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红楼之幸福人生 > 第139章 甄英莲3

第139章 甄英莲3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三天回门, 明熙一睁开眼,天已经大亮了,她赶紧推醒徐浩:“赶紧的, 我娘在家肯定等急了, 哎呦喂,都怪你,没个节制, 快点起来, 别磨蹭了。”

    俩人匆匆忙忙的穿好衣服,早饭都没来得及吃,让丫鬟小厮拎着回门礼, 夫妻俩溜溜达达走着回娘家去了。

    要说离娘家近也是有好处的,走路也就几分钟的事儿。封氏早就在家翘首以盼了,看见明熙, 激动的拉着她的手,左看右看:“瘦了, 这才两天不见, 怎么就瘦了……”

    明熙笑嘻嘻的说:“想您想的呗, 娘啊,这两天可想你了,要不你就搬过去跟我们一起住吧。”

    徐浩也帮腔:“对啊, 娘,您还是搬过去比较稳妥,人家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和明熙年纪小,很多事情都不懂,还得您好好教我们呢。”

    封氏怕女婿有意见,刚开始不肯搬, 明熙劝了好几次,最后说你不搬行,我搬回来陪着在这庄子上住着。封氏能怎么办?哪有出嫁的闺女搬回娘家住?只能她跟着搬到冯家。

    徐浩发现,岳母搬过来之后,自己的日子比以前好过多了。明熙这姑娘被他宠的有点小作,但自从封氏来了,她就作不起来了。

    封氏属于那种特别通情达理的岳母,要是小两口有了矛盾,她一准儿向着徐浩,批评明熙。这也就是封氏,换了其他人,明熙一准翻脸。

    虽然家里养了两个厨娘,但成亲后只有得空,下厨做饭的一般都是徐浩。封氏来了之后刚开始还有些不适应,自家女婿好歹也是个举人老爷,哪有大男人下厨做饭的?

    后来慢慢也习惯了,后来发现不是女婿爱下厨,而是自家闺女嘴太刁了,厨娘做的菜,她吃的很少。要是女婿亲自下厨,做她爱吃的菜,她都能多吃一碗饭。

    小两口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女婿疼自家闺女,封氏高兴还来不及,当然不会去讨人嫌指手画脚。

    明熙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大半,冯渊的愿望还差一大半。薛家毕竟是四大家族之一,贾王薛三家是同气连枝,徐浩一个举人还没跟他们抗衡的能力,他还得继续考进士。

    以他几辈子的积累,考进士不算什么难事儿,复习了一年多之后,他们举家北上,到了京城,买了个小宅子住下来,准备参加来年的春闱。

    京城居、大不易,在这里什么都贵,来的时候,就带了两个签了死契的丫鬟。安顿好之后,明熙是准备再买几个丫鬟婆子,厨娘也得买。

    封氏给拦了:“两个丫鬟就尽够了,京城什么都贵,这过日子能省就省……”

    明熙知道封氏担心什么,怕徐浩明年春闱没有考过,再考就又得等三年。这读书最费银钱,她是怕徐浩那点儿家底不够他们俩霍霍的。

    左右家里也就这几个人,徐浩要用功读书,明熙就自己下厨做饭。洗洗涮涮有两个丫鬟,家里四季衣服、鞋子,都是封氏做,她的针线活不是一般的好。

    徐浩心疼明熙,找了口碑好的人牙子买了几个婆子和两个丫鬟,还买了两个厨子,对封氏说:“娘,咱家不缺银子,这眼见着天越来越凉,这些活您和明熙就别干了。

    做饭免不了要沾凉水,明熙前些年吃了很多苦,大夫说她的身体亏空的严重,得好好养着。”

    封氏是节俭惯了,一时还没转变过来想法,徐浩的话让她忍不住反省自己,之后也渐渐改变了一些想法。

    要说甄家其实以前也是姑苏的望族,她作为甄家主母,也是奴仆成群,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只不过这些年甄士隐出家,她一个女人寄人篱下,养成了谨小慎微的性子。

    春闱连考三场,每一场是三天。进去时衣服不能有夹层,所以只能穿单衣。

    今年又是倒春寒,冷的穿着夹袄还冻得直哆嗦,想也知道穿单衣的考生有多难过。

    不过这对于徐浩来说不算什么,且不说他有内力,不怕冷。但说他的衣服是明熙在商城里买的自发热布做的,别看只有薄薄的一层,能自动调节温度。

    裁成衣服穿在身上,哪怕置身于冰天雪地,也觉得浑身暖洋洋。

    脚上穿的鞋也是这种布料做的,明熙还买了一大块有保暖效果的毛毯,等进了考棚,铺一半盖一半。

    烤了一摞芝麻小饼,里面夹上自己卤的牛肉,等吃的时候放在炭盆烤热。

    徐浩拎着烤篮进了贡院,封氏在家坐立不安,明熙劝她:“您担心什么呢,要是能考上您不担心,他该过也是过,要是考不中,您就是再担心也没用。”

    封氏瞪了她一眼:“呸呸呸,童言无忌大风刮去,别什么话都往外秃噜,渊儿的文采,别说进士,就是考状元、榜眼都没问题......”

