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惦你念你 > 第65章 正文完结

第65章 正文完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尹梨趁谢靳时解纽扣的功夫, 往旁边一翻,用被子蒙住自己。

    “洗澡去!”

    她半天没动弹,听着被子外头似乎没动静了, 才将被子放下来一点点。

    然后她就后悔了。

    尹梨被他凌空抱起来带进淋浴间。

    “一起。”

    热水凌空而下, 尹梨双手贴在滑溜溜的瓷砖上,无处借力。

    她回身握住谢靳时的胳膊, 费劲地转过身,跟他面对面。

    热水淋在他头上,顺着发丝往下低落,从胸前到小腹,再隐没不见。

    尹梨看得呼吸不畅, 忍不住,主动,缠上他。

    耳边低喃声不断,淋浴间内水声淅淅沥沥的,混杂着情.欲的声音, 温度升高, 愈演愈烈。

    坐了十个小时飞机的人精神好得很, 倒是尹梨, 没多久就软了身子,累得几乎站不住。

    她恍若无骨地攀在他身上, 轻轻去咬他的耳垂, 低声撒娇:“站不住了……”

    谢靳时再次将她抱起来。

    水滴落在瓷砖、地板, 再到地毯和床铺。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从小雨缠绵到大雨倾盆。

    水滴时轻时重地拍打着窗户,发出声响。

    夏日里的雨总是浇不灭暑气,让人觉得燥热。

    面颊、脖颈、胸前本应是白皙, 此刻都透着些薄粉色。

    天色随着雷雨的来袭一下子就暗了下来,屋内昏暗,视线不明。

    谢靳时抱着不肯放手的尹梨去墙边开了灯,几步的路程,走了许久。

    尹梨呼吸渐渐加重,满心满眼都是眼前的男人。

    她直接抬手开了顶灯,想将这个无数次深夜入梦的人看得更加清楚。

    她要看清他的唇。

    看清他坠入深渊为自己沉沦的模样,看清他微红,而又满含爱意的双眸。

    暴雨初歇,天空中隐隐有风雨再来的意思。

    尹梨勾着他的手指,描绘着他的指节。

    她侧着身,只静静地看着他,像是无声的暗示。

    窗外,雨又开始下。

    比方才那阵还要急,雨水拍打窗户的声音更猛烈。

    那场雨一直持续到晚上,窗外窗内,戛然而止。

    尹梨被他抱在怀里,有一种久违的安定感。

    她将脸颊贴在谢靳时胸前,问道:“你这次怎么突然过来了?”

    近期德国这边没有什么大的动作,反倒是国内相比之下好像更需要谢靳时时时刻刻坐镇。

    而且尹梨听林珊南说每次总部过来人都是深思熟虑之下的决定,如果不是特别要紧的事情,都会通过线上会议解决。

    像这回这么仓促地订下行程,还是头一次。

    谢靳时将手放在她胸口的位置,轻声道:“华誉少了我几天还会转。”

    尹梨眨了眨眼睛,撑着手臂起身看着他,皱着眉不满道:“难得跟你说一句情话,你怎么老是拿出来笑话我?”

    谢靳时握住她的手,放在自己胸口处,贴紧。

    “两个月零17天,我没想到我能忍这么久。”

    心不会跳的人是他。

    从尹梨登机那一刻开始,每日叠加的思念就像是万蚁噬心般,一点一滴地蚕食着他的意志。

    谢靳时只能靠工作麻痹自己,将原本放在半年后的工作计划提前,让自己陷入忙绿。

    好像一忙起来,就能暂时将那份情绪压在心底。

    但近日隐隐有溃堤的趋势,所以谢靳时一听说德国这边出了些问题,就立刻不管不顾地过来了。

    “我听他们说德国这边出问题的时候,心里竟然有种大石头落地的感觉。”谢靳时无奈地扯了扯嘴角,像是在笑话自己跟毛头小子一样沉不住气。

    “感觉像是等这边出问题等了很久了。”

    尹梨噗嗤一笑,戳了戳他的胸口,“那可是你自己的公司。”

    谢靳时抱着她,亲了又亲,“这也是我自己的女朋友。”

