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猫系反派的日常 > 第125章 全文完

第125章 全文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徐蛰怕他跑了,又点了几处穴道,然后用套上手套脚套,再用绳子绑住。楚留香以为这样就结束了,没想到他又拿来一个麻袋,把他的脑袋以下全都装进去,再用绳子紧紧地缠住。

    楚留香这下是真的动不了。

    他躺在冰冷的地面,徐蛰就抱着刀,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楚留香笑道:“在下已经被绑成这样,阁下难道还不放心?”

    徐蛰摇了摇头:“谨慎为上。”

    楚留香说:“你这样的人若是不发财,怕是再没有人能行了。”

    徐蛰不理他。

    楚留香讨了个没趣,实在拿徐蛰没有办法。他便闭上眼睛,打算睡一会儿。等徐蛰困了,也好寻找逃跑的时机。

    总不能真的被带到京城去面圣。

    楚留香不经意间,看到麻袋上好像有什么东西,他仔细看了看,发现好像是猪饲料,还有一点猪粪便。

    楚留香:“……”真该庆幸自己鼻子不好使。

    难熬的一夜终于结束,太阳升起,徐蛰又找了个干净的袋子在外面套了一层,接着捆地像条虫似的楚留香抗起来,带上足够的银两,运起轻功就往北走。

    楚留香身上都麻了,只能感觉到冷风在脸颊两侧呼啸。

    徐蛰扛着他一直跑,渴了就打开水囊喝水,饿了就去集上买张饼,边吃边跑。当然,楚留香是没有水喝,也没有饼吃的。到了夜里,徐蛰依然抗着楚留香跑,他跑的很快,而且一直维持着这样的速度,一天下来,丝毫没有减慢。

    楚留香这下真的佩服他了:“你难道不累吗?”

    徐蛰说:“用不着你假好心。”

    楚留香便不说话了。

    徐蛰只在天微微亮时停下歇了一会儿,其他时间都在赶路,只用了一天半时间,便带着楚留香来到京城。

    他去京都府尹那里击鼓鸣冤,被捕快领上公堂。

    徐蛰跪下,楚留香躺着。

    徐蛰把状纸呈上,楚留香惊了,他都不知道徐蛰什么时候写的状纸。随后一想,应该是在他睡觉的时候。

    这难道就是年轻人的旺盛精力吗?

    这一瞬间,楚留香觉得自己真的老了。

    府尹看着下面两人,目光在徐蛰身上略过,放在狼狈的楚留香身上:“你就是大名鼎鼎的盗帅楚留香?”

    楚留香觉得好丢人。

    他无奈道:“正是。”

    府尹顿了一下:“你偷了他家的猪?”

    楚留香说:“在下若是能在徐公子眼下偷到一只猪,又怎会被绑到这里?”

    府尹:“可这状子上就是这么写的。”

    徐蛰说:“这叫欲擒故纵。”

    楚留香:“……既然如此,猪在何处?”

    徐蛰说:“将你抓回之后,自然也把猪带了回去。大人若是不信,我庄园里所有人都可以作证。”

    府尹问楚留香:“你可有话辩解?”

    楚留香被徐蛰的操作弄懵了,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徐蛰正义凛然:“大人,小民的一头猪,不足以放在心上。只是他身为盗帅,犯的案子定然不少!但此人却说与六扇门有勾结,六扇门乃是何等神威,岂容这等小贼诬陷!还请大人明察。”

    楚留香:“……”

    不知为何,楚留香这次竟跟上了他的脑回路。他这是想让六扇门的人,觉得是自己出卖了他们。盗帅被抓,公职人员自然不能受到牵连,最好的办法就是弃车保帅,这么一来,楚留香无人相保,就只能蹲大牢了。

    府尹说:“既然此时牵扯到六扇门,本官便无法即刻断案,传召六扇门的人来。”

    楚留香叹息。

    看样子,他还要继续丢人。

    阳光明媚的天气,案子了解。楚留香没有被判刑收监,而是无罪释放。

    这全赖六扇门的朋友相保,还有往日被他偷窃的苦主作伪证。再加上他曾经查过几个案子,做下的贡献,功过相抵,就无罪释放了。

    楚留香终于摆脱麻袋,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觉得空气都变得美好。

    旁边是目光愤愤的徐蛰。

    六扇门的捕快将手臂搭在徐蛰肩膀上,一边忍笑,一边安抚他:“你能抓住他,已经很了不起,堪称绝世第一人。又把他送到衙门,简直是绝无仅有!而且他吃的苦头够多,这次就先原谅他,若是他再敢作案,你再抓他就是。”

    徐蛰哼哼两声。

    捕快问他:“我看你很有天赋,要不要考虑来六扇门?”