    明熙耸耸肩:“他要真考了状元、榜眼您倒是该担心了,人家说金榜题名时也是结发夫妻下堂时,他成了状元,这状元夫人就不知道该换谁了。冯渊长得也算是人模狗样的,难保不会有那什么千金小姐就看上他了。”

    明熙是顺嘴胡说的,封氏却当了真。她想的更多,自家闺女被拐子拐过,又被薛家买回去,这现在冯渊跟她情浓可能还不会有什么问题,以后变了心,会不会觉得......

    封氏患得患失,也顾不上担心徐浩了,整天唉声叹气,既盼着徐浩能考中,又怕他太有本事了嫌弃明熙。

    徐浩接连三场考完,在家睡了一天,才觉得又活了过来。在考棚里虽然不冷,可吃喝拉撒睡都在那方寸之地,想也知道那味道有多销魂。

    考完放榜的时候是封氏最煎熬的时刻,倒是明熙和徐浩该吃吃该睡睡,反正已经考完了,要是这回考不上那就再等三年呗。

    放榜那天封氏一大早就打发人去看榜了,至于徐浩,冷飕飕的,他宁愿陪着明熙腻在炕上看游记,也不愿意去跟人挤来挤去。

    去看榜的两个小厮,回来的时候真叫一个狼狈,一个衣服被扯烂了,另一个鞋都被人踩丢一只。但就是这样,他们俩却乐呵的很,回来就先报喜:“恭喜老夫人,回老夫人,老爷是解元......”

    封氏惊呆了,明熙眨眨眼,看着身边一脸得意的徐浩,有些意外:“考得不错啊!解元公,如果没有意外,前三甲是没跑了。”

    徐浩搂着她的腰低声说:“这才是开始,我会让你夫荣妻贵,你就等着我给你请封一品诰命夫人吧。”

    明熙挑挑眉:“呦呵,野心不小啊,我以为你要把皇帝拉下马,让我当皇后呢。”

    徐浩很认真的想了想:“如果你想当皇后,虽然有些难度,但是我努力努力,应该也是能做到的。”

    明熙摇摇头:“可别,皇朝更替可不是一件小事情,一个弄不好我们可是要担上大因果的。我这个人比较懒,没那么大的志向。我倒是觉得,皇上有可能封你为探花郎哟。人家都说风流倜傥探花郎,毕竟你长得还挺人模狗样的。”

    徐浩失笑:“我这是可以理解成你夸我长得好看吗?不管我是什么,爱你的心是永远不会变的。”

    明熙呵呵:“男人的嘴、骗人的鬼,男人要是靠得住,母猪都会上树。你这好听的情话我也就听听,要信了,那才是真蠢了。”

    徐浩忍不住扶额,转念一想也正常,明熙做了那么多次任务,要是还是那么傻傻的容易相信人,估计早就被人坑死了。

    放榜后不久就是殿试,徐浩一大早进了宫,等到结果出来,果然不出明熙所料,他被皇帝点为探花郎。进翰林院,正七品编修。

    翰林院是出了名的清水衙门,官职也不高,做的都是一些看上去感觉都是些不太重要的文书方面的工作,看似没什么大的出息。

    但是编修负责的修书撰史,起草诏书,为皇室成员侍读等工作。经常在皇帝面前晃悠,这晋升的机会就比别人多了许多。

    就比如徐浩,他进了翰林院之后,没多久就成了侍读,专门陪皇帝读书、讲学问。他荣宠不惊、进退有度的态度,让乾元帝颇有好感,就经常点他陪自己读书。

    这慢慢的君臣相处的时间长了,感情就出来了。乾元帝幼年时是不得宠的皇子,吃了不少苦,肩膀和膝盖都受过寒,到了冬天抱着碳炉都暖不热。

    徐浩给他讲完课,就大着胆子说自家祖上有个方子,是几味药材熬成药汤泡脚,把体内的寒气给逼出来。

    方子交给太医看了之后,确认没有什么妨碍之后,乾元帝每天晚上都要泡上小半个时辰。一周后就觉得有减轻,半个月后抬胳膊不觉得酸疼了,一个月后彻底好了。

    乾元帝是真高兴,问徐浩有什么想要的赏赐,这家伙一脸真诚:“下官什么赏赐都不要,下官祖传的方子能治好皇上的病,这是一件多么荣耀的事情,祖宗若是有灵,都得夸下官干的好。”

