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在咒术世界当魔法少女 > 第93章 IF线其终

第93章 IF线其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池袋是一个很特殊的城市, 在这个城市里有着各种各样的日常与非日常,有着奇怪的人类与传说中才会出现的生物。情报商人,池袋最强, 地下密医, 形形色色的人居住在这个繁华的地区, 到了晚上时无头骑士呼啸着在街上疾驰而过, 让所有期待着有什么事件发生的人都格外盼望着下一个被轮到的就是自己。

    至于遇到的是好事还是坏事……那也无所谓,遇到了再说呗。

    同样与之相反, 在池袋中住着的某些非人类,自然而然也会去渴望能够拥有普通的日常,甚至于有些也已经爱上了普通的人类。只不过这么一来, 这些被爱上的人类去用“普通”这个定义也会显得奇怪——

    毕竟能够被非人类爱上的人,那还会是普通人么?

    “做普通的人类?你还真会这么想啊,对方是谁?普通人?”

    “关于这个问题,你还真有点问到我了。”

    看着一班地铁在自己面前疾驰而过, 小杉琉璃扭头面前看着表情不变的“黑心上司”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脸上的笑容里多了点好笑:“他也确实不是普通人,毕竟咒术师这种人, 从来都也不是普通人就是了。”

    “咒术师?啧,你还真会挑。”

    “是吧, 我也觉得我真会挑。”

    看着眼前的人琉璃从包里摸索出来一个U盘,随手扔过去看着鲸木重接下的模样耸了耸肩:“我不干了,所以有些事情还是收手吧, 重。”

    “明明是你想要收手的,不是我。”

    听着鲸木重冷淡的声音小杉琉璃也不生气, 笑盈盈地点头时看向了第二列朝着自己前来的地铁:“也就是说, 你在生我的气?”

    生气?

    鲸木重觉得自己好像也并没有生气, 虽然从以前到现在她都很讨厌看到非人类的存在能够获得常世所想的那种“幸福”,但是小杉琉璃的话……

    “不,我并没有生气。”

    “那就好。顺带一提。”

    仿佛是想到刚才遗漏掉的事情,琉璃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有些狡黠:“为了以防万一,我建议你快点把那个替死鬼给扔出来。不然等过两天降谷警视要查到你,我可管不着。”

    “替死鬼你不是已经帮我找了么,乌丸莲耶剩下的后手都被你从警局翻出来甩了锅。”

    鲸木重撇了撇嘴,转头看向似乎在一分钟后即将进入的列车表情淡漠,话语中却多了一丝好奇:“算了,这些钱也够我用的。那接下来呢?你还准备留在池袋?”

    “谁知道呢,说不定我过两天就能‘寿退社’了。”

    “还是准备放弃了啊,琉璃?”

    在踏上地铁的那刻鲸木重的声音无比清晰地钻入自己的耳朵,小杉琉璃眨了眨眼睛,回头对着她笑得灿烂:“你猜?”

    这个世界总有着各种不同的生物存在,池袋一向都是咒术师默认不会踏入的地方。毕竟这个城市里的非人类多得有点离谱,要是真的不小心打起来真的出事也会很难办。

    只不过这种潜规则在五条悟眼里看来是完全不必要的东西就是了,而且,他也早就从池袋这个城市带走了他想要的东西。

    “所以琉璃原来是一直都在做假账啊,好厉害。”

    “听你的语气我就知道我自己一点都不厉害。还好吧,也就麻烦了一点,我要好好想想把黑锅怎么扔才能扔的更隐晦且专业一点。”

    坐在五条家应该是景色最棒的房间里,对着电脑敲敲打打的社畜小姐略有些嫌弃地想推开抱着自己的人,不过看五条悟一定要黏着自己的模样她也懒得再动,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着最后将整个文件夹点击了压缩,然后发给了某个有些奇怪的地址:“我可是在干很危险的事情,不觉得我是个恶人的悟君很奇怪。”

    “奇怪?我倒是觉得这样的琉璃很厉害哦,我超喜欢。”

    笑眯眯地玩着她的头发,五条悟略微伏在她耳边声音刻意压低着开口:“要是不想干了的话,来当五条夫人怎么样?”

    “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悟君,你可以让一让么?”

    “让?让去哪里?琉璃结束工作了?”

    冰蓝色的眼睛对着她格外无辜地眨了一下,随即才笑眯眯地低头亲了下小杉琉璃的脸:“如果是要去洗澡的话,一起怎么样?”

    “不怎么样。”

    “诶~~琉璃心好狠,明明之前都诅咒我让我‘带你走’,现在翻脸不认人,我好伤心。”

    “……但我也没有说过之后还要包括这些事情。”

    “我很失望哦,或者说,等一段时间你就肯答应我了?”