    徐蛰说:“不要。”

    捕快也知道,功夫在楚留香之上的人,不是那么好掌控的。见徐蛰拒绝,既觉得惋惜,但也在意料之中,“我还要衙门,就走到这里。日后若是相见,一定请你喝酒!”

    徐蛰总算看他一眼,“多谢。”

    楚留香也没急着走,他像是对徐蛰产生了很大的兴趣,现在徐蛰不打他,也不抓他,自然是可以好好相处的。

    “去你家偷盗是我不对,为表赔罪,请你吃顿饭如何?”

    徐蛰说:“你的钱来历不明,我不要。”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

    徐蛰斜眼看他:“你是不是身上没有正当来历的钱?”

    楚留香说:“似乎是的……”

    徐蛰说:“我请你吃。”

    楚留香受宠若惊。

    徐蛰说:“以后别再偷了。你要实在找不到工作,可以到我手下来,管吃管住。”

    楚留香:“这个么……”

    徐蛰眯起眼睛:“你要是再偷,碰到我手上,肯定不是这次这么简单。”

    楚留香心道:这次还叫简单吗?他的脸都被丢光了,名声也要没有了。等这件事情传出去,不知要增添多少笑料,怕是连蓉蓉红袖她们都没脸见了。

    二人来到酒楼,徐蛰毫不吝啬地点了几个好菜。

    楚留香问他:“我一直都想问,为何来京时饮食那般简陋?”

    徐蛰说:“怕生变故。”

    楚留香忽然觉得这是对自己的尊重,笑道:“徐公子真是看得起我。”

    徐蛰说:“没听说过哪个人抓到过你,自然要谨慎些。”

    吃饭完,楚留香打算与徐蛰告辞,谁想这人根本没打算放自己走,竟威胁他一起回去养猪。

    经过这几日的相处,楚留香也清楚,这人并不是个迂腐的人,也没有那么在意法律,否则他又怎会篡改状词,还打算带自己回去非法囚禁?

    他是个聪明人,一下便明白了缘由:必然是因为总是有贼去他那里偷盗,徐公子烦不胜烦,终于抓住了贼头子,自然要杀鸡儆猴,也顺便在他身上撒撒气。

    想通之后,楚留香便觉得跟他回去也不是不行。

    但是徐蛰气性大,总不能一直这样受着,得想办法让他消消气。

    楚留香说:“实不相瞒,在下前往贵府偷……咳,偷盗,不止是因为无一人成功,想得到这份殊荣。还有另一个原因。”

    徐蛰侧目看他:“是吗?”

    楚留香说:“在下听闻,那有名的养猪屠户家的东家,是个年轻英俊的公子。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少,一成为一桩美谈。”

    徐蛰:“哼。”

    楚留香:“在下头一次见到这样的人,便起了结交之意。前往贵府,也是为了看一眼徐公子的真面目。”

    徐蛰凉凉道:“想偷东西,还想交朋友,你想的倒是美。”

    楚留香抱歉地笑了笑。

    结完账后,他赫然发现,徐蛰嘴上不饶人,实际相处起来要温柔许多,看来那番话还是有用的。

    回去时不用那么赶,两个人就慢慢地走,谣言却似乎长了翅膀,比他们走得更快。

    盗帅去偷猪,被养猪场老板抓的事,已经人尽皆知。

    徐蛰看向楚留香,楚留香面色一红,尴尬地简直想遁地而走。

    徐蛰来了兴致,请几个传播流言的人喝酒,然后问他们:“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几位兄台可否详尽说一说?”

    他自己听也就罢了,还偏要拉着楚留香一起。幸而这里没有人认识楚留香,楚留香的标志郁金花香,也早在这几日的奔跑中淡了下来——其中不乏猪粪便的功劳。

    那人说:“这徐公子与一般人不一样,他的猪,是从海上运来的,声势之大,前所未有。能有这么大财力,定然不是普通人,已经有人认出了徐公子的身份,他竟是生活在海外的皇室后裔!”

    楚留香含笑看了眼徐蛰。

    徐蛰没理他:“然后呢。”

    “因为徐公子名声大,一些人慕名而来,照顾他的生意,堪称财源广进。他的生意好了,自然有人看不过去,总想着去偷盗他的宝贝。”

    徐蛰皱了皱眉:“他能有什么宝贝?”

    “听说他有一种神药,人吃了可以功力大涨,猪吃了会变胖,人吃了那样的猪,也于功力有益。”

    “……”

    “好些人都眼红,也有一些贼人真的去偷宝物,熟料徐公子武艺超群,不等贼人进到府里,就把人拿下,送到官府。”

    这句还像样。

    “后来香帅便听闻此事,也要前来偷盗。二人战得风云变幻,三天三夜仍不分胜负。”

    徐蛰面无表情:“然后呢?”

