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红楼之幸福人生 > 第127章 贾敏7

第127章 贾敏7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睿王上回受伤大伤元气, 就算是养好了,身体也不如从前,他递了折子要回京休养。但西南交给其他人皇上又不放心, 所以顾瑾得去西南。

    考虑到顾晟年纪小,去西南路途遥远,就说自己先过去, 过几年明熙和顾晟再去陪他。明熙早就在京城待烦了,一听他要去西南, 就说自己也要跟着去。

    顾晟更是抱着他的腿不撒手:“爹, 我也要去西南,你带着我和娘一起去吧?爹啊……”

    被这娘俩缠的实在是没办法了, 顾瑾只能带着他们一起前往西南。

    索性睿王夫妻俩还在西南, 他们也不急着赶路,一路上就跟出来旅游似的,走的那叫一个悠哉悠哉。

    都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这一路上顾晟真是学到了很多知识。他本来就是那种爱问问题, 能把他爹都给逼疯的孩子, 一路上看什么都新鲜, 天马行空的问题一个接一个,把明熙问的脑壳疼。

    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顾瑾和明熙趁着休息的时候教他骑马, 给他挑了一匹温顺的母马。明熙先领着他去喂马,让他先和马培养感情, 喂马的时候明熙偷渡了一把空间种的牧草,那母马吃了蹭了蹭顾晟,主动跪下来让他爬上去。

    小家伙手脚并用爬上去,明熙拉着马溜溜达达的在驿站的院子里转了几圈。等到第二天出发时, 顾瑾抱着他共乘一骑。小家伙坐在他胸前,得意的很,明熙撩开帘子,就看见他昂着小脑袋,嘴里还得得得的喊着。

    就这样一路上走走停停,等到了西南时,他已经能自己骑着马跑圈了。

    睿王妃见了孙子,抱着就舍不得撒手,直接就给睿王说让他自己回京,她不走了。

    睿王一脸无奈:“那怎么行,偌大的王府连个女主人都没有,我回去孤零零的一个人岂不是更孤单?要不然咱把晟儿带回去?”

    睿王妃临走时虽然舍不得孙子,但到底没提要把孩子带回京城的事情,一来因为现在已经入秋了,怕路上凉,孩子受不了。再一个就是她将心比心,觉得明熙肯定舍不下孩子。

    西南的少数民族有民风彪悍,女性地位也相对较高,风气也比京城开放很多,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这里是不存在的。

    这里有能歌善舞的多民族独特的地域文化,雄浑壮观的山川风光。明熙趁着顾瑾忙着接管西南防务的时候,领着顾晟到处跑,一不小心惹上了一株烂桃花。

    年轻帅气的苗族小伙,看着是挺赏心悦目,但作为一个有家室的人,明熙非常自觉的敬而远之。

    明熙的态度并没有吓退这个叫蒙竹的少年,他甚至追到了睿王府。但他过于热情的态度让明熙看出了不对劲,让人一查才知道,人家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蒙竹有个姐姐叫蒙兰,顾瑾在西南时曾经救过她的命,少女慕艾对顾瑾一见倾心。顾瑾回京的时候蒙兰曾偷偷离家出走,只不过被她爹逮了回去。

    顾瑾这回来西南,蒙兰欣喜若狂,但明熙的到来,就像是泼了一盆冷水,让她伤心欲绝。

    这姑娘琢磨了很长时间,想出了一个馊主意,她怂恿亲弟弟勾引明熙。这样等到明熙红杏出墙,顾瑾肯定会休了她,然后她就有机会了……

    这脑回路也真是没谁了,明熙气的咬了顾瑾几口:“都是你惹来的烂桃花,我说我才来几天,怎么就被人死缠烂打各种追求。原来人家是为了让我给她腾地方,故意找人来给我下套来了。

    你说我要不要顺水推舟,将错就错?反正那个叫蒙兰的小少年挺水嫩的,我也不吃亏……”

    顾瑾气的直磨牙:“挺嫩?你的意思是我已经人老珠黄了?不吃亏?我看你就是欠收拾……”

