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西方名著同人)福尔摩斯花瓶小姐 > 第57章 番外

第57章 番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都列伯爵的长女娜塔莎小姐是圈子里出了名的美人儿,热爱交际的娜塔莎小姐性格外向又十分喜欢举办舞会,但在都列伯爵的祖宅列维虎克庄园举办舞会倒还是头一次。

    青年才俊们自然是想借此机会赢得娜塔莎小姐的青睐,不说立刻定下婚约,能有幸一亲芳泽也是十分值得炫耀的事情。

    只是到场的年轻人实在没想到迈克罗夫特.福尔摩斯这个怪胎会出现在现场,一向是连话都懒得同别人说的迈克罗夫特却不知为何选择了参加这场宴会,虽然才是刚刚进门便已然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那个倒胃口的小子怎么来了?”一个举着酒杯的青年隔着篝火向迈克罗夫特处望去。

    听了青年的话,他身旁的贵族男人不禁微眯着眼睛一同向远处望去,贵族男人有一头微卷的金色头发,身上的酒红色天鹅绒领结与私家剪裁的得体西装,更是显得他高贵的气质与众不同。

    他轻轻抬手喝了口酒,淡淡问道:“你说的是谁?”

    “哦!彭芭莎大人您有所不知,那个小子叫做迈克罗夫特.福尔摩斯,是三一学院的学生。”身旁青年愤愤不平的说着话。

    而被他称之为彭芭莎大人的贵族男人,只点了点头有些疑惑的问道:“看起来一表人才,有什么问题吗?”

    “哼~不过是个乡绅的儿子,仗着头脑有些聪明连多余的话都不肯与我们这些人说,架子简直比上帝还要大!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哪位王子殿下呢!”青年没好气的抱怨着。

    话音刚才落下,左右两侧又围聚过来几人,七嘴八舌的补充起来这位天才少年的“无耻行径”。

    “就是这个福尔摩斯,居然嘲笑我是金鱼脑袋,说我的记忆只能与金鱼相提并论!”

    “没错没错!这话不是同你一个人说的,福尔摩斯要么不开口,一开口就全是这些个刻薄讽刺之语,既没有什么礼仪规矩可言就更别提他会看眼色了。”

    “连学校举办的舞会他都不参加,今天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看来所谓的什么孤傲性格通通都是搪塞之语,拿来哄孩子的吧!”

    ……

    熟悉迈克罗夫特的同窗们,在与他一个篝火之隔的背后疯狂说着迈克罗夫特的坏话,讽刺、嘲笑,这些曾经由迈克罗夫特当面给予他们的羞辱,似乎全都在背后发泄了个痛快。

    而此时的迈克罗夫特虽然独自一人站在篝火前望着星空,他不必走近便已然能预想到那些平日里就看自己不顺眼的贵族子弟如今聚在一起正说些什么有关于他福尔摩斯的风言风语。

    可即便是知道,他也毫不在意,没道理人会和金鱼生气、说教,把时间浪费在这些人身上反倒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

    他一向是十分讨厌来这样的交际场合,但今天却非来不可,即便与这周遭的一切格格不入他也还是在不断强迫自己去适应,毕竟跟他想要的东西比起来这暂时的痛楚也不算什么。

    迈克罗夫特不愿意来这样的社交场合,除了是讨厌与那些金鱼脑袋打交道,还有就是对于年轻小姐们的青睐而感到无所适从。

    仪表堂堂的迈克罗夫特不仅有着出色的智慧,更有着端正的外表,不近人情的冷漠性格对比那些只忙着献殷勤的男士……反而让他显得更加特殊。

    娜塔莎一眼就看中了她,然而搁在两人之间看起来并没有多远的距离,她却寸步难行。

    “娜塔莎小姐!很高兴能参加您的派对,不知都列伯爵今晚是否……”

    “娜塔莎小姐!娜塔莎小姐!您还记得我吗?我是上次……”

    “……”

    众人几乎是在她出现的一瞬间,就将她团团围住,七嘴八舌的套起近乎来。娜塔莎小姐作为名利场里最亮的那颗星,对于这样的场面早便习惯了,面对众人的恭维十分守礼的微微点头致笑。

