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继承一栋楼我成了首富 > 第62章 最终章

第62章 最终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半年后, 二月的昆城冬天还留着一个凉飕飕尾巴。

    肖梦在祁钧怀里睡眼惺忪地眨眨眼,刚有个悄悄起床的动势就被搂回来按进了温暖可靠的胸膛。

    祁钧闭着眼低头盲吻在他的鼻梁上,手往下滑到他的后腰上, 慢慢帮他按了一会儿, 声音带着睡意, “还累吗?”

    肖梦在温暖的被窝里懒洋洋地伸手抱住他的腰, 忍着腰酸腿痛,“哪儿就那么累了,我还年轻着呢。”

    祁钧低低笑了一声,缓缓睁开眼,“那以后每周可以多安排一天?”

    肖梦咬了咬牙:“祁钧,你别得寸进尺。”

    两人又在被窝里抱着小声嘀咕腻歪了好一会儿,终于被伯奇噼里啪啦的撞门声彻底吵醒了。

    肖梦头发有点乱地推开被子坐起来,无语地盯着门:“……我看它这不是冬眠期, 是痴呆期。”

    入冬以后,伯奇作为一只鸽子神兽, 竟然是冬眠的类型,经常在晚上起来觅食时迷迷糊糊误飞进卧室。

    好几次两人正如火如荼沉浸在状态里,伯奇突然扑腾到床上半睡半醒迷糊着一顿神咕, 两人瞬间出戏。

    后来就开始关门防鸽子了。

    终于出门上班,肖梦推开门发出一声惊喜的感叹。

    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白色。

    肖梦穿着暖和的长款白色羽绒服往前跑了几步, 伸手接了一片凉凉的雪羽,“祁钧!下雪了!应该是最后一场雪了吧?”

    雪势很大, 小雪花聚集成的硕大雪片, 像鸟类身上最柔软的羽毛一样从灰白色的天空簌簌落下。

    庭院覆盖了厚厚一层平整洁白的积雪,空气里弥漫着冰雪的甜味,沁凉醒人, 让人的心情也跟着轻松愉悦起来。

    肖梦把白色的运动鞋踩进蓬松的雪平面,一步一步小心地往前走,留下几个深陷的白色脚印。

    周围的细小噪音都被厚厚的积雪吸收,雪天的世界格外安静,只能听见嘎吱嘎吱的踩雪声。

    祁钧穿着黑色的呢子大衣从家里出来,抬眼就看见雪地里那个比雪还白一些的清新背影。

    祁钧站在门口着目不转睛地看了一会儿,拿着手里的围巾走上前,从身后把针织围巾在肖梦的脖子上绕了两圈,“每次下雪都这么开心。”

    等来的回答是转身猝不及防按到发顶的雪球。

    祁钧的发上散了一层雪,惊讶地睁大眼,抬起的纤长睫毛都沾了雪,“……”

    肖梦笑眯眯地用冻红的手揉了揉那张被雪衬托得更加迷人帅气的俊脸,欺负完了人,又立刻用甜言蜜语哄,“雪天的钧钧特别帅。”

    祁钧看了他一会儿,把他冰凉的爪子抓下来用自己温热的手掌捂住,“冷不冷?”

    肖梦看着祁钧毫无怨言的样子,突然产生了一种欺负老实人的罪恶感,“不……!!!”

    话音未落,祁钧突然拉上他的羽绒服兜帽,用力很巧地护着头把他放倒在雪地上。

    祁钧嘴角的笑意还没完全扬起来,肖梦反应极快,顺势伸手勾着他的脖子往下一拽,把他也一起拽倒在雪里,迅速抓了一把雪毫不留情地塞进了祁钧的大衣里。

    平整的雪面印出了两个纠缠的人形。

    肖梦翻身跪坐在祁钧身上,按着他的肩膀,“服不服?叫哥。”

    祁钧躺在雪里看着身上笑容嚣张的人,眼神变得不太善良,一个有力的翻身在肖梦的惊呼声中把人按回雪里,抓住试图往他身上扬雪的两只手,只用一只手就简简单单桎梏住肖梦的手腕往上按进雪里。

    肖梦挣扎了两下,实力差距太大,果断投降,“错了,哥。”

    祁钧垂眼看着他,淡淡问:“叫我什么?”

    肖梦乖乖重复:“哥。”

    祁钧眯了眯眼,不是很满意,也不舍得让肖梦身上弄上太多雪,帮他拽了拽帽子护好头,散发着危险的气息把另一只手撑到他身侧,俯身靠近,声音冷酷地低声命令,“叫老公。”

    肖梦很少看见祁钧气场全开的样子,愣了一下。

    肖梦忍着笑问,“这位霸总,你谁?我的钧钧小宝贝呢?”

