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一滩鸥鹭记 > 第923章 尾声 兴尽晚回舟

第923章 尾声 兴尽晚回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跟着皇帝一道吃了顿真的是连猪油都不放的全素餐,从宫里回来,陈婉清只觉一时思绪万千,于是先去了康王府,弟弟陈长济刚好不在家,康王妃见了她倒是殷勤,只是一番恭喜之后两人便也没太多话说,中间又不时有家中奴仆过来禀事,更有个妾室派人来跟康王妃讨个示下,说娘家父亲生病想要回去看一看。

    康王妃便借此一边展示自己的大度一边也顺便表示了对这个长姐后宅清静的羡慕。

    陈婉清本就是不告而来,这会儿便也就找了个有头告辞了出来,想了想,终是一边让人去兵部看看谢宜江今儿能不能早点回府,一边自己先回去躺下了。

    本来就想知道自家夫人今儿进宫结果的谢宜江一听,自然就赶紧提前了会儿出来了,回府一听夫人竟然躺下了,还打发了女儿,顿觉结果不妙,进屋时不免就先带了几分心疼:

    “哎呀没关系,咱们都相互体谅下,你也别生气,气坏了身体还不是自个儿遭罪!”

    “你们都退下吧!”陈婉清一听他的声音,却忽然忍不住了,眼看谢宜江已经几步走到了床前,坐起身子一把抱住他,眼泪立马就“扑簌簌”落了下来:“宜江!”

    “哎呀,怎么了、怎么了?可是皇上说了什么?”谢宜江自然吓坏了,清妹妹可是很多年没有这般伤心了:

    “没事,皇上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对你是有话就直说,你别往心里去!”

    “不是的,跟皇上无关!”陈婉清却依旧泪如泉涌,在谢宜江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既然跟皇帝无关,又见她如此痛哭,谢宜江便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只耐心抱着她帮她顺着后背。

    一时间,等到谢宜江的前襟都被哭得湿了一大片,陈婉清才总算止住了哭声,然后抽抽噎噎地对一副惶惶不安表情、急切等着答案的谢宜江说了句:

    “我没事,我就是觉得,宜江,我现在好幸福!”

    什么?!谢宜江心里一句大喊,同时听到外头传来一声轻笑,不用猜,定然是燕然那孩子在外头偷听。

    算了,又不是第一次偷听,反正刚才这事有惊无险,谢宜江老脸一红,轻咳一声:“可是陛下今儿跟你说了什么?”

    见陈婉清一边擦泪一边点头,谢宜江便也心中明了,怕外头那死孩子还没走远,便只附在妻子耳边低声说道:

    “这事,其实朝堂上也早有端倪,都说权势迷人眼,之前我就跟你说过,文亲王偏爱二皇子,这两年阿吉也大了,陛下让阿梓在御书房听事,文亲王就随身带着阿吉,说句公道话,阿吉那孩子也确实聪明。”

    “当然,其实阿梓也聪明,只不过不外露而已,好在陛下都知道。”陈婉清抽抽噎噎地插了一句。

    “是啊,阿梓是皇长子,这种事自然格外敏感,燕然跟我说,阿梓有几次心情不好,她事后偷偷问了下阿梓身边伺候的人,多半都是文亲王刚来过。”

    “对了,燕然那个死孩子,回头我要揍她一顿!”陈婉清忽然朝外头大喊一句,然后外头一声低呼,谢宜江听得女儿跑出去的脚步声。

    “你也别生气,刚才我回府的时候她都跟我老实交代了,”谢宜江赶紧替女儿说话:“女儿这般懂事,回头嫁了人,咱们也可以少替她担点儿心。”

    还懂事!行吧,自己生的孩子,反正再折腾她两年就是了,陈婉清便依旧抱着自家夫君,感叹道:“宜江,这辈子,有你们父女俩,我知足了!”

    那年自己见完了陈长安、拿了圣旨出城,城门一开,便见壕桥尽头一人一马迎着寒风伫立着,当时雪已经下了很久,白色的马,身上落满了雪的人,仿佛都跟天地浑然成了一体。

    自己一眼便认出,那是宜江一直在城门口等着自己回去。

    这么多年过去了,当时的场景依旧如在眼前,连带当时那种无比欢喜的心情都清楚记得:只觉心里百花绽放、百鸟齐鸣,从此尽是灿烂前程!

    而这些年来,自己也确实过着如此美好的生活,想到此,陈婉清便嘟哝了一句:“宜江,等燕然嫁了人,你要不也辞了官吧,咱们俩,一起出去走走,不说别的,那城北梅花山上的雪中红梅,咱俩都一直没空去看…”

    “好,都依你!”谢宜江好脾气地跟了一句:“到时别说梅花山了,去中南道都成,长公主发个话,这次咱们一定要在桃花江边最好的酒楼找处最好的窗边雅座,就着红艳艳的桃花,妹妹地吃上一顿鲜嫩无比的桃花鱼!”