    而就是因为这一步之差,待人群四散过后,娜塔莎起先所看中的男人便已然消失在漫漫黑夜里不知所踪了。

    而这一切悄然的发生,对于只想快速离开这里的迈克罗夫特来说都是个不曾只晓的秘密。他很快等来了一直想要等待的人,只跟随着仆人往列维虎克庄园里走去。

    与旷野处举办的“雾月派对”的热闹喧哗不同,这处历史悠久的列维虎克庄园四周都是出奇的寂静,简直像阿西娜爱看的童话书里那样,死气沉沉说不定哪里还藏着个吸血鬼也说不定。

    迈克罗夫特却并不在意,他只是跟随着仆人缓缓上了台阶,又拐了几个弯方才来到一个房间前。那年迈的仆人微微弯了弯身子,恭敬说道:“福尔摩斯先生,派斯尔先生就在里面等着您。”

    说罢仆人也不等迈克罗夫特回应什么,转头便就走了。

    迈克罗夫特面对着面前的折扇桃木雕刻着蔷薇花纹的漆门,深深吸了一口气,最终还是抬手敲了敲门,得到了回应方才走了进去。

    等在里面的是个越六十多岁的秃顶男人,也就是之前的仆人所提到的派斯尔先生。派斯尔正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手里还拿着一本书但是因为隔得远,迈克罗夫特并不能看清封面上的字。他见迈克罗夫特进门方才站立起来,拿下鼻梁上的老花镜,微笑着看向迈克罗夫特。

    “罗塞尔像我推荐你的时候,可没说过你这样年轻。”派斯尔说着一口地道的皇室英语,无论是口音还是待人见物他都是如迈克罗夫特想象中的那样无可挑剔。

    迈克罗夫特摘下头顶的软呢帽子方才走近,他捂着胸口微微笑道:“派斯尔先生请原谅我这样激动,能见到您这对我来说只是存在于梦里的一件事情。”

    “哦?那看来梦里的事情也还是会成真的!”派斯尔微笑着请迈克罗夫特坐下,他伸手合上了手中的书将它倒扣在沙发上。

    迈克罗夫特很少露出这样激动的表情,但在派斯尔这样的天才面前,迈克罗夫特只如像个孩童见着了糖果一般,喜怒哀乐全然都写在脸上。

    派斯尔理了理领口,笑道:“很抱歉邀请你在这里见面,但我的行程安排的实在是有些多,错过了在都列伯爵家的这一晚我就要去印度了。所以……还请您谅解!”

    迈克罗夫特抿了抿嘴唇,只将什么交际的苦楚全然都抛在了脑后,只看着这位派斯尔先生如同看着上帝一般。

    “福尔摩斯先生!”派斯尔微微笑着,“说实话我看了你的课业成绩,几近满分无可挑剔且非常出色,相信这也是我的老友罗塞尔推荐你的原因!但……如果你想成为我的同事,这些仅仅还不够!”

    面对派斯尔开门见山的询问,迈克罗夫特没有感到半分的不适,也未透出任何的不安情绪。他仍旧笑对者派斯尔,信心满满的说道:“在开始介绍我自己或是说炫耀我自己前,请允许我先描述一下您和您的工作,可以吗?”

    派斯尔微微挑眉并没有拒绝迈克罗夫特的提议,反而饶有兴趣的点燃了一支雪茄。

    迈克罗夫特微微清了清嗓子,淡淡说道:“罗塞尔教授为我描述的您……一个出色哲学家,拥有着过人的智商,选择投身创建一桩从前不曾有的职业。”

    派斯尔点头道:“他说的没错!”

    “那么直到我今天看见您,才察觉就像是照镜子一样。您是不屑于所谓浮于表面的成绩与听闻得来的浮夸描述,故而对于您能抽时间来见我一面我感到十分荣幸。

    您的工作需要一个善于观察,善于汇总分析以求得最佳答案来做出选择的人,这是您的工作。而我……来这里并不是为了成为您的同事,而是为了成为您!成为和您一样那个做出决断的人!”