    祁钧气笑了,低下头狠狠吻住他。

    唇分,一团白雾都两人口中呼出。

    肖梦嘴唇被祁钧亲得红润,喘了两口气,求生欲极强地乖乖改口,“老公。”

    祁钧没想到他真的会叫出口,眼睛微微睁大愣了两秒,嘴角慢慢上扬,一把把人捞进怀里,直接打横抱着又回了家。

    肖梦惊讶地问,“不去上班了?”

    祁钧压着不住想要上翘的嘴角,“换身衣服,沾了雪,会感冒。”

    结果上班就迟到了。

    肖梦当了三年优秀员工,职业生涯第一次出现这种失误,所有部门同事都为他贺喜。

    王封羽鼓掌声最大,“可喜可贺!恭喜公司劳模终于在入职的第三年成功融入了集体!”

    肖梦在掌声中走进办公室,拍拍傻儿子的头,叹了一口气拉开椅子坐到座位上打开电脑。

    王封羽没想到的是,这一天他需要祝贺肖梦的事还不止这一件。

    快到午休时间,全公司都在关注艺博会项目竞标的最终结果。

    因为肖梦设计理念具有强烈个人风格,而且作品十分惊艳,最终艺博会的项目祁钧全权交给了肖梦负责,和全国的建筑公司一起参与竞标。

    快到十一点半,祁钧在公司总群里发布了最终结果,只发了简单的几个字全公司就炸了锅,一起尖叫着普天同庆。

    “@肖梦,恭喜,辛苦了。”

    整个部门都沸腾了,所有人嚎叫着簇拥到一脸难以置信的肖梦身边,把他团团围在中间,大声喊着“梦哥哥牛逼!!”“要请客啊!!”“给锦鲤蹭秃噜皮!!”

    那些最初对他有质疑的老同事也发自内心敬佩地祝贺他。

    肖梦的努力一直是所有人看在眼里的,如今他的天赋和才华也得到了全业内同行的认可。

    肖梦任由大家在他脸上揉来揉去,怔怔看着手机上的那个消息,觉得有点不真实。

    正愣着神,祁钧的私聊消息突然在众目睽睽下弹出了横幅。

    他早就把“Len”改了备注,也没加什么昵称,就叫“祁钧”。

    所有人一眼就看到是刚才出现在公司总群里的大Boss给他发的消息,看到消息内容,所有人瞬间噤声。

    和在群里官方的祝贺不同,祁钧用私聊发给肖梦的“祝贺”信息量似乎有点大。

    祁钧:【幸苦了[拥抱],来找男朋友领取一下奖励?】

    众人:“???!!!”

    肖梦只愣了一秒就发挥自己的装蒜神功淡定地把消息往上滑掉,若无其事地推开众人,在部门同事们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上楼领奖了。

    肖梦离开后,部门里的所有人大眼瞪小眼。

    同事A:“是……那个意思吗?”

    同事B:“是……吗?”

    同事C:“是……吧。”

    王封羽嘴张了半天,后知后觉捂嘴发出一声惊喜的感慨,“我我我,我爸爸是公司的老板娘?”

    众人:“………………”

    肖梦上去领个奖就再也没回来。

    部门同事在办公室里兴奋地吃瓜。

    同事A:“我刚才偷偷去问张秘书了,Boss办公室一个中午都没开过门哦。”

    众人:“啧啧啧——”

    同事B:“梦哥哥也太人生赢家了吧?拿下了国际性的地标建筑项目,还把祁神给套住了,这是要嫁入豪门啊!祁家那可是世界排名前三的世家大财阀,啊啊啊羡慕,这命绝了!”

    众人:“啧啧啧——”

    同事C:“梦哥哥有颜有才华,中了大奖后还有钱,这下又有了艺博会的代表作,明年说不定还能竞争一下普利兹克奖,虽然已经超厉害了,但能和祁神在一起,还有可能嫁进祁家这种巨型豪门,总觉得还是有种灰姑娘的既视感,啊,好童话好浪漫啊。”

    众人:“啧啧啧——”

    王封羽:“不愧是我爸爸。”

    结果下午肖梦也没回办公室。

    部门同事们互相交换的眼神已经有了敬佩的意味。

    同事A:“祁神……可以的。”

    同事B:“不行不行,不能细想,太虐我等平凡社畜狗了。”

    同事C:“今天早上梦哥哥迟到的原因,我好像明白了呢。”

    众人苦涩感叹:“……唉。”

    王封羽:“爸爸辛苦了。”

    部门组长端着咖啡一脸淡定地从众人身边路过,“梦哥哥下午也不回来,SG的大股东下午都要参加股东大会,建议尔等凡人速速找回自己的位置愉快搬砖,散了吧。”

    众人:“???!!!”

