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被豪门男主退婚后 > 第68章

第68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自己儿子和现任的妻子曾经认识, 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不管是为了缓和和封洺的关系,亦或者是自己妻子的过往,他都必须得查清楚才行。

    这个事情并不难查, 可那里的居民知道的不多,只说当初两人少有来往,应是像姐弟一般。

    那会儿封洺只是个十多岁的少年而已, 不管是旁人,亦或者是封先生, 都绝对不会往其他方面去想。

    何况那时候, 封洺确实是拿她当做姐姐看待,虽不至于疏离,但也没多亲密。

    封先生原本还以为两个人在以前就有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所以封洺才会那么讨厌吴美娟。

    可根据查探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封洺接受不了姐姐突然变成继母,这种身份上的转变。

    或者接受不了自己当成姐姐看待的人, 竟然为了名利虚荣,嫁给了自己的父亲。

    吴美娟当初嫁给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封先生了不会那么傻的认为对方是因为爱自己。

    吴美娟看上的无非就是他的钱财地位, 这点封先生一清二楚。

    但正因为这样,他才会娶她。

    他需要的便是这种简简单单的婚姻关系,不需要夹杂太多感情在里面, 这样他才不会有所愧疚。

    类似于封洺母亲的事情,有一次就够了。

    之后, 封先生偶尔也会打电话让封洺带苏橙去家里玩。

    当然, 吴美娟并不在。

    被他支回娘家去了。

    能够去娘家显摆一番,吴美娟当然很是乐意。

    少了一个吴美娟,又多了一个苏橙, 有苏橙在,封洺不想在她面前显得自己太过无礼,对封先生的态度都好了不少。

    父子两个的关系倒是难得的缓和了不少。

    交往第三年里,两人终于走向了婚姻的殿堂。

    结婚的前一天,封洺和苏橙提前请人吃饭庆祝,算是过最后一个单身夜。

    朋友带朋友,导致去了很多人。

    就连陆霖也去了。

    当晚他喝得醉气熏熏,拉着苏橙的手臂问:“你真的要嫁给他?”

    事到如今,他仍旧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就如同他的梦境一样荒诞。

    可面前的人却肯定的告诉他,“当然咯。”

    她脸上幸福的笑容刺伤了他的眼,他手指上的力道逐渐松了下来,嗓音越发低了些。

    眸中带着希翼的恳求:“能不能不要嫁给他?”

    苏橙面上的笑容淡了下来,只说:“不可能!”

    她甩开了他的手,封洺正好从不远处走来,看到两人离这么近,有些吃醋。

    但他到底没说什么,只是伸手牵过她的手,将人拉到自己跟前,垂眸低声问:“饿吗?我刚刚让人给你买了点吃的过来。”

    苏橙这才注意到,他手上拎了一个袋子,袋子里还散发着烧烤的香味。

    刚刚她没怎么吃东西,确实是有些饿了,烧烤的香味成功的勾起了她肚子的馋虫。

    “嗯,饿了。”她笑着点了头,乖乖在一旁坐下,一副等待投喂的模样。

    封洺好脾气又耐心,细心程度看得众人暗暗咂舌。

    即使再多看几次,依然难以置信这个人竟然会是那个肆意妄为的封洺。

    陆霖就在一旁看着,如同一个旁观者一般,看着他们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的幸福。

    完全没有半点作假,他们这亲密的模样,俨然是感情极好的样子。

    嫉妒的情绪在心口蔓延着,他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幸好被身后之人搀扶了一把。

    程言将他扶稳,看着他带着醉意的眼,微叹了声:“都跟你说了,让你不要来,你偏不听。”

    他朝封洺的方向看了一眼,心想,就这样就受不了,等到明天的婚礼,恐怕更加难以承受。

    “明天的婚礼去吗?”