    派斯尔乐不可支的仰着头,“年轻人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成为我?你知道我每天做的是什么样的决断吗?可不是什么像娜塔莎那样组建一个派对这样简单的事情,我的决断可能会引起一场战争,也可能会使一个民族消亡,你知道吗?”

    “为了大英帝国的荣誉与利益,这才是最终的目的。您是一位了不起的天才,您的存在才有了这样的一个部门出现,换句话说这个部门的一切决定都是围绕着您在打转。

    而您……记忆已经不再那么清晰了吧?您的天赋开始逐渐衰退了吧?或许再过一些时候您甚至连外面那些金鱼脑袋都比不上了!到那个时候,您的衰退导致的将是整个部门的灭亡!您一切的心血,一身的抱负都将不再存在。

    你需要一个继承者,而我正是为此而来!”

    随着迈克罗夫特的话,派斯尔的眉头愈加深沉,他的所有心思仅仅在与这个年轻人会面的初识便被看得一清二楚。甚至连自己记忆出现衰退的事情,他都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迈克罗夫特好似看清了他的疑问一般,指着放在沙发上那本书,淡淡笑道:“以您的智商与记忆远远是不会用得着书签这样的东西,我较之于您都是自愧不如的,那么我这样看书看过一遍就能过目不忘的人都用不着书签,您又……怎么会用得着呢?”

    迈克罗夫特微笑着看向派斯尔,作为后浪的他甚至有些咄咄逼人的说道:“那么只有一个可能性,您天赐的东西……已经不再存在了!您的记忆……开始逐渐退化了,不是吗?”

    派斯尔摸着下巴上的胡茬,面无表情的看着迈克罗夫特,正如罗塞尔所说的那样他有着勇往直前的好胜心与出色的观察力,这一切都是全然符合他的预期的。

    但真当了要承认自己不如他的时候,天才的高傲秉性还是不由自主的出来作祟。

    派斯尔托着腮,淡淡笑道:“你说的没错!我是老了,曾经所拥有的天赋不但消失殆尽还逐渐影响到了我的现实生活。但你却并不是我想要找的人!

    试问你一个连参加派对都惴惴不安的人,怎么能接替我的工作,游刃有余的在各国上流社会上觥筹交错,获取信息呢?”

    派斯尔突然的发难让迈克罗夫特有些哑然,这确实是一个摆在面前的事实,如果他想接替派斯尔的职位成为整个国家最有权力的人之一,交际不但是不可避免,甚至会占到他生活的大部分时间。

    良久的沉默,也让派斯尔肯定自己抓住了他的弱点。

    派斯尔淡淡笑道:“我这里倒是有一个注意,我的外甥女娜塔莎,也就是今天的雾月派对的主人。她是一个十分出色的交集家,如果你能获得她的指点,你的提议我或许考虑!毕竟,除了交际这一点,我似乎是真的找不到你这样聪明,且如此年轻的绅士了!”

    听了派斯尔的话,迈克罗夫特突然便就站起身,恭敬说道:“我不会辜负您给予我的这次机会的!”

    “那还!”派斯尔也站起了身,笑道:“下次月圆之夜,我们再见!希望一个月的时间,能让你充分意识到怎么和上流社会的贵族们打交道!顺便提一句,你得自己去找娜塔莎了,她可是个不好惹的女孩!”

    “是吗?”迈克罗夫特只是轻轻笑了笑,便以此回答了派斯尔这有意给自己的下马威。

    迈克罗夫特与派斯尔的会面前后不超过半个小时,可出了列维虎克庄园他反而觉得自己才进去了十分钟罢了。进去前外面是个什么喧嚣样子,出来后还是依然如旧,全然没有半点更改。

    迈克罗夫特虽抱怨于这些人将时间浪费在这方面的同时,更害怕的是自己也要加入他们成为其中的一份子。

    迈克罗夫特从一旁拿起酒杯,随意的喝了一口便径直向娜塔莎的方向走去,他喜欢单刀直入,这样做起事来才是最有效率的。

    从他一踏入这片旷野,迈克罗夫特就注意到了这位穿着红衣华服的少女,脸上的自信与光芒远超于这聚会中的任何一人,而被诸多男人围在其中如众星拱月的境遇,也更是说明了她作为派对主人的位置与受欢迎程度是何等的与众不同。

    怎样获得她的帮助呢?

