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书后所有人都开始爱我 > 第89章 玫瑰与枪 正文完

第89章 玫瑰与枪 正文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大概是越紧张,时间就越不够用。

    高临浩从春到初夏瘦了近二十斤,五官变得棱角分明,还有人给他告白。

    “总觉得年还没过完......”高临浩趴在叶令蔚的桌子上嘀咕。

    “醒醒吧,距离高考还有周。”楚然提醒他残忍的事实。

    是啊,距离高考还有周。

    高临浩眨了两下眼睛,望着叶令蔚,“我能不能跟你考所大学?我想跟你在一起......”

    旁的费澜慢慢悠悠地将视线转移了过来。

    “算我还是去我的公安大学吧。”高临浩缩了缩脖子,跑回自己桌子上重新开始刷题。

    叶令蔚已经确定好填申大,费澜因为想要读的专业不样,在申大旁边的经大,两所大学中间就隔条小吃街,好得跟个学校似的。

    经大的分数线历年来高得离谱,低调不打广告,他们专业不算特别多,但基本几个大院都是王牌专业,而费澜到时候所选的专业,是全国top1。

    叶令蔚靠在椅子上,腿搭在费澜的腿上,桌子上放着盒水果,已经刷完的试卷早就开始在班里到处传,知道他们要看,叶令蔚还特地在难度比较高的题目旁边做注解,不然凭叶令蔚做题的任性,他只会丢上个答案过去。

    高临浩现在也已经成为了班里的抢手人物,因为叶令蔚费澜的试卷他往往都是第个拿到的,为此,他已经在班里称王称霸许久。

    叶令蔚叹了口气, “想吃冰激凌,上边有坚果碎巧克力碎的那种,但不能太碎,有颗粒感。”

    以前因为身体关系,冰激凌这种东西他是想都不敢想的。

    费澜看他眼,淡淡,“现在天气还不够热,等八月再说。”

    叶令蔚这回真心实意地叹了口气。

    他其实也不是很想时间过快点,虽然什么时候考对他而言都是一样的,再怎么刷题,他也没办法考出比总分还高的分数。

    再就是,最近费澜越来越不正常,他每天做完题,也不干别的事,就拿着指甲剪修自己的指甲,每天就这么个事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去兼职模。

    只有叶令蔚知道他是为什么,他是在做准备,避免到时候伤到自己。

    叶令蔚瞥了眼费澜,又开始。

    “......”

    高考那天,叶岑叶绚两个人一起来送的叶令蔚,除了他们,还有个人。

    “你是叶绚的弟弟吧,他经常跟我提起你。”青年头发修剪得干净利落,白色的t恤让他看起来跟个学样,叶令蔚记得宁然百度百科的资料,他比叶绚还大两个月。

    叶绚提醒叶令蔚,“我对象,宁然。”

    宁然笑的时候露出两颗小虎牙,眼睫又长又翘,“你考个好成绩啊。”

    叶令蔚点点头。

    他接过叶岑递过来的考试用品袋,就见高临浩里拿着瓶可乐冲过来,他头撞在了叶绚的背上,连声说对不起。

    叶令蔚却看见叶绚旁边站着的宁然皱了皱眉,眼底有闪而过的不悦。

    “给你,汽水,糖的。”高临浩迟钝,浑然不知这个陌的青年因他而起的情绪,他从书包里掏出一瓶汽水塞到叶令蔚里,问道,“澜哥呢?”

    “他让我们先进去,我们又不是一个考场。”

    “行吧。”

    两人正准备走的时候,叶绚拍脑袋,把叶令蔚叫住,“叶娇子,你明天考完直接回祖宅,给你办成人礼,你可以把你同学都带上。”

    叶娇子。

    叶令蔚皱眉,“你别瞎喊。”

    宁然看着男生的背影,笑笑,“你弟脾气不太好呀?”

    叶绚毫不在意摆摆,“害,他就这样,还不是大哥他们惯出来的,上个月他说想学开车,这驾照都还没考,有人已经弄几辆车回来了。”

    叶岑淡淡,“闭嘴。”

    叶绚还在滔滔不绝。

    “你还让他好好考,等着吧,过几天申城就出两个状元。”

    “两个?”

    “对,还有他对象。”

    “你弟早恋?”

    “虽然我不怎么喜欢他对象,但他喜欢,而且对我弟也挺好的,学校也睁只眼闭一只眼,去年年三十某人还给我弟对象封大红包。”

    叶岑面不改色,仿佛这个某个人是别人,“闭嘴。”

    “其实是我们对不住他,我也不是因为对不住他才这么说,但我弟是我最重的人,然后是我大哥。”叶绚看向宁然,“然后是你。”

    宁然,“......”

