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豪门女配不想装穷了 > 第86章 不想装穷的第八十六天 正文完

第86章 不想装穷的第八十六天 正文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季浅开出帝王绿翡翠的事, 她晚上和季妈妈通话的时候告诉她了,一时间季爸爸和季深也知道了,纷纷夸她厉害。

    结束了和季妈妈的通话之后, 季浅又和明珩打了一会儿电话, 同样被他夸了一阵后,就上床休息。

    第二天一早, 杨总他们全都准备好了。

    经过昨天的事情,一行人对季浅佩服的是五体投地。

    先不说她能不能开出翡翠, 她当时的淡定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杨总之前在季浅遇到困难时, 总是想着打电话去问季爸爸该怎么办, 现在看来, 他今后都不需要有这样的想法了。

    一行人很快就来到公盘现场。

    展厅中放着一块又一块毛料,公盘售卖的翡翠分为两种, 一种是公开拍卖,一种是底价竞争。

    现场不少人拿着放大镜手电筒,当场对着摆放在大厅里的毛料进行鉴定。

    这些都是出底价竞争的毛料。

    竞争者看到心仪的毛料, 不是当面竞价,而是出一个底价, 最后把每块毛料对应的号码和底价交给工作人, 等工作人员进行统计之后, 就会宣布毛料的最终所有者。

    如此一来, 获得毛料的不确定性增大, 有的人也会因此错过心仪的毛料。

    而另一种公开拍卖则安排在下午, 公开拍卖上所有的毛料都是官方鉴定的, 有的开出了一半,有的只擦出了窗口,还有的什么都没做。

    公开拍卖的风险会更小, 基本上被官方拿出来拍卖的毛料都能够开出翡翠,而往年公盘的时候,也在拍卖会上出现了许多惊世翡翠。

    上午季浅分别和杨总带队,跟鉴定团队的人观察了不少毛料,文晓在她身边负责记录想要出价的翡翠。

    不出预料,她遇见了布尔克利家族一行人,在老布尔克利身边没有看到艾丽,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回去之后挨训了。

    想必艾丽这会一定恨得牙痒痒,如果不是没机会,怕是巴不得能扒了她的皮。

    季浅和老布尔克利打了招呼之后,继续挑选毛料。

    老布尔克利盯着她的背影看了许久,想到昨天他让人查到的零星关于季浅的资料,实在有些摸不清楚这个年轻的女孩究竟揣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思。

    不过他也知道,季浅和艾丽之间的过节怕是没办法解开。

    当然,在得知艾丽拍下那块帝王绿翡翠有季浅的功劳之后,老布尔克利心头也极其不舒服。

    只是公司的合作还要继续,他暂时不好跟季浅斯破脸。

    很快一个上午的竞价就结束了,季浅出价的百分之八十的毛料都拿到手了,这个数目在鉴定团队的评估之中,算得上是不错的收获。

    休息了一个上午之后,下午3点,几人准时到达官方举办的拍卖会上。

    拍卖会所有的座位都是随机抽取的,季浅一行人正好坐在居中的位置,这里视线最好。

    在一行人坐下不久之后,又一行人到来,季浅看着坐在自己前方仔细打理过自己的艾丽,意外的挑了挑眉。

    这就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吗?

    艾丽显然也看到了她,本来还不错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只是她这次没有像之前那样挑衅,而是闭紧了嘴巴坐在位子上,看来是懂得了吃一堑长一智这句话。