    不得不说,这家伙挺会拍马屁,这般的捧着乾元帝,他高兴的合不拢嘴。赏了很多好东西不说,还在心里记了徐浩一功。等到三年散馆时,徐浩直接成了从四品的侍读学士。

    震惊了整个翰林院,这冯渊这升官速度也太快了吧?从正七品直接蹦到从四品,要知道五品是个坎儿,有很多官员终其一生都没能升到五品。

    比如贾政,当初贾代善死前上折子,乾元帝有感于君臣之情,赏了贾政一个六品的工部主事。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也不过就是从六品工部主事升到从五品员外郎。

    而冯渊,探花郎初封七品编修,而后成了侍读,三年后几级跳,成了从四品侍读学士。这在雍朝历代都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尽管有很多人都质疑徐浩的能力和他升官的速度,但是乾元帝纲常独断惯了,谁敢去撩他的胡须?

    徐浩的官职越高,封氏越提心吊胆,唯恐他发达了就把明熙这个糟糠之妻给下堂了。

    明熙有些无奈:“娘,我这还青春靓丽呢,哪里就糟糠了?您要是不放心,我现在就跟他和离,省得你整天这么心惊胆战。”

    封氏气的捶明熙:“一天天的净胡说八道,渊儿就不是那种人,再敢动不动就提和离,我打断你的腿。”

    徐浩掀开帘子从外面走进来:“还是娘了解我,娘别怪明熙,是小婿这几天惹她生气了,这是跟我怄气呢。”

    封氏叹了口气:“两口子过日子哪有不磕磕绊绊的?英莲得把你的脾气改改,你也就是遇到渊儿惯着你,得知足。行了,你们俩有什么事,回自己院子去好好说......”

    封氏把他们俩直接给撵了出来,出了院子,明熙瞪了一眼徐浩:“瞧把你能耐的,还会不动声色告我的状了......”

    徐浩搂住她的腰:“我错了,明熙,在茫茫小世界里能遇到你真的是邀天之幸,我希望能多陪在你身边。等薛家的事情了了,我就准备申请外放,想带着你到处走走,所以我们现在不适合要孩子。当然我也有我自己的私心,我希望你把心放在我身上,我不想让孩子跟我来争宠。”

    明熙倚在他怀里:“那你要跟我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的想法?你也不说,就自作主张吃了避孕的药,我还以为我自己有毛病,娘那边又一直催......”

    徐浩搂着她往正院走:“我深刻反省自己的错误,以后我发誓无论做什么事都会先跟你商量好不好?对了,贾家的那个元春要封妃了。”

    明熙想了想:“贾元春进宫这么多年都没动静,怎么就突然封妃了?秦可卿真是废太子的女儿吗?”

    徐浩点点头:“废太子以前养的外室生的女儿,她还有个同胞兄弟,贾元春举报有功,皇上通过查秦可卿把废太子残余的势力几乎一网打尽,你不知道,秦可卿还有个同胞弟弟,被废太子的党羽偷偷养着呢,这回也处理了。太上皇现在恨不得宰了贾元春,她往后的日子好不到哪去。”

    明熙眨眨眼:“你在其中充当什么身份?”

    徐浩呵呵:“你猜?”

    “左不过添油加醋、张冠李戴、借刀杀人呗,薛大傻子遇到你这种心胸狭窄还老奸巨猾的狐狸,真是倒了霉了。哎,好歹薛大傻当初也没少为我花钱,得饶人处且饶人,薛家倒了就行了,可别把人真的逼得走投无路。

    不为别的,人薛宝钗好歹帮我把我娘找到了,当初也只不过是让咱们离开金陵。这要是换了王夫人,咱俩能不能活着还真是两说。”

    徐浩知道明熙历来都是嘴硬心软,尤其是对那些小姑娘,总是多了几分宽容。他笑着点点头,明熙见他答应了就没再多问,她很少过问徐浩在朝堂上的事,除非徐浩主动说起,她偶尔会说说自己的看法。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抱歉,工作和家里的事儿前几天忙晕头了,从今天开始恢复更新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