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到远古养暴龙 > 第97章

第97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狼迹看着眼前一脸惊讶的姑娘, 眼里闪过笑意,最终两手一拍将火焰化成了火花顷刻间照亮了山洞。

    之后才抬手捏捏她的脸颊,轻声道:“我为了私欲阻止了你进桃源,但没关系, 我会把你教给我的全数教还给你的, 你原本该有的,一样也不会缺的”

    白夭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但看着狼人莫名温柔的神情, 她看人脸色几十年的功力超长发挥,迅速推断出了自己在他这里的地位。

    白夭觉得,或许她可以放肆一下?

    于是, 在狼人打算出门打猎的时候, 白夭轻轻的伸手揪住了他的小拇指。

    细软的触感在小拇指上微微缩紧,像是传过指尖的凉水一样沁人心肺。

    狼迹僵硬的低下头, 看着仰着头看着他,紧紧揪着他小拇指的姑娘, 狭长的眸子微微一眯,反手揪住她一整个软哒哒的手, 弯腰轻轻的问:“小东西,不想我离开吗?”

    白夭看着他这个神情顿时觉得, 她可以更放肆一点, 于是抬手指了指外面:“我想和你一起出去!”

    狼迹随着她的指尖看了一眼外面, 随即回过头两手抱住她的的腰肢,将她提溜起来。

    白夭以为他要扛麻袋一样扛住她。

    结果狼人用手将她的两腿敞开, 让白夭圈住他精瘦的腰,不但如此,一只手还拖住了她的屁屁。

    这是典型的大人抱娃娃的姿势, 对大人小孩来说都是舒服又不浪费体力姿势。

    但被一个身高超过一米八高高大大的男人和花季少女用上了,却越看越怪异!

    白夭脑袋靠在他肩膀上,满脸羞臊,但因为自己的屁股正托在狼人宽大温热的掌心,稍微动一动就能感觉到他的手掌的触感,所以是一动不敢动。

    她有点后悔跟着他出来,但想象一下一个人躲在乌漆麻黑的地方和被狼人用手托着屁股对比了一下,她还是觉得,出来是对的。

    她怕鬼,怕的要死,半夜三更在宿舍上厕所都是噩梦,更别说现在一个人被扔在山洞里了。

    屁屁嘛!肉多的很,摸摸也不打紧。

    狼迹托着怀里的小姑娘,走了大约二十分钟后依然没有看到任何一点猎物。

    他哪怕是人性速度也非常快,但没想到的是,周围居然连个小兔子都没有。

    狼迹知道罪魁祸首是自己,他刚到这里的时候,觉得自己被抛弃了又悲愤又绝望,便开始在森里中不停的祸害。

    以至于,周遭的动物都被他给赶没了。

    他原本很喜欢这个姿势,所以才维持着人形抱着她,没有变成狼形。

    但现在月色越来越深了,再找到猎物,她就该挨饿了!

    想到这里,狼迹捏捏掌心的肉肉的屁屁,在感觉到她的僵硬后,眼里闪过笑意,轻轻的将她放在了地上。

    他解开腰上的黑纱,活动了两下脖子后,往前一跃,从高大的男人,变成了威风凛凛的巨大灰狼。

    白夭握着他扔过来的黑纱,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狼。

    她眼前微微睁大,表情呆滞,眼神里又藏着些怪异的神情,虽然视线在狼头上,但脑子里正在不断闪现的却是狼人解开黑纱时那个器宇轩昂的大弟弟!

    太他喵的握草了吧,她还没有交男朋友啊,现在给她看这么一出真的好吗?她以前都不知道这玩意的全貌啊。

    连寝室小姑娘们一起看的时候,她都忍住了好奇,就是想给自己留点美好的念想。

    今天这么随随便便就被她的手电筒照到了,她还有鬼个念想啊,一谈男朋友就要想起这个好嘛!

    她要长针眼了可咋办啊。

    白夭惊乍万分的脑子还没有理清楚,狼迹已经走到她跟前伸出湿哒哒带着倒刺的舌头,轻轻的舔了一下她的下巴,示意她该走了。

    白夭回过神,抬手奋力揉揉自己的眼睛吧哪些奇奇怪怪的念头摒弃出去,才抬头看向巨大的狼头。

    看着他微微张着的嘴巴,白夭想明白他的意思转过身认命的提高自己的后衣领,方便他叼起来。

    但随着狼温热的呼吸扫过颈部,白夭灵光一闪,想起来一个更为放肆的事情!

    她速度飞快的转头,抬起两个手一上一下的托住狼嘴,微微一用力就拍巴掌一样合上了他的血盆大口的狼嘴。

    她用两手捏住汉堡一样的姿势捏住狼嘴,看着他一点点尖牙都没露的嘴,讨好的扬起笑脸,笑了笑才抬手指着他高大的后背,说出了不知天高地厚的话:“我能骑着你不?”