    …

    那时候,陈婉清也好,谢宜江也好,却怎么也想不到,那梅花山上的雪中红梅,他俩再也没有机会一起并肩欣赏—

    在谢涵雅郡主嫁入皇室成为太子妃之后没几年,二皇子和三皇子便也陆续开府,之后世事有如轮回,一母所生的三个皇子开始了争斗。

    好在相比二皇子身后站着他的父亲文亲王,三皇子背后站着一帮宗室,太子作为皇长子,得到了一帮老臣的鼎力支持。

    饶是如此,某个初夏的夜晚,陈婉清留宿宫中跟皇帝赏昙花,欣赏完月下美人的风姿,两人意犹未尽,旁边便有宫人提议说可以去太液池边的亭子里坐一坐,那边的睡莲开得正好,虽然如今是夜间,但湖面有些凉风,也挺不错的。

    就这么着,两人都觉得不错,便慢慢地走到了亭子里,那里早有宫人提前点了灯、燃了香、沏了茶,衬着四面水上的睡莲,确实是个夜间乘凉的好所在。

    “还是太液池边好啊,清风徐来!”陈婉清看来看去地很是感叹,话说这太液池边也是多年没来了。

    皇帝却只管低头饮茶:“要么你今晚就在这里打个地铺?”最近心绪不宁,难得今晚能悠闲自在地喝茶聊天顺便跟陈婉清插科打诨下。

    陈婉清不理她,依旧管自己四下里看着,今晚刚好是十五,明月当空,照得池边的花草林木都很是分明。

    而就在那么左顾右盼间,不知怎的,许是刚好有那月色照着,陈婉清忽的觉得路边某处花树间有寒光一闪。

    说时迟那时快,陈婉清也来不及细想,只本能地往身边不远处的皇帝跟前一挡,堪堪挡住了那射向皇帝的致命一箭,而自己却被这巨大的冲击力带的往前一扑,同时脚下一滑,往那池边一头栽了下去。

    水不断地涌进嘴里,后背好痛啊,应该是被一箭穿胸了吧?不是吧,不是说穿越女都被开了金手指么?哦对了,我会游泳啊,赶紧憋住气往上游吧!可不能死啊,我死了,宜江怎么办?

    …

    “小雨,你躺了这么些日子,不嫌背痛么?天这么热,还是早点出门吧!”老妈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知道了!”刚回了一句,枕头边的手机就响了,捞过来一看,是宋明洁发来的语音:

    “亲爱的,原来你家这么近啊,高铁居然只要两个小时,你起来没?我们俩已经上车了!”

    哎呀,赶紧起身穿衣服。

    打了辆网约车,被催促赶时间接人的司机便说要走一条新修的路:“那边现在还没多少人知道,车不多,就是路上有点脏。”

    脏就脏吧,摇上车窗就是了。

    确实,路上车不多,等红灯的时候,司机见她一直看着窗外,便主动介绍:

    “这新区以后开发好了其实挺不错,市政府也是花了钱的,看见路边那些开着白花的树没?好看吧?这些流苏买来肯定挺贵的—”

    “流苏?”没怎么说话的姑娘忽然开了口:“师傅,你说这白色的花叫流苏?”

    …

    三皇子陈远澈对这次丧心病狂的刺杀行动供认不讳,虽然文亲王长跪于太和殿前被发跣足为儿子求情,皇帝却终是赐了三皇子一个狱中自尽,而二皇子陈奉吉则因为撺掇皇弟被判终生禁于王府不得出,其子废为庶人。

    经过这一次的打击,皇帝几乎就在一夜间白了头发,只有在看到太子妃谢涵雅时才微微有些开颜,但两人每每说不上几句话,饶是太子妃拼命想把话题往自己儿子身上引,皇帝却总是会固执地说到自己父亲身上去:

    “燕然,你父亲最近可有来信?”

    有时候,太子妃都会怀疑,眼前不到五十岁就已白发满头的皇帝,会是母亲当年跟自己感叹过的一笑倾城之人,想着想着,眼睛便开始酸涩…

    “太子妃,白夫人在外求见。”宫人在外禀报。

    “哦快请白姨母!”赶紧拭了眼角泛出的泪,吩咐请人进来。

    “姨母免礼,陛下在里头,这是您给做的亵衣么?什么?!是我母亲当年亲手所做?那您快给陛下送去吧…”

    拿着帕子捂住嘴疾步往外走,泪眼朦胧中,只依稀听到里头传来一声喟叹:

    “流苏,朕,甚是想念皇姐…”

    (全文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