    程言又低声询问了一句。

    他是希望他不要去的,那种场合,去了也是平白让自己难受而已,实在没有必要。

    虽然陆霖并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但他依然担心到时候陆霖会闹了婚礼。

    到时候,彼此都难看。

    “去。”陆霖带着醉意的声音响起。

    程言叹了一声,也没劝他。

    反正也劝不住,到时候自己尽量看着他点就是了。

    同样喝得醉醺醺的人还是许锐。

    陆霖前任未婚妻要和别人结婚了,给自己灌酒倒是情有可原,许锐的行为就让人格外摸不着头脑了。

    便有人好奇的问程言:“他怎么回事?”

    程言意味深长的笑了声,“失恋了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人恍然大悟的离去。

    他视线在两人身上扫过,眼眸沉了沉。

    感情这种东西果然碰不得,一不小心便是遍体鳞伤。

    许锐喜欢的人谁,他早就有所猜测。

    奈何许锐自己还不清楚,将厌恶挂在嘴边。

    张纤纤阅男无数,各种对她好,讨好她的男人数不胜数,怎么可能会看上一个对自己百般嘲讽的人?

    可有些人就是这样,不懂感情,也不知道怎么去表达感情。

    就如同小孩子一样,会去下意识的揪喜欢的女孩的小辫子,仿佛将她们惹哭了,就能证明自己的存在一般。

    当知道张纤纤和不同的男人交往之后,许锐所表达出来的就是不屑,然后便是言语刺伤,可何尝又不是愤怒和嫉妒。

    明明嘴里口口声声说着讨厌她,却又一直保留着她的微信好友,甚至时常关注着她的朋友圈动态。

    拿着她的动态就能好一番吐槽。

    嘴上是吐槽,心里酸得冒泡只有他自己知道。

    等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感情的时候,就已经来不及了。

    许锐内心深处是矛盾的,他喜欢张纤纤,却又很看不起她。

    即使是表白的时候,依然一副纡尊降贵的模样,好像他能愿意接受她,愿意不计前嫌,愿意不计较她曾经和那么多男人在一起过,就是她莫大的荣幸一样。

    其结果可想而知,当然是被狠狠地拒绝了,并且被羞辱得体无完肤。

    程言觉得,挺活该的。

    张纤纤不过是在以他羞辱她的方式,回敬了过去而已。

    “她凭什么看不上我?我都不计较她的过去了,她凭什么觉得我配不上她?我哪里比不上她那些小白脸了?”

    许锐抓着程言的胳膊喃喃出声,仿佛非得问出个结果才行。

    程言目光淡然:“既然你觉得她配不上你,她也觉得你配不上她,那正好你们谁也不搭理谁就是了。”

    何况张纤纤可是个不婚主义者,她压根没打算要对感情认真,许锐就算表现得再好张纤纤也不会看上他。

    他抬了眸,朝不远处看去。

    身为苏橙的好姐妹,张纤纤今天自然也来了。

    但对比起许锐的狼狈不堪,她则笑意嫣然的和别的男人搭着话,和谁都很亲近的样子。

    似乎等会儿挽着别人的手,带一个男人回家都不会很过分。

    程言低头,无声的笑了一下,他的兄弟,除了封洺,其他两个人的感情都不太顺利。

    “程少,过来喝酒啊。”有人喊他。

    他笑了笑,“就来。”

    当晚,封家。

    吴美娟正在衣帽间挑选衣服,似乎是要准备明天好好打扮一番,封先生路过,看了一眼,问她,“你在做什么?”

    “挑选明天要穿的衣服啊,明天阿洺结婚,我得穿漂亮一点才行,不能给他丢了脸。”

    她手上拿着一个大红色的裙装,在自己身上比划着,又放下,拿起另一件白色的裙子比划了一番。

    如此反复着,似乎是在对比哪个更好看。

    封先生沉默了一瞬,说道:“你明天不用去。”

    吴美娟手指蓦地僵住,面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似是有些不可置信般:“为什么?”

