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捡的师弟是反派怎么破 > 第124章 正文完“正文完。”

第124章 正文完“正文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沈玉和季骁骑着白异犬, 一路狂奔。

    两人一犬目标显眼,路过打到天上的修士和魔修时带起一阵冷风,而修士看到他们只来得及看到一张侧脸掠过, 季骁的脸他们不太熟悉,但沈玉那张脸一个个都是记得一清二楚,又见沈玉和季骁做在一起状态亲密, 当下大叫道:“是沈玉!那人定是魔尊!追上去,救下金义师叔!!”

    一群修士听了喊声,待听清其中的内容后, 只觉得一股强烈的兴奋之意莫名冲上头,行为动作变得激烈起来, 出手的力道变得奇重无比, 爆发的突然, 一下子将魔修们甩开,朝着沈玉的方向追了上去。

    魔修们眉头皱紧, 一脸阴郁地看着自己的手,其中一名魔修说道:“他奶奶的, 这群修士受了魔气影响,发起疯来比老子还厉害。”他身为一个魔修感觉受到了屈辱!

    另外一名魔修满脸苦涩道:“还不是魔尊让我们下手轻点,真要论起来, 杀了他们比拦住他们容易多了去了!我从来不知道,怎么打个架居然这么难得的!我出招都不知道该出左手还是右手,用个法宝都怕自己一时手快不知轻重, 刚刚连老子最爱的法宝都没用上!”

    魔修众人重重地叹了口气,又看着那群修士的背影,追了上去。

    他们在魔气中行动自如,只要不主动进入“魔”的状态, 依然能保持清醒,下手还克制点。

    众魔修见这群修士眼睛里都没有多少清醒,出手没有章法,俗话说乱拳打死老师傅,更何况是一些强行控制自己动作,招招受限的魔修,他们犯了难,便叫来了魔兽,索性将这群人层层围住。

    这只是一部分的修士而已,就让魔修顿感头疼。

    在魔兽赶到现场的时候,又来了一批修士队伍落下,众魔修刚要出手,就见那队伍中的领头之人生气地吼道:“你们这个修为都来这是想干什么!”

    魔修愣了一下,就见那群修士后面出来几个护送的魔修,一脸“你懂我懂”的神情,沉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可太难了。

    那群被控制住的修士,一看到来人如同见了亲人,眼眶湿润泛红叫道:“金义师叔!!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金义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痛骂,接着又沉着脸问道:“你们来干什么?除了你们还有多少人?”

    周遭还有不少修士并非天一剑宗的人,正与魔修纠缠,视线拉长,再往里面看,深谷内还有不少身影,可谓是乱成一团,而住在魔焰谷的百姓们正被一批魔修紧急疏散到谷外去,避免误伤。

    这群弟子脑子还有些懵,不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听了问话才抹了把眼角说:“我们本是在魔焰谷外蹲守的,听说金义师叔你被抓起来,就只想冲进来救人了。至于还有多少人……”

    他支支吾吾说道:“就那些人,师叔都见过的。”

    金义又问:“剑鸣师尊呢?”

    那弟子说:“宗主他,宗主他往魔殿冲去了……”

    那魔殿的位置他们先前派人打听过,在魔焰谷内部深处,而那里魔气异常的浓厚,越往里魔气自身就很是危险越发的容易勾魂夺魄。

    金义倒吸一口冷气,而后沉下脸来,跟赶鸡仔一样的把这群弟子挥着要赶出魔焰谷去。

    魔修上前说道:“你既然跟他们说通了,我们送出去就行。”

    此事因他而起,还有其余的修士也需要他来说动。

    他又道:“魔殿那有长老在,你现在还来得及赶去劝说你师父退出魔焰谷,我们也知道剑鸣宗主他的修为,但是其余的修士若是往里去,这我们可不敢肯定其他人能保持清醒多久了。”

    另一名魔修好心提醒道:“你应当是见过天云宗的润清仙尊,若是在魔焰谷待久了受到影响,也会变得跟他一样,到最后要么冲破心魔幻境要么就是入魔,或者自费修为,每个人体质不一样,这我们可不敢保证你们修士有多少人能撑多久。”

    这件事情若是不处理妥当,那金义就成了千古罪人,他心下一紧说道:“魔尊和沈玉一并去了深谷,说是他有办法,这事应该不会作假吧?”