    狼迹听懂了她的比划,后退一步轻轻的想挣开被她捏着的嘴巴,想把她叼起来扔到后背。

    她松开他嘴巴,见他又张嘴打算叼起她还以为他不愿意背着她,便壮着胆子又伸手捏住了他的血盆大口:“你就背背我吧,叼起来很难受的,头晕眼花还容易撞上木头柱子,更容易踩到粑粑里面的”

    狼见状,停顿了几秒后突然缓缓趴下,匍匐在地面回过头目光清冽的看着她。

    白夭看着灰狼做出和马一样,趴下让人上马的姿势,眼睛放光的看着灰狼,在看到他眼里的纵容后,毫不犹豫的松开他的嘴巴,走到他的侧面打算骑上去。

    但,她低估了灰狼的体型,即便他趴在地上都比白夭高出很多,而且又没有类似马鞍的东西辅助爬上,只能用笨办法揪住毛发爬上去。

    白夭小心的揪住两撮毛,尽量小心的爬了上去,生怕哪里弄疼了他,让他对自己挥舞爪子。

    但,好在他趴着的姿势比较好,有前爪作为辅助可以踩着上去。

    很快白夭就爬上了狼人宽大的后背,她心虚的扔掉掌心的几撮毛,把身体前倾扑在他宽大的背部,圈起两只手松松的揪住了他的脖子。

    狼迹心头激荡,起身仰头长啸了一声次低头奔驰在丛林中。

    身边的草木在手电筒的照射下飞速倒退,快到几乎成了残影,但他的后背又稳又暖和,白夭安安静静的趴在他的背上,任由他狂奔。

    大概,跑了几十分钟后,灰狼停下奔驰的脚步把白夭放在了一个大树旁边,然后自己突然突然跑了。

    等一分钟后,白夭已经开始有点慌的时候,他终于在昏暗中叼着什么东西出现了。

    白夭猜那十有八九是鲜血淋漓的猎物,怕看到那么血淋淋的场面会吓破自己的狗胆,便没有拿着手电筒照,只是安静的等着他过来。

    在他过来,放下嘴里的东西趴在地上时,熟练的爬上了他宽厚的肩膀。

    灰狼稳了稳背上的女孩,再一次的叼起猎物,按着原路返回。

    回了山洞,他们生的火已经差不多熄灭了,白夭蹲在山洞中重新添柴加火,灰狼崽外头处理猎物。

    不多时,一整个猎物穿在木棍上拿进了山洞,被他轻轻巧巧的架在了火堆上。

    白夭看着处理的极好的肉,和捏压出汁液抹在肉身上散发着淡淡麻香味的烤肉,突然之间觉得按他的这些生活习惯,他大约不是一个人生活,而是应该有个族群。

    但要是有族群的话,按现在人们对灵异山怪的好奇,应该不可能让他们一直躲在神农架,没有传出任何消息。

    白夭左想右想都觉得不太对,但狼迹显然没时间想这些。

    他拿出一块大石头凿空了中心,打造成薄薄的一层石锅,然后掏出来不知道打哪捡来的蛋扔进锅里煮了起来。

    还把一块枯树拖进山洞,趁着烤肉的时间,三下五除二的做成了几个碗和碟子还有杯子。

    虽然看着粗糙了一点,但一点都不影响使用。

    白夭看着他看起来和常人没啥区别,但能徒手造空石头和木头的指甲,打心眼里啧啧称奇。

    有这么一指甲,都抵得上好几个超级大的电锯钻头了啊。

    狼迹弄好了这些后,又把烤肉翻了个面,又拿出表面坑坑洼洼不整齐的石头,坐在火堆旁用石头磨碗碟杯子中的不平整的地方。

    白夭看着他磨碗的样子,觉得还挺解压的,便也一直看着。

    等到差不多了,他拿着碗碟杯子出门洗了一下,等回来的时候原本还有些粗糙的木碗和杯子碟子,已经非常光滑了

    虽然比不上机器抛光的程度,但表面已经没有木屑了,完全能当正常饭碗去用。

    白夭原本还惊讶于他的精细,连野外吃个饭都得制造个碗筷。

    但看到他把烤肉里最鲜嫩的部分撕下来放到了她的碗里,又把鸟蛋拨开壳放进她碗里,在用木头杯子给她接了一杯水的样子,终于弄明白他这些东西是做给她的。

    而他本人却直接撕开猎物的大腿,吃的津津有味。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白夭是个小可怜,从小到大只有她妈妈疼她,而现在亲妈也为了自己的新家庭放弃了她。

    她虽然嘴上不说,面上不显,但其实还是打心眼里觉得自己没人要了。

    缺爱不至于,但自我怀疑是真的。

    现在,乍然被人这么用心对待,她有点慌,还有点高兴。

    尤其是对象是一头野兽的话,人嘛,对野兽总是比对人更容易敞开心扉一些。

    所以,白夭放弃了从背包拿出自己不锈钢饭盒和水杯的打算,欣然用他的碗筷吃起了饭。

    肉没有盐巴所以不是特别好吃,不过,鸟蛋很好吃。

    她安安静静啃了一点肉,吃了几颗鸟蛋,大概半饱的时候瞄了几眼碗里剩余的鸟蛋,双手捧着递给他:“你吃不吃蛋蛋?”

    狼迹抬眼望了她小小的脸,扬起眉头笑了笑裂开嘴角漏出尖尖的尖牙:“给我吃的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