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大佬成了我姐妹 > 第114章 第一百一十四个姐妹 正文完结

第114章 第一百一十四个姐妹 正文完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阵法逐渐开始形成, 以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红船为中心,灵力开始以咒印的方式灌输进入阵法之中。已经开始有恶鬼修罗开始哭嚎惨叫。

    无论是人、妖、魔, 都拿起了武器开始诛杀恶鬼, 恶鬼近乎无形, 宁芜提前在武器上设置了特别的符咒, 也是和即墨鸿此时用的是相同的阵法。

    此时慕颜依旧和巫越在半空之中对峙, 慕颜看着巫越, 他说出来的每一个字, 都尖利无比, 慕颜拿着弓箭的手也微微颤抖。

    “我从来不会原谅一个伤害他人的恶鬼。”慕颜稳定了情绪, 手中再次握住弓箭,表情凝重。

    巫越闻言大笑,说道:“你瞧瞧底下的人、妖、魔, 扪心自问,哪个没有伤害过他人?只不过都是逐利之辈罢了,连即墨家都曾来我面前求我放过他们。可是他们可曾在从前放过我们?”

    “你……”

    “你所自持的正义, 当真是正义么?既然你想要当个正义使者, 那么我并不介意承受恶名,反正结果一样就可以了。”

    慕颜手中的箭脱弓而出, 直接刺向了巫越的心脉。

    巫越手中的铁链一甩, 直接挡住了那光箭, 光箭在碰撞之中烟消云散。

    铁链继续往前飞去, 直接攻向慕颜,慕颜身边的火凤幻化成人形,长发散开,眉心的翎羽出现金光, 他的掌心燃起烈焰,将那锁链直接烤化。

    “多管闲事的小子,妖王可以让你与那火凤神魂相融,这一次我将你的神魂都一起给绞杀了。”巫越周身出现更多的锁链,锁链上面开始爬满了小鬼,表情阴森可怖。

    慕颜的耳边总是响起巫越的声音,巫越的声音像跗骨之蛆一般萦绕在她的脑海。她的脑海开始不断浮现宗政清澜将自己封印时的样子,曾经巫越对她做过的一切,她都无法忘记,她的心中满是恨意。

    什么狗屁正义善良,她只想报仇!慕颜手中的弓箭幻化再次幻化成木剑,越过元辰直接刺向巫越,巫越也不闪避,只是眸色深沉地看着慕颜,慕颜突然愣住,看了巫越一眼,说道:“你故意激我?”

    巫越的表情愈发深沉,他突然伸手点向慕颜的眉心,慕颜感觉识海一阵疼痛,负面的情绪不断涌现到她的脑海之中。

    “啊——”慕颜整个人失去平衡从空中坠落。

    元辰连忙追过去想要拉住她,熟料以巫越为中心,开始不断出现怪物,他们长得黏腻可怖,身上全是腥红的血。一只怪物直接出手将元辰的后背抓出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元辰也同样失去平衡。

    在慕颜即将再一次坠入湖面时,一股温和的灵力托住了她,下一瞬慕颜被即墨鸿揽入了怀中,即墨鸿的神情严肃,看向慕颜时也多了几分担忧,慕颜此刻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双目发红,眉心出现了血印,将近入魔。

    “混明石与你息息相关,即便我解开封印,也都无法断开你们的连结,这混明石乃是开天辟地时留下的宝物,源自混沌,善恶不分,这也是为何我在寻获他时要将他封印,而那时巫越将你带入结界之中,原本是想利用你破开结界,未曾想意外让你和混明石有了连结,之后他便不断对你施压,诱你堕落。”

    混明石因你而善,也会因你而恶。

    慕颜此时的心脏开始剧烈跳动,每一次呼吸都带来了强烈的痛苦,原来巫越一次次激她,是因为如此。水面倒映出了慕颜此刻的样子,她已经渐渐趋离原本的自己了,经历了那么多,竟然是这样的结果么?

