌。”

    司徒景慢慢的坐了起来:“没事,以后慢慢熟悉了就不会慌了。有王妃陪在身边,本王睡得特别香。”

    两个人坐在一起吃了早饭,司徒景吃的很少,倒是贾妧,吃的是大快朵颐,那模样让司徒景有些心疼,王妃在贾府这是遭了多受罪,吃了多少苦啊?

    其实贾妧在贾府还真没遭罪,老太太待她极好,但是换了内芯的贾妧饭量大。老太太出身世家,对养生和身材要求极为苛刻,吃什么、吃多少都是有要求的。

    原主就是个小鸟胃,她当然不敢放开了吃,只能偷偷回空间加餐。到了靖王府她可不会委屈自己,靖王府的厨子都是太后精挑细选的最好的,一手药膳做的特别好吃。

    至于司徒景在贾妧眼里那就是很快就要嗝屁的工具人,她在他面前没有装淑女的必要。反正这几年史氏在外面没少诋毁她这个庶女被老太太养的不懂规矩。

    两人用完早饭,就坐着舒服的马车进了宫,要么说靖王好享受呢,马车是特制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办到的,竟然不觉得颠簸。里面铺了好几层厚厚的羊毛毯子,坐上去就很舒服。

    司徒景倚在大靠枕上,看着正襟危坐的贾妧:“王妃很紧张?”贾妧看了他一眼:“我第一次进宫,会紧张很正常吧?”

    司徒景刚要说话,就忍不住一阵咳咳,贾妧想了想,今天她要跟着这个家伙一起去给他亲妈太后磕头。要是这个时候嗝屁了,太后就算不砍了自己,也得迁怒于自己。

    贾妧起身执起水壶给他倒了半杯热茶,偷偷掺进去一半灵泉水。司徒景接过茶喝了一口,身体僵了僵,上辈子他喝过贾妧倒的茶就是这个清甜的味道。

    他喝完茶胸口憋闷想咳嗽的感觉慢慢的压了下去,他看了看贾妧,看来自己的王妃真是了不得,上辈子他竟然没有发现。不管她有什么秘密,自己因为她才能活着不是吗?上辈子如此,这辈子也是这样。

    司徒景把自己的好奇心压了下去,他有预感,如果知道了贾妧的秘密,那他这辈子怕是会更早的就失去她。

    马车直接进了宫门,一直进了慈宁宫才停了下来。在这个宫里也就靖王司徒景有这个特例可以在宫里面坐马车,其他人哪怕你是亲王妃,进了宫,都得用走的。

    太后看见相携走进来的一对璧人,激动的眼圈都红了。她现在相信贾妧是个有福气旺夫之人,景儿成亲前已经病得起不了床了,现在竟然能进宫给她请安。虽然脸色还有些苍白,但看着气色明显比以前好很多。

    贾妧恭恭敬敬的给太后请安,太后赶紧拉着她和司徒景的手:“坐坐坐,景儿,今天身体感觉怎么样?要不要让太医来看看?”

    司徒景笑了笑:“母后,我感觉好多了,今天大喜的日子,别让太医来扫兴了。”

    太后欣慰的点点头:“好好好,往后成了亲,就是大人了,跟你媳妇好好过日子。妧妧啊,往后我就把景儿交给你了,你们俩好好的母后就放心了。”

    贾妧能感觉到太后对自己的善意,尽管这种善意来自司徒景,但她能理解一个母亲对儿子的爱,轻声应了。

    贾妧跪到宫女拿来的垫子上,给太后敬了茶。太后笑着接过茶喝了,赏了贾妧几匣子珠宝首饰,就赶紧让贾妧起来了。

    贾妧刚站起来,乾元帝司徒瑾和皇后就走了进来,贾妧赶紧给两个人行礼。

    司徒瑾嗯了一声:“都是自家人,免礼。景儿,你今天怎么样?”