    叶令蔚的座位是第排第六个,正靠窗户,早上的阳光洒满了教室,不留任何死角,落在桌子上,就晒会儿,桌面就滚烫滚烫的。

    耳边是紧张的背书的声音,他们还在巩固自己的知识点,叶令蔚望着黑板上的考试时间和考试须知,有点走神。

    其实他直都有种不真实感,种对于穿进画里的不真实感,种切都已经重来了的不真实感。

    以前,他什么都没有。

    而这次,他什么都有。

    两个监考老师开始分发试卷,边发嘴里边念叨,“哎,真是好,我又分到了自己学校监考。”

    “高临浩啊,你贼眉鼠眼瞟什么呢?你等会考试是也东张西望你就小心成为三中被赶出考场第人!”

    考场里顿时有人笑出声,高临浩委屈,“我看看叶令蔚嘛。”

    “看他做什么?看他你能多考两分儿?”

    “学神的力量,你们凡人不懂。”

    说完,高临浩脑袋上被卷子敲了下,“坐好,考试。”

    所有声音都变得遥远而又模糊,仿佛是风吹过来时顺便携带而来,试卷上上的字体比清晰。

    [请考遵守考试以下考试规则......按求填写答题卡。]

    姓名:叶令蔚

    班级:三年一班

    学号:2019030747

    ......

    两天的考试很快结束,叶令蔚回到自己班,之前因为考试,所有桌椅板凳都挪过位置,现在咬重新挪回去。

    高临浩拿着把散了架的板凳狂喊,“谁他妈偷偷换了我的板凳,这不是我的,我的有名字!”

    “我的地理书不见,有谁看见吗?”

    “我这儿有多的本高二上学期语文书,没写名儿,速速来爸爸这里领取!”

    虽然在考试前他们的书就基本清理完毕,但可能是心理上必须得有几本书压压,每个人还是留两本书在教室,就是现在显然已经不知道丢哪儿去。

    叶令蔚拎著书包,穿过人堆,走上讲台,他拍拍桌子,笑,“安静下。”

    上边站着的不是别人,是叶令蔚。

    下边很快就安静下来,是学神分析考试题目和答案么?

    “我今天生日,你们要不来我家玩儿?”叶令蔚这种时候真的没有点架子,跟平时那种跟人说话都是懒洋洋爱答不理的模样判若两人。

    他是真的希望大家能去。

    “少爷请说地址,我家都不回我先给少爷过日。”

    “可拉倒吧,你就是去蹭吃蹭喝,你上周跟我说你爸妈去旅游了,你在家吃两周外卖已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好烦!”

    “我肯定去,我马上给我妈打电话。”

    “学神把地址发到群里吧,我们收拾完打车过去。”

    “呜呜呜呜学神怎么这么突然,我都没有准备礼物。”

    “学神我把自己送给你你吗?”

    叶令蔚笑笑,“地址我等会发到群里,打车费我报销。”

    他们知道叶令蔚不差这点钱,在稍作推辞之后立马狂喊起来。

    “学神大气!”

    “学神威武!”

    “狗富贵狗以后一定不忘学神!”

    叶令蔚跟费澜还有高临浩小橙子起坐祖宅的车回去,费澜忽然想到了什么,在门口笑,“校门口有辆车牌号有四个8的卡宴,先到先上车哈。”

    班里的人愣了下,随意意识到费澜这是把车让出来给他们,风一样往楼下冲。

    “嗷嗷嗷嗷嗷妈妈我出息了我去坐学神的车沾沾喜气!”

    “金钱的味道金钱的味道!”

    辆又辆的出租车停在这栋古香古色的别墅院子前边,长廊上摆满了花盆,院子里的长桌铺着鹅黄色的桌布,是叶三的成人礼,院子里很多商界人士,甚至还有明星演员。

    都不用他们自己开车门,有侍应过来给他们开门,然后给司机指路怎么出去。

    “卧了个槽,我知道叶家有钱,我就不知道他家这么有钱。”

    “早知道我今天应该穿裙子的。”

    “你看那个,那个是不是你喜欢的那个爱豆!”

    “沃日啊那是我哥哥!”

    叶祖闵在厅内与人寒暄,看见叶令蔚跟费澜进来,连忙招让他俩过去,“来来来,这就是我孙子,这是我孙子对象。”

    中年男人脸上的笑是真心实意的,在看见费澜后却明显怔怔,整个申城谁不知道费家的继承人,年纪轻轻,已经谈几笔大生意,把个分公司的群老狐狸的皮都差点给扒下来。

    是叶三的对象吗?