    她身边的老布尔克利也看到了季浅,不过他只是皱了皱眉头,什么都没表示。

    杨总看到艾丽的时候,还真怕她又开始不分场合发癫,见她乖乖坐下了,这才松了口气。

    一直到拍卖会开始,艾丽都没有再闹幺蛾子。

    前面两块翡翠都是擦出了窗口的玻璃种,并且块头很大,不过品质只能说是中上,季浅还不想叫价。

    等到第三块翡翠上来时,稍稍被预热了的拍卖会掀起第一波热潮。

    第三块翡翠是被开出一半的三色翡翠,就它已经被解出来的模样看,不管是水头还是块头,都要比昨天艾丽在玉石市场开出的那块拳头大小的三色翡翠要足。

    三色翡翠又被称为福禄寿,寓意十分美好,按照已经开出来的个头推算,剩下的一半也不会小,只要设计师优秀,不管是切成小块,还是就这么大块进行切割雕琢,价格绝对不菲。

    三色翡翠本就难得,更何况这么漂亮,拿到市场上,绝对不缺买家。

    底价100万,所有单位都以美元计价,季浅最先举了牌,直接把价格加到300万,其他玉石商一听她加价加的这么猛,原本还想举牌,犹豫了一下又把手缩了回去。

    也不是人人都犹豫,陆续有两三人加价,季浅又直接把价格抬到500万,这下没人和她竞争了。

    如果整块翡翠开出来,500万的价格不一定拿得下这块翡翠,可不久前才发生了豪华游轮的无头龙事件,但凡在玉石界混的,都对这件事有所耳闻,心中也就有了顾忌。

    拍卖师对于只拍出500万的价格显然不太满意,不过他还是敲响了一下拍卖锤,询问是否还有人加价。

    在拍卖锤敲响第二声时,依旧没有人加价,在拍卖锤要落下第三次时,又一个人举了牌。

    “600万!250号出价600万!请问是否还有人加价!”

    季浅看向这位250号,果不其然,就是艾丽。

    季浅再次举牌,把价格喊到800万,这是她最后的底价。

    艾丽果然又举了牌,出价900万。

    季浅没有再举牌,这块三色翡翠就落入了艾丽的口袋。

    接下来艾丽就跟季浅杠上了一样,连着三次季浅出价,她都要用更高的价格来压她一筹。

    杨总在心里道了一句果然,他就觉得这个麻烦的女人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家季总,原来是打赌打不过,做人比不过,就打算拿钱来砸。

    杨总这么想着,看到了坐在艾丽身边的老布尔克利,见他闭着眼睛靠在椅子上,一点要插话的意思没有,显然也是默认了艾丽的做法。

    老家伙果然也是记仇的。

    杨总有点担心季浅,季浅为了公司考虑,在竞价的时候,把每块翡翠的竞拍价格都压在了评估人员评估出来的价格中,这样一来,接下来怕是都没办法压到那个不把钱当钱看的女人。

    季浅不知道杨总的担心,知道了艾丽揣着的心思之后,悠哉悠哉举牌,原本并不想要的翡翠,也参与了竞价,一年对十块翡翠进行竞价,而这十块翡翠都毫无意外的落进了艾丽的口袋里。

    其他人也算是看出来了,俩人这是不对付。

    还有很多玉石商不满,拍卖会越到后面,拍卖玉石就越是珍贵,有些玉石商只是小资本,顶多参与前期的竞价,想要得到一两块好翡翠,只是被艾丽这么一弄,不少人的算盘落空,而他们也不可能花费超出预算的价钱来竞争翡翠。

    如此一来,艾丽在无形之中惹了众怒。

    不过,她也并不在意别人怎么看自己,反正只要让季浅不痛快,她就是痛快的。

    接下来的几块翡翠季浅都没有在竞价,等到第十五块翡翠上台,艾利开始竞价时,季浅学着她刚才的模样,压着她连加了三次一百万,气得艾丽脸色都绿,让她以更高的价格拿下这块翡翠。

    等拍卖会进行到了中场,一块血翡被人抬了上来,这快血翡,从远处看过去,就像一块伫立着的贝壳,等血翡完全呈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下,季浅听到一声惊呼。

    “那是什么?好像是银丝!”