    几名魔修听到“深谷”二字,皆是一愣,似是想到了什么,犹豫了会儿说道:“这,我们也不确定。”

    金义一口老血含在口中,他隐隐感觉到自己在这魔焰谷跟往常比起来,有些过多的不稳重了,再加上认亲一事让他心头产生动荡,就更比之前容易受到影响,因他修为不低,焦躁的情绪尚且能克制住,心神还是清明的,他叹声道:“有时候还真羡慕这些百姓,身体如未开化的硬土,在这都能生活。”

    魔修摇头道:“也就在这一片,若往中段去,或是再往里就不行了。”

    金义神情一敛,御剑上空,跟着几个魔修一起前去魔殿。

    ·

    沈玉看着身下的建筑和地形,便发现是朝着魔殿去的,可魔殿并非被称作深谷,她神情微动,忽然想到了当初跟随一些魔修而去到那荒芜之地,寻找地牢的时候。

    难不成……那就是深谷?

    路过魔殿时,下方忽有异动,紧接着一股强大的威压自下而上地冲过来。

    沈玉目光一凛,腰间的手掌扣紧,白异犬继而吼叫一声,抬起上半身,急速朝一旁转去。

    一阵天旋地转,沈玉余光瞥见了那剑势下来人的面容,她大声喝道:“剑鸣宗主,都是误会!金义他并不在我们手中,他如今好好的,等下就会来找你了!”

    与此同时,魔气从季骁身上涌出,黑气蔓延却形成了一个屏障,大有延绵不绝的气势,挡在了他们前方。

    “砰”的一声重响,那是灵力与魔气高强度碰撞后而形成的声音。

    剑鸣宗主一剑刺了空,还被黑色的幕布所挡住,当即怒道:“沈玉,你身为八大宗门之一的宗门大弟子,这个时候居然还要助纣为虐吗?!”

    沈玉见他不信,知道此人是为了金义而来,否则断不会这么冲动,她道:“我若说谎话,必将天打雷劈!今日金义他刚用了金家的阴阳玉石证明了魔尊就是金家血脉的身份,我们与他谈好了交易,自然也不会将他关入地牢!”

    她气都不喘一下说:“都这个时候了,也没必要再说假话,既然我和魔尊都在此地,又不见金义,那就证明他还是安全的,其他魔修也不会在魔尊不在场时对他下狠手。更何况,你若是仔细观察,便会发现周遭的魔修都没有对你们下死手,你好好想想,约莫不过一炷香的时间,金义定会得到消息过来找你!”

    沈玉说罢,扭头看了眼季骁,示意他趁对方愣神之时别再浪费时间。

    白异犬稍稍一有动作,剑鸣宗主便回神看了过去,他提剑拦住说:“你们这是要去何处?”

    沈玉:“你若是再拦,便多一个修士陷入痛苦之中,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一样修为高深不受魔气影响!”

    她说完,在剑鸣宗主发怔时,白异犬立马冲了出去。

    两人穿过魔殿,魔殿后方的围墙几乎是一道分界线,围墙后面的树木瞬间减少,靠近围墙边上还有一两株存活着,更多的都成了死树,再往里,土壤都是黑的,死树也见不到了,只能看到一簇簇的黑晶,时不时会见到一些魔兽走动吞食黑晶。

    沈玉轻叹一声道:“这就到了深谷。”

    她思及刚才见到的那些修士,刚好处在赶路途中有空闲的时间,便忍不住说道:“原来魔焰谷对你们这么有利,难怪之前魔门一直有恃无恐。”

    季骁看了她一眼,听到她的话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眼神中划过一丝不解,他道:“但是师姐在魔焰谷内依然行动自如。”

    沈玉一怔,她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件事,这会儿被季骁提起,便沉默下来思索。

    她身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法宝,她自己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体质,更没有独特的法术……

    那就只有一个物件了——天心石。

    那石头藏在她体内,一直是她摸不透,也看不着,甚至无法自由运用的东西,却也是她身上价值最高的东西。

    白异犬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前行,过了一会儿,沈玉便见到下方路过了某个独特的山洞,就觉得极其的眼熟,曾经的那一段经历对她来说还心有余悸。

    季骁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又见她表情有异,思忖一会儿,便说道:“其实这次带你去的,就是刚才那个洞内。”

    沈玉眼皮蓦地一跳。

    季骁说:“不过入口并不是在那。”

    他意识到了什么,安抚地说道:“所以从山洞那进去,才会着了道。”

    沈玉不自觉松了一口气。

    季骁却突然搂紧她,两人身子贴近,沈玉的视线陡然调转急速向下,她不由自主地抓紧了白异犬的毛发,疾风如刀割般的划过她的脸颊,沈玉睁大眼睛,发现他们现在正在向一个见不到底万丈渊谷俯身下冲,速度越来越快。

    风声呼啸,季骁在沈玉耳边低声道:“这才是深谷。”

    那深渊之下黑暗一片,盯得越久便会隐隐感觉一阵恍惚,好似有一股极为强大而吸引人的力量,在诱惑着她进去。

    沈玉心里再次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念头:快点、再快点、快点过来——!