    “那如今长明变成如此,都是因为我么?”慕颜的双手握成拳头,不敢抬眸看即墨鸿。

    铁链声破空而入,即墨鸿带着慕颜瞬间离开了原地,巫越站在高处冷漠地看着如今依旧亲密的二人。

    他的手中握着铁链,如今混明石被他控制,控制五界如囊中取物。

    此时,这样的事情倒是显得无趣了起来。

    很快他注意到了即墨鸿身上的奇怪之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他的周围出现了七八条铁链,都向即墨鸿攻去,即墨鸿顺势产生了屏障,铁链被阻隔在外。

    不远处正在撑着两个阵法点的宁昭大喊道:“快跑!他在引雷劫。”

    宁昭话音刚落,天空开始出现浓重的乌云,紫黑色的闪电开始不断落下顺着铁链劈向即墨鸿和慕颜的方向。即墨鸿将慕颜护在身后,再一次祭出荆棘长剑,原本用发冠盘起的发髻也早就散乱,乱流在他的脸上留下了许多血痕。

    “颜颜你快些离开。”

    天雷不断劈下,甚至开始不断伤害周遭的普通人,整个阵法也濒临崩溃。护阵的宁昭承受着两倍阵法的灵力输出,已经不断开始咳血,他回身看着跟随他而来的普通士兵,大喊道:“今日我宁昭愧对诸位,但邪祟不除,五界不得安宁,还望诸位能够助我一臂之力!”

    周围的士兵振臂一呼,即便身上的伤口鲜血淋漓,还是继续同那些邪祟斗争,修真者与天争命,而普通人同样在与天争命。

    时宴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自己周围的妖族同胞,他的十尾已经再次出现,时宴没有多说什么,今日妖族要么一战,要么一死。柩玉也幻化成了原型,周身出现了九只猫的幻影,对着那些鬼怪撕咬。

    宗政清兰抹了唇角的血迹,看向不远处的巫越,恨意更甚,周围的魔物也跟着清兰的情绪开始发生变化,他们展开了羽翅,用利爪收割着恶鬼们的性命。

    即墨鸿手中的荆棘长剑在抵挡了数十道天雷之后最终还是断裂了,他开始用手抵挡天雷,缠绕在他周身的红线开始若隐若现。

    “即墨鸿,原本还当你是个对手,可是如今你这副模样,还真担不起我的重视了,你和那女孩还是一样善良的可笑,甚至还将天道对她降下的因果引渡到自己身上,还真是天助我也。”

    言罢,更多锁链开始缠住即墨鸿,即墨鸿的身上开始产生灵力暴动,不断有气旋出现,慕颜还未曾拉住即墨鸿便被推出了数十丈之外。

    即墨鸿扔掉了手中的断剑,身上的法衣破烂,一步一步走向巫越,不远处的慕颜跌跌撞撞地奔向他,即墨鸿的脚步还是没有停下,就像数年之前,他还是一如既往地站在了所有人面前。

    他的手中出现了一颗灵种,他将那颗灵种抛向了半空中,灵种开始不断变大,变成了和玄清宗的那棵一模一样的巨木树。树木因为阵法开始不断长大,巨木树将所有的天雷引下,树上万花齐绽,巫越被树的藤蔓控制住,铁链上的鬼怪也随着藤蔓消失不见。

    巫越满脸的不可思议,说道:“怎么可能!你明明已经油尽灯枯!”

    “本尊知道无法杀了你,今日便将你永远封印在此处。”即墨鸿冷漠地开口。

    巨树开始不断汲取巫越身上的灵力,即墨鸿冷眼看着巫越痛苦的样子,说道:“当年师尊走前,让我饶你一命,我这些年也一直对你忍让三分,而师尊也告诉过我,若是便用这个法子将你封印。方才你以为我在封印混明石?我从来便是想将你处理了,不惜任何代价。”

    “哈哈哈哈当真是个疯子,即墨鸿,原来你也疯的可以!”巫越还在狂笑之时,突然神色狰狞,他闭上了眼睛,再一次睁眼,神色发生了变化。

    “聒噪。”长明冷冷地开口,“只是想要除掉这几人罢了,却弄出这样的动静。”