    撩虎须的下场是明熙接连几天夜夜笙歌,每天一睁眼都是大中午了。至于蒙兰和蒙竹,从此再也没有在明熙面前出现过。

    太过放纵的结果就是一个月后,明熙又有了身孕。顾瑾忍不住后悔,他不想让明熙再生了,什么多子多福对于他来说,都没有明熙重要。

    明熙怀顾晟时,吃嘛嘛香,孕期反应几乎没有。这个可不一样,从诊出有孕后,闻见饭菜的味道就恶心。

    强忍着吃几口,很快就会吐出来。要不是有空间里的灵泉水和药撑着,这个孩子能不能保住还两说呢。

    人家都说怀孕时容易发胖,明熙怀这个孩子瘦了十来斤,她本来就瘦,这会儿瘦的就只剩一把骨头。把顾瑾心疼的说了好几回,这个孩子别要了。

    明熙已经从零七那里知道了肚子里这个磨人精是个小棉袄,当然舍不得不要。

    为了小棉袄,明熙也是拼了,哪怕吐的昏天黑地,她还强忍着恶心坚持继续吃。

    顾瑾总是说,这就是个磨人精,等她出生后,先打一顿屁股。

    明熙摸着肚子:“只要你舍得,尽管打。哎,你说这回要是再生个儿子怎么办?”

    顾瑾皱了皱眉:“要是个儿子,生下来就把他送回京城,一个臭小子还敢这么磨人,反了他了。”

    明熙笑:“那要是个女儿怎么办?”

    顾瑾亲了亲她的嘴角:“要是个女儿,我宠着她。放心,再宠也越不过你去。”

    明熙嗔了他一眼:“这还没出生呢,就差别这么大?你这是重女轻男,当心当晟儿听见了,以为你只疼女儿,不开心。”

    顾瑾把她揽进怀里:“男孩子不能养的太娇气……”

    明熙掐了掐他:“这话跟你自己说,惯孩子的时候你怎么不这样说了?是谁说孩子还小,不能太过约束他?”

    顾瑾摸摸鼻子不吭声了,大道理谁都会说,但真管起孩子来,他眼巴巴的瞅着你,怎么可能会不心软?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明熙本以为这个磨人精得把人折腾个人仰马翻才会乖乖出来,没想到生产的时候特别顺利,从肚子疼到生拢共也就一个时辰。

    这个小姑娘生出来个头比顾晟小一点点,白皙的皮肤,大眼睛,长睫毛,就像小扇子一样忽闪忽闪,又乖又漂亮。

    顾瑾早把自己说的生下来打屁股的话给忘到九霄云外了。抱着小姑娘舍不得撒手,明熙故意提醒他:“我记得某个人说,这个磨人精生下来就得狠狠打一顿……”

    顾瑾亲了亲小姑娘:“谁说的?这么乖这么可爱的小姑娘,谁那么狠心,下得去这个狠手?反正不会是我……”

    明熙摸了摸眼巴巴的看着妹妹的顾晟:“亲香够了就把闺女抱过来,让晟儿抱抱他妹妹。”

    顾瑾刚想说小孩子不会抱,再给摔了。但一回头看见明熙给他使眼色,赶紧抱着小姑娘凑到顾晟身边:“崽崽,你抱抱你妹妹,她现在小,不会说话,等明年她就会喊你哥哥了,到时候你可以带着她一起玩。”

    顾晟小心翼翼的接过小姑娘,趴在她脸上亲了亲,笑着对明熙说:“娘,你看妹妹笑了……”

    顾晟抱了一会儿,明熙就让人把小姑娘抱下去了。然后对顾瑾说:“我想睡会儿,你带着晟儿去书房教他练字去吧。晟儿,娘有话叮嘱你爹,你先去书房等他好吗?”

    顾晟点点头,跑了出去。顾瑾握住明熙的手:“怎么了?突然这么严肃?”

    明熙戳了戳他的脑袋:“咱们现在是两个孩子,切忌不能一碗水端平。这个小的现在什么都不懂,主要是晟儿,以前就他自己,咱们把所有的爱都给了他。现在有了小的,

    你偏疼的太明显,孩子会觉得失落,甚至会讨厌这个妹妹,认为是有了妹妹,他才失宠的。

    我可不是危言耸听,我二哥其实最讨厌我了,只不过爹和娘都在,他不敢表现出来。我小的时候,当着爹娘的面,他是一张脸,爹娘不在,他对我又是另外一张脸。

    倒是大哥素来疼我,你看我平日里回去,其实真的很少跟二哥二嫂来往的。他以为我年纪小,不记事,其实我都记着呢。

    他欺负我小,故意跟嬷嬷说,他带我玩,把我推倒,还跟嬷嬷说我是不小心摔到的。

    不过他也没落到好,我跟爹告状,爹拿鞭子狠狠地抽了他一顿。”

    顾瑾摸摸鼻子:“这回确实怪我,行嘞,你先休息,我去陪晟儿练字。”

    顾瑾到了书房,顾晟已经乖乖的拿好字帖等着他了。顾瑾把他抱起来:“崽崽今天怎么那么乖啊!”