    她在自己手上狠狠地掐了下肉,强迫自己清醒过来,季骁见到后,皱起眉头,担忧问道:“师姐?”

    沈玉在他的询问声中,忽然意识到一件事,心里头那股念想恐怕是只有她一个人才会有!

    她嘴角紧抿,盯着那深不见底的渊谷,心道:她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突然之间,两人一犬似是撞进了无尽的黑暗中。

    光亮从他们眼前消失,只剩下一片漆黑。

    他们触碰到了底,白异犬停了下来,像是站到了地上,沈玉握住季骁的手,两人的修为在这片黑暗中竟然见不到一点轮廓,他们摸黑从白异犬身上跳了下来。

    一道光亮出现在某一处,像是一个入口。

    季骁神情平静,似是对这一幕早有预料,他带着沈玉向那处走去:“这就是入口。”

    末了,他补充道:“小白在这里等着。”

    两人跨进白光之中,那道门忽地收拢成一条缝,而后消散,又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白异犬呜咽一声,趴伏着身子,眨了下眼,再睁眼时就发现外面已经变得亮堂,正如先前的天色。

    ·

    沈玉跨入那道亮光之后,脑子里一根弦紧绷,她跨过时,很明确地感觉到周身有股莫名的波动,应该是跨入了什么类似于秘境或者洞府或是结界一样的东西。

    待沈玉能看清眼前的事物后,震惊地发现自己居然处在了那个山洞之中,只不过面前是一个高高的祭台,空中的锁链无声的运转着,而祭台高空中正是曾经见到的奇怪的石头,再往后望过去,便是那日她差点要一脚踩空坠入的深渊!

    沈玉猛地发觉自己手里空空,她转头寻找,却看不到季骁的身影。

    “季骁?!”

    她喊了一声,声音在洞穴内回荡。

    没有人回她。

    这场景愈发的有些诡异了,沈玉在搜寻季骁的身影时,脚下刚要挪动,忽地听到咯吱的碎石声,她低头一看,就发现自己一个呼吸的时间,脚底便不再是先前踩着的平地。

    她脚下是仅能站住一人的石块,漂浮在空中,前后左右都没有别的道路,仅此一个石块,而她的下方,就是那万丈深渊。

    季骁不在她身边,根本没有人能解释眼下的状况。

    就在这时,她脚前又出现了一个石块,略高一截,像是个搭起来的阶梯。

    催她“快点”声音又在她脑海中浮现了,只不过大概是习惯了,这一次的声音不像先前那般让她惶恐。

    沈玉看了一会儿,抬脚上前一步。

    脚踩实地,后方的石块便消失了,而前方则又多了一个石块。

    她继续踩上,心里的声音依然在催促。

    更让人奇怪的是,沈玉竟然感觉到自己的心口处有些炙热。

    这个异样让她不由得再次想起了天心石。

    沈玉继续踏着石块走上去,石梯的方向,逐渐朝着祭台之上高空处靠拢,直奔着一个目的地。

    最后一步,她停在了那可被无名锁链所捆住的奇怪石头前,几乎是预料之中的,眨眼间,胸口的炙热处发出一阵光亮,从她体内飞出,锁链中的像是蒙了一层灰的石头不停地颤动着,两颗石头之间似是有股极强的吸引力,转瞬间汇聚在一起,锁链被其所挣断,碎落成片地落入深渊。

    天心石爆发出一阵摄人心魄的五色光彩。

    沈玉一手掩在自己的眼前,突然发觉自己的乾坤袋有丝异动,而她从指缝之中,恰巧看到那似是重见天日融合在一起的天心石中,有一块奇特的空缺。

    她心念一动,乾坤袋中那块季骁送她的玉佩已然破了阻碍,冲出乾坤袋,登时贴入了那个空缺处。

    刹那间,伴随着一阵异宝的长鸣声,整个视野内充斥着光线,看不清任何一处地方,山石开始不断地晃动,这处山洞像是要即刻崩塌。

    沈玉捂着眼,待她眼前稍稍柔和了一点,松开了些手,就见到那颗石头沉入了深渊。

    紧接着,深渊不再是黑暗,而是有一束白光冲出来。

    “轰隆隆。”