    迈克罗夫特喝了口红酒后,有些别扭的轻声道:“娜塔莎小姐!”

    然而在一片音乐与欢闹之中,迈克罗夫特的呼喊很快就被淹没在了嘈杂的环境里,就像是撒了一把沙扔进海里一样,连个声响都听不着。

    迈克罗夫特再次大声喊道:“娜塔莎小姐!”

    而这次的大声……似乎有些过度了,因为向他看来的人除了娜塔莎还有四周围着的一群男男女女。

    寂静的沉默过后,便是一阵狂笑。

    连娜塔莎都有些忍不住,她看着自己面前这个呆愣愣的男人,这不正是她之前看见那个吗?看来这绅士外表之下,倒是藏着一颗愚笨而又可爱的心啊!

    “是的先生!我就是娜塔莎!”少女温柔的笑容,就像今日的月色一样,被众人所欣赏却又隔着九天之远,无法靠近分毫。

    如果她是天上,那隐藏在迷雾中的月亮。那么现在的我就做一只鸟好了,因此我一定会飞得更高些,离你更近些!

    娜塔莎贴心的带着他远离人群,向外走去,少女娇俏的笑容就像看穿了迈克罗夫特作为害羞男人的一切伪装似的。

    “我们从前没有见过吗?”娜塔莎先开了口。

    迈克罗夫特微微笑了笑:“没有小姐,这是我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

    “这样的地方?这是什么地方?”娜塔莎抬头去看他,绅士一样的男人被软呢帽子的阴影遮盖住了眼睛,只有薄薄的嘴唇缓缓说道:“我是说……额……我不太喜欢参加任何派对,事实上我是个……很腼腆的人!”

    娜塔莎摇摇头笑道:“那又是什么原因让您鼓起勇气了来这里?来和我说话?”

    “嗯……”迈克罗夫特微微迟疑并没有将真话说出口,良久思索之后方才淡淡笑道:“是兄弟会的入会仪式,你知道那些讨厌鬼总是会……”

    娜塔莎抬手抢答道:“让你做不喜欢做的事情,对吗?”

    “没错!”迈克罗夫特肯定的点了头,“所以我得一连参加好几场宴会与派对,还要学着去认识派对上的每一个人,与他们交谈……”

    娜塔莎轻轻笑了笑,十分不在乎的看着迈克罗夫特,安慰道:“这有什么难的?不如……你跟着我吧!我倒是经常参加各种派对与宴会,先生你……”

    “哦!”迈克罗夫特微愣,直到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连名字都还未介绍,他摘下头上的软呢帽子,弯下腰亲吻着娜塔莎的手背,恭敬说道……

    “迈克罗夫特.福尔摩斯,小姐!”

    “所以这就是你和迈克的初次见面?”

    阿西娜靠在雷斯垂德怀中,两人聚精会神的听着彭芭莎夫人说着这桩陈年旧事,彭芭莎夫人轻描淡写的样子就好像故事里的那个娜塔莎并不是她一样。

    雷斯垂德皱着眉头道:“所以迈克罗夫特说的什么兄弟会其实都是……骗我们的?”

    “不仅仅是骗你的探长先生,他当初也是这么骗我的!”彭芭莎夫人起身倒着酒,嘴角还带着一丝微笑道:“就用这么个幌子骗着我带他进入了伦敦各大上流社会的名利场,现在想想……我当初还真是好骗!”

    阿西娜撑着雷斯垂德肩膀,将头撑在沙发上笑道:“才不是你好骗,而是他这个人说起谎来实在是面不改色心不跳!还有就是……你一定是一见他就喜欢上了是吗?喜爱的情绪最是会遮蔽人的洞察力的!”