    温暖的怀抱在离开的那一瞬间内心会感到有些遗憾,只不过小杉琉璃从来不会表现出来,任由五条悟在自己身后嘀嘀咕咕地吐槽。洗漱完毕回到房间,看着躺在床上对着她抛媚眼的五条悟时琉璃沉默片刻,在看到这幕时突然有点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毕竟晚上多一个人在身边睡觉是很难马上习惯的,对吧?先让我习惯一下,我保证什么事情都不会做的,琉璃。”

    “如果你是干也的话,我会信你说的话。”

    “谁!!干也是谁!!”

    “……”

    看着五条悟瞬间像是炸毛了的模样琉璃表情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伸手擦着自己的头发笑意更甚:“干也是一个我很喜欢的人,下回我带你去看看他好了。”

    “还带我去看他?怎么可以这样啦,琉璃都有我了。”

    带着些许抱怨看着笑起来的人,五条悟跳下床翻出一个吹风机,强行把人按在自己腿上同时伸出手,手指划过她柔顺的黑发轻哼:“我不管,琉璃爱着的人只有我才行。”

    “啊呀,明明是干也先来的也不行?”

    貌似惊讶地挑了挑眉,还没等五条悟又一次炸毛琉璃就先笑了:“你放心,是真的可以放心。”

    “放心什么?”

    “毕竟干也和式已经结婚,而且都有女儿了。啊不过说真的,比起干也我更喜欢两仪式一点,不,应该说是我更喜欢看到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样子。”

    “……”

    “他们女儿未那还找了个免费女婿,现在可以安心了么,悟君?”

    总算是明白过来自己吃到了奇怪的飞醋,五条悟感受着手里逐渐开始变得干燥的头发放下吹风机,仿佛是在报复一样把琉璃的黑发彻底给弄成了一团糟:“琉璃是在笑我么?”

    “没有,这样的悟君很可爱。”

    “我可不会喜欢‘可爱’这种形容词啊。”

    仿佛是为了报复回去,琉璃看准一个空隙突然伸出手,利用自己的体重与重心直接把人推倒在床上。注视着眼前这张脸良久后她才慢慢俯下身,仿佛是在检查着什么凑到五条悟的脖子边上舔了一口。

    “琉璃?”

    “悟君,我知道咒术师会有‘诅咒’的,这种诅咒你也能对我说,对吧?”

    “是哦。”

    收紧了自己抱着琉璃的手,五条悟随手挑开她身上的睡衣,伸手触摸到光洁的皮肤时手指也在绕着圈:“尤其是在临死之前这种危难时刻,每一句话都会是一个诅咒。比如说‘要好好地活下去’,比如说‘真是不想死啊’,再比如说可能永远也不会说完的那句‘我喜欢你’。”

    琉璃的牙齿已经抵在了那块湿润的皮肤上,力度与其说是在啃咬,不如说更像只是单纯的触碰。这种感觉不是很疼,反而因为舌尖偶尔划过让内心的火热愈加汹涌:“悟君,你会对我说什么诅咒么?”

    “这种诅咒对琉璃也有用么?”

    “有。”

    “如果我说‘一直留在我身边’,你是不是就会‘一直’留在我身边?”

    “你确定这是你的诅咒?”

    “我确定。”

    在说出“确定”的那瞬间五条悟突然感觉到自己脖子上确实有着啃咬的力度,温热的血液慢慢渗出,同时又与另外一种血混合在了一起,彼此混合着相互吸收,交融在一起又回到自己的身体之中。脖子上的伤口已经彻底愈合,最后两个人的脖子上微微闪过一道光芒,留下了几乎无人可见的树叶标记。

    “这就是你的回应么,琉璃?”

    “没错,这是我最后的力量了。如果说你不希望我在你身边的话,我的‘诅咒’就会发作。”

    翠绿色的眸重新看向了他,璀璨而又夺目地如同毒药:“妖精,不只是会给人带来好运的。”

    “我知道。”

    有关妖精的记载五条家自然也有,而眼前这个妖精的孩子注视着自己,诉说着非人的诅咒——那么他这个咒术师,应该给出什么样的回应?

    “祓除”她的方法,当然也要不一样一点。

    反身把人压倒在地上,看着她平静的表情时五条悟笑了笑同样低头在她的脖子上咬下了一个伤口:“说起来,琉璃的愈合能力也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吧?”

    “……”

    “那么明天带着这个去警视厅,是不是就能够证明,你是我的了?”

    “他们可不认识你,而且明天我正好休假,不用去警视厅。”

    “那也正好,琉璃不是一直都很想睡懒觉的么?明天就可以在我怀里,尽情地睡懒觉了。”

    非人类的日常终将完结,诅咒一般的言语代表着的也并非是完全的厄运。十指相扣的同时看着那双冰蓝色的眼睛,琉璃突然抬起头吻住眼睛的主人,声音里带着些许喘息:“你不生气么?我给了你这个‘诅咒’。”

    “这个啊。”

    五条悟的眸色愈加深刻,手指划过琉璃心口的同时微微用力,听着她略有变调的声音笑得愈加得意起来。

    “我甘之若饴哦,琉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