    沈玉耳边传来一些莫名的声响,她似有所觉地盯着下方看去,那道从深渊出传来的光亮之中,有一个阶梯的形状缓缓汇聚,而后又匀速上升,从她眼前掠过。

    这座上升的阶梯材质白的透彻又柔和,带着难以言喻的吸引力,引得人直愣愣地看着它。

    山洞的顶部出现一道道裂缝。

    沈玉只感觉到一道柔和的力道,将她送出了洞穴之外,再一睁眼时,人就到了外面的地面上。

    “师姐!”

    她一站定,就落入到某个怀抱之中。

    “我找了你半个时辰!”季骁紧紧地抓住她的手臂,脸上是失而复得的惊喜。

    他的眼眶泛着一圈不自然的红痕,周身弥漫着骇人的魔气,而地上似是有他找不到人后又疯狂怒击这山洞的痕迹。

    季骁眸中猩红一片,对着沈玉身后的山洞说道:“我竟不知道这个东西会将你困住……”

    这语气满是阴沉可怖,沈玉见状抬手摸了摸他的头,把他的头发揉了一团乱,季骁过了好一会儿,才舒出一口气,眼底的燥郁之色退去。

    他无奈地叫了一声:“师姐。”

    沈玉指着空中,示意他抬头看过去。

    几乎是同一时间,两人身后的山洞轰然崩塌,尘烟布满了天空,紧跟着一束异样的光芒冲破尘烟,直冲着云霄奔去。

    天空上方,忽地出现一道光圈,而后与冲上来的石梯融合。

    细闪的光点从天顶落下,明明处在白天,却好似星光漫天一样的浪漫。

    石梯周身突然荡起一阵波澜,那股温暖的力量顿时笼罩着大地。

    身陷魔焰谷的一众修士们感受到一股使人清明的波动,瞬间清醒过来,似有所觉地抬起头。

    青渊界的各地,包括封闭的妖修地界,每个地方的人都齐刷刷地抬起头,朝着同一个方向望过去。

    无名婆婆擦着碗的手一松,那碗便碎了一地,她颤颤巍巍地抬起头来,望着天边看去。

    子阳仙尊在他的住处,闭眼静坐,一名弟子在门外敲了几下门,得了允许后才推门而入,欣喜道:“子阳仙尊!升天梯现世了,您可要出去看看?”

    子阳仙尊依旧闭着眼,嘴角却有了丝弧度,声音苍老:“不必了。你们若是感兴趣,倒是可以去看看。”

    那弟子便高兴地退了出去。

    魔焰谷四周离得近的修士们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而后朝着石梯处御剑飞去。

    那阶梯就在沈玉和季骁边上,却带着一种震慑力和威压,让人不容小觑。

    过了一会热,石梯旁的地面上衍生出了一个石碑,上面写着“升天梯”三字。

    “这是……”

    “升天梯!”剑鸣宗主的声音从两人后方传来。

    他激动地说道:“多少年了,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老夫居然见到了升天梯重见天日的一天!何德何能啊!”

    沈玉和季骁对视一眼,她说:“升天梯似乎是之前仙魔之战后便消失了?”

    剑鸣宗主并未回复,他在他们身侧站定,痴迷地望着升天梯,看了一会儿才对着两人问道:“你们是做了什么,竟然能让升天梯出现!你们可知道升天梯的出现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青渊界的修士将再有更上一层的机会,修炼到了极致,便可踏上这升天梯,飞升上界!”

    剑鸣宗主有些语无伦次道:“我原先以为,这件事是老夫以前记错了,或是产生了幻觉,或是天道放弃了青渊界,都快要忘记这事了……真是、真是、真是……”

    沈玉见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便也没打算作答。毕竟这事要说起来,可要从盘古开天辟地说起了。

    越来越多的修士在周边聚集,惊叹地望着这几乎高耸入云霄的天梯。

    有的人试探着靠近,走上一层阶梯,发现上的去,顿时大喜地快步走了几层,又上了十几层阶梯脸色逐渐变得惨白,背后被汗水所浸湿,他咬着牙再前进了几层,控制不住地发抖,猝然地翻身滚了下来。

    众人惊呼一声。

    剑鸣宗主叹道:“他目前的修为只能走上这几层罢了,还得要回去再修炼修炼。所以我才说,修炼到极致才能成功地走完天梯,飞升上界啊。”

    沈玉侧头问道:“剑鸣宗主你不上去试试?”