    即墨鸿瞬间意识到不对,想要躲避,下一瞬长明的手贯穿了即墨鸿的胸口。

    “你的封印确实封印住了巫越,却无法封印住我。”长明面无表情地说道,“他一直在自作聪明罢了,你也是。”

    “你入魔了。”即墨鸿唇角的血不断滴落,试图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可是不断涌出的血液染红了衣襟。

    长明却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他用指尖点向眉心,利用即墨鸿的阵法,将巫越的神魂封印镇住。

    现在,他已经学会了恶。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

    宁昭从恶鬼群中厮杀而出,等到他看到长明时,瞬间了然,见到他越过即墨鸿走向慕颜时,宁昭挡在了慕颜面前,冷声道:“离颜颜远点。”

    长明笑了,长发打着卷随风而起,他笑道:“你以为你能阻止我?即便天道再怎么偏爱,你也无法杀死拥有不死之身和不死神魂的我。”

    宁昭执剑冲向长明,二人化为两道残影在空中打斗,慕颜跌跌撞撞地跑向即墨鸿,运转心法帮他疗伤,时宴赶到了她的身边,陪她一起扶起即墨鸿,说道:“宁昭暂时挡住了长明,这家伙是个怪物,而那巫越又是另一个怪物,如今事情有些棘手,我们先撤。”

    慕颜看到即墨鸿的状况,也只能点头,可是在他们离开之际,一声巨响传来,宁昭坠入了地面,产生了一个大坑。

    “阿宴,你先带师尊离开,我不能让长明这样下去。”

    “我去。”长明拉住了慕颜的手,想要代替慕颜前去,慕颜摇头,眼神坚定。

    “长明因我变成这样,我不能让他毁了这个世界。”慕颜说道。

    时宴知道自己无法阻拦,只能说道:“你一定要回来。”

    慕颜回头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等到女孩离开之后,时宴发现自己的掌心出现了一朵小花戒指,他抿唇皱眉,想要追上去,可是看着即墨鸿的状况,还是转头先行离开。

    慕颜站在长明的面前,长明正掐住了宁昭的颈项,昔日的天命之子只需轻轻一捏,就会死在长明的手中。

    “长明,住手。”慕颜冷静地说道。

    长明见到慕颜,将宁昭扔到了一旁,脸上还是带着温暖的笑,仿佛只是一个丢下玩具的孩子。

    “别这样好吗?”慕颜抬眸看着他,目含期盼。

    “可是这样你就来找我了。”长明依旧带着笑,只是这笑仿佛成了脸上的面具一样。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堕魔,才让你变成这样的。”慕颜已经有些崩溃。

    长明捧着她的脸,用修长的手指擦干了她的眼泪,说道:“那么颜颜就更应该赔偿我了。”

    “我……”慕颜不知所措地看着长明。

    “颜颜不想回应我是因为这些碍事的人太多了么?那我将他们都杀了可好。”

    长明的周身开始不断出现光球,不断有哭声和痛苦的喊叫声出现。

    宁昭一瘸一拐地走向二人的方向,长剑刺穿长明的心口,长明回眸看了宁昭一眼,神色宛若结霜,他说道:“不知死活。”

    下一瞬宁昭也被光球贯穿胸口,整个人倒在了地上,血液染红了地面。

    “阿昭!”慕颜想要冲上前,却被长明拦住。

    “颜颜真的太容易被他们影响了,应当全都杀了。”长明的话像利刃一样不断插.进慕颜的胸口。

    她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死么?周围也有着普通人,还包括着妖族、魔族,还有自己最最亲近的人。