    她是封夫人,按理说这种场合是必定得出席的。

    可封洺明确说了,不希望她去。

    不是说他作为父亲必须得听儿子的话,而是这种大喜的日子,他不希望封洺在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因为这种事情而不高兴。

    既然必须得成全儿子,那便只能委屈老婆了。

    夫妻俩并没有什么感情,他说这话也毫无压力。

    封先生以为自己说得已经足够明白了。

    可第二日,吴美娟却瞒着他,自己一个人去了婚礼现场。

    苏橙在化妆间补妆,刚从化妆间出来,原本说好在门口等她的封洺却不见了人影。

    张纤纤是伴娘,此刻穿着粉色的伴娘服,指了指洗手间的方向:“我刚刚听到他敲门说要去上洗手间。”

    苏橙努了努嘴,“去洗手间要那么久么?”

    “我去找他吧!”

    她抬脚就走,张纤纤只好跟着,帮她扶一下裙摆。

    刚走两步便遇到了封先生,“见封洺不在,便问:“阿洺呢?怎么没陪你?”

    “他说他上洗手间去了,我去找找他。”她指了指洗手间的方向。

    封先生点了头:“也好,我正好找他交代点事。”

    今天天气一片晴朗,有蓝天白云,一如他们的婚姻一般美好。

    三人走到一个拐角处,听到一个带着不甘的声音传来:“她到底哪里好了?你当初连看都不看我一眼,现在却要娶她,她除了出生在一个好家庭里,到底哪里比得上我了?”

    这个声音,简直再熟悉不过了。

    苏橙一瞬间便是愤怒,正要上前,却猛然想起了什么,转头看向了封先生。

    封先生面上看不出任何情绪,却又带着几分风雨欲来的感觉。

    苏橙瞬间按捺住了躁动的心,没有任何动作。

    她没有想到,这个女人都已经嫁给封洺的父亲了,竟然还来封洺的婚礼上面这么纠缠、这么质问。

    如果被外人听到了,封家的脸真的是丢大了。

    “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拿自己和她比?”封洺嗤笑,语气格外冷漠,“你配吗?”

    他甩手就要离去,却被面前的女人给抓住了手臂,“我知道你在记恨我嫁给你父亲的事情,但我也是逼不得已的啊,你别这么对我好不好?”

    她声声哭诉着,好似她和封洺是一对被人拆散的苦命鸳鸯一般。

    而苏橙就是那个插足他们感情的第三者。

    苏橙,连带着张纤纤都快被气笑了。

    更让人恶心的是,她身上竟然还穿着红色的裙装,打扮得格外精致漂亮。

    不知情的,恐怕还以为她是今天的新娘子呢。

    封洺面色铁青,想起她当初用的那些肮脏手段,眼底更是一片厌恶之色。

    他用力甩开了她的手,仿佛被什么脏东西碰到一般,“你他妈的是不是有臆想症?我和你什么关系都没有,你有什么资格让我记恨你?你以后最好离我远点!”

    “不可能,你当初分明也喜欢我的。”吴美娟摇头,不愿意接受封洺嘴里的事实。

    封洺面上带着几分厌弃之色,懒得再和她扯这些子虚乌有的东西,而是转了话头,算是一种忠告:“我不管你有什么目的,你既然和我爸结了婚,以后就对他好点,如果再敢耍别的小心思,我会让你悔不当初!”

    他臭着脸,恶狠狠的丢下这句话,转身便走,下一瞬便看到站在拐角处的三人。

    封洺怔了一天,下意识的朝封先生脸上看去。

    毫无意外,他们定然都听见了。

    父亲娶的妻子,曾经用肮脏的手段追求过他,这种话,让他怎么可能说得出口?

    他从来没掩饰过自己对吴美娟的厌恶,但也没打算要将实情说出来打自己父亲的脸。

    只是没想到,今天会以这种方式让父亲听到。

    封洺没说多余的话,而是伸手牵过苏橙的手,与其十指相扣,“我们走吧。”

    苏橙的脸色也有些难看,显然是生气了,“我是不是就成了破坏你们感情的第三者了?”