    剑鸣宗主哈哈大笑道:“老夫可是有自知自明,这些年来没了目标,谁还能有那般毅力一直前进,达到一个高度自然而然的止步不前了,老夫还要回去突破突破,再来走这升天梯。”

    他嗓音洪亮,周围的修士全都听了进去,还有几人不死心地尝试,也都失败了,又有人试图用御剑上去,却发现御剑上空连升天梯的影子都摸不到。

    四周讨论声一片,众人嘴上叹了口气,面上去带着兴奋之意,纷纷御剑离开,嘴里念叨着再回去修炼。

    围观的人群来了一批又走了一批,循环往复这个过程。

    魔修们也试探着靠近了,然而他们却跟那些修士不同,修士走上天梯层层上去只感觉身上的压力不断增大,魔修踏上去就陷入了幻境之中,在他们出神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每过一个幻境,外人便会看到他闭着眼睛前进了一步,直到他幻境破除失败,便从天梯上下来了。

    沈玉和季骁宛如一对父母,看着自己调皮的“孩子”在不断的尝试和玩闹。

    魔修走到他们面前跟往常一样行了一礼,欢喜地说道:“尊主,魔后,这下可好了,升天梯就在我们魔焰谷,以后想要尝试就跟逛自家后院一样了!”

    另一魔修也叫道:“升天梯是在魔焰谷出现的,还是尊主和魔后来了才出现,我们尊主和魔后果真并非常人啊,简直是神仙降世,若是没有你们,谁能看到升天梯啊,这要是再有人敢冲着尊主和魔后下手,那就是青渊界的罪人!”

    沈玉摆手说道:“言重了言重了。”

    魔修们摇头:“不言重不言重。”

    沈玉:“真的言重了!担不起!”

    魔修们大声嚷嚷道:“担得起担得起!”

    “……”沈玉回头瞪眼,说道,“我手痒了。”

    季骁心领神会说:“他们皮糙肉厚,什么都不怕。”

    沈玉便卷起袖口冲了上去,一群人围着升天梯鸡飞狗跳地绕了两圈才停下。

    ·

    修炼之路,漫长悠远,过去是青渊界能轻易见到了头,几乎每个人都是修炼到过了灵仙的阶段,到一定程度便开始有些散漫。

    毕竟修炼到顶那也只是他们宗主那样,没有太多的指望,往后的日子也能一见到底,慢慢地修炼上来,人就开始闲了,所以各宗门也会有闲情逸致分割地盘,将百姓纳入自己的城池。

    但是升天梯如今重现,众人便觉得这死水一般的青渊界,宛如开辟了新的池塘,涌入了新泉,成了汪洋大海,再也看不到头。

    魔修们高兴地说道:“尊主,以你的资质,日后你定是登梯第一人!”

    沈玉挑眉道:“那我呢?”

    魔修说道:“魔后自然是登梯第二人!”

    他一说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太对劲,一抬眼见到季骁那张脸,一个激灵说道:“不,魔后自然是跟尊主一起登天梯同为第一人!”

    季骁这才收回了目光,在沈玉探究的视线看过来时,朝她露出一个无辜的浅笑。

    沈玉:哦哟。

    季骁见她不语,低头说道:“去了上界,谁知道会是什么样,万一不能回青渊界,师姐你忍心吗?”

    沈玉:“不忍心不忍心。”

    两人旁若无人的说话,好似这升天梯是多么容易的一件事情一样,又或者说,对于他们来讲,升天梯只是他们人生中的一道坎而已。

    日子还长着呢。

    剑鸣宗主一直沉醉地看着升天梯,他回过神收回目光,笑了几声,说道:“沈玉小友,老夫就先回去了,不打扰了。”

    他这态度好的出奇,沈玉笑道:“怎么,剑鸣宗主不打算对魔门斩草除根了?”

    剑鸣宗主说道:“魔修既然能走上升天梯,那就证明天道能容他的存在。现在谁还管这事啊,往后一切全凭实力,日后有缘再见!走了,哈哈哈哈!”