    她没有什么拯救世界的大抱负,平生最大的志向就是开一间花圃,自己偶尔做一些好吃的,有几个至交好友。

    这个担子真的太沉太突然了,而罪魁祸首是眼前这个曾经纯挚的青年。

    她同他息息相关,互相连结。

    慕颜看着自己的手,一个疯狂的猜想在她的脑海。她咬紧牙关,抬眸看向长明,此刻的慕颜身上也受伤颇重。

    眼前的长明熟悉又陌生,慕颜朝他伸出了手,女孩的笑温暖极了,挣扎在黑暗中的恶鬼也想跌跌撞撞地抱住她。

    似是受到了诱惑一般,长明也伸手抱住了慕颜。

    长明的样子和巫越的样子交叠出现在慕颜的脑海中,她的掌心出现了一颗灵种,灵种随心操纵,变成飞剑,在瞬间贯穿二人的心口。

    慕颜感觉到自己的体温开始不断降低,她断断续续地说道:“你如今……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长明罢……”

    “是啊,巫越也教会了我许多东西,我一直觉得颜颜不会舍得对我出手的,连十恶不赦的巫越你都会犹豫。”

    “你曾问我为什么能够怜悯妖族、魔族,却不能怜悯地狱中的恶鬼……”慕颜的话断断续续,“我当时在恶鬼地狱中,看见了那些恶鬼全都十恶不赦……我不能撼动物竞天择的规则,可是我也有权利选择对那些对我好的人好,你巫越扪心自问,可曾用真心待人?”慕颜用尽了所有气力说话,怀里的青年渐渐失去了生息。

    在失去生息的过程中,慕颜看到青年嗫嚅了一句话。

    或许,曾经是有的。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朵小花,这是慕颜曾经簪在长明发间的花,花瓣染了血,已经开始枯萎。

    慕颜也躺在了地面上,心跳渐渐停止,女孩慢慢闭上了眼睛,闭眼之前,她看见有人朝她跑来,她的口中不断溢出鲜血,想要向他们伸手,她还没有谢谢他们,即便她不愿承认,可是他们为她带来的温暖和快乐又怎么会少呢?

    他们都觉得他们被她救赎,他们又何尝不是在救赎她呢?

    她没有什么遗憾了。

    【“唉,现在这些年轻人真是会折腾事儿,所幸这把老骨头还留了一手,不然留这么几个祖宗在四界,怕是要被再拆一次。”】

    一直黑猫的幻影出现在了半空中,舔了舔爪子,看着有些疯魔的四人。

    “神魂都散了,你们别喊了。”

    时宴最先听到了一道声音,是他族中的兽神,时宴也顾不得妖王的仪态,大喊道:“还望神上救她一命,任何代价我都愿意付出。”

    其余几人即便带着伤,也都纷纷不顾仪态跪在了战场上。

    “哎哎哎,太麻烦了,所幸先前还留给这小女娃一个礼物。”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留一线生机。

    “她的神魂散落在了小世界之中,若是有缘,你们会再遇的。”

    -------------------------------------

    现代。

    慕颜最近准备开张的事情,好多事情都得自己忙上忙下。

    女孩穿着白裙,身上围着黑色蝴蝶边的围裙,来回忙动的样子也像极了一直忙碌的小蝴蝶,已经陆陆续续有一些熟客来了,慕颜忙的连自己烤的巧克力甜甜圈都只咬了一口就放在了台子上,上面还留着一片浅浅的牙印。

    另一边有个老奶奶想要一盆新开的吊兰,慕颜看了一眼外面的吊兰,对着老奶奶说道:“奶奶你等会儿我,我去那个梯子帮你取吊兰。”

    “颜颜你可要小心一些,奶奶不着急,你慢慢拿。”老人的被已经有些佝偻,眼中全是对这个乖巧小姑娘的担忧。

    “嗯嗯,我知道啦,奶奶不用担心我。”

    慕颜脸上带了笑,看着来来往往带走花笑得幸福的人们,她的心中就充满了幸福感。

    梯子已经架好了,慕颜爬了上去,取下了吊兰,这盆吊兰不大,但是却开的十分有特色,花瓣像墨染的一般,看上去风雅极了。慕颜抱着花想要下来时,一脚踩空,整个人都即将从两米高的梯子上摔下来。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及时扶住了她,慕颜抬眸一看,心湖仿佛被投入了一颗石子,一种奇异的熟悉感涌上心头。

    “是你啊。”

    “嗯,是我。”那道声音也熟悉非常。

    我终于找到你了,颜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