    “起来吃点东西吧,我饿了。”折腾了几个小时,尹梨早就把中午的那盒三明治消化完了。

    她去厨房用冰箱里剩余的一些食材炒了饭,盛了一大半给谢靳时。

    “这是什么?”谢靳时拿过那只粉红色的大碗,用筷子夹起了碗里的类似于大蒜叶一样地东西。

    但尹梨知道他不吃大蒜叶,所以不会放。

    “韭菜,昨天耀哥,就是Sandra老公,他包韭菜鸡蛋饺子的时候剩了一小把给我拿过来了,说是炒饭的时候放特别好吃。”尹梨尝了一口炒饭,“确实好吃。”

    谢靳时看她,带着笑意,“我还以为你在暗示我什么。”

    尹梨愣在那儿,莫名其妙地盯着他,“暗示什么?”

    “不知道?”谢靳时低头扒了两口饭。

    见她是真的茫然,谢靳时笑了笑,“大学的时候听人说韭菜壮阳……”

    尹梨手里的勺子掉进了碗里,她往后挪了挪,警惕地看着他,“假的吧?我不信。”

    谢靳时不置可否,低着头吃饭。

    吃完了饭,尹梨找了个老电影放着。

    林珊南听Felix说完二人的关系以后,特地打电话过来让她休息几天,暂时不用去上班。

    这是尹梨第一次体会到总裁女朋友的特权。

    不得不说,很爽。

    电影看完以后已经是凌晨了,二人分别进卫生间洗漱,并肩躺在床上。

    尹梨翻身抱着他,像是怕谢靳时跑了一样。

    不多时,她突然感知到某些奇妙的变化。

    她在内心给韭菜道了个歉,方才是她错怪韭菜了。

    雨又起……

    淅淅沥沥,直至天明。

    谢靳时在德国待了四天,就被公司那边一个又一个电话催了回去。

    尹梨没去机场送他,她晨起去公司上班,晚上回去的时候房子里已经空了。

    就好像那四天都是一场梦。

    梦醒了,谢靳时还在中国。

    除了屋内和身上他留下的痕迹,谢靳时好像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尹梨还是按部就班地工作、旅游,去看望怀孕的Sandra,还时不时拎着饭菜去看望为了摘树上的果子而摔断腿的邻居大叔。

    寒来暑往。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距离尹梨回国的时间越来越近。

    走的那天,是胡广耀送她去的机场。

    Sandra怀孕已经七个月了,尹梨坚持不让她来送。

    胡广耀目送着尹梨进去,朝她招了招手,“等孩子出生了,记得带他干爹来看他。”

    “好,走了耀哥,好好儿照顾Sandra。”

    尹梨看着头顶的显示屏,航班正点。

    她深吸一口气,走往登机口。

    回国的事情她没告诉谢靳时,机票也是自己定的。

    尹梨想着就算是临上飞机之前告诉他,他也得经历十个多小时的期待和煎熬。

    所以还不如直接出现在他面前。

    十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江城国际机场。

    她推着行李车出来,排队等候出租车。

    “姑娘,回来过年啊?”出租车师傅帮她把东西放进后备箱,“东西不少啊,哪儿回来的?”

    “德国。”尹梨搭了把手,然后坐进车后排。

    “去华誉集团。”

    车缓缓驶上快速路,尹梨看着高架下面的一排排建筑,问道:“师傅,这房子是刚建起来的?”

    “是啊,就是华誉中的标,建得挺快的。”司机师傅是江城本地人,跟她感慨着这么多年的变化,“开了十多年出租车,江城是越来越好了。”

    “嗯,一年没回来就感觉变样了。”

    “华誉这一年发展得好,住宅商业区,汽车城也在动工了。”司机随口问了一句,“姑娘你去华誉是上班?”

    “算是吧。”

    其实她不急着上班报道,今天主要是想拐了他们的总裁去结个婚。

    下车后,尹梨凭着一张可以刷VIP电梯的卡,将箱子放在目瞪口呆的保安那儿。

    她径直上楼,电梯停在总裁办的时候,正巧跟匆匆抱着文件过来的钟思齐打了个照面儿。

    “思齐哥。”尹梨朝他笑了笑,问道,“谢靳时呢?”