    等会,大,大股东?

    SG的大股东?!!梦哥哥不是只中了几个亿吗?

    难以置信的某同事在网络上搜索了一下,看着全国富豪排行榜上前三的肖梦的名字,和不久前才被揭开了马甲挂在百度百科上的新一代“股神”称号,眼球差点瞪出来,窒息地深深吸了一口气。

    谁能想到,那个每天和他们坐在一起日常搬砖的朴朴素素的小建筑设计师,竟然早就脱离他们所处的社会阶层,成为了史上爆发速度最快的财富传奇。

    肖梦的资产在小财神儿子的保佑下以惊人的繁殖能力已经在短短半年内迅速爆发式积累,个人总资产早就已经达到了令人发指的数字。

    肖梦成了新一代最想让股民们和他一起共进晚餐的神秘人物。

    有专家预测,照新一代股神这个迅猛的财富发展趋势,不久后的将来,首富之位很可能要易主了。

    同事捂嘴流泪。

    就这?灰姑娘?

    应该是人间活财神吧!

    傍晚下班前股东大会才结束,肖梦在部门群里通知大家晚上不要走,他请客聚餐。

    同事们故意没提前去聚餐的地点,一起在公司的地下停车场躲在各自的车后等着“抓奸”。

    电梯门开,所有人停下叽叽喳喳笑嘻嘻,立刻蹲下藏好,探头偷看从电梯里走出来的两人。

    肖梦走在前面,祁钧突然从身后拉住他,“我跟你一起去。”

    肖梦不看祁钧幽怨的眼神,狠心拒绝,“不行,那帮家伙都不是省油的灯,今天他们肯定会灌你喝酒的,你先回家,不用等我,我应该会很晚回去,你先睡吧。”

    祁钧看了他一会儿,失望地垂下视线,“嗯,那就不去给你添麻烦了,别喝太多酒,胃会难受。”

    祁钧落寞地笑了笑,“我在家等你。”

    肖梦:“……”

    早上还把他怼雪里让他“叫老公”的霸总呢?

    祁钧就是摸准了肖梦的软肋,对症下药。

    见肖梦的眼神果然动摇了,祁钧又伸手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无所谓”地笑着说,“结束后可以让我去接你吗?不然我会担心得睡不着。”

    就算知道祁钧是在演,肖梦还是上了当。

    他偏偏就特别吃这一套。

    肖梦叹了口气,彻底服了气了,“算了,还是一起去吧。”

    祁钧拉着他往车边走,在他看不见的角度得逞地勾起嘴角,自然地问,“订了哪里?今晚我请客。”

    肖梦:“蓝星……”

    祁钧走到车旁脚步顿了顿,突然回头看了他一眼。

    肖梦:“怎么了?不喜欢那里吗,那我就换个地方。”

    “喜欢。”祁钧望着他,“是你把我捡走的地方。”

    肖梦恍然。

    对,三年前他就是在蓝星酒吧把祁钧带走的……如果那天他没有管他,他们现在应该还是普通的职场关系吧?

    两人深深对视了几秒,心跳一起怦然了一下,视线默契地一起向下落在对方的唇上。

    祁钧揽着肖梦的腰把他转个方向,按到车门上。

    中午两人在办公室里的画面远没有肖梦的部门同事们想象的旖旎,只是靠在办公桌前浅浅吻了一会儿就开始讨论艺博会项目的实施问题了。

    他们在公司很少用恋人模式相处。

    但这会儿气氛太好,心动的感觉过于强烈,两人都有点不能忍。

    接吻的细碎水声在静谧的地下停车场回响,两人的呼吸有点加速,祁钧的手情不自禁慢慢从肖梦的背上往下滑,伸进他的外套里。

    部门同事们本想在他们亲上的时候就出去捣乱,一不小心都看得入了神。

    两个人都太养眼了,只是靠在车上接吻就像是电影名场面再现。

    这谁敢去打扰啊?会被天打雷劈的吧?

    于是大家只能尴尬地一起继续兴致勃勃地偷看,蹲下一个给他们“惊喜”的时机。

    肖梦红着脸抓住祁钧的手臂,祁钧就只是用滚烫的掌心握住他的腰不动了。

    祁钧这次的吻有些缠人,不像平时在外面那样克制,另一只手按在他的颈后把他往前推,不断加深这个吻,强势地控制着节奏,舌尖引导着他配合,几乎不给他留换气的时间。

    肖梦被吻得声音含糊不清,好笑地问,“祁总,你想在公司做什么?”