    这以后可怎么得,叶三也是个小狐狸啊!

    叶令蔚敷衍完几个长辈,被叶铃兰拉走,“你上楼去换衣服,成人礼穿短裤像什么样子?你看你对象脸黑得......楼上我给你准备衣服,你直接去换,时间差不多。”

    叶岑穿着黑色的西装,站在台下,他是叶令蔚大哥,成人礼是他主持。

    叶铃兰给叶令蔚准备的是白色的西装,不是那么刻板的款式,内里的衬衣是浅蓝色,西装外套衣袖处也缠着浅蓝色的纱带,很符合他现在的年纪。

    他下楼的时候,下边的人都已经等着,右边有专门准备给高临浩他们的椅子,费澜的位置又不样,众人眼里的惊艳无法掩饰。

    叶家的叶三长大,眉眼如画,五官脱离稚气,他走下来,就像精灵踏进凡尘。

    “过来。”叶岑语气是少见的温柔。

    “今天,是我三弟成年的日子,我很荣幸能够主持他的成年礼......”

    “最后,我想宣布件事情,我叶岑,不婚,不育,等叶三能独当面时,叶氏全部交由叶三,”叶岑有些奈地笑笑,“所以我能不能请求各位叔叔伯伯,不给我介绍对象,谢谢。”

    这是公开转让继承权的意思。

    台下鸦雀声,叶家长辈特别是叶祖闵,脸阴沉如墨,叶岑疑是没有跟他们商量的。

    他知道这事商量他们也不会同意,所以不需商量。

    叶令蔚愣住,“大哥......”

    他脑子嗡嗡直响,他从没想过叶岑会做到这个地步,原来年三十他的沉默不是心虚,而是他早有打算,他就想好。

    叶岑揉揉叶令蔚的头发,“你已经是个大人,不能动不动就哭了。”

    “我只是想膈应他,不是要叶氏。”叶令蔚端着杯香槟,眼眶还是红的,“他不结婚,我还给他养老,烦死。”

    费澜笑笑,安抚般地摸了摸他的头发。

    他知道叶令蔚心里没有烦死。

    “叶岑还年轻,说不定他会碰到自己喜欢的人。”

    “继承权呢?他把这个也给我。”

    “叶娇娇,这是他补偿你的方式,”费澜慢悠悠说道,“到时候你不收不就行。”

    叶令蔚想了想,“这是个办法。”

    “那没事?”费澜眼里的笑意逐渐漫上来,“没事的话,我们来谈谈正事。”

    “高临浩呢?”叶令蔚企图逃跑。

    “就今晚,”费澜拉住他,把人拽到自己面前,贴在叶令蔚耳边,“就今晚,我们出去住,我开车,我们逃跑。”

    叶令蔚心在听到开车之后立马就跑偏了,“你有驾照?”

    “在车上也可以,只是你是第次,可能会很不舒服。”费澜不费吹灰之力就把话题掰正。

    叶令蔚,“......”

    时叶令蔚画那幅画的时候,并没有想那么多,他就是想要拥有个完整的,健康的,幸福的人生。

    他不能完成的事情,画里的自己会做到。

    所以告别这个世界,他并不遗憾,因为他迎来了新的开始。

    夏天夜晚的风也是燥热的,院子里有人抱着吉他拨弄着琴弦,嗓音低沉悦耳,蛋糕甜腻的味道在空气中四处飘散。

    十七八岁的少年少女坐在院子后的小草地上,脚边、边是各种各样的漂亮酒瓶。

    他们都喝得醉醺醺的。

    “我考上京大!”

    “我医生!救死扶伤!悬壶济世!”

    “我捡破烂!”

    “哈哈哈哈哈捡破烂!”

    “我做演员,以后好莱坞导演求我主角!”

    夜晚天空星河璀璨,如点缀在黑色幕布上的钻石,路灯是它遗落在人间的宝物,盏一盏的,像夜晚的眼睛。

    树梢被风吹得左右摇晃,它抱怨着,有辆车开得太快,吹乱它的枝桠,问路灯有没有瞧见是谁。

    不知道。

    太快,没看见。

    其实是一辆黑色的大g,落叶随着它的路过尖叫着躲开,它们看见副驾驶上的少年盘腿坐着,抱着瓶酒唉声叹气。

    “能不能轻点~”少年嗓子又软又甜,皱着眉头,虽然发愁,却又无可奈何。

    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