    钟思齐脚步停在原地,看着眼前的女人好一会儿才敢认,“尹小姐?你回来了?”

    他身后的秘书新来的几个月,不认识尹梨,但显然受到了比钟思齐更大的冲击。

    这年头,能直呼他们总裁名字的人,不是仇家就是长辈。

    但眼前这位,不像仇家也不像长辈,像极了老板娘啊?

    “谢总五分钟后有个会,在一号会议室。会议结束以后空两个小时的时间,晚上有饭局,饭局结束以后有一个半个小时左右的电话会议。”没等钟思齐回头问他,秘书就口齿清晰地报出了谢靳时今日剩下的行程。

    尹梨笑着朝他点点头,随后看向钟思齐,“你们先忙吧,我去见他一面。”

    “行,谢总这会儿在办公室。”钟思齐目送着尹梨离开,随后拍了拍秘书的肩膀,“今天所有行程推掉。”

    “啊?”

    “啊什么啊,老板娘回来了,还吃什么饭开什么电话会。”

    秘书恍然大悟,立刻低下头去记录,“那齐哥,五分钟以后的会怎么办?”

    钟思齐看了一眼坐得满满当当的会议室,“我们不用管了,开不开的谢总自己一会儿会过去。”

    “那您觉得……”秘书有些八卦,毕竟在他眼里谢靳时不是个能因为什么人或事儿推掉工作安排的。

    “我觉得他不会开的。”

    秘书有些迟疑地看了看身后,“不会吧……其他人都到了。”

    钟思齐看了一眼手表,将他拉到一边,“咱等十分钟看看,堵五百块钱。”

    “行。”秘书咬咬牙答应了,“谢总肯定得开完会再走。”

    尹梨快步进去,路过了全透明的一号会议室。

    会议室内的人被她吸引了目光,一半人不认识尹梨,都好奇地往外张望。

    有几个人还是将她认出来了,其中包括上次见证了二人德国机场拥抱的高管,还有傅亦恒。

    傅亦恒推了推眼镜,一声不吭地开始收拾东西。他已经三天没回家了,看来今天可以提前回去休息。

    尹梨还没来得及推开办公室的门,谢靳时就出来了。

    她笑意盈盈地看着某个呆在原地的人,朝他张开双臂。

    谢靳时反应了两秒,随后快步上前,直接吻住了她。

    坐在会议室最后的人看到了两个人的动作,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招呼着旁人一块儿看热闹。

    随后,会议室内开始骚动,有几个年轻一点人直接走到门口看去了。

    好一会儿,谢靳时才将她松开。

    尹梨伸手帮他擦了擦唇边沾上的口红,小声抱怨:“干嘛呀,都被他们看见了……”

    谢靳时浑不在意,也用指腹擦去她溢出唇线外的颜色。

    “怎么不说一声就突然回来?”

    “想给你一个惊喜呀。”尹梨推了推他,“你先赶紧开会吧,开完会有事儿跟你说。”

    谢靳时没动,他哪儿还有心思开会,恨不得立刻将人带回家。

    “你先说。”

    尹梨看了看他,又回头看了看会议室里的人,犹豫了一会儿,缓缓道:“秘书说你下午空两个小时的时间……”

    “嗯。”

    “去领个证?”

    谢靳时怔了两秒,“领证?”

    见尹梨点头,他立刻拉着她走进会议室。

    会议室里的人一秒变得正经,一个个儿端坐在位置上,面色如常地看着他们二人。

    “不好意思各位,今天的会暂时取消,时间再议。”

    傅亦恒一听都准备起身走了,但瞧见屋内没几个人有动作,又坐了回去。

    “谢总,你这是……”

    “领证。”谢靳时握着尹梨的手,在空中扬了扬,“过段时间请大家喝喜酒。”

    会议室内一下子炸开了锅,道贺之声不绝于耳。

    谢靳时拉着她进了电梯,看着门缓缓合上,准备低头继续那个吻。

    “等会……”尹梨用手隔开他,问道,“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谢靳时勾了勾唇,低下头去,碰了碰她的唇瓣。

    “记得,是你第一次吻我的日子。”

    —正文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