    有人这么一提醒,所有人都聚精会神地去看他提到的银丝,与此同时,拍卖会场的大屏幕上,也投影出学费各个角度的模样,在它的贝壳扇面顶部,果然游离着一圈条理清晰的银色,银丝分布的极有章法,看过去漂亮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惊呼。

    拍卖会只进行到了中场,这块翡翠算是半压轴的翡翠,按照往年公盘的拍卖会,这块翡翠足以作为最后的压轴。

    如此一来,季浅对后面即将拍卖的货翡翠充满了期待。

    有不少人都意识到了这一点,目光都雀跃起来,而艾丽这时候才像意识到了什么脸色难看的厉害。

    季浅当然知道她是因为什么脸色难看,她在拍卖会的上半场就大手大脚买下了诸多翡翠,她拍下的价格过高,即便不会让她赔本,但是其中的利润也少得可怜。

    而也因为她拍的过多,很可能提前准备的资金根本不足以支撑到这场拍卖会结束。

    艾丽咬紧了牙关,只觉得自己掉进了季浅的陷阱。

    与此同时,拍卖师已经开始热切地介绍这块血翡。

    有传言说血翡可以消灾避难,从颜色上看血翡是红翡的一种,因为颜色酷似鲜血而得名,市面上一旦出现血翡,基本上都被抢购一空。

    这块银丝血翡漂亮的不像话,不过仔细观察还是能看出这块血翡本身和极品翡翠还稍有距离,颜色并没有季浅在季玉集团十八楼见到的一块极品血翡那么漂亮,不过也算得上是上品了,再加上血翡本身酷似贝壳的形状和外部游离的银丝,足以弥补它少许的不足。

    拍卖会场再次热闹起来,不少人都摩肩擦掌,想要将这块血翡拿下,季浅同样志在必得。

    今天,多亏了艾丽在前面导弹,她还一块翡翠都没有到手。

    拍卖师很快公布了底价,一千万。

    实在算不上高,玉石商们纷纷举拍,想要将这块红翡拿到手。

    艾丽同样没有示弱,加起价来和之前一样狂野,不过,如果坐在她身边,就能看到她脸上的表情有点崩塌,显然是加价让她显得吃力了。

    一直闭着眼睛像是来睡觉的老布尔克利也终于睁开眼睛看向红翡。

    季浅完全没有跟艾丽客气,在她出价出到五亿时,她直接翻了一倍的价格举牌。

    拍卖会场因为她出的价格当时就安静了整整一分钟。

    艾丽之前在那块帝王绿翡翠上花了三十几亿,拍卖会的上半场又为了和季浅一争高低,花出去不少钱。

    她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如果争到了这块翡翠,将会失去竞争压轴翡翠的资格。

    艾丽咬着牙根,拼命说服自己接下来的压轴翡翠才是她该要竞争的,又闭上眼不去看台上的血翡,没有继续举牌。

    季浅如愿以偿地把血翡收入囊中。

    在杨总看来,不得不说季浅这一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实在是玩得漂亮。

    艾丽想要再季浅面前玩手段,还真差点段数,再去修炼个百八十年估计才差不多。

    拍卖会持续进行着,下半场出现的翡翠果然比上半场出现的要更珍贵,品质更高,艾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季浅把一块又一块翡翠收入囊中,等着最后一块翡翠出现。