    他仰头大笑着御剑离去。

    后面来的修士也仿佛当他们这一众魔修不存在,只想着去试着踏上升天梯。

    沈玉正感慨着呢,就见这群修士来的方向,看着看着觉得不对:“等等,那以后这些人想来登上升天梯,各个都要从魔焰谷穿过?”

    众魔修笑着的脸一僵,顿时垮了下来。

    季骁皱眉说:“深谷后方也是一片荒芜之地,他们可以从后面过来。”

    “……不不不。”沈玉眼睛一亮说道,“我们可以将地界扩展,倒也不是说要将此地圈入魔门的地界内,而是你们可以派出一些人在这四周建起房子,开商铺,卖特产,利用地段优势开展旅游业啊!”

    “特产?旅游?”

    沈玉两手合掌一拍:“这样还能让魔门的名声响彻天下!”

    这话魔修们听懂了,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沈玉拽住季骁的手腕说:“走走走,现在去找长老他们商量魔门大业。”

    季骁忽然叹了一声说:“夫人这般替为夫着想,实在是人感动。”

    沈玉一把甩开他:“没成婚,没结侣!”

    季骁低声说道:“可你先前叫夫君叫得可高兴了。”

    魔修们竖着耳朵偷听,一听到这话题各个咧开了嘴,就跟自己吃了糖一样傻呵呵的,然后有一人叫唤道:“成婚成婚!结侣大典!”

    其他魔修立马附和,起哄叫道:“结侣大典!”

    又一魔修喊道:“我这就去挑下黄道吉日!”

    等沈玉反应过来时,一群魔修早就跑没影了。

    季骁暗自满意地点了点头。

    没白养他们。

    ·

    若干年后,青渊界的某间茶馆内。

    说书人口吐唾沫,说得很是激动,一脚差点踩上了板凳,说得满身燥热,撩起了袖子,手拿着扇子指指点点说:“你们是不知道,我家掌柜的当初是见过那魔尊和魔后的,那次是刚好两人落难,借了我家掌柜的屋子躲过了一劫,后有天一剑宗的人追来,将掌柜的房子给摧毁的一干二净,而后魔尊和魔后两人便出手将他们打得服服帖帖!就在这时,那天边忽然降下一片黑暗,轰隆一声,数不清的魔兽从天而降……”

    座位上的客人们吃着花生米,厌烦地叫道:“听过八百遍了,换一个换一个!”

    那说书人顿了顿,改口说道:“说来,这升天梯还是由他们两人出手才重现于世,不过,小道消息,这升天梯其实跟魔后有关,若没有她,恐怕……”

    客人们再次打断道:“切,这个我们也早就知道了,听了小一千遍了,能不能说些别的?来点没听过的,不是说你什么都知道的吗?我们要的是听这些大家都知道的事吗!”

    那说书人被打了岔,又被一群人差点扔了菜叶子,踌躇片刻后,这才无奈地叹了口气,勾起了一群人的好奇心,缓缓说道:“唉,其实,有一事,你们怕是真的没人会知道。”

    客人们问:“什么事?”

    说书人往四周看了一圈,小心翼翼地招了招手,惹得客人们凑近了脑袋,他这才小声说道:“据说啊,我也只是去魔焰谷时,偶然知道的。”

    客人们叫道:“知道知道你快说!”

    说书人咽了口唾沫说:“这我也是看魔尊和魔后最近几日不是上了登天梯没下来么,应该是去了上界,我也才敢跟你们说的。”

    客人们聚精会神。

    说书人道:“其实,当日魔尊和魔后结侣大典,洞房花烛夜……”

    客人们屏息。

    说书人:“是魔后在上主动的。”

    “……啊??”客人们瞧他挤眉弄眼的模样,心下顿悟,大惊道:“这不能吧!”

    说书人还在继续讲着秘闻。

    茶馆二楼的某个位置上,一名红衣女子“噗”的一声,把茶全喷了出来。

    对面的黑衣男子适时地递上了手帕,擦了擦她的脸。

    “绝了。”女子震惊说道,“没想到你居然在下啊!”

    男子看了她一眼说:“这就是你每个十天半个月就要听的茶馆?”

    女子笑道:“季师弟,要小二上一盘花生吗?我还挺想再听听他是怎么编的洞房花烛夜。”

    “……”

    “不如晚上重温一下?”

    “可以啊。那你可得要跟当初一样。”

    男子顿时闭口不言。

    女子玩着他的手说:“来嘛。”

    男子咬牙道:“……不用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