    “没错!”彭芭莎夫人微微挑眉,“喜爱的心有多么的重,沉浸在与他的时光有多么甜蜜,知道真相的时候就会有多生气!”

    一说到这,雷斯垂德与阿西娜互看了对方一眼,两人默契的趴在沙发靠背上,目不转睛的看着彭芭莎夫人,期待着最后的结局。

    彭芭莎夫人却只是拿起酒杯,淡然一笑:“所以我在他说出喜欢我的那一秒后,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彭芭莎的求婚!

    我的丈夫虽然没有迈克的聪明才智,但他一辈子都对我很诚实,一辈子都是个出色的丈夫!”

    话毕彭芭莎夫人微微喝了一口酒,才道:“最终虽然迈克罗夫特得到了他一直想得到权势,但他却永远……错过了我!多么可惜啊!”

    彭芭莎夫人啧了啧嘴,眼中却并没有半分的后悔与遗憾,她从没有一刻为自己的报复而后悔!因为她真真切切的得到了幸福,即便她的丈夫因病去世的太早,但她也曾真实将幸福握在了手里。

    而正相反的迈克罗夫特,他的心里永远会后悔,即便他以后娶妻生子,他的心上总还是有那么一丝后悔的!

    如果当初,在最开始他就说了真话……那么一切又会是什么样?

    作者有话要说:这篇文到这里就彻底结束了!我知道很多小天使觉得结束的很突然,但……我觉得是时候说再见了!

    最近一段时间我在小说之外的世界有很多事情,没能做到每日两更,首先要说抱歉的!

    其次,因为是第一次尝试写这样快节奏的小说,每一章最起码要写好几个转折点,不然就会有小天使觉得很水的……压力确实很大,又没存稿又没经验,觉得自己就是个三无产品来着,每天都满崩溃的!再加上虽然别看收藏有两千,其实平均末点就一百多、不到两百,我还是个冷评体质,其实还满凄惨的哈哈哈……

    最后,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错啦!没能给大家带来更好的观看体验,我会继续努力的!继续不断积累的!

    下一篇文会在这个月的23号开始更新,因为我22号还有个考试,最近这段时间没法更新但是会好好存稿,继续学习的!有想看下一篇文的小天使,别忘了我们23号见,好吗?

    祝好!

    下一篇文《【清穿】五阿哥他间歇性咸鱼》本月23号开更!

    文博生死宅尹启一朝穿越到康熙朝,成为康熙诸子中最没有存在感的老好人胤祺,没有存在感也就算了奈何这位五阿哥还是个上得战场下得马场的温润君子。

    奶团子大就得勤起读书,毛没长齐就要领兵打仗,你开玩笑呢吧?

    胤祺:我不行!我不行!我顶多能上厨房炒碟花生米。

    系统:不行?不行你就只能原地爆炸了!

    胤祺:我行!我行!我不行谁行?

    经历一天辛劳学习后

    胤祺:我不行!我不行!你快让我爆炸吧!

    系统:看你怪可怜的,给你几天咸鱼假吧!

    胤祺:什么假?

    系统: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让你安心做条咸鱼。

    自此后,五阿哥胤祺每个月总有几天混吃等死、吃喝玩乐还能好运满分,要啥有啥、想啥成啥。不用努力只当条咸鱼就能得到一切,秘闻传言五阿哥称此为“咸鱼期”!

    宫中太监和宫女听此传言纷纷供奉咸鱼,乞求咸鱼大仙普度众生赐福“咸鱼期”。

    小剧场:万岁爷某日检查诸位阿哥课业。

    太子小爷:若安天下,必须先正其身……

    四阿哥:大学之道在明明德……

    五阿哥:我今天中午吃了两个馒头,味道不错!

    万岁爷:朕的小五真是与百姓同甘共苦啊!朕的小五真乃性温和善,心甘情愿苦其体肤,将来必能成就一番大事业啊!

    众阿哥:???

    六阿哥:阿……阿玛,我中午吃了三个!

    万岁爷:哼~饭桶!今晚别吃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