    封洺有些头疼,顿时也顾不上自己父亲心里的想法了,少不得要哄哄自己老婆才行。

    “没有的事,我自始至终都只爱你一个人,我之前不是都和你说过了吗?我和她什么关系都没有,就是她自己自作多情,有臆想症,老是觉得我喜欢她……”

    封洺低低的轻哄声逐渐远去,却零碎的飘在了吴美娟的耳朵里。

    自作多情…

    有臆想症…

    原来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吗?

    起初她只是想嫁个豪门而已,可谁知道,她没能勾得豪门公子哥对自己动心,反而丢了自己的心。

    她太不甘心了。

    如果不是因为不甘心,她也不会一气之下去嫁给他的父亲。

    既成全了自己的豪门太太梦,又能借着这个身份,正大光明的接近他。

    可如今,封洺却要结婚了。

    他不仅要和别的女人结婚,结了婚还要和别的女人一起在别的房子里组建新的家庭。

    不会再回封家,不会再多看她一眼……

    “嫁给我是被逼无奈?”封先生带着笑意的声音突然在她耳边响起。

    吴美娟瞬间如同大梦初醒一般,猛然抬起头来,睁了眼睛。

    只见他视线在她身上的红裙上扫过,嘴角分明带着笑,眼底却是一片冷漠之色,“既然你这么不情愿,那我想,这个婚姻也没有了继续下去的必要。”

    说完,他兀自转过了身。

    没有分毫留恋。

    是他太想当然了,竟然会以为封洺是接受不了从姐姐变成继母的关系,才会如此厌恶一个人。

    没想到真相竟然是这样。

    一直以来,吴美娟对封洺的讨好,他都以为她是为了在封家站稳脚跟。

    如今想来,竟然是因为这个…

    娶的老婆,目的是为了自己儿子,怎么想怎么讽刺。

    甚至还有些恶心。

    他竟然还将这么恶心个玩意放在身边这么久,恶心了自己儿子这么久。

    也难怪封洺不愿意回家了。

    此刻,封先生甚至有些庆幸。

    等离了婚,封洺总该不会再排斥回家了。

    到时候,他每天在家逗逗孙子也还是不错的。

    封先生在很早以前,便将自己的财产都转移到了封洺的名下。

    是以,他的婚后财产并不多,即使按照法律程序离婚,吴美娟所分到的钱也不多。

    但这个不多,也只是对于豪门而言罢了。

    对于普通人家来说,却也是足够她一辈子吃喝不愁了。

    只要不铺张浪费,她完全可以生活无忧。

    可俗话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过惯了豪门阔太太的日子,习惯了大手大脚,真的能习惯普通的生活吗?

    当然,此为后话了。

    这件事就如同一个小插曲一般,虽然有点恶心人,但终究造成不了太大的影响。

    婚礼依然是如期举行。

    坐在台下的程言,四处张望着。

    说好了会来的陆霖,却没有到场。

    他终究是没有勇气过来,没有勇气亲眼看着自己所爱之人嫁给别人。

    那会成为他毕生的噩梦。

    不管是梦境,还是现实,所有的一切,都让他难以接受。

    同样没来的,还有许然。

    不同的是,许然以哥哥的名义随了份子钱,并让人送上了新婚礼物。

    不管如何,都希望她未来能幸福。

    婚礼上,司仪虔诚的说着话,让新娘新郎交换戒指。

    苏橙伸着无名指,在戒指正要套上来的那一刹那,却突然曲起了手指,小声问:“你还没告诉我,你当初送我伞的含义是什么?”

    看样子,似乎是不回答她,她就打算戴这个戒指了。

    封洺蓦地笑了起来,低声在她耳边道:“我会像雨伞一样,一辈子为你遮风挡雨。”

    他的话,从来不只是说说而已。

    苏橙亦是笑了起来,笑容绚丽夺目。

    她伸直了无名指,任由那颗婚戒套了上去。

    —完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