    “最终香帅不敌,仓惶落败。徐公子将香帅制住,赫然发觉,猪圈竟少了一只猪,竟不知香帅是何时偷得。”

    徐蛰:“……”

    楚留香:“……”

    “香帅不愧是香帅,徐公子虽将他打败,却也心服口服。只是他终究不是江湖人,受世俗之事牵绊,挂念香帅偷盗之罪,竟好心送他前往京城,寻来六扇门的朋友为他开脱。”

    徐蛰:“……”

    楚留香:“……”

    不,不是这样的,这到底是谁编的!

    那人说:“如今香帅罪名洗白,已然上岸。这对朋友惺惺相惜,又是一段江湖佳话。”

    徐蛰把酒推到他跟前:“喝完之后,你走吧。”

    那人神色动容:“多谢。”

    等人走了之后,楚留香笑着说:“我也不知道,他们会传得这么离谱。”

    其实想想也能明白,除了当事人之外,就只有京城府尹、作证的六扇门捕快,还有几个衙役知道具体案情,其他人只知道徐蛰带着楚留香来到京城,把他送进大牢里蹲了一会儿,等放出来就什么罪都没有了,便想着是徐蛰在帮他。

    徐蛰说:“我分明厌恶死你了,竟说我与你惺惺相惜。”

    楚留香觉得他心不对口,微笑看着他,任他去说。

    两个人继续赶路,又听到了许多谣言。

    楚留香被打下不败神坛,他的形象竟然没有破灭,反而更上一层,来带着徐蛰都有了滤镜,被称为侠义无双。

    回到自己的养猪场,徐蛰整个人都是懵的,“江湖水太深了,不是我等凡人可以踏入的。”

    楚留香问:“你是因何有感而发?”

    徐蛰深沉地摇了摇头,“我只希望能安稳过日子。”

    楚留香愧疚道:“是我破坏了你的安稳。”

    徐蛰:“你知道就好。”

    楚留香:“……”

    楚留香帮着养了几天猪,发现这里的猪的养法很普通。也不是特别名贵的品种,就是普通猪,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格外肥美。

    楚留香忍不住去问徐蛰。

    徐蛰说:“秘诀就是我啊。”

    楚留香:“你?”

    徐蛰骄傲道:“也不看看是谁养的猪!”

    楚留香失笑。

    这段日子果然安稳,再没有贼来偷东西,有了名气,生意也好不少,寻泄滋事都少了。

    徐蛰看时候差不多,同意让楚留香离开。

    只是临走之前,他仍有一事不解:“徐公子武功高强,又财富众多,为何从前没有听说过?”

    徐蛰说:“自然是因为我以前不叫这个名字。”

    楚留香点了点头,这个回答已经让他满意。

    不想徐蛰神秘笑道:“你想不想知道,我原来叫什么?只要你答应不告诉别人,也不要来找我的麻烦,我便告诉你。”

    楚留香很想说不想,可是徐蛰都这么说了,他心里就跟有只小猫爪子在挠似的,痒痒的很。

    楚留香摸摸鼻子:“我答应你,保证不说出去。”

    徐蛰朝他摆手,示意附耳过来,悄声道:“我名原乐安。”

    楚留香惊讶地看向他:“你还活着!”

    徐蛰说:“我自然还活着。”

    原乐安精通易容之术,改扮成其他模样,不被人发现是很简单的事情。

    楚留香打量他的脸,仔细看去,确实与原乐安有些相似。

    “你当初,为什么要那么做?你可知原老庄主有多难过?”

    因为他将要离开,而且他不是真正的原乐安,不耐烦应付那种悲伤沉痛的亲情。

    这个答案,徐蛰是不能说的。

    他只能告诉楚留香:“原乐安与原随云,又有什么区别?该死的人,自然是要死的。”

    莫非蝙蝠岛的事情,他也有参与吗?

    楚留香想到徐蛰假扮原随云的时候,觉得这也极有可能。

    孪生兄弟本该是世上最亲密的人,可是他们却都走向极端。

    楚留香看着徐蛰如今的脸,忽然有些理解他对“安稳”的向往。

    他从此不再受亲情与权力的拖累,过着他想要的生活。

    这是无争山庄找不到的东西。

    他只能告辞:“愿你安稳。”

    徐蛰朝他摆了摆手,“等我想回去的时候,我会去看他的。”

    “他”不止是原东园,还有远在其他世界的朋友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