    拍卖会终于进行到了最后,压轴的翡翠有半人高,盖着黑布被工作人员推上台,所有人都好奇,究竟什么样的翡翠能够压过刚才那块血翡成为这场拍卖会的压轴。

    等黑布掀开的那一刻,璀璨的帝王绿让全场人沸腾。

    让人沸腾的不是帝王绿,而是这块帝王绿的大小和品质。

    以往的拍卖会压轴也都是帝王绿,只是从来没有哪一块比得上现在这一块的大小和品质。

    毫无疑问,这块帝王绿是极品中的极品。

    而且,拍卖师在帝王绿翡翠推上台时,并没有马上进行拍卖,而是现场抽取号码,让坐在会场的宾客当场检查这块帝王绿的品质。

    但凡来参加这场盛事的玉石商都带了鉴定师,能够来这里的鉴定师,一个个都手段非凡。

    拍卖师全场一共摇10个号,每个号可以带两个人上台,也不知道季浅是不是欧皇附体,她手里的361号很快出现在了大屏幕上。

    杨总搓着手有点蠢蠢欲动,但他还是忍着想要马上去看这块帝王绿翡翠的冲动,让季浅带了两个公司里最出色的鉴定师上台。

    如果这块帝王绿翡翠真是像拍卖师说的一样是极品,那季玉集团不管用尽什么手段都要把这块翡翠纳入手中,到时候他再观察这块翡翠也是一样的。

    10个号码出来,有人羡慕有人嫉妒。

    季浅带着两个鉴定师上台,用最快的速度对这块帝王绿翡翠进行了鉴定,季浅在近距离观察这块帝王绿翡翠的同时,也决心要将它买下。

    这绝对是今年季玉轩最好的噱头,有了刚刚那块血翡,再加上这块极品帝王绿,季玉轩今年都不会再缺话题。

    而这两块翡翠,也足以吸引顾客到季玉轩购买翡翠。

    等十组人都鉴定完毕,拍卖师还让各组人派了个代表告诉在场所有的玉石商对这块帝王绿翡翠的看法。

    关于帝王绿翡翠的品质所有人都保持一致,如此一来,拍卖会的热度终于被推到了最高。

    季浅回到位子上,立刻让身边刚刚跟她一起上去的评估人员开始评估这块帝王绿翡翠的价值,最后得出一个数字。

    在三十亿左右拿下这块翡翠是最佳,往上浮动不能超过十亿,不然利润将会与成本持平。

    季浅听了却微微一笑,这块帝王绿翡翠带来的可不仅仅是利润那么简单。

    评估人员见她笑,后知后觉的想到了什么,立刻说了一声对不起,连忙把他刚刚测算出来的价格划掉,写了一个无上限。

    季浅见他这么快就明白过来自己的意思,笑着和他说了几句话。

    的确,这块帝王绿翡翠带来的不仅是可以用来测算出来的价格,还有绝对的话题度,和附带的广告。

    但在场所有人都在位子上坐好后,拍卖师比了个安静的手势,开始这次公盘的最后一次拍卖。

    谁都想参加这次热潮,就算有人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拿下这块极品帝王绿,也跟着加了点价,过了一把瘾。

    等拍卖会进行到最后,艾丽三十五亿的出价让竞争者们纷纷放弃,在不少人摇头叹息之时,季浅举起了手中的牌子。

    “五十亿!”

    50亿已经远远超出了这块帝王绿翡翠等价的价格,不少人都震惊的看向她,而被邀请到现场的记者纷纷对季浅拍照。

    季浅看着难以置信转过头来的艾丽,对她微微一笑:“艾丽小姐要和我竞争吗?”

    她像之前一样笑着,明明笑容你什么意思都没有,落到了艾丽眼中却成了挑衅。

    可她现在已经没有了之前和她竞价的底气,她甚至摸不清季浅会不会在自己与她恶意竞价时,突然放弃竞价,像上半场拍卖会一样,让她落入骑虎难下的境地。

    艾丽白着一张脸,在加价和不加价之间犹豫。

    在一边全程充当背景板的江瑕忽然低头和老布尔克利说了一句话,没人知道他说了什么,只知道他说了那句话后,老布尔克利直接出声让艾丽放弃竞价。

    如此一来,季浅以50亿美元的价格拍得这块帝王绿翡翠,缅甸公盘也在此时此刻推向了最高潮。

    所有的记者都疯狂的对着那个自然端坐在位子上的女孩拍照。

    与此同时,国内季玉集团开始疯狂撰写各种通稿,只等着季浅带着极品帝王绿回国,就开始安排新闻发布会,宣布她季玉集团执行总裁的身份。

    季爸爸在国内得知季浅一口气撒了50亿美元出去,高兴的连会都不开了,手机里电话接个不停,都是商场上那些得了消息的合作伙伴打来的。

    缅甸公盘的事情在国内外持续发酵,杨总因为三天后要到A大去坐之前那个早就商量好的讲座,提前一步回了国,季浅则又在缅甸多呆了两天,这才带着一行人和这次缅甸公盘所有的收获上了私人飞机。