    顾晟抿着嘴不好意思的说:“我是大哥哥了,以后要听话,要乖,等妹妹长大了我才好教她呀。”

    顾瑾亲了亲他:“崽崽在爹娘的心里一直都是最乖的,你不用改变,就算是有了妹妹,爹和娘永远都最疼崽崽。”

    顾晟脸上的笑遮都遮不住,嘴上却说:“那不好吧?妹妹岂不是会觉得您和娘偏心?那要不我多疼她一点好不好?”

    顾瑾有些庆幸明熙提醒他了,他摸了摸顾晟软软的头发:“好,崽崽之后一定会是一个最好的大哥。来,咱们把今天的字给写了,然后拿去让你娘看看……”

    养孩子的过程有苦有甜,明熙和顾瑾努力做到一碗水端平,甚至在女儿顾悦不记事的时候,尽量偏向顾晟,让他觉得父母不是有了妹妹就不疼他,而是加倍疼他。

    顾晟从小就觉得父母最疼爱自己,作为哥哥,他应该更疼妹妹。

    兄妹俩的感情从小就好的不得了,顾悦从小就是顾晟的小尾巴,走哪带哪。

    时光荏苒,一晃就是十年过去了,来的时候是一家三口,回去的时候已经是一家四口。

    这回好奇宝宝换成了顾悦,自家这个小棉袄,其实并不如明熙想象中那样贴心。她跟顾晟真不愧是兄妹俩,调皮捣蛋的劲儿,那绝对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在他们家也就明熙这个当娘的能止住她,顾瑾和顾晟爷俩一个是女控,一个是妹控,哪个都只会宠宠宠。

    要不是明熙这个□□脸的严母镇着,她早就成了大闹天宫无法无天的顾猴子了。

    明熙经常哀叹,明明她想当个温柔的母亲来着,结果现在她在孩子心里的形象已经成了秒变脸的河东狮。

    不过河东狮也是有河东狮的好处的,小姑娘闹腾的鸡飞狗跳时,但凡谁说一句:“夫人来了……”

    这丫头立马就乖的跟猫似的,看见明熙那小嘴就跟抹了蜜似的,好听话不要钱的往外扔。

    回到京城已经是入秋了,休整了几天后,明熙领着两个孩子回了贾家。贾母看见明熙,眼泪就下来了:“你这个狠心的死丫头,一走就是十年。我和你爹日思夜盼,就盼着你回京城,你要是再过几年回来,怕是都见不到我们这俩老骨头了。”

    明熙坐在她身边的绣墩上,握着她的手嗔道:“瞧您说的这是什么话?您跟我爹身体硬朗着呢,且有的活呢,过几年,等晟儿媳妇过了门,您还得抱重外孙呢。”

    这话贾母爱听,正说着话呢,贾宝玉和林黛玉走了进来。林老太太孝期过了之后,贾媛又怀上了,这回倒是很顺利的生了个女儿。只是因着贾媛那次小产伤了身体,黛玉打从出生,底子就比平常孩子弱了些。

    黛玉三岁上,林如海后院的一个妾室生了一个儿子,贾媛把这个孩子抱到了自己身边养着,这养的时间长了,到底也有了真感情。

    只这孩子是个福薄的,不到五岁得了急病夭折了。贾媛受不了打击,一病不起,熬了没多久也跟着去了。

    林如海一个大男人怎么会照顾孩子,黛玉又是三五天一小病,十来天一大病,加上他查盐税触动了江南官场的利益。

    针对他的暗手层出不穷,他为了保住这丝血脉,把黛玉送到了贾家,交给贾母抚养。

    这辈子贾代善活着,宝玉没有养在贾母身边,也就不是那么受宠。反倒是林黛玉,送来的时候才七岁,瘦瘦小小的,眉眼间倒是跟明熙有几分相似。贾母爱屋及乌,对她也多了几分疼爱。

    明熙听贾母说黛玉有几分像自己,笑了笑,贾媛跟她虽是异母姐妹,但长得却有些像,黛玉眉眼间像自己也正常。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12-01 15:14:34~2020-12-02 18:42: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天箜涩 2瓶;岁月静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