    肖梦突然想起来那天晚上,祁钧口是心非的那句“我什么都不会做的。”

    对比起来,现在祁钧显然已经进化了。

    祁钧面不改色地抵着他的鼻尖说,“想做很多。”

    甚至还哑声补充了一句,“想让你聚会迟到。”

    好在已经恋爱半年了,肖梦也放开了很多,轻轻吸了一口气,头皮都被祁钧低沉磁性的声音刺激得发麻,下意识回了一句,“……车里没准备东西。”

    停车场静得一根针落地都能带回响,两人的对话就像被这静谧扩了音。

    部门同事们连呼吸都静止了,求生欲极强地纷纷捂住口鼻,各自在车后躲得更严实了一些,甚至想钻进车底,彻底打消了要给老板和大股东“惊喜”的念头。

    这要是被发现了他们偷听到两位大佬的限制级的对话……老天爷,搞不好影响职业生涯啊。

    “嗡——嗡——”

    祁钧警觉地回头,目光凌厉地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众人:“!!!”

    王封羽手忙脚乱地想按掉来电,手一抖手机竟然滑飞了出去,十分显眼地滑到了车前,手机还在地面上“震耳欲聋”地嗡鸣着。

    众人:“……”药丸。

    所有人心提到了嗓子眼,瑟瑟发抖,一起在心里默念“哈利路亚”“阿弥陀佛”。

    祁钧松开肖梦,转身冷声问:“谁?”

    王封羽硬着头皮从车后站起来,举起手,“嗨……Happy birthday!”

    其他同事们面如死灰地一个个从车后站出来。

    “……Happy new year!”

    “……Happy Halloween!”

    “……Happy Valentine's Day!”

    ……

    王封羽快步去捡起手机,大脑混乱地打开美团,“哈哈哈……那什么,你们缺,缺啥?我这就给你们叫个跑腿送过来,不用跟我客气,哈哈哈……”

    其他同事们也大脑混乱地跟着干笑附和,声音都在发抖。

    “迟,迟到多久都没关系。”

    “对,我们可以等的。”

    “人就是就是一场漫长的等待嘛,哈哈哈……”

    肖梦的脸一点一点涨红起来:“………………”

    祁钧:“……”

    结果聚会上祁钧和肖梦没有被灌酒,反倒是同事们抢着把自己灌醉,一个个都在一个小时内醉得不省人事东倒西歪,恨不得全都断片失忆,忘记那段千不该万不该听见的对话。

    肖梦生无可恋地和祁钧一起坐在角落的吧台,也在努力把自己灌醉,消除那要命的羞耻感。

    祁钧从他手里夺走酒杯,“晚上会难受。”

    肖梦两手捂住脸:“……”他现在就很难受。

    “对不起,祁总,我可能干不下去了。”肖梦放下手面无表情地说,“我看我还是辞职吧。”

    祁钧想了想,用肖梦留下水痕的杯口喝了一口酒,淡然点头,“可以,我也想休息了,我们可以从现在开始一起养老。”

    肖梦惊讶地转头看着他:“你才多大,现在就开始养老?”

    祁钧撑着下巴,目光微醺地勾起唇角,“这样就可以每天都跟你做想做的事了。”

    肖梦的脸又红起来,“祁钧,你……”学坏了。

    祁钧的眼睛亮起来,憧憬地继续说,“早点退休,就可以跟你一起去看很多美丽的风景,去尝试很多没有体验过的事,想和你一起去旅行,想和你养一起很多可爱的小动物,在还想世界上降雪量最大的地区给你设计一栋最适合看雪的房子,我很喜欢壁炉,我们可以在坐在壁炉旁边一起看雪,累了走不动了,就选择你最喜欢的地方定居,和你一起在平淡的生活里变老。”

    肖梦枕着手臂趴在吧台上静静听着,闭眼想象着祁钧描述的画面,心里暖洋洋的,嘴角慢慢扬起来。

    醉意渐渐涌上来,他就在关于两个人未来美好的幻想里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被嘎吱嘎吱的踩雪声唤醒。

    深夜的步行街空无一人,只有带有新年氛围的霓虹被大雪模糊成梦幻的七彩光晕静静闪烁着。

    肖梦戴着羽绒服宽大的毛边帽子趴在祁钧宽阔温暖的背上,听了一会儿祁钧落在雪里的轻缓脚步声缓缓睁开眼。

    肖梦眷恋地把脸贴在祁钧带给他十足安全感的肩膀上,低低叫了他一声。

    祁钧在一片没有人踩过的雪路前停下脚步,含笑说,“醒了?还以为要背着你走回家。”

    肖梦看着有点梦幻的深夜雪景,问,“怎么不直接开车回家?”