    公司的发布会,安排在后天下午三点。

    所有收到消息的媒体全都振作精神,等着季玉集团做最后的发布。

    季浅下了飞机之后,亲自跟着这一批翡翠回公司,亲眼看着每一块翡翠都锁进公司保险仓库,一直紧绷着的精神才稍稍松懈下来。

    白旭自始至终都跟着季浅,而这次短短几天的缅甸之旅,让他完全刷新了自己的认知,更加恐惧的发现自己跟季浅之间的鸿沟是根本不可跨越的。

    文晓发现他有点走神,只以为他也是这两天累到了,没怎么放在心上。

    季浅给这次跟她一起到缅甸去的工作人员都放了三天的假,自己也回家好好睡了一觉。

    醒来之后,她就接到了汪教授给她打的电话,说是她的实习答辩安排在明天下午两点。

    两点实在有点早,季浅问了之后才知道,原来是明天下午三点杨总要在A大开讲座,他们院系的实习答辩从上午一直安排到下午两点半,季浅是比较晚的那一批。

    既然是这样,也没什么好说,正巧发布会在后天,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季浅还是抽得出来的。

    而她不知道的是,实习答辩要开始,汪教授帮她交到院系的实习材料也都被负责实习工作的老师拿出来盖章,她还找了两个学生来帮忙盖章。

    接着,季浅实习证明表上季玉集团执行总裁的职位就在A大论坛流传开了。

    这几天季玉集团可以说是站在国内外的风口上,缅甸公盘带来的巨大宣传力彻底将季玉集团推向顶端,所有人都想见一见那个砸了50亿美元的人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而此时,网络上已经流传着那个媒体拍到的女孩就是季玉集团即将上任的执行总裁。

    借着这一波风力,季玉集团的股票不跌反涨,就连季氏集团及其他子公司的股票也开始一路狂飙。

    所有人都对这个季玉集团新任执行总裁好奇极了,偏偏还要等到后天的发布会。

    季浅也挺佩服公关部的总监,是他刻意把发布会往后压,就是为了让缅甸公盘的事情彻底发酵开,等大家的都下意识的接受了季玉集团的执行总裁是一个极其有魄力的年轻女性这一认知,从而忽视她只是一个过分年轻的女孩。

    这个社会总是这样,免不了会对年轻两个字产生轻视,更何况还是季氏集团执行总裁这样的高位。

    季浅一觉睡到了第二天,她实习答辩的事情之前就准备好了,早上再把条理梳理一遍,下午就驱车去了A大。

    A大门口已经拉出了讲座横幅,季浅听到学校里不少有人讨论今天下午讲座的事情,不由微微一笑。

    她到时,汪教授已经在实习答辩的教室等候了,在教室里季浅还见到了白旭,他的精神状态明显要比刚刚回国的时候好一些,季浅对着他点了点头,就和要答辩的学生坐在一块。

    她只坐下三分钟,就感觉身边的人已经几次抬头看了她,非要算的话也说不清几次了。

    季浅觉得有点奇怪,这待遇只在上学期开学她受过,那时候学校里到处都是关于她各种各样的议论,总之没有一句好话。

    季浅直觉把事情往不好的方向想,以为论坛上又传了自己的什么事,可她仔细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来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事,又让别人义愤填膺了。

    她本来想上学校论坛看一看,却发现自己早就把APP给卸了,实习答辩又快要轮到她,她只好把事情放一放,把主要的注意力放在实习答辩上。

    实习答辩不难,主要是说一说自己实习期间得到的收获,和认识到自身的不足,还有对自身实习岗位的了解,以及对未来工作的展望。

    季浅是最后一个,她打开自己做的PPT,没做什么花里胡哨的,只是她工作时几张简单的图片。

    负责听学生实习答辩的老师有三位,季浅的PPT可以缩是最简单的,汪教授了然之余,又有点好笑,另外两个老师则觉得这个学生有点不太重视实习答辩。

    不过还什么都没开始,俩人也没这么早下定论。

    季浅没有像其他学生一样对着PPT按部就班地说那些公式化的内容,而是从自己这段时间在公司工作说起,说的都是极具实用性的东西,原本因为PPT过于简单而对她有所不满的两个老师一时间都听入神了,还问了许多问题。

    原本十分钟就该结束的实习答辩,多拖了十分钟,结束时两个老师还意犹未尽,的季浅准备收拾东西离开时,其中一个老师才后知后觉的问道:“季浅,你还没说你在季玉集团担任的什么职位。”

    三个老师只负责实习答辩的事情,除了汪教授,还真没见过季浅的实习证明。

    季浅顿了一下,在教室后面几个学生激动的神情中笑道:“季玉集团执行总裁。”

    她说完,教室后头传来一个女生惊讶的哇,是真的!