    司徒景笑:“劳皇兄皇嫂惦记,我觉得好多了。”

    皇后拉着贾妧的手:“母后,您有没有发现小弟成了亲就是不一样,笑的可甜了。妧妧长得可真好看,我见了都喜欢,更别说小弟了。”

    太后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们几个耍宝,考虑到司徒景的身体,他们也没在宫里停留多长时间,很快就离开了。

    来的时候一辆马车,走的时候后面又跟了一辆马车,里面装的满满的,是太后、乾元帝夫妻俩给的赏赐。

    回到靖王府,司徒景的脸色就变得很难看,咳嗽了一阵,还吐了血。贾妧要要请太医,被司徒景给拦了:“别,婚后第一天就请太医不吉利,我怕母后会对你有不满,我没事,已经习惯了。你扶我回床上躺会儿。”

    贾妧扶他躺下,又给他倒了半杯水,掺进去一点儿灵泉水,看着他喝完睡着。坐在床边给他诊了脉,皱了皱眉头,联系上零七:“他不是病了,是中毒了,太医难道都没有看出来?”

    零七将他扫描了一遍:“这种毒会渐渐腐蚀他的心肺,太医应该是看出来了,但束手无策,所以对外只说是病了。你要是想救他,一颗解毒丹就行了。”

    贾妧站起来走到外间暖炕上,倚在靠枕上喝了口茶:“我又没说要救他,原主的愿望只是嫁到靖王府,她又没说让这个司徒景活着,我干嘛要多管闲事?”

    零七提醒她:“你现在最好先让他活着,你刚嫁过来,他就死了,太后肯定迁怒你,搞不好还会认为你把她儿子克死了。让他病歪歪的活个一年半载的再死,就跟你没什么关系了。”

    贾妧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也对,不能操之过急,那就是暂时还得救他,我刚才给他诊脉,他体内的毒已经进入心脉,最多一周就完了。我做的解毒丸先让他吃一颗,应该能将毒压制一段时间吧。”

    等到厨房送药来的时候,贾妧就扔进去一颗自己做的解毒丸,怕不保险又扔进去一颗。

    把药端到内室,司徒景已经醒了,贾妧端着碗坐到床边,等药不烫口了把药递给了他。司徒景笑:“你不喂我喝?”

    贾妧一脸无辜:“一勺一勺喂你?那得多苦啊!还不如一饮而尽,就苦那一下。我在家喝药都是这样喝的,你不觉得用勺子喂的时候,要一直苦吗?”

    司徒景笑着接过药碗,捏着鼻子把药喝了下去,皱了皱眉:“今天的药感觉没以前那么苦了......你给我拿个蜜饯,我压压这个苦味。”

    贾妧从兜里掏出自己做的奶糖递给他:“我在家经常捣鼓着吃食,这是我用牛乳做的糖,你尝尝,很好吃的。”

    司徒景吃了一颗:“确实很甜,就跟你身上的味道一样甜。”

    贾妧瞥了他一眼:“都病成这样了,还不改登徒子本性。”

    司徒景搂住她的腰:“你我本就是夫妻,何来登徒子之言?不过在你面前,我愿意当登徒子。”

    贾妧真想直接怼一句,那也得你有这个能耐。但转念一想,还是别了,跟一个将死之人计较什么,她应该大度一些。

    司徒景想再说什么,突然觉得喉头有些发痒,猛地咳嗽起来,咳着咳着呕出一大滩黑血。贾妧赶紧给他拍了拍背,他又呕出两口黑血。

    贾妧冲外面喊:“来人,快请太医过来。”外面的宫女太监冲进来一大堆,看见呕血的司徒景都吓得魂不附体。

    贾妧喝道:“快点儿去请太医。”司徒景身边的大太监王福赶紧回道:“回王妃的话已经派人去请了。”

    很快太医就赶了过来,给司徒景诊脉后,脸上就是一喜:“王爷这回呕血反而是好事,毒已经清除不少了,下官这就调整药方。”

    司徒景的病在好转的事情传到宫里,太后和乾元帝都欣喜若狂,又赏了贾妧两车好东西。

    尤其是太后,她恨不得把自己的私库都搬到靖王府。在她看来,贾妧就是她儿子的福星,要不怎么会刚成亲,景儿的毒就有好转?

    作者有话要说: 一更么么哒感谢在2020-10-17 15:43:58~2020-10-18 12:00: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轻描、淡写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yy 10瓶;夏天下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