    祁钧说:“看了下天气预报,明天开始要升温了,今晚可能是春天前的最后一场雪,想再让你看一次。”

    肖梦从祁钧背上下来,踩在平整的雪面上,回头看着身后的雪地里留下的那串长长的脚印,心情微妙地酸胀了起来,沉默了片刻,自言自语般喃喃,“祁钧,你怎么这么好啊。”

    从他认识祁钧开始,好像总是想对他说这句话。

    祁钧伸手帮他拂去帽子上的浮雪,因为背着他走了很久,手已经冻红了。

    肖梦牵过那两只冰凉的手塞进自己的两个兜里帮他暖,抬头看着那双映着霓虹光泽格外好看的眼睛。

    在迷离的夜色里,在缠绵的大雪里,人心似乎也变得格外坦诚。

    肖梦胃部往上一直到喉咙,拥堵着一种温暖的窒息感,什么东西伴随着心跳不断膨胀着。

    两人之间落下的雪片中轻轻呼出一团朦胧的雾气。

    肖梦眼里微荡着潭水月光般的清澈光泽,叹了口气,说,“你误会了,其实我不喜欢下雪。”

    祁钧:“?”

    “因为下过雪的第二天会降温,没遇到你之前,每次下雪都会冷到让我不想起床,只想窝在被子里,不想上学,不想上班。”

    肖梦在兜里握紧了祁钧已经暖起来的手,专注地细细看着祁钧蒙在絮雪里格外俊美的五官。

    “现在会喜欢雪天,是因为下雪天的男朋友很帅,下雪天的男朋友很暖,下雪天的男朋友很好欺负。”

    祁钧听愣了神。

    “明白了吗?”肖梦神情认真起来,“我喜欢的是下雪天的祁钧。”

    “谢谢你,让我见到今年最后一次雪天的祁钧。”

    肖梦笑着说:“现在我可以期待春天了。”

    说完肖梦静静等了一会儿,祁钧只是出神地看着他,没有给他回应。

    他有点难为情地移开视线,心想自己是不是太肉麻了,脸慢慢烧起来,清了清嗓子,牵着祁钧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好了,回去吧,今晚好冷……”

    祁钧突然从身后勾住他的腰把人捞进怀里,低哑悦耳的声音贴着他的耳朵,“撩了人就想跑?”

    肖梦抿了抿嘴,耳朵被磁性的声线震得发烫,“有意见吗?”

    祁钧:“没有意见,有一个小小的建议。”

    肖梦怔了怔:“……什么建议?”

    祁钧沉默了两秒,声音听起来有点紧张,“为了提高你的生活质量,建议你尽快购买祁钧的终身所有权。”

    肖梦愣了一下,笑起来,心跳怦然地配合道,“好啊,不过太贵了我可买不起。”

    祁钧轻笑一声,“那就无偿赠送。”

    肖梦挑眉:“你这是强买强卖……”

    下一秒,肖梦睁大眼,感觉的无名指上被祁钧套上了一个有点凉的金属,缓缓低头,看见手指上多了一个设计简约别致的银色戒指。

    一个吻同步落在他耳边。

    “这位买家,恭喜你获得了购买祁钧的专属纪念品。”

    “现在回家,还可以获赠长达七小时的雪天祁钧专属供暖服务。”

    肖梦轻轻吸了一口气,闭了闭眼,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常一些,“……为什么是七个小时?”

    “民政局9点开门。”

    祁钧的声音在雪中格外清晰:“爱你的祁钧全世界仅此一件,建议你尽快办理合法拥有的法律手续。”

    肖梦静了好一会儿,反手把祁钧的头往下扳,侧着头靠上去。

    “怕睡过头,陪我熬夜。”

    昆城的最后一场雪,覆雪倾城。

    雪的味道融化在炙热的吻中。

    沿着雪地里的脚印,北半球的第一阵春风徐徐吹来。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这本到这里就完结了,谢谢一路陪我成长的你们(鞠躬),因为强行写了自己不擅长的剧情流,前期写得很痛苦,还好有一些故事创作的基础才能顺利完成,但回头看还是有很多不足,希望下一本可以进步!

    虽然是一本沙雕向的轻松单元剧情文,但让大家哈哈哈哈的剧情卷真的是哭着写完的,支撑我完成这本书的就是大家的评论,批评和鼓励我都很感激,都是我成长的推动力,也很感谢基友们给我的鼓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