    季浅好奇地看她一眼,女孩似乎没想到她会看过来,急急忙忙把双手背在身后,局促的站好。

    两个老师已经呆住了,季浅又对他们笑了笑说道:“待会公司还有事,我就先走了,多谢三位老师倾听我的实习答辩。”

    季浅笑着对他们点点头,拿着包出了教室。

    公司里的确还有事,明天就是发布会了,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和公关部那边对接,只是她才走到楼下,就接到杨总打来的电话。

    “季总,您现在是不是在A大?”杨总的声音很着急,还有点喘气。

    季浅一时奇怪,连忙问道:“怎么了?”

    杨总又喘了口气道:“我在路上遇到车祸了,一时半会儿的赶不过去,现在距离讲座开始只剩下二十分钟,季总,你能不能替我开了这个讲座,我和A大那边沟通一下。”

    这次的讲座A大花的心思,还特意请了媒体过来,出了这样的意外,怕是不好收场。

    季浅连忙说道:“当然可以,你现在人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杨总又喘了口气说道:“没事没事,只是胳膊不小心擦到了,流了点血,季总你不要担心我,我马上就和A大那边的人联系。”

    得知杨总没事,季浅才松了口气,又连忙给在公司的文晓打了电话,让她去确认一下杨总那边到底怎么样了。

    她才和文晓打完电话,就有一通电话打到了她的手机上,是A大这次负责这个讲座的老师。

    得知杨总在路上出了车祸,老师吓得魂都快飞出来了,又听说季玉集团执行总裁现在就在A大,可以替杨总进行这次讲座,他关心了杨总之后,连忙打电话给季浅。

    现在距离讲座开始差不多还有十分钟,所有报名参加这次讲座的学生都已经就位。

    季浅接到老师的电话后,就往讲座地点赶去。

    最近季玉集团的话题度实在高,季玉集团的总经理要到大开设讲座,学生们的热情也是前所未有的高潮,据说这次讲座还有提问环节,大家在网络上看了有关季玉集团的那些消息,心中的好奇止都止不住,讲座还未开始,很多人都翘首以盼等着杨总来。

    在讲座开始前的五分钟,有人忽然注意到最前方的名牌换了。

    原本的季玉集团总经理换成了季玉集团执行总裁。

    这一换,瞬间引爆全场热情。

    季玉集团执行总裁最近不知道上了多少次热搜,缅甸媒体那边传过来的照片拍的有点远,而且季浅那时候穿着西装,和平时的打扮大相径庭,不熟悉她的大学同学压根就认不出来那是她。

    可是随着她实习证明上的职位被人在论坛上曝出来,学校里掀起了各种关于她的猜测。

    讲台上的名牌换了,那位传说中的季玉集团执行总裁就要出现了!

    当指针指向三点的那一刻,一个纤细的身影走了出来,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之下,她没有穿严谨的西装,一身普通的常服,和大多女孩一样都会穿高跟鞋。

    她只化了淡妆,出现在众人目光之下时脸上带了淡淡的笑容,所有参加讲座的学生都紧紧盯着她,在她坐到季玉集团执行总裁的位置上时,全场不约而同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季浅脸上的笑容更浓烈了些,她抬起手压了压,现场很快安静。

    “大家好,我是季玉集团现任执行总裁,季浅,很荣幸能够在这里和大家见面!”

    礼堂内散射的灯光聚拢,全都汇聚在那个浅笑着从容自信的女孩身上。

    所有人都没想到,曾经被人讥笑的季浅会以这样的方式再次被人认识。

    若说曾经的她是掉落在沙砾中被盖上灰尘的碎金,那现在的她,一定是夜空中闪耀着的万千星辰。

    她,是季浅。

    【正文完】

    【2021年1月9日0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